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八零棄婦甜又野
八零棄婦甜又野 連載中

八零棄婦甜又野

來源:google 作者:任峰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任峰 其他小說 林小染

【yw】嘶……疼……林小染醒過來時,發現自己正蜷縮在硬泥地上,心口窩疼得厲害明明已經死了,怎麼又活過來了?不等她弄清楚現狀,一個令人討厭的男人聲音傳來,「別裝死,給我爬起來!跟我去扯離婚證明!」...展開

《八零棄婦甜又野》章節試讀:

林小染輕輕握住王晨花的手,「媽,休息一會。」

王晨花面帶溫和,看向她的目光中帶着疼愛,「我不累。」

繼續為閨女推拿。

沒一會,林明和一位女醫生走進病房。

這位女醫生看上去五十歲左右,十分和藹。

為林小染把脈過後,才輕聲說道,「你這傷可以貼膏藥,不過,現在天氣熱,可能會受點罪。」

夏天貼膏藥,極有可能熱出痱子。

林小染面帶堅定,「醫生,我不怕。只要能快些好起來就行。」

其實,她這麼做是有目的的,想拜一位中醫師傅。

這樣一來,她製作藥丸和膏藥的技術就可以過明路,將來用來掙錢,補貼爸媽。

當然了,針灸之類,她不打算碰,因為上一世她已經試過,自己不是學針灸的料,她下針就沒準過。

女醫生一臉和藹,「一會我回藥房抓藥材熬膏藥,明天早上,你就有膏藥貼了。」

準備離開。

林小染趕忙把握住機會,「醫生,麻煩您稍等。我看了幾本醫書,知道一些活血化瘀的中藥材,您聽一下我說得對不對,可以嗎?」

女醫生頓時來了興趣,覺得眼前這個女病人有些合眼緣。「當然可以。」

林小染說話一多,胸骨還會很痛,但知道機會可能只有一次,一本正經地說道,「有紅花、赤芍、熟地、當歸、川穹、鬱金、丹參、三七……」

這成功引起女醫生的注意,「沒想到你竟懂中藥材,能認多少種藥材?」

「咱們這邊山上生長的藥材,我基本都認識,那些沒見過的藥材,我記住了圖。」

林小染的胸骨痛得厲害,手不自覺地捂上去。

女醫生了解林小染的傷,「今天先說到這裡。等你傷好之後,去中醫科找我,我要好好考考你。對了,我叫李亞。」

聽到這話,林小染知道這師傅已經八九不離十了,「李醫生,謝謝您肯聽我說這麼多!等我好了,一定去找您考教我。」

一直沒開口說話的林明和王晨花,壓根沒多想。

畢竟自家閨女曾為任峰買過很多書,裏面有幾本醫書。

閨女看過那些書,會認藥材,很正常。

李亞卻是上了心。

翌日早上,拿着膏藥來到林小染病床前,讓她聞了聞。

「能聞出裏面都有什麼中藥材嗎?」

林小染既要藏拙又要讓李醫生眼前一亮,不然沒法拜師,「我只能聞出兩味藥材,有丹參和三七。」

李亞絲毫不掩飾內心的高興,「很好!」

為林小染貼上膏藥後,沒再說話,給了林小染一個讚許的目光後,走出病房。

其實這膏藥所用的中藥材,林小染全都聞出來了,正是為她治傷的良藥。

李亞下夜班後,直接回家。

正趕上娘家侄子張澤過來送布料。

李亞自出生就跟母親姓,張澤他爸跟父親姓。

若是不說,沒人會想到張澤是李亞的親侄子。

布料外麵包了一層報紙。

「大姑,這是我孝敬您的布料。」

張澤從小就跟大姑親,平時有點什麼稀罕物都會送過來。

李亞對張澤更是沒得說,當親兒子一樣。

接過紙包,打開,看到裏面的布料。

帶牡丹花暗紋的深紫色。

很適合做旗袍。

「小澤,這塊布料我很喜歡,還沒吃早飯吧?進屋等着,我給做手擀麵。」

張澤一臉樂呵,「大姑,還是你了解我!其實我就是來蹭飯的,而且就想吃你親手做得手擀麵。」

「好,這就去做!幫我把布料放到縫紉機上。」

「好咧。」

張澤放好布料後,跑進廚房,邊看着大姑和面邊嘮嗑。

他最喜歡這種感覺。

每次休班,他都會來大姑家蹭上一兩頓飯,幫大姑干點活,嘮嘮嗑。

「大姑,您已經五十歲,以後別值夜班了。身體要緊。憑您的資歷,根本不用繼續值夜班……」

不等他說完,李亞直接笑着打斷,「小澤,我喜歡值夜班,這一點你不用勸我。再說了,現在每月只有三個夜班,夜裡很少有病人會喊中醫,我可以睡一夜,對身體沒多少影響。對了,你幫我查一個人。」

「查誰?只要是咱們鎮的人,我都能很快查到。」

「她叫林小染,剛離婚,被前夫踹到心口窩,目前在鎮醫院住院。」

張澤打一個響指,「她啊!我沒少處理過她的事。」

「說說看。」

說話間,李亞已經把面和好,找出擀麵杖,開始擀麵條。

張澤半靠在門框上,輕輕搖搖頭,「是個傻大姐。」

「怎麼個傻法?」

「她以前的丈夫叫任峰,長得人模狗樣,但不是東西。還沒娶她時,就花她娘家的錢,娶了之後,更是花的心安理得,對她非打即罵。縱使這樣她還是風雨無阻地往任峰學校送書、雞蛋、燒雞、豬蹄、麥乳精之類的東西。為了任峰,她得罪過很多人,風評很差。任峰一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就跟她提離婚,她不肯,就被踹出內傷,傷透了心,才肯離婚……」

李亞聽完,忍不住小聲嘀咕,「林小染這姑娘,看上去挺聰明的,估計以前她不是傻,而是太愛任峰,以至於識人不清。」

張澤補充道,「現在她知道問任峰要賠償,還沒傻到底。對了,大姑,怎麼忽然對她感興趣?」

「很有學醫天賦,我想收她當徒弟。風評很差嗎?」

「當然很差。扒皮娘家補貼婆家,不跟娘家堂兄弟們和其他親戚來往,偷鄰居家老母雞,偷果園的桃子……不過,深究原因都是因為任峰。娘家人和鄰居都說過任峰的壞話,她聽不得,所以才結了仇。至於偷果園的桃子,是因為看果園大叔的女兒對任峰有點意思,她氣不過,就去打桃子。」

聽到這裡,李亞心中有數了。

以前林小染是因為任峰才做出那些傻事,現在已經離婚,應該不會再那樣吧?

林小染能聞出那貼膏藥中的兩味藥材,對一個沒專門學過中醫的人來說,已經很不錯。

這說明林小染非常有學醫天賦。

不過,李亞收徒,還是有一定標準的。

要想辦法考察一下林小染的品德。

「小澤,你幫一個忙。」

「大姑,有事您說話。」

「你這樣……」

《八零棄婦甜又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