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過河而愛橋
過河而愛橋 連載中

過河而愛橋

來源:google 作者:軟風歡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以欣 現代言情 齊寒喬

【傲嬌冷艷女明星&深情狼狗大boss】著名影后何以欣因毀容而退出娛樂圈,大眾卻不知曉她不到兩年便因病去世,而她也不知曉在最後一段時光里陪她挨過病魔的男人也在半年後鬱鬱而終莫名其妙,她回到22年前,回到她渴望自由的時期,雖是無奈也只能安然處之上輩子事業到達頂峰也不過如此,渣男背叛,小人算計,而重來一次,不如換個活法?看着那冷峻偏執的老公和可愛呆萌的兒子,享受享受豪門貴婦生活,閑暇之餘重拾娛樂圈事業,似乎也不錯?–上一世用錯誤的方式愛她,試圖將她囚禁在自己的身邊,結果遭她嫌恨,在她最後幾個月的時光里也不敢靠近她齊寒喬本以為自己是鬱鬱而終,卻不曾想老天爺又給了他一次機會這一次,他會給她自由,也想要俘獲她的心–「齊寒喬,你也知道,我留下並不代表我愛你」「是你教會我怎麼愛一個人,這次我想教會你」--直到有一天,何以欣把齊寒喬壓在身下,輕聲說:「乖,聽話,別動」【甜蜜日常向】【雙重生】【先婚後愛】【雙潔】【萌娃】【豪門總裁】【無誤會不狗血】展開

《過河而愛橋》章節試讀:

半山別墅,一位婦人正坐在輪椅上。

明明已是人到中年,而這羸弱的身影也不禁讓人憐惜。

走近一看,那頭髮遮掩下的左邊臉龐,卻被醜陋的疤痕覆蓋,與右邊的肌容對比強烈。

何以欣看着面前的楓葉一片片飄落,一聲輕笑,不知是喜悅還是自嘲。

似是感受到了左後方的目光,便偏頭望去,發現佇立在二樓陽台上的男人正目不轉睛地盯着她。

歲月倒是沒在他身上留下過多痕迹,臉上細微的皺紋倒給他增添了一絲成熟男人的韻味。

老天爺可真不公平,好處盡給他佔了。何以欣如是想到。

「媽,這風這麼大,你怎麼坐外邊呢?進屋裡吧。」

一位大約20多歲的少年朝何以欣走來,然後給她披上了厚厚的披肩。

一年前她毀容退圈,兩個月前又查出絕症,而這位自稱為她兒子的「好大兒」便強制把她接來半山別墅給她「盡孝」。

(真的會謝jpg.)

何以欣思緒拉回,看向和她眉眼相似的少年,說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說完,便示意身後的傭人推她進了屋內。

齊沐嶼看着母親的背影不禁失笑,而站在二樓的父親也早已離開。

回到客廳,電視上正放映着一部影片,是當年她得獎的第一部作品。

齊沐嶼坐在了何以欣身旁,拿起了一個蘋果。

「媽,可兒已經回國了,今天晚上我想帶她回家吃個飯,你覺得怎麼樣?」齊沐嶼一邊削着蘋果一邊說道。

「沒興趣。」何以欣盯着電視,頭都沒轉一下。

「別啊媽,她可是您未來兒媳婦呢,您忍心讓她還沒進門就覺得您這婆婆不好相處嗎?」

「我確實不好相處。」

「那您這是承認她是您兒媳婦了?」

「那我不承認你就會和她分開嗎?」

「嘿嘿,您這麼好,怎麼會忍心拆散我們呢。」說著便將手裡削好的小塊蘋果討好似的遞給她。

「嗯,我再好一點,就能早一點記起我還有一個兒子。」

看了那蘋果半會兒,還是接了過來。

「我知道你一直記得我的。」

何以欣也懶得再反駁他了,繼續看着電影。

「爸,可兒回國了,今天晚上我帶可兒回家吃飯,你就別忙公司的事了。」

本來公司的事他已經在慢慢接洽,可從他把母親接回來,父親又開始在公司忙上忙下,躲着就有用嗎?

齊寒喬從樓梯上下來,頓了頓還是在單人沙發上坐下,說:「好,等下讓廚房多做幾個菜。」

「那就這麼說定了!」

——

晚上,餐廳桌已經擺上了豐富的菜肴,精緻的擺盤讓人垂涎欲滴。

齊寒喬和何以欣已經坐在餐桌旁了,而且破天荒的何以欣坐在了齊寒喬旁邊。

這可能是這兩個月以來,哦不,應該是二十年以來,兩人離得最近的一次。

這時齊沐嶼也已經和宋可兒一起來了。

「齊叔叔晚上好,何……何阿姨,您好,我是宋可兒。」

其實宋可兒也算是齊寒喬看着長大的,從小聽齊寒喬說過那麼多次,這倒是第一次見何以欣,還是有點緊張。

「嗯,你好。」何以欣輕聲應道,臉上倒是沒有太多表情。

「媽,你不要這麼冷淡嘛,」齊沐嶼牽着宋可兒在對面坐了下來,「人家可兒也是你的粉絲呢,看着你的電影長大的。」

聽了這話,何以欣便稍稍坐直了身子,左手撩起了遮掩的頭髮,嘴角也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眼裡儘是慈祥:

「可兒歡迎你啊,你喜歡我的電影啊?謝謝喔,你長得真好看,等下我們合個影吧。」

說完便又恢復了原來的表情。

饒是宋可兒知道齊家的大概情況,做好了準備,也還是愣了愣。這和沐嶼說的好像不太一樣啊。

「謝謝阿姨誇獎,可以和您合影是我的榮幸。」宋可兒定了定心神,感受着桌下手掌包裹的溫度,緊張有所緩解。

「先吃飯吧,菜都快涼了。」齊寒喬適時結束了這尷尬的對話。

一餐飯倒還吃得和諧,有齊沐嶼活絡場面,倒不至於多尷尬。

飯後,何以欣和宋可兒合了影,齊沐嶼也非得拉着他爸湊過去。

接着便坐在客廳聽着齊沐嶼一直在嘰嘰喳喳不停。

也沒過多久,何以欣便因為身體回了房。

她這病,也只能每天靠輸液吊著了。

宋可兒臨走之時,何以欣的貼身女傭遞給了她一個禮品袋,裏面是一個厚厚的紅包,還有一套華美的首飾。

何以欣看了會兒剛剛的合影,安然入夢。

《過河而愛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