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高冷仙君猛追我!
高冷仙君猛追我! 連載中

高冷仙君猛追我!

來源:google 作者:閃耀閃耀小星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臨池 古代言情 姜墨離

姐姐在時,我一直被掩蓋在姐姐的光芒下,現在姐姐走了,我的桃花突然旺了起來,仙君不要再追我啦!!!!!展開

《高冷仙君猛追我!》章節試讀:

臨光城與白夜城不同,它是一座可容納幾萬人的大城鎮,不管是佔地面積還是住家人數都比白夜城要大太多了。

人界分為東南西北四個大陸,每個大陸都有不同的王族統治,而所有修仙門派以及修仙世家都在東邊的高山上,並不歸王族管理。

四個大陸雖然不是同一王族統治,可相互之間互幫互助,很少會有侵略與戰爭,居民們過的還算是安居樂業。

而臨光城,算得上是南大陸里最大的城池了,雖然它並不是皇都,但這對它的繁華毫無影響。

臨光城光是從外城牆看就要比白夜城破舊的牆樓高大很多,牆樓上有駐兵把守,進城的大門也有官員在挨個探查,姜墨離甚至還在官員旁邊見到了一位修士。

還好姜墨離與云云是掐着隱身訣來的,倆人從官員身邊溜縫,嗖的一下就竄了過去,不僅是官員沒發現,連官員旁邊的修士都沒發現。

臨光城外牆高達巍峨,城內更是金光燦爛。

每個人都穿的光鮮亮麗,街上到處都是兩三層的小樓,茶館飯館應有盡有,熱鬧非凡,但這種熱鬧與白夜城的不同。

白夜城是小城鎮,每家每戶都相熟,就算擺攤子也就一兩條街便夠用了,姜墨離與云云逛遍了白夜城也就只用了半天多一點,住家人數就那麼些。

而想逛便臨光城?那可能幾天都逛不完。

姜墨離與云云順着街邊走,沒走出多遠便看到了一條河,河中間建了一座連接兩道岸邊的橋,橋上有公子摟着漂亮美女甜言蜜語、有農夫帶着孩子過橋趕路、還有坐在岸邊釣魚的老翁。

姜墨離與云云像兩個剛從鄉下進城的土包子一樣,看的眼花繚亂。

從她們飛升上仙界後,看到的仙界便是一片素白,仙人穿的是白的、戴的是白的、吃的也是素凈的糕點、連林贏都是一條銀白色的龍!為什麼帝君不要青龍,不要花龍,偏偏要銀白色的龍???

姜墨離還是人的時候就更喜歡熱烈一些的顏色,飛升時還想着以後成了神仙,終於不用天天穿着劍閣的道服了,終於可以穿衣自由了!

結果到了仙界才發現,所有人都白衣飄飄,姜墨離瞬間心死了,還好現在下來了,可以隨意變幻衣着。

臨光城果然是大城,倆人只溜達了半圈,就看到了不少沒掐隱身訣的仙友正在吃吃喝喝買飾品。

云云咬着嘴裏的草梗羨慕嫉妒的說:「我們為什麼沒有想着下來帶點能換錢的!」

果然每位仙家在天上都是裝的!!誰會喜歡天天吃花(指花做的點心)喝露水呢!

姜墨離也眼帶羨慕的盯着其他仙友買買買,眼睛都要放光了:「她吃的那個我也想吃!!」

倆人轉過頭互相看了看,發現對方也是哈喇子直流饞的要命。

「不過,這裡這麼多仙家,應該不需要咱們了吧,我剛才甚至還看到一位大仙家走了過去。」

云云撓了撓頭,只能看不能吃太痛苦了,好想回仙界拿銀子!

「在這留一天吧,咱們也沒地方去啊,連個目的地都沒有。」姜墨離眼睛盯着街上的人群,想着這城裡這麼多仙家,說不定就有認識的,可以去借點銀兩。

正想着,一位小仙家從姜墨離與云云前面走過,手裡還拿着一串糖葫蘆,這位小仙家姜墨離剛好認識,她眼神一轉,手指連忙在路過的小仙家身上一點,小仙家感受到仙力波動,便停下了腳步。

云云偷偷拉住了這位小仙家的手,小仙家識趣的跟着她們走到了一處巷子里。

姜墨離與云云撤了隱身訣,如見到親人般抱住這位小仙家,淚眼汪汪的說:「你有沒有銀子!!」

小仙家嚇住了,結結巴巴的回了有字。

云云立馬抱住人家的胳膊:「借我們一些,回去我們拿其他東西還你!」

這位小仙家也慷慨,大方的說:「這算什麼事呀,大家都是同一個地方來的。」說著從腰間摸出一個錢袋子給了她倆。

「不用還了!」

「那怎麼能行?你需要什麼,玉魄花你要嗎?我回去給你送去!」

「那謝謝你了,玉魄花可比這袋銀兩值錢多了。」

「小意思,我們回去見!」

「回見!」

姜墨離手裡丟着錢袋,靠着牆邊看人倆人客氣來客氣去的,心裏美滋滋的想着「有錢了!我們也能住客棧了。」

云云送走小仙家後發現姜墨離正在發獃,走過去拍了她一下,嚇的姜墨離一個激靈。

倆人互相對視着,一同露出了大大的笑臉。

「走嘍!我們也去買吃的去嘍!!」

姜墨離與云云倆人手拉着手,從街的這頭吃到了街的那頭。

小仙家果然很慷慨,給她們的錢她們吃喝玩樂七天有餘了。

倆人玩的累了,也撐的不行,便就近找了間客棧住下了。

云云舒服的躺在床榻上,這間客棧的屋子修整的不錯,桌子上擺好了茶水點心,屏風擺設古香古色的,桌邊還有熏香,床榻邊上掛着透明紗簾,床榻又大又軟,兩人躺着綽綽有餘。

姜墨離舒服的長吁了一口氣,恨不得直接在床上翻滾幾圈。

此時云云突然碰了碰姜墨離的胳膊:「阿離,你說我們今日應該可以睡個好覺了吧?」

「怎麼說?」姜墨離側躺着支着頭看着云云。

云云答道:「你看這臨光城這麼多仙人,就算有魔族也用不上咱倆啊,不如好好的睡一覺,明日好趕路啊,這就留給他們吧!」說完,云云伸了個懶腰,懶懶的打了個哈欠。

云云很想殺盡天下魔族替東霖仙君報仇,可她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這種大城,就算有魔族也是強大的魔族,這也是這麼多仙家齊聚臨光城的原因。

她自知如果對上強大魔族她一點反抗能力也沒有,她不像姜墨離,就算在人界,仙界也會有人時刻注意她盯着她,就像昨天那道關鍵的藍色流光,如果昨天遇到險境的是她的話,可能她已經死了。

她還是想活着,她拚命的修仙渡劫,升仙后想盡辦法接近東霖仙君,都是為了活着。

姜墨離沒想太多,她認同的衝著云云嗯了一聲,便轉過去準備睡覺了。

她也覺得她倆遇上高階魔族就是送死,尤其是這麼多仙界都在臨光城,估計也不少她倆小廢物。

想着想着姜墨離便安心的睡著了。

倆人酣睡到後半夜,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姜墨離迷迷糊糊起身,發現整間屋子都霧氣繚繞的,她一下子就精神了,連忙伸手去扒拉云云,云云緩了一下,睜眼看見滿屋的霧氣也瞬間清醒了。

「這是怎麼回事??」云云疑惑的問道。

姜墨離輕巧的下了地,朝光劍早已召喚出來握在了手裡,她將劍舉在身前,手腕輕輕一晃劍便發出了微微的藍光,雖不大亮,但也夠她看清屋裡的情況。

屋子裡除了霧氣外一切正常,她悄悄摸到了窗邊打開了窗,發現不止屋子內,外面也滿是霧氣。

姜墨離回頭對云云輕聲道:「事情不太對,我們得出去,不能在這坐以待斃,先去找其他仙家匯合。」

倆人沒有從客棧內出去,而是直接順着窗戶跳了出去。

白日里還非常熱鬧的臨光城,現在如同鬼城一般,除了月光外無任何其他光亮,倆人跳出客棧後才發現,客棧大門是緊鎖着的。

姜墨離與云云手拉着手順着白天時還熱鬧非常的街往前走。

這裡安靜的有點可怕了,連聲狗叫都沒有,且霧氣濃厚,可見度極低。

倆人繞了一圈,別說仙家了,連只動物都沒見到。

云云身體微微顫抖:「這是怎麼回事?這座城是只有我們了嗎?」

姜墨離定了定神:「不可能,得多強大的魔族才能在幾個時辰之內將所有人全部帶走?更何況城內還有幾位大仙家在。」

說完她仔細思考一下又道:「我是被一聲巨響驚醒的,大概在……」姜墨離拍了拍腦袋,指向了城牆:「在那個方位!我們過去看看吧。」

現在也沒有別的選擇,云云只能選擇同意。

倆人繼續藉著劍光往前緩慢的探索着。

突然,一個溫柔清澈的聲音問道:「你們要去哪?」

姜墨離連忙橫起劍,云云也早就纏好了紅繩,倆人做好防禦準備後抬頭看向了聲音來源。

那是一位身着白衣的男子,他站在房頂上,足尖微立,樣貌不是頂好看的,卻也白凈斯文,偏偏一雙眼睛微微上挑,看着有點勾人的樣子,但整體也算仙氣飄飄,看着並不像魔族。

云云見了他,慢慢將防禦撤下:「你也是仙家嗎?」

三更半夜的獨自在外面遊盪,身上沒有魔息,又穿的白衣飄飄的,除了仙家云云想不出還有誰會這樣。

「撲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子笑了,他不知從哪摸出一把扇子,輕輕一甩,扇面打開了,他將扇子蓋在了臉上,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

云云怒道:「我的問題有那麼好笑嗎?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笑什麼?」

此時姜墨離已經察覺到了不對,輕拉云云衣袖意示她別說了。

雖然此時霧氣繚繞,但成仙的人五識都很發達,她雖不能完整的看出那把扇子的扇面上畫的是什麼,但勉強可以辨認出那是臨光城。

男子笑夠了,直了直腰,唇角微勾:「誰愛當仙人啊,我們魔族不好嗎?」語罷,扇子里的魔息衝著姜、雲二人噴涌而來,倆人來不及躲閃,魔息化為無數只手臂,將她倆拉進了扇面里。

男子收了扇子,慢悠悠的坐在了房頂邊角,對着空蕩的臨光城念叨:「唉,兩個沒用的落網之魚。」

「好無聊啊,不是說仙人術法最難對付嗎?怎麼這麼容易就全抓起來了?」

「趕緊來點好玩的吧,無聊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云云大喊着。

姜墨離被吵的頭都痛,倆人被白衣男子拉進扇面後就一直在墜落,到現在都沒落地。

云云緊張的哽咽起來:「我們、我們不會要這麼一直落下去吧。」

姜墨離安慰道:「不會,就算是上萬年前,魔族實力正盛的時候,他們也沒有如此法寶,況且,咱們是仙家,只要不是魔息污染了傷口,那我們就不會死的,就算落個一百年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嗚嗚嗚,你說完我更害怕了,我不想落一百年。」

「噓!你聽,有人在說話。」

云云止住了哭泣,倆人一起噤聲細聽,發現不是幾個人,是一群人在說話。

聲音越來越大!姜墨離衝著云云喊道:「準備好!我們要落地了!」

話音剛落,倆人便一同撲到了地上。

抬頭一看,仙家聚會啊!

估計所有在臨光城的仙家都在這了,不僅如此,大家現在所站的位置是在城門外,沒錯,就是臨光城的城門。

姜墨離站起來撲了撲灰,眼睛四處打量了一下,此處是地底,所有仙家包括臨光城都被搬運過來了。

「也不是搬運啦,只有活物是搬運,像城鎮這種死物都是,複製!複製!」一位穿着花里胡哨的大仙家像是會讀心術一樣解釋道,他還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云云不客氣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嘿嘿,因為那把扇子是我的,只不過被那個魔族偷走了。」

旁邊一位身着飄飄白衣,看着清冷高傲的女仙家開口道:「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我們會被困在這裡?」

「不是困,不是困,這扇子最多起個搬運的作用,也不是什麼陣法,打個洞順着地底飛上去就好了。」花衣服連忙繼續解釋。

姜墨離摸了摸被她們吵的疼起來的頭,就是因為這樣她才討厭仙界的,遇事永遠都是先吵一通,每位仙家都有每位仙家的想法,誰也不肯聽誰的。

姜墨離想了想,還是開了口,這件事她要是不說可能就不會有仙家去問了:「我們可以飛上去,可城裡的人呢?」

白衣飄飄女仙家擺了擺手回道:「和我有什麼關係呢?法器不是我的,我也不認識他們,誰闖的禍誰來救好了,我現在只想上去離開這裡。」

「夠了!」渾厚的男聲阻止了這場爭吵。

姜墨離認出,此位是仙界一位德高望重的大仙家,且是飛升上去的,平日里便對她們這些小仙家照顧有加。

大仙家出了個主意:「我們先打通出口上去,找到那魔族將法器奪回來,自然便可以悄無聲息的將人轉移回去了。」

花衣服連忙贊同:「我就是這個意思!」

「那就這麼辦吧!」

姜墨離站在邊上,低頭盯着手裡的朝光劍,多少有點說不出話了。

帝君!感覺我們仙界要完蛋了!!

《高冷仙君猛追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