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錯位人生
錯位人生 連載中

錯位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奪路而逃.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霍雲崢 霸道總裁 顧憶

「你不答應我就徹底毀了她!」婦人凌厲的話衝到他的心裏,身為天之驕子的他卻無能為力只能咬牙握拳……「霍雲崢,我簡直恨透了你!」若有來生,我定不負你……顧憶,你肯定是故意的……展開

《錯位人生》章節試讀:

沒有辦法,她會被檢察院以「盜竊罪」拉上法庭,然後依照現行法律,她將有幸獲得至少十年以上的判決。
怎麼辦?
如果她真的坐牢了,棋棋該怎麼辦?
她才四歲,沒有了媽媽,誰來管她?
自己又能去找誰來託付?
都是自己造的孽!
現在要讓這麼小的棋棋跟着她一起受苦!
棋棋,媽媽是個壞人,媽媽對不起你!
是誰!
究竟是誰!
要讓自己和霍雲崢重逢!
她的世界早就習慣沒有他了,為什麼老天爺還要安排他們糾纏!
想到自己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這個唯一支托她活下去的希望,即便顧憶再堅強,在沒有任何辦法的現在,還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此刻她是多麼的無助,可棋棋又是多麼的無辜。
她討厭這種感覺,而這幾年也無奈地習慣了這種感覺。
自己就像汪洋大海上的一根乾枯的草,隨便一陣風帶起的一個浪就可以讓她萬劫不復。
想到這她哭得愈發傷心。
在一旁的女警林姐實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走過來勸她:「姑娘啊,哭解決不了什麼問題啊。
我們能理解你,但是沒用啊,法律面前只講究證據,你沒有經過人家同意就把衣服穿走了,就算你們之前認識,人家不追究便罷了,一旦追究起來像現在這樣,你不就占理呀。
何況裏面還有那麼貴重的鑽戒,就算你不知情,但是一沒有證據二沒有證人啊。
人家報案,我們也只能秉公處理。
除非……」
林姐說到這停了停。
「除非什麼?」
顧憶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哪怕是只有一分希望,她也要試試,畢竟棋棋需要她!
「俗話說解鈴還須繫鈴人,不是沒有道理的,顧小姐應是聰明人,定能自己明白其中道理。」
林姐微微一笑,似乎還夾雜着幾分曖昧,並未把話挑明。
這位顧小姐氣質清新,渾身透着仙氣兒,長相甜美和善,怎麼都不像是偷盜之人,何況他們還是舊相識???
興許,這是某個富家大少追女孩的新手段呢!
嗯,應該就是這樣的,自己干這行不算是閱人無數也是看多了形形**的人了,基本上是不會看走眼的!
不過,這報案的男人也真是又無聊又過分,對這麼惹人愛的姑娘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這姑娘連自己看了都想好好地溫柔相待,他怎麼就捨得讓她遭這罪呢!
只怕是難追到手嘍!
換做自己反正肯定不會同意的!
當真以為自己是叱吒商場的霸道總裁呢?
可笑了。
雖然這位和善可親的林姐一點也不認可這樣的追求方式,但她可也是一點也不希望顧憶因為反抗對方而去坐牢,毀了自己,所以才願意冒着妨礙司法公正的風險,好心提醒她。
不得不說,這林姐約莫上學的時候言情小說看多了,腦子裡都是一要是顧憶現在知道她此時內心的想法,估計哭的更傷心!
些「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套路,經典!
俗!
「謝謝你,林姐,我明白了。」
顧憶不笨,當然明白林姐的弦外之音。
只是這系鈴人才不關心她的死活,又怎麼會來解鈴呢?
她的電話都不肯接,她又怎麼好意思求他來解這個鈴?
再說,已經過了一夜了,手機在昨天就被警方沒收了,如今別說打電話給霍雲崢了,就算想聽聽棋棋的聲音,打到福利院都不可能!
連這都成了一種奢望。
原本早就答應了棋棋,這個周末放假去陪她的,誰曾想過僅僅兩天自己的人生竟出現如此天翻地覆的改變??????
這一次爽約了,還會不會有下一次呢。
霍雲崢就是她命里的劫,親手給她幸福,又親手毀掉她的幸福還權當她自找的。
怕是上輩子犯下了毀天滅地的罪過,這輩子才會遇上他,遭受他!
??????
十八歲那年是一切幸與不幸的開始……
「這條項鏈,是你的嗎?」
顧憶抬頭看向來人,他是生來就帶着光環的男人,人神共憤俊美的容顏,時刻透露着高貴與優雅,然而也時刻散發著冰冷,提醒着生人勿近。
他帶着淡淡的口吻就這樣吹進顧憶的心。
顧憶順着男人的視線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項鏈,怯怯地點點頭。
不等她開口詢問,男人富有磁性的嗓音再次在耳邊響起:「跟我走,以後我會照顧你!」
顧憶完全忘記了思考,任憑男人抓着她的手一步步離開。
那天陽光甚好,空氣是薄荷的味道,風拂起她的頭髮痒痒的,吹到她的心裏也痒痒的。
少女心的第一次悸動來的如此突然。
如果用黑夜來形容顧憶十八歲以前的生活,那霍雲崢就是黎明的曙光,開始照亮她的生活,也深深吸引着她靠近,再靠近。
她以為灰姑娘的童話在自己身上成真了。
她以為他是上天派來給她幸福的王子,所以愛的毫無顧忌,任憑他佔滿了自己心。
而他,在五年前的那個暴雨夜,親自告訴她童話都是騙人的。
他變作失控的狼,變作地獄裏走來的修羅,撕碎她的衣服,也撕碎了她的心。
將她對他的愛一腳踏爛又狠狠***。
他強行霸佔了她,毫不憐惜,事後更是毫不猶豫地將她掃地出門???
她淪落在狂風驟雨中狼狽不堪,他冷漠在落地窗前袖手旁觀。
她像是沒有靈魂的木偶,在街道上跌跌撞撞。
街上匆忙的行人那麼多,沒有一把傘會為她所撐。
她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淚,不知道自己的心跳停沒停,那晚她最後的記憶就是迎面而來疾馳的汽車,強烈的燈光還有刺耳的車鳴。
那天她因為對避孕藥過敏,暈倒在雨中。
若不是那輛車的司機善良及時送她去了醫院,只怕這世上早就沒了自己和棋棋??????
那今天無故的糾纏也就不存在了吧。

《錯位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