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共此生
共此生 連載中

共此生

來源:google 作者:劉有曰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刑雲 古代言情 時語兮

「聽說了嗎?聽說了嗎」「大將軍回京了!」「將軍回京怎麼會從狗洞偷偷溜入小姐的閨房?」「奇怪......」上京城古靈精怪的天真大小姐,戍邊塞北神秘的鬼面大將軍一次回京的慶禮,從此將軍繡花,小姐舞刀,在啼笑皆非的故事背後,販賣毒藥的外邦人、包着牛皮紙的密函、指尖血餵養的引魂蠱和神神叨叨的苗疆巫醫,在一枚刻有重明鳥圖案的古老玉佩後面隱藏着一場驚天陰謀展開

《共此生》章節試讀:

時語兮連忙用手護住眼睛急忙說道

「打人不打臉啊,這可是你的臉,打...打壞了我可不管」

「誰說我要打你了?」

邢雲撇撇嘴無奈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

世上怎麼會有這麼慫的人,不行,看來計劃還是要提前一些了

誒...不,不打我?

時語兮一聽邢雲這麼說也就沒有那麼害怕了,慢慢的把擋在眼前的手指岔開,透過指根的縫隙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張口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你...你是喜歡這個嗎?你要是真的喜歡的話,我可以教...教你」

「我覺得這個也挺好的,作為你的人生一大樂趣也不是不可以...」

邢雲看了她一眼,「過來!」

轉身向床邊走去,時語兮對着他的背影呲了呲牙,不情不願的起身跟在身後,踮起腳尖向床上看去

只見到床上滿是五顏六色的紗線,紗線旁邊平鋪着一孔雕花針袋,而針袋上排練着十多根長短不一的銀針

其中一根針尾穿着一條紅色的紗線,而另一端的針頭則是恰好扎在旁邊透料的鳥眼上

這個...嗯,這個鳥眼...這個鳥眼好呀!

看這繡的兩隻鳥眼睛一大一小,眼睛下面是...

對,是嘴巴!

再看這鳥身,五顏六色的紗線穿插而過與鳥腳相連,短小精悍的鳥腳

不錯!這必是大有講究的刺!綉!

看着這四不像的刺繡,時語兮再也憋不住了,也不管旁邊邢雲那發青的臉,一陣哈哈大笑。

身為時家大小姐,而時家又是有名的富商大家,名下產業極其眾多,而有關面料刺繡的買賣也有涉獵,城中的絲念坊就是屬於他們時家的產業之一

雖然她平時比較貪玩,可是琴棋書畫、針紡織綉這些她也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在絲念坊學習過,手藝也算是十分精巧,想到這裡,時語兮的心中不免還是有些得意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將軍是什麼鬼?

怎麼興趣愛好這般古怪,聽人說,一般戍邊的大將軍不是應該每天看看兵書,練習練習劍法、武藝什麼的嘛?到這人身上怎麼就變成了天天沒事喜歡待在家裡繡花?

而且繡的還...真是一言難盡啊!

時語兮用眼角的餘光瞥向旁邊這位「綉鳥大師」,難不成是靈魂互換之後導致性情大變進而解鎖了某種奇怪的技能?

時語兮想到這便是覺得自己待會要不要和他說說,可以教教他

可當他正準備開口的時候,便看見邢雲拿起這隻四不像的刺繡轉眼緊緊盯着她

從剛才開始,他自然是有在一直觀察着時語兮臉上的表情

雖然自己平日里性情寡淡,可現在有損顏面的事情就這樣不切實際的發生了,面子上多少還是需要照顧一下的

雖說他現在佔據的是女子的身體,可還是需要解釋解釋,免得這個小丫頭片子以為自己有什麼特殊的癖好。

「這個是」

不等邢雲張口說完,時語兮便搶着回答道:「可以!」

兩人四目相對

時語兮看着眼前這個表情微妙的男子,內心泛起嘀咕,可想了想還是覺得可以理解。畢竟讓別人教自己繡花這件事從一個大男人的嘴裏說出來也挺難為情的

學習是學習,可傲嬌是一輩子的事情,畢竟面子還是重要一些,不過這身體還是挺誠實的

時語兮驕傲的挺起自己的胸,用手拍了拍邢雲的肩膀說道

「可以,我可以教你刺繡,不就是繡花嘛?手到擒來,包學包會!放心交給我」

說完還對着他使了一個我懂得的小眼神

這波操作屬實是把見過大風大浪的邢雲都給震驚到了

這小姑娘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什麼時候說讓她教我了,我堂堂大將軍需要學這個東西嗎?

時語兮再次拿起剛剛那件刺的四不像的刺繡笑着說道

「看不出來你這還挺有天賦的嘛?」

「嗯,朽木可雕」

時語兮看着還杵在原地一動不動的邢雲,捂着嘴笑了起來

「來呀!怎麼還不好意思,我們兩個誰跟誰啊,快過來,我給你說怎麼穿針」

要是有人看到現在這樣的場景,估計眼睛瞪的比銅鈴都大

閨房裡,一男子坐在床上,捂嘴掩笑,女子站在桌子旁,腦袋僵硬的轉過身來就這樣看着

「我,我什麼時候讓你教我這個了!?」

邢雲無奈的說道:「這是你娘布置的作業!今日去沒有見到你爹,見到了你娘,然後就給了我這些東西」

時語兮聽到這,覺得事情有些尷尬,所以之前一直是自己在憑空想像自作多情

不過聽到後面的事,還是疑惑的問道:「給你這些東西幹嘛?」

邢雲拿過時語兮手裡的刺繡說

「你娘說,看我每日靜不下心來,所以從今天開始每天一件刺繡,多加練習,修身養性,行事切勿慌慌張張,以免......」

「停!停停,所以這是娘給你布置的?那,那...」

「所以,我決定這些事以後你來做」

邢雲說完便把刺繡全部扔到時語兮的跟前繼續說道

「你也別覺得我閑的沒事幹,這幾日軍中的公文,邢以亭應該都給你送來了吧」

時語兮點了點頭,恍然大悟的說

「所以你才讓我去向皇上賜婚!」

「不錯!孺子可教」

邢雲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就你我二人目前的身體情況來看,行事多有不便,賜婚之後不用來回折返」

「所以日後公文我會親自批閱而刺繡的任務自然是交給你了!」

時語兮頓時眼睛亮了起來,驚喜的說道

「若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以後行事可就方便多了,我也不用每日再鑽狗洞...」

砰!

邢雲直接一手拍在桌子上,站起身來說道

「你說什麼!?鑽狗洞???」

時語兮連忙擺擺手,兩手不自然的扣來扣去,也不敢去看臉色鐵青的邢雲,眼觀鼻,鼻觀心的嘟囔着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現在頂着一個大將軍的身份能怎麼辦,要是被別人抓住,還以為我是採花大盜」

「所以,所以我就只能從那...那個洞里鑽進來」

說完,時語兮忐忑的看了一眼臉色還是鐵青的邢雲,又繼續說道

「我之前也經常從那個洞鑽出去玩,這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又不是一個人在鑽......」

邢雲自然也是知道此事是無奈之舉,可想到自己堂堂七尺大男兒,現在竟然被別人用着自己的身子來回鑽狗洞,

不過最終還是嘆了嘆氣

「罷了,沒有下次!」

時語連忙舉手發誓

「我保證,再也沒有下次了!」

《共此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