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蒼穹之上
蒼穹之上 連載中

蒼穹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蒼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魏仙兒 魏啟天

天地涇渭分明,茫茫之中人才輩出,一統天下的王者衝出頂峰,威懾人世歷劫失敗破入人世,重生之後開啟了一段陌生且新奇的生活酸甜苦辣,樣樣嘗遍,愛恨情仇,令人痛不欲生重出的強者一統天下,只為了偵破當年重生的那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跟圈套展開

《蒼穹之上》章節試讀:

重拳仍舊沒有將猛獸打倒,反倒是激起了猛獸的強烈反擊。

嘶吼的聲音響徹天際,魏啟天的眉頭緊皺地越來越深。

神威府究竟只是個小地方,魏啟天只好暫時飛身離開,將猛獸引走,遠離了神威府。

月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魏啟天來不及解釋,直接引着猛獸離開了神威府。

迅速離開碧落鎮,此時的魏啟天體力也有些不支了,眼看着身下方出現了一片密林。

想也未想,直接調頭落了下去。

身後的猛獸一直窮追不捨,讓魏啟天實在是脫不開身。

鑽入密林之中,魏啟天發現自己此時有了個機會,那便是偽裝成一棵樹,趁着猛獸猝不及防的時候打它個措手不及。

但是,還未等魏啟天動用修為變成一棵樹的時候,加下的土地突然間顫抖了起來。

隨之大地裂開了一條條裂縫,裂縫之中潘恆交錯的鬼爪紛紛湧出地面。

像是被一不小心觸發了機關一樣,鬼爪之多,讓魏啟天一直時間還沒反應過來。

鬼爪的力氣之大,直接纏住了魏啟天的雙腳腳環,瞬間,魏啟天便被鬼爪拉入了地底下。

猝不及防地鬼爪,讓魏啟天來不及反抗,直接被拖入了一個巨大的冰冷的迷宮之中。

迷宮深不見底,魏啟天也不知道頭頂上的天空距離此時的他究竟有多遠,但是憑藉著以往的經驗來看,這裡距離地面至少有百米的距離。

既然一時半刻也出不去,魏啟天就只好順水推舟,打算好好闖闖這個突然間出現的迷宮,探究一下這個地方就是是什麼地界。

捻起神識,將神識捻成兩根蠟燭,點燃,順其讓它飄在身邊,以便照亮周身的一切。

身處十幾米範圍之內的地宮別蠟燭照亮,魏啟天這個時候才看清了腳下地宮之中的光景。

四周的牆壁上坑坑窪窪,似乎並不像是被人特地精心打造出來的,倒像是這裡居住着某種活物。

一想到這裡,魏啟天便想到了一直令他感到害怕的爬行類動物蛇。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魏啟天從小便怕極了蛇類。

硬着頭皮繼續往前走,豁然開朗在眼前的卻是兩扇石門。

緊緊關閉着的石門,擋住了魏啟天的去路。

但是,令魏啟天感到為難的卻是這兩扇石門的選擇問題。

兩扇石門,各自通往的地方不明,如果是一場命運的選擇的話,魏啟天竟不知道每一扇門之後的路會是怎樣。

或許,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生死兩扇門?

想到這裡,魏啟天的臉色便低沉了下來,隨即便打開了自己的虛空。

利用天境之力,很快便確定了其中的一扇石門,直接一掌劈下,打開了石門。

石門之中陰森森一片,魏啟天提起了心繼續往前走去。

眼看着腳下的路到了盡頭,卻是出乎意料的近,再次出現的一扇石門上,潘恆交錯着成千上萬條扭動在一起的活蛇。

當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魏啟天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只好硬着頭皮將眼前的活蛇都捻成了粉末兒。

此時的魏啟天已經沒了多少的耐力,一腳便踢開了擋在眼前的石門,直接走了進去。

雖然提前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的,但是此時的魏啟天,在看到石門之中的巨大瀑布的時候,當真還是吃驚了不少。

「你來了?」

一道蒼老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魏啟天瞬間調動了全身的神識,蓄勢待發著。

身後漸漸出現的一個老人,讓魏啟天猝不及防地一個笑容打破了僵局。

鹽老從身後走來,手中拿着的是啃了一半兒的雞腿兒,嘴上還沾染着不少的油漬。

魏啟天鬆了口氣兒,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憤怒之情,「你這個老頭,裝神弄鬼地搞什麼幺蛾子啊!」

鹽老看了眼魏啟天之後,隨即從手中變幻出了一個巨大的畫像來。

魏啟天往那畫像中看去,發現出現在畫像中的人竟然是月舞。

「小子,你是不是喜歡人家姑娘?」

被鹽老這麼一問,魏啟天冷哼了一聲兒,說道:「鹽老,難怪你會孤獨到老,把你八卦的時間用在找另一半兒的身上,想必也不是現在的單身情況了。」

魏啟天的反擊,正中了鹽老的下懷,當即便暴怒地跳了起來。

「小子,你別逼我放出萬千蛇獸!」

其實,魏啟天知道這個老傢伙是在開他的玩笑,隨即便斂去了臉上的笑意。

鹽老不會輕易離開巫皇山的,如今竟然出現在這裡,想必一定是由他的原因。

「說罷鹽老,費盡心力地把我引到這裡來,有什麼事情嗎?」

「臭小子,總是這麼聰明!」

鹽老說罷,直接轉身收回了畫像,表情凝結在一起,嚴肅說道:「自從上次你離開巫皇山之後,我便給你算了一卦,卦象中顯示最近伏地魔涌動,衝殺的正是屬於你的那個宮位。」

魏啟天不是不知道鹽老這個老頭平時喜歡占卜,但是鹽老的這個占卜,在魏啟天的眼中,同偷窺別人命運的小偷沒什麼兩樣。

這麼多年過去了,魏啟天也從來都沒有瞧得起過鹽老的卦象。

「老頭,別賣關子了,你到底想說什麼?」

鹽老淡然,繼續說道:「你可別不信,雖然平時我跟你之間玩笑話居多,但是你想想,我何必為了一個卦象特地召你來這裡?」

細細想來,魏啟天倒還是覺得鹽老剛才的這番話說得挺有道理。

「南斗大陸即將發生一場變動,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場變動會讓你見到魏霄。」

鹽老的一番話,讓一度不屑的魏啟天當場愣在了原地。

魏霄?

魏啟天冷哼一聲兒,隨即說道:「魏霄已經死了。」

鹽老一步上前,直接擊碎了魏啟天身邊的巨石,說道:「信不信,一個月之後,南斗大陸會像這塊石頭一樣分崩離析,到時候所有的人都會死,包括你我。」

魏啟天仍舊不相信鹽老的話,雖然鹽老武功高強,已經高到了常人難以理解的地步。

但是,魏啟天不是那種輕易相信一個滿口胡言的老人!

「鹽老,我還有事情,不跟你廢話了!」

說罷,魏啟天便轉身離開。

耳邊突然響起一陣兒刀劍相殺的聲音來,魏啟天猛然一偏頭,手指一抬,瞬間將飛到了耳邊的一把這扇捏住。

這個時候,鹽老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小子,我看好你,日後的南斗大陸就靠你了!」

魏啟天再次回頭的時候,鹽老已經消失不見了,只有回蕩在地宮中的蒼老聲音。

再次回到神威府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去,魏啟天沒想到他會在外面耽擱這麼長時間。

月舞抱着小胖墩一直等候在神威府外面,直到魏啟天的出現,臉上的愁容方才隱沒了下去。

「啟天,你去哪裡了!」

月舞跑過來,一把抱住了魏啟天的腰,頭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胸膛之中。

魏啟天一愣,整個人便僵硬在了原地,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眼前的人。

只好抬起手來,姿勢僵硬地摸了摸月舞的小腦袋,說道:「沒事兒,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魏啟天!」

這個時候,魏仙兒的聲音突然間想起,隨即,月舞便被魏仙兒整個人從魏啟天的懷中給提了出去。

月舞掙扎着擺脫,卻度魏仙兒猝不及防的一個巴掌打去。

魏啟天見此,急忙護住了月舞,魏仙兒那充滿了力量的巴掌直接打在了魏啟天的後背上。

「嘶!」

魏啟天悶哼出聲兒,魏仙兒急忙收回了手去,「啟天,你沒事兒吧!」

魏啟天抬起頭來,朝着月舞投去了一抹寬慰的笑容。

但是,落在魏仙兒的眼中個,卻覺得格外刺眼。

「姐,為什麼要對月舞動手?」

魏仙兒愣在眼底,看了眼魏啟天,又看了眼站在他身邊的月舞,眼眶一紅,人便轉身跑回了神威府。

都說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如今看來,魏啟天當真還是人生頭一次碰見。

折騰了一天,魏啟天好容易從月舞那裡回到房間,剛剛想要躺下,卻被床上一個生硬的東西刺到。

整個人瞬間彈起,往床榻上低頭一瞧,卻並未發現什麼尖銳的東西。

整個床榻也被魏啟天翻騰了一番之後,也並未找到任何。

像是突然間想起什麼一般,抬手往後背上一摸,卻摸到了一面鏡子。

鏡子不大不小,正巧佔據了魏啟天的手心大小。

憑空出現的一面鏡子,讓魏啟天着實吃驚了不少。

房間之中金光乍現,手中的鏡子突然間劇烈地抖動着,緊接着而來的卻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鏡子中噴射而出。

在魏啟天的面前形成了一種不小的如同水蛇一般的金色條形光芒,積聚在半空之中,光芒四射。

光芒漸漸地將魏啟天包裹在其中,只是眨眼的功夫之中,魏啟天便感到了體內一種被強大力量包裹住的滿足感覺。

整個人如同被灌入了一種強大的外來力量,五臟六腑之間遊走着一種無法被人輕易掌控的力量,讓魏啟天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

《蒼穹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