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大佬的沖喜新娘
大佬的沖喜新娘 連載中

大佬的沖喜新娘

來源:外網 作者:夏安心慕北宸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夏安心慕北宸

【傻妻+超甜寵妻護夫+男強女強+馬甲】從小生活在鄉下的夏安心,嫁給了慕家殘廢,不僅毀容還眼瞎的男人。傳聞,此人性情冷漠,不近女色。洞房花燭夜,夏安心被調戲,無辜又可憐的看着男人,「宸少,外面傳你那方面不行。」男人玩味一笑,「行不行,試試就知道。」所有人都在笑話,傻子和醜八怪是天生一對。可就在眾人捂嘴大笑時,慕北宸摘掉眼鏡,撕掉面具,從輪椅上站了起來。整個都城的女人都瘋狂了。誰說這是殘廢醜八怪,這是個頂級鑽石王老五,絕頂男神。男人霸道抱住夏安心,語調狹冷,「誰說我老婆是瞎子?嗯?」一堆馬甲啪啪掉。神秘神醫是她,催眠大師是她,著名歌手也是她,神秘組織老大是她...夫妻兩人聯手虐渣,夏安心超霸道護夫,慕北宸無下限寵妻。夏安心:「老公,要吃糖。」慕北宸,「我比糖甜,吃我。」結果...夏安心天天扶腰下不了床。展開

《大佬的沖喜新娘》章節試讀:

夏安心眨了眨眼,是她的父親夏盛回來了。

她趕緊從蔣秀珍身上爬起來,裝作害怕的躲到一邊去。

蔣秀珍氣得面目猙獰,撲上來就想教訓夏安心,她立馬就低下頭抱住身體,可憐兮兮的哭了起來。

「不要打安心,安心會聽話…」

手掌剛要落下,夏盛出現在門口,臉色難看。

「蔣秀珍,你在做什麼?」夏盛幾大步衝過來,直接就抓住了她的手。

蔣秀珍頭髮凌亂,衣衫不整,露出胸前白花花一片,她委屈的朝夏盛撲過去哭嚎道。

「阿盛,我好心給安心留飯,還讓安柔親自送上來給她吃,結果她不領情揪着安柔的頭髮打,還扒我衣服,你瞅瞅,瞧她把我們母女欺負成什麼樣子。」

夏盛掃了四周一眼,臉色更沉,「這就是你給她留的飯,一碗辣椒醬?」

夏安柔看到父親臉色難看,嚇得打了個哆嗦。

從慕家送來聘禮後,夏盛就一直提醒她們母女,安心回來後要好好照料,現在她拿辣椒醬戲弄夏安心,要是被父親知道了,一定會打死她的。

蔣秀珍瞪了夏安柔一眼,反應極快,將所有的責任推到夏安心身上。

「阿盛,安心不是喜歡吃番茄醬嗎,我就讓柔兒在菜里加點番茄醬,你也知道,柔兒從小嬌生慣養的,從來就沒進過廚房,把辣椒醬當成番茄醬也情有可原,不能怪她。」

夏盛聽後,臉色才好看些。

夏安柔知道自己逃過一劫,鬆了口氣。

可她不打算這麼輕巧放過夏安心,控訴道,「爸,我錯加辣椒醬固然有錯,可安心也不能打人啊,你看看我這件衣服價值六位數呢,還有媽這件旗袍,全都是慕家送來的上等貨,全都給毀了。」

夏盛剛緩過來的臉色,立馬又陰冷了下來,他怒斥,「安心,給你蔣姨和妹妹認錯!」

夏安心抬起濕漉漉的眼睛,扁了扁嘴,明顯就要哭了。

夏盛看到她這樣子,腦子裡就想起她那死去的母親,心裏煩躁,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算了算了,你去洗洗,一會我讓傭人重新送吃的上來。」

說完,朝蔣秀珍和夏安柔沉聲道,「你們兩人,跟我來書房一趟。」

書房裡。

夏盛指着母女倆一頓痛罵,「我讓你們好好待她,你們全都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了?」

他才不相信蔣秀珍的鬼話,就算夏安柔沒進過廚房,哪裡認不出辣椒醬和番茄醬。

那瓶瓶罐罐上面都寫着字呢,除非夏安柔目不識丁,不識字。

「我最後警告你們一次,今晚誰都別去給我招惹夏安心,要是毀了我的計劃,我讓你們好看!

蔣秀珍陪笑道,「阿盛你放心吧,我保證將她順順利利嫁出去。」

「知道就好,等她嫁入慕家,以後你們要什麼沒有?」夏盛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說道,「下午我去見了慕北棠,他同意等安心嫁過去就簽約,另外又附加了一個新條件。」

蔣秀珍迫不及待的問道,「什麼條件?」

夏盛面無表情道,「你們也知道慕家三少是什麼人,那就是個無用的廢物,關鍵命格凶煞又克妻克六親,之前嫁過去的三任妻子都被剋死了,不過那三個女人死後都得到了一筆天價賠償金,

慕北棠承諾,安心嫁過去要是被剋死了,就賠償我們家七千萬,但她要是沒死,我們家必須配合他搞垮慕北宸。「

蔣秀珍一聽,眼底發亮,「這樁生意怎麼看都是我們獲利,阿盛,那你答應了嗎?「

「能不答應嗎?要是能得到這七千萬,這筆錢留着以後給柔兒當嫁妝。「夏盛爽快道。

蔣秀珍趕緊給夏安柔耍眼色,道,「柔兒,還不謝過你爸。「

夏安柔心裏樂壞了,什麼好處都讓她得到了,她甜甜的說了聲,「爸,您對柔兒真好。」

此時。

夏安心就站在門口,裏面的談話聲她全都聽到了。

這就是她的父親,為了利益不惜出賣自己女兒的混賬。

明知道慕北宸命格帶煞會克妻,是個身體有缺陷的殘廢,還要將她嫁過去,甚至恬不知恥的和第三者在房裡算計天價賠償金。

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只是將她當成一個賺錢的工具。

既然這樣,在嫁出去之前,她也不介意把這個家鬧得雞飛狗跳,在拍拍屁股走人。

反正她這趟回來,主要是離開鄉下那個鬼地方,更何況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媽媽死後給她留下的東西,全都落到繼母繼妹手上,她要親手要回來!

還有,媽媽當年死得那麼慘,她要調查出真相,讓那些殺人兇手血債血償。

想到這,夏安心嘴角微翹,轉身回到房間。

剛踏進去,她隱隱之中聞到詭異的氣息,還來不及出聲,人就被抵到了牆上。

「別叫。」

低沉沙啞的男音傳來,鼻尖里溢滿了濃郁的血腥味。

夏安心抬頭看向來人,一個戴着面具的男人拿着槍抵在她的額頭上,她一秒神經繃緊,哪敢在動。

只是,這個男人是怎麼闖進來的?

夏安心四下一掃,發現原本緊閉的窗戶大敞,看來是從窗戶爬進來的。

男人顯然受傷不輕,一手拿着槍,另一隻手按住胸口,可依然阻擋不住鮮血冒出來。

夏安心盯着男人看了幾秒,隨後裝作害怕的瑟縮了下。

「嗚嗚,不要傷害安心,安心聽話,安心不叫。」

男人眯了眯眼睛,黑冷狹長的眸子上揚,用着異樣的眼神打量着她。

女孩盛滿淚珠的眼眸乾淨純黠,像極了最清萃明麗的寶石一樣,不過男人還是從中看出了幾分不同尋常。

這女孩的表情,像極了五六歲的孩子一樣。

「傻子?」

「不許說我傻子,我不傻,我聰明着呢。」夏安心撇了撇嘴,杏眸微瞪着她。

「看來真是傻子!」

男人低嗤一聲,隨後挾持着夏安心到了窗戶邊,往下一瞟。

那些追殺他的人還守在下面,他還不能離開。

《大佬的沖喜新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