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連載中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來源:google 作者:安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何奕延 凌枝枝 古代言情

【穿書雙潔甜寵】凌枝枝穿書了,穿成了一株人蔘精,系統要求他去幫助反派的小時候,希望他陽光正直的長大本以為自己只要等着他平安長大就可以走了,沒想到自己的計劃發生了偏差,反派還是成了一個外白里黑的大反派看着進度為0的任務,不知何時才能回去的凌枝枝捂住了眼睛,重新現身開始了新計劃……展開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章節試讀:

奶奶為凌枝枝安排了一間靠近何奕延的小屋子,鋪好了床便拿來一些衣服給凌枝枝,「這些呀,都是奶奶做的衣服,枝枝來試試是否合身。」

「謝謝奶奶。你真好~。」凌枝枝對着奶奶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奶白的牙齒猶如珍珠一般。

凌枝枝洗漱後便躺下了,開始了今天與六安的對話。

【安安啊,這樣行嘛?我覺得這小孩不像是濫殺無辜的人啊?而且你看他今天甜甜的樣子,那裡是像後面的大Boss啊?你們會不會弄錯了?】

【不會錯的,要你來的原因,其一,避免他悲慘的童年,二來,避免後面死更多無辜的人。他可不只是童年慘呢,一個孩子被騙, 被賣給人伢子,因為他性格倔,不肯服軟,被賣後經常挨打,後來因為殺了青樓老鴇和客人被通緝,入了魔教】

【還真是個可憐的孩子啊 】凌枝枝面露不忍,心裏想自己以後還是好好照顧他吧。

-----

清晨,微風輕輕地從窗戶吹進了屋子,吹過小床上的人兒的面頰,被子搭在肚子上。

露出白白像藕節一般的手臂,整個人形成了一個「大」字,她抓了抓臉,突然驚的一下坐起。

【安安,怎麼不叫我,第一天在別人家睡了懶覺。】凌枝枝兩頰紅紅拍了拍腦袋緊張地對安安說。

她悄悄的爬下床,慢慢的打開房門,便看到奶奶正挑着水,緩慢的倒入石缸里,何奕延正撇着樹枝,準備起火。

她正準備上前去幫忙。

院子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何老太婆,出來,滾出來。」只聽那來人用力的撞着大門。不一會兒門便被撞開了,門口圍着一大夥人。

「你家小崽子有本事打人,何大娘賠錢,滾出來~」

「大伙兒來看看,我家狗蛋,被何家小崽子推摔倒了,看看這臉,看看這手,哎喲,都擦破皮了。」

奶奶緩慢的走向前,犀利的目光注視着那胖胖的婦女,斬釘截鐵地說道「你如何證明是我家阿延推的?」斜眼一撇婦女旁邊的小胖子,「就憑他的一面之詞?他是什麼東西。」

「你這死老太婆,說我兒子?你才是東西,你全家都是東西。你這孫子是個不祥之人,遲早把你剋死,今天你要是不賠錢,我們就不走了。」

只見那婦女坐在何家大門邊,並指揮着她丈夫的幾個徒弟,站在院子里。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眾人議論紛紛,交頭接耳的嘀咕道「怎麼回事?」「不知道啊」

「何老太家怎麼惹上了這個彪婆家,得罪了這家人,家裡要是生了個病可咋整啊?」

「何家這是被訛了吧?」

「這彪婆娘又不是第一次訛人了,就算知道是訛人,那也沒辦法啊,誰讓人家爹是里正,夫君是大夫呢」

「對啊對啊,何家遇上大麻煩了」

凌枝枝拉着何奕延走在奶奶後面,突然何奕延放開她的手,衝上前去擋在奶奶的前面。

「我沒有推他,他撒謊。」

「娘,就是他推的」 那胖子對着何奕延做了個鬼臉。

【MD,安安,我想打那小屁孩。】這破小孩還倒打一耙呢,凌枝枝憤憤不平的捏緊拳頭。

【枝枝冷靜。】

【安安,有錢嗎?給我一兩銀子讓我打一架吧,這小屁孩欠揍。】

想着這破孩子摔碎了別人爹娘唯一留下來的玉佩,還倒打一耙,真是令人無語。

【微笑:)有,本統也想打了呢】

手中白光一閃,凌枝枝走上前說道「既然你說我們打了他,那我現在就把他給坐實了」

只見她迅速的跑過去在婦女毫無防備之時,把胖子抓了過來,右手一丟,便把胖子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胖子便開始嚎叫起來。

凌枝枝這一手操作看呆了眾人。

便眼見着凌枝枝捂着胖子的嘴對着胖子的肥臉扇了幾耳光,順帶着踹了幾腳。

左手對着婦女用力丟了一錠銀子,正中腦門。「諾,賠你的錢」就看你有本事花沒。

這時眾人才反應過來,心中一喜,心裏想到這彪婆娘還能被欺負?

婦女捂着腦門兒,正想發怒道,只聽凌枝枝對着她脆聲聲的說道「不行我們就報官,我倒要看看你們欺負我們一家老小,看看青天大老爺,如何秉公執法了,你覺得怎麼樣?」

一聽這何家居然要報官,婦女有點開始害怕了,心想拿到銀子就好了,要是進監獄的話,搖了搖頭,不行不行,不斷念到,忍一時,忍一時。

這村子裏的人不由的驚奇,還可以報官,不都是村子裏自行解決嗎?這女娃是誰啊?

只見那婦女撿起銀子拉着她兒子,灰溜溜的跑了,「兒子,你咋樣啦?」

「娘,我好痛」

「兒子,你別裝了,那屁大點女娃,力氣能有多大,來看看咱今天賺的銀子,嘿嘿嘿」

「娘,真的痛死啦」胖子皺着一張臉,痛呼道。

「哎,沒事沒事回家娘給你揉揉啊?」婦女開心地說道。

院子外的眾人見沒啥可看的了,便離開了。邊走邊說道「這胖女娃啥時候來的,咋平時沒見過呢?」

「這何家還挺有錢,出手就是一錠銀子,那可得花多久啊。」

「這家人的錢還挺好賺,咱也去?」

「去去去,別起這歪心思,這老太婆繡花繡的眼睛都不好了,咱可別掙些缺德錢。」

收拾完院里的殘局,奶奶好奇的問道「枝枝啊,你哪裡來的銀子啊?」

【糟了!】

「奶奶,師父給我的,我還有呢」凌枝枝眼巴巴的望着奶奶,說著便從旁邊的小兜里掏出一塊銀子,遞了過去。

「 ……枝枝,奶奶知道你厲害,但是不可以隨便把錢財暴露在別人面前,知道了嗎?」奶奶摸了摸凌枝枝的腦袋,耐心的說道。

一家人馬上燒火起灶,儘快吃了早膳,奶奶便開始與他們說

「阿延啊,奶奶出去賣綉品,你帶着枝枝一起玩吧,奶奶要晚點才能回來,你照顧好枝枝。記住別亂跑啊」說著便收拾了她的綉品,提着走了出去。

眼見着奶奶走遠。

「諾,給你吃」凌枝枝無聊的從兜里摸出幾粒糖果,遞給了何奕延。

「我不吃,你吃吧」何奕延看着眼前包裹好的糖果,口中分泌着唾液。依舊嘴硬地說道。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