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不裝了,我就是大梁第一紈絝
不裝了,我就是大梁第一紈絝 連載中

不裝了,我就是大梁第一紈絝

來源:google 作者:寫封情書給自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梁軒 莫雲

(爽文,搞笑,穿越,權謀,爭儲,美女,復仇)十年囚困,十年孤獨!十年前大梁皇長子梁靖捲入一場爭儲陰謀,落得個金殿斷魂,靖王府一日之間,屠殺殆盡!唯一倖存的皇五子梁軒才十歲,得知如父如兄的大哥遭難,十歲的梁軒咆哮金殿,怒罵天子落得個終身囚禁的下場十年之後,南梁北齊,金戈鐵馬梁在戰爭中大百而歸,齊乘機索要賠償,提出讓梁遣送質子求和被囚困十年之久的梁軒被無情的送往齊國為質,十年囚禁,一朝出籠大梁棄子,異國他鄉,舉目無親,為了求存,為了心中那份執念,他成為大梁第一紈絝展開

《不裝了,我就是大梁第一紈絝》章節試讀:

第一卷 齊國篇

梁國都城《健康城》。

這一天,大雪紛飛,伴隨着北風呼嘯,整個都城彷彿披上一層銀裝。

靖王府,後院內。一座涼亭中,坐着一個錦衣黑袍年輕男人,男人那雙憂慮的目光,盯着涼亭外一個年紀不大的孩子,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

那個孩子年紀十歲,他帶着一個厚厚的絨帽,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白色棉衣,與周圍景色融為一體,他手裡拿着一個雪球,在厚厚的積雪中,蹦蹦跳跳。

涼亭內的男人,緩緩站起身,來到孩子的身邊,伸手將孩子身上的雪花拍落,又摸了摸他紅彤彤的臉蛋,眼神充滿了溺愛,又飽含着不舍,神情帶着絲絲悲傷。

說:「軒弟,你看你臉蛋都凍紅了,趕緊回房去吧!」

小孩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的男人,眨了下眼,露出天真的樣子,衝著男人一笑:「嗯。」

男人露出一絲微笑,眼睛卻已紅潤,他強忍着心中悲痛,對孩子說道:「軒弟,答應大哥,將來無論遇到什麼事,你一定不許哭。」

小孩還是那份笑容,衝著男人重重的點了點頭:「哥,我答應你,以後我絕不會再哭。」

「好。」男人這次笑的很開朗,眼神中沒有了不舍。

小孩懂事的轉過身,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然而此刻的他,臉上沒有一絲笑容,那雙眼睛卻已紅潤,手中的雪球被他抓的粉碎。

他懂,他什麼都懂,只是他不想讓男人擔心!

男人站在雪地中,直到孩子進了房,他才淡淡的開口:「走吧!」

話音剛落,進來一隊錦衣衛兵,為首一位對着男人微微一拜:「殿下,請。」

男人冷笑一聲,背着手走在前面,身後一隊錦衣寸步不離的跟着,與其說是跟着,倒不如說是押着。

到了院門口,為首一人吩咐道:「此院不得任何人踏入。」

「是。」

很快,男人來到王府外院。

「殿下……。」

「父王…嗚嗚嗚。」

「夫君…嗚嗚嗚。」

這裡跪着所有王府中人,包括男人的妻兒,他們見到男人,無不痛哭流涕,絕望,悲鳴聲,響徹整個王府,讓人聽後無不心碎。

男人強忍着淚水,看着他的妻兒,無奈的長嘆一聲:「我對不起你們。」

說完,男人沒有猶豫,轉身離開王府,很快身後傳來一道道慘叫聲,男人腳步微微停頓,眼神充滿不甘和憤怒,可他卻無能為力。

雪還在下着,王府的慘叫聲此起彼伏,一道道的血跡,染紅了整個王府。

王府百餘人的生命,在這一天永遠定格了。

後院一處房間內,那個小孩就站在門口,每一聲慘叫,他都聽的真真切切。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這是小孩口中一直念叨的。

小孩再也忍不住了,他拼了命的朝着外面沖,很快他被門口的衛兵攔住,小孩拚命的掙扎,他掙脫了衛兵的阻攔。

他來到外院,看到曾經熟悉的身影,此刻全躺在冰冷的雪地上,他憤怒,他恨!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小孩跪在雪地上,仰天長嘯!他拼了命的在死人堆里翻找着,每一次翻找,換來的都是心碎。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孩沒有哭,因為他答應男人不會再哭。

可他的笑聲,充滿了凄慘!

「五皇子,還請節哀!」

那些劊子手,見小孩瘋瘋癲癲,將他從雪地上拉了起來。

小孩甩脫他們沾滿血跡的手,眼神狠厲的掃了他們一眼:「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所有人付出代價。」

說完,小孩拚命的衝出王府,他想找到男人,因為男人就像他的父親。

男人叫梁靖,是當今梁帝的長子,小孩叫梁軒,是梁帝的五兒子。

梁軒的生母,是一個低賤的婢女,在生下樑軒之後,被梁帝無情打入冷宮,不久病逝。

梁帝將他送給梁靖的生母撫養,在他三歲時,這個母親也去世了,往後他就跟着梁靖來到了靖王府生活,七年中,梁靖像個父親一樣教他,愛他。

梁軒拼了命的朝着皇城趕,路上厚厚的積雪,好幾次絆倒了他,但依然阻擋不了他尋找梁靖的腳步。

很快,他來到了皇城,望着眼前高聳的金殿,以及長長的玉階,他想起來以往,以往每次來這裡,梁靖都會牽着他上去。

今天,他只能一個人走,梁軒踏上長長的階梯,走了好一會,他來到了金殿外。

就在他準備進金殿時,從殿內走出幾個太監,他們抬着一副擔架,上面蓋着白布,幾人見到梁軒,急匆匆的想繞過他。

梁軒緩緩搖頭,一個健步衝上前,扯開白布,上面躺着正是他要尋找的梁靖。

可現在的梁靖已經沒有了氣息,他死的很安詳,嘴角露着微笑,還有未乾的血漬。

梁軒看着冰冷冷的梁靖,心如刀割,整個身軀不由倒退幾步,一屁股坐在雪地上,不敢想像這一切都是真的。

「不……不……不是這樣的。」

「啊……哥。」

梁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撲在梁靖身上,用力的搖晃着他的身軀。

眼角的淚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

「不不不,我不能哭,我不能哭。」

看着梁靖,梁軒想起他最後的話,強忍着不讓自己哭出來,他咬緊嘴唇,哪怕嘴唇咬破,嘴角流出鮮血,他也在咬着。

他恨,他恨那些害死梁靖的人,漸漸的的他不再流淚,眼角的淚水變成了血水,他憤怒的看着這座輝煌的大殿。

他緩緩站起身,緊攥着拳頭,一步一步的走進了金殿內。

他目光如炬的看向高高在上的梁帝,看向他同父異母的兄弟,看向兩班的文武官員。

大殿內噤若寒蟬,只聽見他一步一步的腳步聲。

「放肆,見到父皇還不跪下?」

一道呵斥的聲音響起,梁軒冷眼看向說話之人,他是景王梁素,也是他名義上的二哥。

「呵……呵呵,是你,是你們,還有你。」梁軒指着梁素,隨後指着眾人,最後指向高高在上的梁帝。

「是你們奪走我的哥哥,是你們害死了他,我哥他到底做錯了什麼?你們要這樣對他?」

梁軒憤怒的咆哮着。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不裝了,我就是大梁第一紈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