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瑾朝的夕王妃重生之演員小說
大瑾朝的夕王妃重生之演員小說 連載中

大瑾朝的夕王妃重生之演員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白依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辰爵 現代言情 白依依

厲沉爵面容也漸漸陰沉無比,最後只扔下一句:「死了那就冥婚,白依依,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咔!這條過了!」大家猛然回神,這才發自在場的人都被帶入戲了白依依還沒有緩過來,她還沉浸在曾經愛恨的愧疚里,可厲沉爵卻已經出了戲,乾脆利落鬆開了她可他一松,好像把所有的溫度都帶走了她下意識拉住他:「沉爵,你別走……」...展開

《大瑾朝的夕王妃重生之演員小說》章節試讀:

影視城,山景拍攝區。
 白依依坐在化妝間,恍惚望着鏡子里穿着大紅婚服的自己。
 她本是大瑾朝的夕王妃,死後穿越重生到同名同姓的現代女演員身上。
 在這裡,她終於見到了前世最虧欠的王。
 這時,門外有人喊了一句:「厲影帝來了!」
 白依依一喜,忙拿起桌上刺繡精美的平安符,快步奔出門。
 人群中,她一眼就見到了熟悉的臉。
 厲沉爵從前就是大瑾朝第一美男子,如今是北城德才兼備的雙料影帝。
 此刻他一身戎裝,渾身散發著震懾力和勃勃生機……而不是她前世臨死前看到的狼狽殘破模樣。
 重生真好……她終於有機會彌補上輩子的歉疚。
 「各部門準備開拍!
白依依還傻站着做什麼,趕緊上花轎!」
 張導的大喇叭聲驚得白依依回神。
 她忙朝着道具花轎走去,說起來也巧,她今天演的是上輩子的自己,也是她前世恨厲沉爵的開始。
 當年她誤會他因為一己之私,搶親毀了她的幸福,還害死白家一百三十口……  「Action!」  「殺!」
 衝天的喊殺聲傳來,白依依望着廝殺趕來的男人,也入了戲。
 她慌張提起裙擺,跳車逃亡。
 不成想卻被男人一把抱住,直接擄上馬。
 他凝着她,眼中的情意多炙熱,語氣就都冰冷駭人:「想嫁別人?
除非我死!
否則你註定只是我厲沉爵的女人!」
 「你休想!
若你非要娶,那隻會是我的屍體!」
 話落,白依依拔下頭上的金簪狠狠朝自己的脖子刺下去。
 厲沉爵迅速擋開簪子,擁着她質問:「你就這麼厭我,寧死也不願嫁?」
 時間就這麼靜靜流逝。
 厲沉爵面容也漸漸陰沉無比,最後只扔下一句:「死了那就冥婚,白依依,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咔!
這條過了!」
 大家猛然回神,這才發自在場的人都被帶入戲了。
 白依依還沒有緩過來,她還沉浸在曾經愛恨的愧疚里,可厲沉爵卻已經出了戲,乾脆利落鬆開了她。
 可他一松,好像把所有的溫度都帶走了。
 她下意識拉住他:「沉爵,你別走……」  厲沉爵停下,聲音淡漠至極:「白小姐,我們應該沒有多熟。」
 疏離如同兜頭冷水,凍得她渾身一顫。
 她終於明白,前世自己冷臉相對時,厲沉爵是多難過。
 心酸一陣翻湧,她張了張嘴,卻只能哽咽出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是我從前錯怪了你。
 這一世,她願意用一生去懺悔贖罪,只求他此生順遂如意。
 從袖中掏出平安符,小心翼翼遞到他面前:「這時我特地去寺廟求得平安符,送——」  「我從不信這些。」
 說完,厲沉爵便抽回手,大步離開。
 白依依僵在原地,喉間的酸澀不斷蔓延。
 雖然知道他現在就是這種冷漠的性子,可她還是覺得難過。
 心口空落落的,感受不到半點真實,眼前這一切,像是美夢和噩夢摻雜的幻想。
 經紀人周芳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你瘋了嗎?
厲沉爵不僅是雙料影帝,他還是北城第一財團厲氏的繼承人,這種人哪是你配得上的!」
 白依依望着厲沉爵離去的背影,目光好像隔着萬水千山的眷念。
 良久,她才喃喃自語一句:「可他曾經很愛我……」  那是她跨越時空,才找到的王。
 她為他而來,又怎能放棄?

《大瑾朝的夕王妃重生之演員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