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844354夏初月顧西忱
844354夏初月顧西忱 連載中

844354夏初月顧西忱

來源:google 作者:夏初月顧西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初月 現代言情 顧西忱

844354夏初月顧西忱和顧西忱在一起的三年,這樣的場景她已經經歷過無數次每次都是不同的女人,好像是示威一樣,顧西忱總要把她們帶到家裡,總是讓她撞個正着她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主動提出在一起的是顧西忱,這樣傷害她的,也是顧西忱「顧西忱,我們在一起三年,你有沒有一瞬間是愛我的?」顧西忱僵了一下,不知為何,他竟不敢回頭明明知道答案,可她還是不死心的問了出來結果證明,她始終是那個飛蛾撲火的失敗者……...展開

《844354夏初月顧西忱》章節試讀:

844354夏初月顧西忱和顧西忱在一起的三年,這樣的場景她已經經歷過無數次。
每次都是不同的女人,好像是示威一樣,顧西忱總要把她們帶到家裡,總是讓她撞個正着。
她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主動提出在一起的是顧西忱,這樣傷害她的,也是顧西忱。
「顧西忱,我們在一起三年,你有沒有一瞬間是愛我的?」
顧西忱僵了一下,不知為何,他竟不敢回頭。
明明知道答案,可她還是不死心的問了出來。
結果證明,她始終是那個飛蛾撲火的失敗者……...擔架床迅速在冰冷的地面上滾過,搶救室的燈「啪」地亮起。
         顧西忱控制不住地手抖,夏初月比湖水還要冷的溫度彷彿還留在他身上。
         水珠在他身前聚起一個小水窪。
         他的助理周言已經飛速趕到,遞過來一套乾淨的衣服:「顧瑪⃠麗⃠總,您先把衣服換了。」
         顧西忱好像沒聽到他說什麼,頭靠在牆壁上:「我對她是不是太過分了。」
         周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一直跟在顧西忱身邊,從沒見過顧西忱對哪個女人像對夏初月那樣。
         以顧西忱的權勢完全可以擺平夏初月,但他非但沒有,反而真的和夏初月在一起了。
         剛才他趕到時,顧西忱抱着從水裡撈起來的夏初月歇斯底里叫醫生的樣子也是他從未見過的慌亂。
         或許,顧西忱早已情根深種,只是當局者迷罷了。
         「顧總,夏小姐落水時間短,應該不會有事的。」
周言安慰道。
         顧西忱死死盯着搶救室的大門,也不知道聽見沒有。
         到最後,他還是沒有換掉濕透的衣服。
         時間長得就像過了幾個世紀。
         搶救室的門被推開,顧西忱竟然不敢上去問一句。
         他害怕聽到醫生宣布夏初月死亡的消息。
         周言見狀,連忙迎了上去:「怎麼樣?」
         「人已經救過來了,但是因為身體虛弱還沒有醒過來。」
         顧西忱心口的大石轟然落回原處。
         護士把夏初月推到病房裡,她呼吸微弱,臉蒼白得幾乎看不到血色。
         顧西忱想起一事,轉向醫生:「她的胃癌很嚴重嗎?」
         醫生有點不敢直視顧西忱陰翳的眼神:「已經是晚期了,她沒有接受化療,加上長期的情緒低落又加重了胃病。」
         聽到「長期的情緒低落」幾個字,顧西忱的心又是一疼。
         「我知道了。」
         顧西忱留下幾個字,轉身向夏初月的病房走去。
         病房裡沒開大燈,只有一盞暖黃色的小燈散發出微微的光暈。
         顧西忱走到窗前,發現夏初月已經醒了。
         她這陣子瘦了太多,顯得一雙眼睛格外的大。
         那種失去夏初月的悵然感再次席捲了顧西忱,讓他升起一股莫名的怒氣。
         他墨眸眯起,居高臨下地盯着夏初月:「你可真是長本事了,自殘玩不下去了開始玩自殺?
你做戲給誰看?」
         顧西忱知道不應該這樣刺激一個剛從鬼門關走了一圈的人,但夏初月毫無求生欲的樣子讓他有點害怕。
         他想說最難聽的話,想把夏初月狠狠打一頓,最好讓夏初月下一秒就從床上爬起來和他對罵。
         可是夏初月只是靜靜地躺着,如果不是胸口微弱的起伏,她看起來就是一具死屍。
         顧西忱在旁邊的床上睡了下來。
         要知道當年他爸瑪⃙麗⃙爸住院,他都沒有陪過床。
         半夜的時候顧西忱被一陣輕微的聲音弄醒。
         他睜開眼睛,見夏初月直愣愣地從床上爬了起來。
         顧西忱起初以為她是要上洗手間便沒有在意,但半夢半醒間他發覺窸窸窣窣的聲音一直在病房內。
         他瞬間清醒過來,見夏初月在床底下和窗帘後不停地摸索,最後站在窗前一動不動了。
         顧西忱面色一變,走過去將她從窗邊拉開。
         夏初月乖順地讓他牽到了床上。
         顧西忱輕聲問道:「你在找什麼?」
         夏初月轉過頭,嗆過水的嗓子沙啞到極致:「你聽到了嗎?
有人在哭。」

《844354夏初月顧西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