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風水大天師
風水大天師 連載中

風水大天師

來源:google 作者:清幽老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化劫 懸疑驚悚 清幽老道

我出生那天,我家院子周圍落下了十八道雷,有個姓胡的算命先生說,我是個天生妖胎,每隔四年劫難應驗,不是我死就是別人死,那個算命的先生抱着我剛離開家,走到村口的時候就應驗了我的劫難,突然暴斃而亡了展開

《風水大天師》章節試讀:

我出生那天,在我家周圍降下十八道驚雷,沒有一道雷落在我家房頂上。

只是最後一道雷剛好劈在了我家院子里的一棵老榕樹上,一時間黑煙滾滾,整個村子都看到了。

還有人說,我出生那天,有個老獵戶打獵的時候,跑到了一個山洞裏避雨發現了一個長着九條尾巴的絕世美女,會口吐人言,她面色慘白,看上去已經快奄奄一息了,她看到老獵戶後,便問正西村是不是有一戶姓化的人家要生孩子。

這可把老獵戶嚇壞了,下意識的連連點頭,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那美的像仙子一樣的女人,嘆息了一聲,「看來前三世欠下的債,恐怕是要還了,是我欠你們化家的。」

說完,外面就響起了驚雷,老獵戶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女人已經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了。

等到老獵戶連忙招呼眾人趕來山洞尋找女人屍體的時候,卻發現已經不見了蹤影。

與此同時,我降生了,可是當接生婆看到我的樣子時,頓時嚇得一聲驚呼,「妖怪啊!」差點將我一把丟了出去。

剛出生的我,長相十分的怪異,下巴尖尖的,一身的白毛,而且我剛一出生整個看起來像個狐狸,嘴裏還長着尖尖的牙齒,非常的細密。

別人家的孩子剛一出生,都會啼哭,可是我沒有,我只是覺得很餓。

當母親給我餵奶的時候,吸吮出來的都是血,疼的母親一把將我推開,從此再也沒有給我餵過奶,她也對當時年幼的我充滿了未知的恐懼。

村裡的接生婆說她幹了一輩子接生的活,這十里八鄉的女人,至少有一大半她都接生的,從來沒有像我這樣的情況出現過,恐怕我是個妖胎。

這樣的妖胎不能留,還勸我父親將我找個沒人的荒山野嶺偷偷的扔了吧,讓我自生自滅不要管我了,要不然會給家裡帶來災禍。

父親始終對我是狠不下心來,畢竟我是家裡的頭一胎,親生骨肉啊,這麼大的事兒他自己一個人可做不了主,只能聽從我爺爺的意見,想讓他老人家幫我出出主意。

我奶奶去世的早,爺爺就是家裡的主心骨。

爸爸對爺爺也是言聽計從,對爺爺特別的孝順。

當爺爺看到我的模樣,頓時也是嚇得不輕,連連向後退去,然後連呼這造的是什孽啊,說自己上輩子是犯下了什麼罪,才能生讓老化家生出我這麼個東西出來。

說要是把我送到荒山野嶺偷偷的扔了,爺爺也是於心不忍,對爺爺來說,我生的就算是再怪異也是他的親孫子。

再三思量過後,爺爺突然有了主意說這孩子出生之時處處透露着古怪,天上突然降下十八道雷,圍着家門口附近炸了一圈,最後一道雷還落在了自家的院落里,劈了家裡的老榕樹,這裏面肯定有什麼說道,於是便讓我爸連夜去狼漄窪請一個叫胡半仙的算命先生過來幫忙給我瞧一瞧,看看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我爸連夜就開着借來二叔家的拖拉機去了狼漄窪,到了狼漄窪以後,我爸就把事情給胡半仙一五一十的敘述了一遍。

那胡半仙一聽連連稱奇,立馬將煙鍋一拿立馬上了我爸的拖拉機,那速度可比我爸快多了,我爸從胡半仙堂屋出來後也是立馬開着拖拉機兩人回到了村子裏。

等到他們兩人回到我家門口時,不知道家裡的大門門口為何會有如此怪異的現象。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家門口突然出現了許許多多的狐狸跟黃鼠狼,它們紛紛對着我家門口一直不停的跪拜,密密麻麻的一片少說也有幾百來只。也不知道它們是從哪冒出來的。

這些黃鼠狼和狐狸將我家圍得那是水泄不通,吱吱吱叫個不停。

這也吸引了不少的村民們圍觀,但就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的。

還有人在私底下對我議論紛紛,說我家出生了一個怪胎,得罪了這些個狐狸和黃鼠狼所以它們才會一直圍在我家門前,遲早得折騰的一家人家破人亡。

我爸一看到這情況心裏也慌了,連忙抄起附近路邊的石頭就要砸,這時候突然胡半仙一個箭步用煙鬥打掉了我爸手裡的石頭,然後眯着眼盯着眼前的這群畜生,跟我爸說道: 「別過去,它們沒有惡意。」

這句話說完後,那些一直叫個不停的狐狸和黃鼠狼,一個個突然又站起身然後對着我家東南西北,每個方位作揖跪拜後,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這群畜生回頭看了我家一眼,然後快速的朝山林里跑去,不一會兒便沒有了蹤跡。

我爸看到這一幕,感覺有點不可思議,於是連忙問胡半仙這是什麼情況。

胡半仙臉色非常的凝重,他並沒有搭理我爸,而是徑直向堂屋走去。

來到了屋子裡,爺爺將孩子抱了出來,那胡半仙只看了一眼,然後便倒吸了一口冷氣,眼睛裏忽然金光閃閃。

然後問我爺爺孩子的生辰八字,爺爺將我的生辰八字告訴了胡半仙,胡半仙閉目凝神掐指一算,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好厲害的妖胎,這孩子不能留,留着恐怕會生出禍端,到時候不光他的性命不保,其家人也會受到牽連,將來讓他長大後定會為禍一方,他只食血肉,吃不得其他的東西,就算你們將他留下來,你們也不可能將他養活,他最後也一定會是死路一條。」

此話一出,家裡人頓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媽腿一軟直接差點就暈了下去, 她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哭着說:「胡半仙,求求您救救孩子吧!現在也只能救他了,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我這當媽的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我求求你了救救他吧。」

我爸也連忙扶起我媽說:「是啊,您本領大,一定可以救我們家孩子的,您不能眼睜睜的就看着他死了啊!」

「胡先生,真的再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了嗎?」我的爺爺有點不甘心看着我就這樣死掉。

「你知道為什麼你們家孩子出生時天上會降下十八道雷而且絲毫不差的落在你家周圍嗎?」胡半仙不答反問。

「胡半仙,這會不會是機緣巧合之下造成的結果?」父親猜測道。

胡半仙搖搖頭說道 :「剛才老夫掐指一算,這孩子的魂魄乃是被大妖的給奪舍了,以老夫卜算的結果來看,那妖物即將幻化成人形,卻被天罰重創,每個妖物修鍊成人身必須接受天罰的雷劫,可是妖物成精乃逆天而為之所以沒有遭受的住雷劫,那妖物極其的不甘心自己就這樣被天雷給灰飛煙滅,只好將自己的神魂飄落在了孩子的身上,如此一來,那妖物便可不用受天罰之苦,畢竟你們家孩子也是無辜的,那十八道天雷才只劈在了你們家周圍而沒有傷害到孩子。」

「剛才在你們家周圍叩拜且依依不捨的狐狸和黃鼠狼便是最好的證明,倘若我沒猜錯的話,狐狸比黃鼠狼要多,恐怕落在你們家孩子身上的妖魂極有可能是千年狐妖,那些黃皮子和狐狸應該都是千年狐妖的親戚和子孫後代。」

我爸聽了後,紅了眼眶哽咽着說:「那可咋辦啊?胡先生。」

胡半仙嘆了口氣,「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種情況我也是頭一次見,我觀他多災多難,即使能活下來也是命運多舛,命中屬火,火天大有,火水未濟,火澤睽,火雷啃噬,乃是火之雷劫之相,平均每四年便有一大劫,遇火雷劫時,必傷人命,不是他死就是身邊的人替他去死,一生至少有十八劫。」

「依老夫看想救他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老夫收他做徒弟,走玄門之道,但一生命犯五弊三缺,雖然如此但可以保他一命,至少可以活下來,只是這樣一來,恐怕你們極有可能再也無法與之相見。」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這個胡半仙,將會是我第一位應劫之人,他抱着我剛離開我家,即將走出村口的時候, 突然暴斃,渾身抽搐,口吐白沫七竅流血而亡。

《風水大天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