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連載中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來源:google 作者:棠梨12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時裕 淮笙 現代言情

簡介:暴戾偏執大狼狗VS勵志嬌軟小野貓【穿書+甜寵+成長+救贖】淮笙久居宮闈一生嚮往自由,穿書後成了全書的最大bug.反派大佬江時裕開局就要一槍崩了她?bug1出現:心狠手辣江九爺冷冰冰的面容龜裂「笙笙,我冷」他舔着牙尖,用低沉性感的嗓音誘哄她,「你是熱的,來我懷裡,它才會熱」——傳言商圈神話江時裕胸口有顆硃砂痣,和他眼角的紅痣相輔相成但後一個天生,前一個依心而生萬人皆知淚痣代表前世為愛所苦,被情所困無人知曉硃砂痣是疼痛難耐後的愛而不得聽說他愛慘了一個不存在的女人,無人能踏足他的心直到淮笙出現,日日軟唇吻向他心際江時裕喉口滿足,命都要給她「笙笙,求你多親會兒」1、女主是男主的女神白月光2、女主失憶穿書,男主有記憶展開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章節試讀:

淮笙反應未覺就被他一把拽扯進懷中,她瞪大眸子,驚呼聲被大掌死死封住。

身後滾燙,隔着貼膚的亞麻布料,男人的一呼一吸在靜寂的夜裡縈繞耳旁,甚至於包裹整個身軀。

她不敢呼吸,臉頰很快憋得通紅。

「別說話,外頭有人。」

江時裕幾乎是咬着她耳朵開口,聲音很低。

淮笙握住他的手,輕輕地點了點頭。

卻在力道放鬆,給予她喘息的下一秒,張嘴死死咬住他的虎口位置不放。

直至口中蔓延鐵鏽般的血腥,手肘往後重重一擊。

江時裕悶哼,包紮好的傷口再次往外冒血。

「對不起。」

淮笙趁機掙脫開,站起來一步步往後退,直到抵到木門。

聲線隱隱發顫:「如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話,我選擇保全自己的命。」

借力打力,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外頭的人絕對是來抓他的,她可以抓住這個機會跑。

淮笙轉身拉開門就往外狂奔。

「淮笙!」

江時裕怒吼,追出去,幾乎以迅捷猛豹的速度將人攔腰打橫抱起。

淮笙毫無預兆地被死死鎖進他懷中,抬眼便是猩紅的下頜。

男人垂眸看她,野蠻暴戾的氣息迎面撲來。

他額角青筋暴起,雙目猩紅:「你他媽這麼想讓人C?」

這一切發生的過快,

淮笙愣住,幾秒過後開始掙扎。

有幾道光線打在身上,

江時裕粗礪的大掌直接掩住她大半張臉,聲沉,氣息還有狂躁後的餘韻:「不想死,就給我好好藏着臉。」

淮笙肉腮被捏得生疼,唇上是沾染鐵鏽味的手,她雙手拽扯着,試圖再咬一次。

「聽話!」

江時裕見懷裡的小野貓使勁渾身解數將利爪往自己身上撓,不免眉頭緊皺,聲音過分急促。

一束強光照射進眼球。

他使了蠻力將淮笙的腦袋推進胸口,額頭緊緊貼着。

「Yee,好久不見。」

打燈開口的是位中年男子,膚色淺黃,下頜留着長須,太陽穴至眉骨有道長達九厘米的疤痕,左眼瞳孔似蛇,看着嚇人。

「來了塞蘇,怎麼不通知我?」

「這夜裡十二點還真是難為我老人家了。」

江時裕默,

強光仍舊直射眼瞳,他卻未眨眼。

半晌,才開口喊人:

「阿公。」

「呵,」舍瓦冷哼,將手裡的燈丟給旁人,「要不是這場火勢,我怕是還見不着你。」

「Yee,你別忘了塞蘇才是你生長的地方,我費盡心力培養的得力助手,不是跟我站在對立面的!」

江時裕看他,明白話術里的另一層意思,開誠布公道:

「阿公,你想怎麼樣?」

舍瓦反問:「怎麼樣?我何時會做虧本的買賣。」

溝壑縱生的手抬起,拿起老舊的煙槍吸了一口,乾燥老癟的嘴吐出煙圈,露出黃黑的牙。

足足抽了三口,抬起的手才動:「帶走!」

「阿公,Yee哥懷裡的那個?」有人試探道。

舍瓦看了過去,笑了笑:「寨子里的還不夠你們釋放?」

長得最胖,一臉肥厚脂肪的哈珀嘶溜口水,發出猥瑣的笑:「阿公,那女人皮膚白得跟雪似的,看着就嬌軟精貴,C起來絕對帶勁。」

「不像是塞蘇的,倒像是華人,那邊的女人個個長得跟仙女似的,我們還沒肖想過這樣的福氣。」

「看着Yee哥已經試過了,我們用剩下的,規矩上一個個來。」

舍瓦繼續笑,半眯着眼,目光打量到江時裕身上:「你們要是能把Yee解決了,怎麼收拾都行!」

江時裕臂膀收緊。

眸中淡漠,像是無關緊要,可兩側太陽穴有青筋暴起。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