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出馬日記
出馬日記 連載中

出馬日記

來源:google 作者:李昴航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昴航 萱萱 都市小說

關於出馬的那些奇聞異世,可能會顛覆你對出馬的認知也許這行並沒有其他的小說那麼玄幻,也會普及一些知識展開

《出馬日記》章節試讀:

給大家講講我住過的凶宅!(凶宅就是房子里有橫死的人或非正常死亡的人)

上一章咱們講了租了一個房子,比市場價便宜四百塊錢的房子,當時還在沾沾自喜覺得自己佔到了便宜,我就按照姐姐之前跟我說的,弄紅布鋪到床上,還弄桂圓什麼的用紅紙寫上,(具體方法就不告訴大家了)剛開始入住一切正常,住了大概十多天吧,悲催的我又被鬼壓床了,每次都是十一點到一點之間,間隔太久了具體夢裡夢到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記得有一次鬼壓床意識是清醒的,畫面一轉到一個農村的小院子,小院子里有個房子,我的身體躺在供桌上,供桌下面擺着供品(有水果,燒雞,餅乾)我從供桌上下來了,看到幾個其他的屋子,剛開始挨個屋子去看,結果屋子什麼都沒有?就一個供桌 ,我就出了房子了,在門口我就看到一個帶眼鏡的男人在門口的樹上吊著,當時夢裡我都要嚇尿了,他就一直盯着我,我轉身就跑,跑着跑着突然間驚醒了,驚醒以後我也不敢接着睡覺了,我就覺得屋子裏面有東西,我就在屋子裡到處翻東西,結果啥也沒有找到,嚇的我一晚上沒敢睡,玩了一晚上手機 這一夜算是相安無事,熬到天亮。

(有人會問你不是認識那個姐姐嗎?你咋不問問呢?實際上那個姐姐跟我以前處過一段時間對象,就突然消失了,等過段時間在聯繫上的時候要跟我結婚,但凡哥們有點腦子也不能跟她結婚啊,處着對象突然聯繫不上,跟消失了一樣。)回歸正題,第二天的時候,我們農村如果遇到邪門的事,只要弄剪子或者菜刀放到枕頭底下壓着,鬼壓床,夜晚睡覺老是驚醒,就把枕頭下面放把剪子或者菜刀就會沒事啦。實際上在我住的房子裏面屁用都沒有,該壓還是壓,什麼網上買的黑曜石加陽氣啊,一點用都沒有。(在沒有開天眼之前咱們肉眼是看不到這些鬼魂的,想要看的話需要低頭看着自己的腳尖,用餘光能看的到,看到不要眨眼,一眨眼就沒啦想要看看的朋友可以試試)

(溫馨提示:心臟病或者身體有疾病,陽氣低,天生體質弱的不要嘗試!招鬼容易送鬼難!)

言歸正傳,買完菜刀跟剪子放到枕頭底下一點用沒有,依舊被壓了,這次比之前幾次還要明顯,從腳一點點壓到頭,(不知道你們在清醒的狀態下有沒有試過,鬼壓床一被壓上就動都動不了。)

直接要給我嚇的大腦是空白的,那個時候也沒有入這行,也不會念什麼佛號啊,念咒的。

只能清楚感覺到貼在我的身上,一個女的伸舌頭舔我的耳朵,滑滑的,伸舌頭舔我耳朵眼。

(兄弟們我發誓不是春夢,我是清醒的)

穿紅色衣服的女人,看不清模樣,哥們要沉淪那一刻突然感覺大腦被電擊了一下我就恢復正常啦!說實話兄弟們我都要嚇尿啦。在黑漆漆的屋子清楚感覺到一個女鬼從腳一點點壓到頭頂,再被舔耳朵的感覺,現在想想還頭皮發麻。(有人說你咋不換房子啊,兄弟們,剛租的房子吃飯都費勁,別說兜里還有錢換房子啦)啥玩意也比不過窮,倒是也不是經常能看到鬼,反而把膽子給我練大啦。

習慣是個很可怕的東西,慢慢我摸出來規律來了,只要我晚上一點以後睡覺就不會鬼壓床。只要我天天一點以後睡覺就不會出現鬼壓床的情況

在我租的房子快要到期,準備換房子的時候又遇見一見邪門的事,第一次見到真正意義上的鬼

我有個發小我一直管他叫迪哥,一直都挺照顧我的,對我特別好,他跟我約好了第二天一起回老家,當天晚上過了一點以後我就開始睡覺,在凌晨我被一陣噠噠噠的聲音吵醒了,當然睡得迷糊也不知道咋回事,由於房間黑漆麻烏的,我就拿手機去照發出聲響的地方,就在手機屏幕燈光亮起來那一刻,我整個人呆住了,我就感覺一股涼氣從腳底板升起來直接干到頭頂,身體像過電了一樣,渾身的毛都炸開了,因為在我手機亮光處我看到一個青色的男人的臉,面無表情的盯着我,蹲在我得床頭他的手一直在敲地板發出噠噠噠的響聲,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仔細去看發現已經不見了,當時我就起身去開燈,我起都起不來,腿都是軟的一點勁沒有,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燈打開,當時已經不會思考了,就在那裡聽着地板在一直噠噠噠的響一直在迴響 噠噠噠,噠噠噠

言外篇:

從換啦房子那段時間大概三個月左右也是真夠倒霉,坐公交車都需要把一塊錢弄成兩半兒,能坐兩次,原先的公司也關門大吉啦,沒有辦法,又重新換個公司,具體能倒霉到什麼程度呢?就是今天晚上約好的客戶突然說有事不能簽單,第二天找了別人去簽單。

(不知道是不是那個姐姐讓我放的紅布有關係,放在行李箱裏面的紅紙,反正餓不死,沒有錢了,要麼打牌能贏二百三百塊錢,活幾天,或者來個客戶掙個二百三百)

《出馬日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