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地獄都市
地獄都市 連載中

地獄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吃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不吃人 敖夜 都市小說

沒後宮,沒系統,沒全程打臉的敖夜出生在一個人妖混居的結界里妖努力扮演好人,直至再也看不見一個妖;人卻爭做畜生,有良知的遭受鄙夷,善良者被欺壓白天,他是一個普通學生,晚上,他隱入夜色消除罪惡他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直至走出結界的時候他才知道天下烏鴉一般黑有多大的能力就會遇上什麼層次的敵人,做回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想要生存唯有殺戮展開

《地獄都市》章節試讀:

憋在心裏的秘密終能和人分享,敖玉興奮的點着小腦袋:「《西遊記》裏面神仙、妖精都會飛,你說素奶奶會不會是神仙?」

「也許吧!咱這地方的奇人異士妖魔鬼怪確實不少。」

「她還教了我一段聽不懂的咒語,我一念咒就頭痛,素奶奶說我沒緣分。」

「這種事確實得講仙緣。」

「哥,你說真的有神仙嗎?」

「大概有吧!有大本事的人往往被叫做陸地神仙,太爺爺說以前咱這裡兩條腿走路的有一半不是人,蹦出個神仙也不是啥新鮮事兒!」

「不是人的,是啥?」

「貔貅、黃鼠狼、鬼。」

「嚇人!」敖玉嚇得小臉有點發白。

「有什麼好怕的,只有人欺負他們,他們從來不欺負人……對了,你把那個咒語告訴我,我試試頭痛不痛。」

「好……其實素奶奶不但會飛,還能控制菜刀、秤砣滿天飛,她不准我跟別人說,你得保密。」

「我保證,我發誓……」

背書本來就不是敖夜的強項,何況是毫無邏輯的繞口咒語。

他花費了半個下午才勉強記住三十二個字的咒語。

等太陽西斜,不是那麼度了,敖夜帶着妹妹繼續釣魚。

可惜還是一無所獲,直到敖玉閑着無聊在池塘邊抓小魚兒喂貓,把水攪渾,鯉魚以為有人投食,紛紛朝他們游過來,這才有魚咬鉤。

太陽落山前,兩個小傢伙提着滿滿一小袋,十六條鯉魚回家。

美中不足的是沒能釣到紅色的鯉魚。

……

「這是什麼語言?」

敖夜念着繞口的咒語,腦袋不疼就是暈乎乎的,念了兩遍眼皮就睜不開了,一頭栽倒,呼呼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昨天好不容易記下來的咒語忘了個七七八八。

他知道自己記性是不好,可也不至於一晚上就忘的乾乾淨淨。

匆匆吃過早飯他就去找敖玉,花費了一上午的時間再次記住咒語,中午念了兩遍多點兒又睡著了。

傍晚起來再次忘了大半。

於是再記,再忘,如此反反覆復,直到暑假結束也沒記住,只不過從之前念兩三遍睡覺,到現在可以念四五遍。

進步是有了,可他也發現自己的記憶力似乎是越來越差,也不知道是不是偷學咒語造成的反噬。

好好一個暑假就這麼暈暈沉沉迷迷糊糊地過去了!

記不住的咒語,逐漸失去的記憶力!這賬是怎麼算這麼虧。

……

九月一號,開學。

新課本到手後敖夜上了兩天課,結果《語文》課上他左耳進右耳出,過目即忘,什麼也記不住。

敖夜雖然長的普通,可他並非是什麼也不懂的熊孩子,相反,關於玄學方面的事情他懂的非常多。

他猜測自己可能是因為偷學咒語遭受到反噬。

記憶力蹦了,他的邏輯能力還在,在他看來咒語最多算是敲門磚,得想辦法拿到完整的法術試試,或許能解除反噬!

課堂上挨了老師多少教鞭暫且不表,放學後他一咬牙一跺腳去供銷社買了一斤桃酥、一斤蛋糕,到家叫來敖玉。

「你把這個送給素奶奶,想辦法問出全部法術,記得保密。」

這窮山溝兒里吃頓肉都是奢侈,哪有什麼好東西,串門能拿出手的東西着實不多,更何況他一個十來歲口袋空空的毛孩子,想弄點好東西也弄不着,也只能忍痛弄點糕點糊弄糊弄老太太了!

「嗯,好!」

敖玉沒猶豫,接過袋子放進書包轉身就走。

敖玉答應的太痛快反而讓敖夜心裏有點不踏實,一低頭看見聞聲跑過來的兩隻小貓。

略一思索抱起地上的六點梅,追上敖玉,把貓塞到敖玉懷裡。

「抱上貓,看見喵喵素奶奶可能會更高興。」

「嗯!」

敖玉機靈,她肯痛快幫哥哥的忙自然有自己的小心思,應了一聲,抱着黑貓蹦蹦跳跳的走了。

敖玉走後敖夜從衣兜里拿出寫滿拼音的紙片看了起來。

對這永遠記不住的咒語,他只能靠拼音一個發音一個發音的硬拼,隨時看隨時學。

儘管到現在也沒見着一丁點正面效果,卻架不住好奇心作祟。

大概過了一個來鐘頭,敖玉抱着黑貓蹦蹦跳跳地回來了。

看到妹妹臉上的表情他就知道有戲,趕緊把敖玉拉進屋裡詢問結果。

「哥,吃糖!」敖玉從書包里抓出來一把硬糖,塞到敖夜手裡:「素奶奶給的。」

「問出來沒有?」敖夜接過糖果,撥開一塊塞進嘴裏。

硬糖味道有點嗆,其他的孩子視如珍寶的糖果他真吃不慣,反手把剩下的糖果塞進敖玉的書包。

「素奶奶看見我送的東西可高興了!她還說喵喵最有靈性,讓我好好對它。」

「我知道,你趕緊說說正事兒!」

「素奶奶說她修的東西叫《外丹道》,這法術不入正道,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學!得看緣分,看資質。」

「說重點,接下來該怎麼練?」

「哥,我幫你套話,你怎麼謝我?」

敖玉話鋒一轉,臉上儘是小狐狸般的狡黠。

「你想要什麼?」

「羊角海螺。」

幾年前敖夜曾從他表妹哪裡得到一枚羊角形的海螺,看着像遠古鸚鵡螺的殼。

他一直視若珍寶,一般都是沒人的時候自己才偷偷拿出來欣賞。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他一時不查還是被敖玉給發現了!

敖玉也沒見過這種海螺,也想要一個,找他要了好幾次。

可這東西只有一個,他自然是不給。

眼下被堂妹拿捏住了七寸,想要得到法術不出點兒血是不行了!

他一咬牙,跑出去鑽進平房,從牆角的耗子洞里揪出一卷花布,扯開後從裏面拿出一根十五六公分長的羊角海螺,隨後把剩下的東西卷吧卷吧塞了回去。

「給你!」

敖夜萬分不舍的把疑似遠古鸚鵡螺的海螺交給堂妹。

「謝謝,哥!」

敖玉高興的接過海螺,直接塞進衣領,生怕哥哥反悔。

雖然她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可她知道哥哥跟太爺爺學了不少的東西,哥哥視若珍寶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看見哥哥肉疼她開心的不得了!

「快說!」

看見哥哥臉色不太好,敖玉不敢再提要求,老老實實的把自己聽來的話轉述了一遍。

「修鍊外丹道,得先打一個直徑九分的鋼球作載體,每天早上用溫水浸泡後,用獸皮捆在腰上,鋼珠正對肚臍,晚上用冷水清洗後放到磁鐵上……」

敖夜拿起一邊的直尺,抵着三厘米的位置問道:「九分是不是這麼大。」

「差不多!」

敖玉伸手比划了一下,感覺尺寸和素奶奶的鐵球差不多。

「還有嗎?」

「有!」敖玉繼續說道:「吸氣的時候,想着把氣流送進小肚子,呼氣的時候把氣流送進鋼球,一直練到隔着三丈能感應到鋼球的位置…..」

「然後呢?」敖夜繼續追問。

「沒有了!哥,你先練着,真練成了我再去找素奶奶問問後面的。」

「好吧!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我聽說素奶奶都快八十了,你說她萬一……」

「萬一什麼?」

「萬一死了呢?」

「她是陸地神仙啊,神仙是不會死的。」

「但願!」

「鋼球、磁鐵、獸皮,我一樣也沒有!」

敖夜嘀咕着去哪兒弄這些東西。

「俺家有磁鐵。」

「哪兒來的?」

「俺爸今年教物理,他從學校裡帶回來好幾塊磁鐵,長的,短的,馬蹄形的都有!」

敖玉她爸也就是敖夜的親叔,是個老師,在鄉里學校教數學、歷史,初中小學都能教,今年學校人事調整,缺個物理老師,他叔叔是出了名的合適老兒,哪裡需要去那裡,今年暫代物理老師。

他叔叔這人脾氣好,和賽閻王是截然相反的兩種性格,除了有點好賭,基本沒啥毛病!

「磁鐵有了,獸皮……爺爺有個羊皮里子的大衣,實在不行可以偷偷剪一塊。」

「哥,你怎麼能偷爺爺的大衣呢!這樣做不對。」

敖玉眼看哥哥要犯錯誤,趕緊站出來制止。

其實敖夜也只是說說罷了,他也知道這樣不妥。

「我媽做飯呢,我得回家看着弟弟。」

「嗯,走吧,走吧!」

……

《地獄都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