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道士的生活
道士的生活 連載中

道士的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蜜滴花生的聶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心靜 愛吃蜜滴花生的聶君 都市小說

講述年輕道士的生活,以及所見的趣事有着系統,沒有女主喜歡的歡迎你們看,不喜歡的可以看別的請看內容展開

《道士的生活》章節試讀:

心靜忍不住的問到真的可以讓,這個道觀讓全天下的人知道嗎?系統牛氣衝天的說到可以。

系統內心嘀咕到幸虧剛才看了他腦子中最重要的想法,就是想完成他師父老人家的願望,要不然本系統算是丟人丟大發了。

心靜則是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還能完成,師父他老人家的囑託,心中也是蠻高興的。

心靜心一橫說:「如果被坑,大不了老子十八年後還是好漢。」說吧提出你的要求,我可不相信你會對我這麼好。

沒想到宿主還挺聰明的,沒錯需要你傳播道教文化。

心靜到:OK沒有問題。

系統說:這是我們之間的合同看一下,同意的話我們就綁定了。

心靜一看好傢夥TM的有幾百章,接着打開一看,一面就寫一個字。我當時就罵道你是狗嗎?看了一眼都沒有問題,就說同意了。

開始綁定中,綁定成功。甲方合同中寫着如果心靜在半途中放棄傳播道教,「天打雷劈,五雷轟頂, 斷子絕孫,霉運纏身。」乙方同意了,這個合同就此成立。

心靜一聽就急了,說到狗系統我怎麼不知道有這一條呢?轟的一聲一道雷劈在心靜身邊,由於宿主說髒話,對道教文化傳播有影響,所以禁止說髒話。

等一下這些信息,我怎麼沒有看到。那是宿主你們用放大鏡看合同上第52頁的文字,我去你,心靜剛想罵人又停止了。

心靜趕忙找到一個放大鏡只見上面字小的螞蟻都看不見吧。上面寫着的跟系統說的一樣這你T,害,算了不敢罵了,一天只能罵一次第二次直接劈死。

我怎麼這麼命苦啊!你奶奶的只見天空瞬間黑了,心靜趕忙改口到你有沒有你奶奶過的可好。

系統說:「宿主下次再這樣說話天雷直接劈了你,」哼你比資本家還壞。害,本來本系統還想獎勵宿主一個新手大禮包呢?居然,說本系統是資本家看來新手大禮包只能沒收了。心靜一聽就說誰敢說系統是資本家,我第一個跟他急。

系統提醒到出家人不打誑語,宿主要是下次再說謊話要有懲罰的。

「福生無量天尊」我真的謝謝你的好心提醒啊!現在可以給我新手大禮包,嗯,可以請宿主接收。

我直接打開新手大禮包,太極拳(小成),精通動物語言。

說到太極拳,就不得提起道教那一位,想到了吧,沒錯他就是張三丰,宋理宗淳祐七年(1247年)生,本名通,字君實或君寶,道號三豐,遼東懿州人。

自稱張道陵的後裔,太極拳的創始人,武當派的祖師。元惠宗敕封「忠孝神仙」;明成祖敕封「猶龍六祖隱仙寓化虛微普度天尊」;明英宗賜號「通微顯化真人」;明憲宗特封號為「韜光尚志真仙」;明世宗贈封他為「清虛元妙真君」;明熹宗封號「飛龍顯化宏仁濟世真君」。

在各種張三丰的傳記或有關他的材料里,還有全弌、玄玄、三仹、三峰、三豐遯老、通、玄一、君實、居寶、昆陽、保和容忍三豐子、喇闥、邋遢張仙人、蹋仙等諸多名號。游寶雞山中,有三山峰,挺秀倉潤可喜,因號三峰子。亦有因「峰」字和「豐」的簡體字同形而錯稱為「張三丰」。傳說其丰姿魁偉,大耳圓目,須髯如戟。無論寒暑,只一衲一蓑,一餐能食升斗,或數日一食,或數月不食,事能前知。游止無恆。居寶雞金台觀時,曾死而復活,道徒稱其為「陽神出遊」。入明,自稱「大元遺老」。時隱時現,行蹤莫測。洪武二十四年(1391)朝廷覓之不得。永樂年間,成祖遣使屢訪皆不遇。天順三年(1459年),詔封通微顯化真人。

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張三丰他老人就是厲害牛逼不服都不服行。

系統你給我太極拳我能理解,你給我能聽懂動物的語言是什麼鬼東西。

系統解釋說:這不是看這山上就你一個人?怕你孤單沒人你說話,所以就讓你能聽懂動物的話開心一下。

我當時就無語了,想罵又不敢罵煩死個人。

那太極拳小成又是什麼鬼,那是對一門武功的理解和實力的劃分。

心靜問道「那武功如何劃分呢」?系統說:有入門,小成,大成,圓滿,歸一。哦原來如此,我接着滿臉激動的問道我可以練習法術嗎?

「叮」,不好意思宿主由於你們的世界是末法世界,就是你不可能獲得修鍊法術。你們這個世界的鬼,七日之後不去地府之門就會魂飛魄散。

我聽的是一臉失望,但是一想到自己起碼還會武功也高興起來了。

這時傳來一道聲音說小心靜,你在不?我一聽是村長的聲音,回到我在。

只見我眼前出現了三個人,為首的那個人 ,皮膚黝黑,臉上充滿着純樸的笑容,手裡拿着旱煙管,時不時抽着兩口。旁邊兩個人拿着史丹利品牌的袋子

心靜啊,是不是沒食物了,隔老遠我就聽見你的哭聲了所以帶着你的劉叔和李叔過來給你送點糧食來了,不要嫌少。

我眼睛又濕潤起來了,謝謝劉村長,劉叔,李叔。村長見我眼眶紅了,說到你這孩子別哭。雖然你師父不在了,但是我們一直幫你當我們的孩子看。李叔和劉叔也開口道就是遇見麻煩還有我們呢?

我到謝謝村長,劉叔還有李叔。這時李叔看見我背着包袱問道:你是不是要走。我不走,現在拿着包袱準備回道觀。他們也沒有多問,村子又安慰了幾句就離開了。

見村長他們走了,我打開袋子一看有大米,蔬菜一些東西,我朝着村長的方向說到謝謝。

《道士的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