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晨月中天
晨月中天 連載中

晨月中天

來源:google 作者:鳳凰吃豆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鳳凰吃豆芽 奇幻玄幻 姜河

玄武庭弟子姜河返回家族途中,遭到歹人伏擊,武道血脈被抽離,失去習武的根基回到家族,原來家族也面臨大敵武者,武師,武王,武帝,道宗,道祖,道聖,仙尊,至尊展開

《晨月中天》章節試讀:

與玄武庭有八十里距離遠的一片森林裏,一個黑衣人看着倒在地面上的少年。

少年正處於昏迷的狀態,看他上黃下黑的服飾裝扮,可以確定他是玄武庭弟子,在玄武庭中,只有修為達到武師,才有資格穿上黃衣黑褲。

這少年便是姜河,他先前被黑衣人擊昏,現在福禍難料。

黑衣人來自另一個修行聖地,被派遣到玄武庭附近,目的只有一個,一經發現玄武庭稍有天賦的弟子,伺機將玄武庭弟子的武道血脈抽走,此等陰謀,只是為了削弱玄武庭未來一代天才人數。

黑衣人單手拿住姜河的衣領,將其拎了起來。他一掌擊在姜河的額頭上,隨着黑衣人印在姜河額頭上的手掌抽離,九條拇指大小的血龍從姜河額頭上被引出。

其中代表武者和武師的武道血脈那兩條血龍,因為姜河已經踏足這兩個修為,這兩條血龍頭顱猙獰,有意識般衝著黑衣人張牙舞爪。

只是血龍太幼小,面對實力超強的黑衣人,張牙舞爪根本沒有絲毫作用。

隨着血龍被抽出,昏迷的姜河也醒了過來,張嘴就嘔出一口血。

黑衣人拎着姜河的衣領,手上微微發力,再度將剛剛轉醒的姜河震昏過去。

姜河連自身處境都沒有發覺,就搭慫了腦袋,昏迷過去。

黑衣人這才專心抽離姜河的武道血脈,九條血龍直到天亮才整條從姜河的額頭上引出。

黑衣人張口吐出一口精血,那精血包裹住九條血龍,隨着精血被陽光照射,燃起火焰將精血和九條血龍一起燒得煙消雲散。

黑衣人這才人影一躍,不知所蹤。

姜河重新倒在地面上,直到大中午,他眼皮一動,睜開雙目,從地上站起。

晨月大陸,想學武,體內必須有武道血脈,沒有武道血脈,終身都是一個普通人。

失去了武道血脈,姜河立即就有所察覺,他現在的身軀虛弱的不行,呼吸都需費力。

姜河一臉疲勞的神色,呼出一口氣後昂望天空:「老天爺,為什麼我修行才有起色,武道血脈卻被抽走,讓我此生再無習武的可能,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姜河冷靜下來後,尋了一棵大樹,到樹底下坐下休息。腦海中不由想起父親,在他的記憶中。

姜河的父親對他十分嚴厲,自姜河八歲開始,就練習刀槍劍戟的基本功,因為年紀太小,完成不了父親定下的任務,常常肚子挨餓。

年紀小,挨餓只能哭。

人到十六歲,則開始進行武道血脈的覺醒。

父親帶着年滿十六的姜河前往玄武殿。流澤城玄武殿,其實就是玄武庭的某個小分部,專門為城裡達到十六歲的孩子,進行武道血脈覺醒。

玄武殿門前有武者守門,父親不得進,他看着姜河,語重心長開口:「若是你無法堅持到武道血脈開啟,姜河你就不配做我姜飛熊之子,你將被我拋棄,也不得姓姜,聽明白了嗎?把我的話死死記在心裏,告訴我,明白了嗎?」

在姜飛熊的期待中,姜河更是忐忑不安進入玄武殿。

樹底下,姜河臉上只有苦笑:「父親,對不起了,若有來世,我做父親,父親做兒子吧。」

姜河站起,望了一下身後這棵大樹,足夠高。他兩手並用爬上樹榦,離地面足有十餘米,一旦從此處落地,一命嗚呼無疑。

姜河任由身軀從樹榦向地面墜落,從耳邊流過的風聲,就像娘親的呼喚。

「小河。」

姜河猛然想起娘親的笑容,他仍記得小時候在娘親懷裡的幸福感覺。

十六歲那年姜河武道血脈覺醒,必須到玄武庭去修行。娘親在家門前看著兒子姜河,雖然昨晚就落淚無數,明知兒子只是去修行,她還是淚如泉湧:「小河,要注意休息,娘只想你身體健康,好好活着就行,得空一定要回來探望娘和你父親。」

「娘。」姜河下墜中,淚水從臉頰飄走。

「泰龍——」姜河使盡全身力氣大喊。

在溪邊吃水的泰龍聞到聲音,形如閃電,出現在大樹低下,它背上豁然馱着一個人影。泰龍飛速過來時,已經接住下墜中的姜河。

這是泰龍的爆發速度,五十米範圍內比擬瞬移,姜河這次能活下來,全賴泰龍之功。

姜河仍舊心有餘悸,摸了一下泰龍的長脖子:「普通人怎麼了,只要心中有善,只要不為惡,我只要活着。」

「走,我們去流澤城。」

泰龍彷彿知曉姜河心情,泰龍返回官道,往流澤城方向而去。

流澤城距離玄武庭足足二百里,泰龍出現在城下,它背上坐着一個少年,少年的相貌城門守衛認得,姜家的大公子,姜飛熊的大兒子,姜河。

城門守衛也是玄武庭弟子,只是他們修為止於武者,唯有離開玄武庭,返回家鄉,成為守衛。

一名守衛看着姜河的背影:「去年流澤城只有一人覺醒武道血脈,就是這位姜師弟,他那時當真是城裡的名人一般。按理說玄武庭弟子二十二歲之前不得離開玄武庭,看來他贏得了這個月的月考第一,獲得七天假期。現在身穿黃服黑褲,僅僅一年半的修行,就達到武師級別,姜師弟武途無量呀。」

姜河騎着泰龍,在大街上大搖大擺,滿城百姓皆知姜家大公子回來了的消息。

姜府位於玄武殿兩條街外,泰龍停在姜府門前,只是有武者在姜府門口站崗,而姜府大門大白天關閉着。

守在姜府門外的武者,正是從玄武殿調遣過來,他們的任務則是守住大門,不得讓府里的一百口人出來。

姜河從泰龍背上下來,來到一位武者面前,十分客氣抱拳:「這位大哥,我是從玄武庭回來的,不知道姜家人犯了什麼事,需要玄武殿派人來看守。」

「原來師弟是從玄武庭回來,難怪不清楚姜家人出了事,此事說來話長,其實姜家人並無犯事。」守門武者回了一禮。

玄武庭弟子,只以入門先後定輩分。五十歲以下同輩,五十歲往上則是前輩。

《晨月中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