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
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 連載中

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

來源:google 作者:三十六舍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樂瑾瑜 千仞雪 穿越重生

(虐唐三自創神界千仞雪修復神祇搶奪小舞復興武魂殿成為武魂帝國之首)比比東的弟子——樂瑾瑜在那場大戰活了下來,但是比比東戰死,她的女兒神祇破碎,被囚禁為了幫助千仞雪恢復神祇,自願和惡魔簽訂契約只為營救千仞雪,復興武魂殿展開

《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章節試讀:

武魂殿

整個大殿顯得陰陰沉沉,暗淡無光。

自從武魂殿覆滅以後,殘餘勢力就已經到了地下,擺在明面上的武魂殿學院也名存實亡......

偌大的天使雕像矗立在武魂殿的正後方.

只是曾經無比閃耀,無比璀璨、被無數人敬仰的天使雕像,已經殘破的不成樣子,六翼早已不在,偌大的天使雕像只剩下了凋零和破敗,雕像經過長久的風化,不斷有碎片從雕像上剝離出來。

此時,大殿內的門被緩緩開啟,緩緩走出來一個女子,金色的長髮,髮絲悠揚的飄蕩在空中,金色的眼眸散發著奪目的光彩,璀璨金色的裙擺緊密的貼合著自己的大腿。

站在殿門口的守衛恭敬的行禮。

「參見教皇!」

千仞雪擺了擺手,徑直走過,慢慢,走回了自己的閨房。

「胡列娜,我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去吧」

千仞雪一隻腳已經跨進了自己的門房,回頭衝著跟在後面的胡列娜說道。

「嗯,好,那我回去了,」

胡列娜忍不住繼續說道

「你.....你也不用太...」

千仞雪沒等她說完,輕輕擺了擺手。

「沒事,我沒事,我想自己呆一會」

「嗯,好吧」

胡列哪走了,千仞雪一腳踏進自己的房間,輕輕的合上的門縫。

忽然,淚如滂沱,淚水再也難以抑制,成股而下,淚水如雨點芭蕉一樣**地落在地上。

淚水和地面清脆的摩擦和反彈在房間里迴響,放大....

回憶不覺飄蕩,痛苦再一次狠狠敲擊着她的心頭。

那一天,在自己走後,順利遇到了長老,可是,因為自己傷,終究速度還是慢了,率先到來的四人攔住了她的去路。

戴沐白,朱竹清,馬洪俊,白沉香。

白沉香速度奇快無比,尤其修鍊到魂斗羅以後,速度更上一層樓,頃刻之間,一眾帝國士兵就乘着她的羽翼而來。

倏忽間就擋在了千仞雪的前面

..............

「小姐!你快走!武魂殿的未來就靠你了!」

「不!我不走!我魂力已經九十級!魚死網破,未免不可!」

長老一邊奮力抵擋,雙手合十,凝聚成全方位的保護罩,一邊朝着千仞雪再次大喊

「武魂殿的仇必須有人報!你快走吧,樂瑾瑜跟我說他不會死!」

長老已經急得大吼

「武魂殿需要你們兩個!走啊!」

千仞雪遲疑了,看着前方兩個長老艱難的抵抗,護盾和四處的攻擊接連不斷,兩者碰撞的火花四溢。

原本昏暗的天空變得如同白晝一樣,只是這一次是充滿了五彩色,各種武魂全部綻放,肆意的攻擊。

周圍全部都是敵國的士兵。

最後看了一眼,眼神中滿是複雜之色,終於,手中幻化的天使光明聖劍瞬間縈繞上璀璨的淡金色,化作流光一樣向外衝出。

只是,在天空中的最後一次回眸,看見的是巨大的鳳凰,還有散發著野蠻氣息的幽冥白虎撲向兩個長老的護盾.......

那晚,兩位長老和接應的士兵無一倖免....倖存者只有她一個..

她哪裡知道,事實上,長老也騙了她,樂瑾瑜從離開沒說過自會或者回來,只是....

情況危急,為了讓千仞雪快走而已,為了給她個念想。

畢竟,小姐是最後的希望了,否則,武魂殿就倒了。

..................

思緒迴轉,眼前浮現出的畫面又再一次變化。

思維具象化! 腦海中的事物都被一一反映出來,變得無比真實。

這本是99級,極限斗羅才可擁有,是精神力頂峰的表現,只是千仞雪曾經本就神祇,精神力更要高上幾個層次。

畫面里率先出現是藍色眸子,藍色長發,英俊挺拔,手持海神三叉戟...

是唐三。

而自己,天使神裝盡碎,像是折翼的天使一樣,軟軟的伏在地面上,任由唐三拿着海參三叉戟,抵住自己的頭頂。

...............

下一幕,自己就出現在了幽暗的古塔,頂端是唐三親自設下的結界,為的就是讓自己孤獨終老。

哪怕自己神祇破碎,哪怕自己永遠只能停留在89級,哪怕他已經當著眾人的面答應放過自己,放過武魂殿。

可是!........

「唐三!你如此虛與委蛇!人面獸心!」

淚水還在流淌,痛苦往事並沒有隨着千仞雪癱倒在地而停止放映。

唐三囚禁了自己,將除了自己夥伴成神秘境之外的秘境全部封鎖,從此,除了他的夥伴,再無任何人可以成神。

而他呢?則是獨自帶着小舞,開闢神界,為夥伴日後飛升奠定基礎。

此時回憶變成了一幅幅畫面,快速的閃過,連成了惟妙惟肖的動畫。

「幽暗的古堡......沒有一絲生氣」

「鐵寒的鎖鏈,將自己鎖的結結實實,裏面的寒氣不斷侵入自己的體內,折磨....」

忍受了帝國對自己的拷打,暗無天日的封禁,可是自己仍然對那個男人有着一絲絲希望。

哪怕他有殺母之仇,哪怕自己曾經可以無數次殺死他!

星斗大森林!他只不過是九十幾級的封號斗羅,而自己早已成神在,自己不忍下手,卻仍被他擊穿了心臟。

自始至終,自己從來沒有怪過他。

因為她從來沒有忘記過,曾經我地在天斗帝國,偽裝為皇子雪清河的她,第一次看見唐三時,內心是怎樣的悸動。

成神路上,最後的考驗,自己一絲不掛......面對徐徐朝自己走來的男人....沒有任何抗拒。

哪怕是幻想,她已經當成了真,哪怕是假的,但是已經成為了自己的心魔。

她曾經有無數次殺他的機會,可是並沒有下手,因為愛么,她從小就是先天二十級魂力,成為世人仰慕的對象,追求者更是遍布大江南北,人人都知道她的尊貴。

可是又有誰知道她的痛苦,自己並不是親生父親和母親的愛情結晶,而是師傅和徒弟噁心的交易的產物,她從小就對自己的母親——比比東沒有任何牽掛,唯一的只是自己的爺爺。

然而呢.唯一對自己好的爺爺,也成為了自己成神之路的獻祭品...

神祇的破碎,她從來沒有傷心,更沒有復仇的**,有的只是心寒,和且過且苟且。

只是......

那天。

她自己——曾經的天使之神千仞雪,第一次燃起了復仇之心!

畫面再次轉化。

幽寒的鎖鏈將他的手腳牢牢的鎖住,死死的懸掛在古塔的上方。

.......

一個男人,手持着暗黑神劍,憑藉一己之力,大戰眾人

.......

那一瞬,他燃燒了自己的精神之海,匯聚全部的能量,沖向塔頂!

.......

自己靜靜躺在他的懷裡,彷彿周圍的火花,武魂,威脅全部都不存在。

那是一種,

說不出的安全感。

..............

自己仰望着他,剛好看着他的下巴

他本能的低頭。

眼睛裏面流露的只是深沉如海的寧靜,淡淡的微笑從嘴角處勾勒。

......

如此緊急的時刻,依然平靜如水,不悲不喜。

最後,

精神之海二次燃燒

......

那一刻,千仞雪早已死灰的心又開始了復燃,久閉的心房好似被人打開了一道縫隙,一抹幽暗的亮光無比清晰的照了進來。

她第一次心動,說不出的感覺,

「是在乎么?」

「是感動么?」

千仞雪不斷的問着自己。

「難道?是......愛?」

那一刻,自己彷彿明白了,原來,真正能讓自己心動的並不只有唐三一人。

因為後來的每個夜晚.

那道黑夜中抱着自己如流星趕月般的身影時時刻刻出現在自己的夢中。

但是.....

她又怎會不知道長老的私心。

燃燒精神之海能活下來的人少之又少,更何況是二次燃燒精神之海.....

長老讓她走,是讓她心存幻想,維持武魂殿最後的根基。

而她自然也明白,只是從未釋懷....

矛盾,猶豫...

千仞雪癱軟的伏在地上,已經很久很久了,她從來沒有哭的這麼痛快過。

正門側方牆上掛着的,正是她自己的爺爺...淡金色的盔甲,翱翔的雄鷹武魂..

千仞雪緩緩的站起了身體,思緒一遍又一遍的捋順着,剛剛因為自己情緒過於激動,導致回憶的片段反覆跳躍...

久久站立,千仞雪慢慢的走到了書架旁邊,打開一隻盒子,上面已經滿是灰塵,輕輕用袖口拂去上面的塵埃,打開盒子。

裏面是一個精緻的骨笛。

這是比比東——她的母親曾經給她的,只是....當她知道是自己的母親親手殺了自己的父親那一刻。

這支笛子就再也沒被拿出來過,短短恍惚間,十幾年已經過去了。

內心對母親的恨意也早在那一場大戰中化解。

充滿着血腥恐怖的修羅神劍,帶着無與倫比的煊赫氣勢刺向自己的胸前時,被自己的母親用血肉之軀擋下。

母親的羅剎神本就被懼怕修羅神,但是在生死的一瞬,比比東仍舊奮不顧身的擋在千仞雪的面前。

........

只是,自己最後也沒再叫一聲:母親。

她小心翼翼地捧着盒子,生怕盒子有絲毫震動。

盒子是木頭制地,最原始地木頭,只是,此刻,最普通地東西,方能展現出歲月地更迭。

千仞雪小心翼翼地取出骨笛,這是曾經用龍骨煉化而成。

整個骨笛仍然是平整光滑,盒子內還是整潔如初。

在房間燈光地照耀下,不斷閃耀着層層光暈,在有限地空間內,光澤匯聚成一個點,閃閃發光。

千仞雪緩緩拿起來,送到嘴邊,從丹田運出一口氣,流暢的氣息湧入骨笛,悠揚的聲音開始湧現。

她整個人的身體輕起,金色長裙輕輕飄舞。

骨笛音律吹出,幻化出一幅幅圖案。

起初是春季暖風吹來,帶着飄穗亂舞,飄然音律響起,扶搖而去,瀰漫大漠。

音律隨着風力而起伏,萬靈隨着她的心緒而蕩漾。

霎那間,天空龍頭湧現,率先而出的巨大無比的淡金色巨龍,肆意咆哮,遊盪在天空遊盪。

隨後直下,龍爪與茫茫沙漠似挨非挨.....

接着,天空中群龍遍布,雷霆驚鳴叫。

千龍起舞!

此時此刻,千仞雪彷彿置身於千龍只見,被靜靜的環繞。

她吹的聲音時而嘹亮,時而頓挫。千龍便時而高亢,時而悲鳴!

藍點霸王龍,黃金聖龍,光明龍王, 還有山龍王!.......

千仞雪被這意境吸引,認真的看着這些紛飛的龍。

碩大的骨架,是她生平僅見,一個個奇異的畫面,就好像是實實在在的發生過的一樣。

此時,黃金聖龍緩緩伏下了身子,龍身直接到了千仞雪的下方,穩穩的搭載起了她身體。

只是,下一瞬。

恍惚之間。

漫天飛舞的龍群倏忽間消失了....天空中依然是蔚藍的。

只是,當千仞雪向下看去的時候,吃了一驚!

茫茫戈壁沙灘,荒漠之中,遍布了骨架!

偌大的風沙也未曾將他們掩埋,巨大的骨架,仍舊顯露在外面。

千仞雪不覺吃驚:「這....這些活生生的龍....都...死了!?」

《斗羅:千仞雪是我的妻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