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
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 連載中

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

來源:google 作者:酒吧鋼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婉兒 百里雲川

母親給她下痴傻葯,姐姐給她下絕育葯她的人生,為什麼要由別人主宰?......有着不屬於自己記憶的唐三小姐,從小就是個腦子不靈光的麻煩精世家貴女該會的她全不會,不該會的她全會被迫嫁給太子為側妃的她,13歲就成了彆扭皇長孫的繼母,人家自己也還是個寶寶好不好?看痴傻小側妃,如何成為腹黑殿下的心尖寵?......「婉婉,把寧哥兒寄養在你名下,做他的嫡母好不好?」「不好不好,那臭小子才比我小7歲,做姐姐還差不多!」......「殿下......屬下有錯......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展開

《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章節試讀:

見她這心直口快的樣子,蔡媽媽無奈的搖搖頭,苦口婆心的叮囑道:「三小姐快別這麼說,以後少不得要和這些皇子們見面。這樣的話在心裏想想便罷了,怎麼能說出來?」

「說起這個名字倒是有個緣故的。這七皇子的母妃不是我朝女子,原是番邦進貢上來的。聽說美艷非常,異於常人,尤善歌舞,極得聖寵。後來有孕,太醫都說是位公主,聖上就賜名錦繡,可生下來偏偏是位皇子。聖上大怒,將其母妃麗貴人降為麗美人,十幾年了也未曾再晉位份。因為生了兒子而降為的妃嬪,古往今來這恐怕也是第一個了。七皇子的名字也就這麼定了......」

「長公主母妃早逝,一直寄養在皇后娘娘膝下,溫婉和順,去年嫁給了黃尚書的嫡子,聽說倒也夫婦和美。三公主是曹貴妃所出,也是五皇子的親妹妹。性子嬌縱,你二姐姐剛嫁進去時候,可沒少受三公主的氣......」

有些人就是不經念叨,剛說到這裡,就聽到小丫頭稟報:「夫人,二小姐回來了。」

話音未落,就見唐婉容挺着大肚子由兩個丫頭攙着,裊裊婷婷的進來了。後頭還跟着倆粉雕玉琢的小包子。

雖然瞧着她已有了四五個月的身孕,卻一點兒不見臃腫,倒更有一種成熟的風韻。

她一進來,就梨花帶雨的哭道:「母親,這日子沒法兒過了。又有倆小賤蹄子懷上身孕了,自從我有孕以來,這都是第四個了。百里山河這樣放肆,叫我這做正妃的臉往哪兒擱?」

蔡媽媽忙示意唐婉兒帶倆小包子出去玩。

唐婉容抽出帕子擦拭眼角,抽抽搭搭的道:「母親,您可得給我做主。若這回百里山河不給個說法,我就不回去了。」

杜氏看着這個二女兒,頭都要大了。這個女兒,空有一張花容月貌,卻是個直脾氣,一點兒不讓人省心。自從成婚以來,是三天一小鬧,五天一大鬧。一生氣就要回娘家,頭一年是自己回來,現在是拖兒帶女的挺着大肚子回來。

每個月都要鬧這麼兩回,她也不嫌煩。

杜氏還未來得及說話,秀兒就笑嘻嘻的來稟報:「夫人,五殿下也來了,已經到大門口了。」

說著,還掩嘴看着唐婉容偷笑。

唐婉容扭身朝着杜氏嘟嘴:「母親瞧瞧,三妹妹的這個丫頭越發被慣壞了,連我也敢取笑。」

杜氏拍拍她的手背:「都多大的人了,還是個孩子心性,說惱就惱了。若沒了母親,看你上哪裡哭去?以後啊,得改改你這個脾氣。既然做了皇家的媳婦兒,這些事兒得想開些,別總這麼和他鬧,也是山河這孩子好脾氣,回回都來哄着你。他若哪回真惱了不來接你,可如何是好......」

唐婉容一怔,不服氣的道:「我可忍不了,母親站着說話不腰疼,哪裡懂我的苦?他若如父親那般心裏只放着母親一個人,不到處沾花惹草,我何苦總和他鬧?就是這麼鬧着,這些年府里還添了二十幾個孩子。若是不鬧,恐怕都要裝不下了......」

杜氏點她的額頭:「就會貧嘴,連母親也編排上了。哪家過日子是容易的?想必人也快到了,還不出去迎一迎?你父親這會兒又不知去哪裡喝酒了......」

伴隨着一陣爽朗的笑聲,長着一對桃花眼的百里山河進來了。

「孩兒見過母親。」他先拱手對杜氏作揖,又嬉皮笑臉去拉唐婉容的手:「哪裡敢勞動夫人去迎接?都是我的錯,只要阿容不生氣,要打要罰都隨你。」

唐婉容扭身不理他,百里山河也不惱。瀟洒的一擊掌,進來兩個抬着籮筐的小廝。

「母親,阿容懷這一胎胃口甚好,吃的頗多。老大和老二倆皮小子也隨了他們娘,每頓都要吃兩碗飯。我尋思着總不能讓我媳婦兒子總吃娘家的,就買了些米糧蔬果送來......」

唐婉容氣急,忽的站起身,杏眼圓瞪,一雙纖纖玉指指着他說不出話來。

百里山河依舊嬉皮笑臉:「阿容莫生氣,可是嫌我買的東西少了不夠吃的?小豆子在後頭還趕着一隻羊呢......」

果然就聽外頭適時的傳來咩咩的羊叫聲,一旁伺候的丫頭都憋不住掩嘴偷笑,杜氏也含笑看他們夫妻二人的表演。

看來,這回又是一場鬧劇,要不了一刻鐘,二女兒必定乖乖的跟着他回府。

不想唐婉容這回卻學聰明了,她扶着肚子緩緩坐下,從旁邊的小桌上捏起一枚杏子。

「休想花言巧語的騙我回去,這次我可不會再上當了。你就回去和那幾個賤蹄子胡鬧吧,沒我礙眼,豈不省事?」

「阿容說的很是,我這就回府去了。若是缺什麼,只管打發人回去告訴我,定不能委屈了你肚子里的孩子。還有,我讓阿優替你和孩子們收拾了一些常用的東西,一會兒就送過來。阿容就安心的住下,什麼時候住夠了,我再來接你和孩子們回去。」

又一本正經的衝著杜氏拱手:「母親,孩兒這便回去了。阿容和孩子們就辛苦母親多費心了。」

說完,也不看唐婉容,轉身就要走。

「慢着,我也回去。母親身體不好,我就不在這添亂了。」 唐婉容扶着肚子起身跟上。

以後生氣絕對不要再回娘家了,白白便宜了那幾個小賤蹄子。

百里山河忙過去攙扶,還不忘回頭擠眉弄眼的給杜氏做鬼臉。

一出門,正瞧見院子里唐婉兒領着倆小包子聚精會神的看小羊羔,還不時的上手摸一摸。

五歲的百里明浩說話已經十分伶俐,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扯扯小豆子的衣袖。

「小豆子,你瞧!羊羊也拉小豆子了......」

小豆子十分無語的點頭應是,看着地上幾顆黑溜溜圓滾滾的羊糞球,瞬間就覺得他們家小主子一點兒也不可愛了。

唐婉兒在羊腿上使勁兒捏了捏,一臉的天真浪漫:「好可愛的小肥羊呀!」

小豆子拽緊了韁繩,捏就捏吧,這唐三小姐還是有點眼光的。這麼肥美可愛的小羊羔多好看啊,他們家小主子怎麼光想着看羊糞球呢?

不料唐婉兒接下來的一句話徹底改變了他的想法。

《殿下,你的痴傻側妃看上屬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