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寒江水漪漪
寒江水漪漪 連載中

寒江水漪漪

來源:google 作者:西茶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樓漪水 江屹 現代言情

樓漪水狼狽艱難的人生在十六歲生日那天得到了第一次救贖,像是命運的安排,養尊處優的凌家小少爺因為抽煙走進了那條小巷,救下了被打得趴在地上滿臉是血的她,她永遠記得,他當時把混混踩在腳底看向她的眼神,冷靜從容,沒有任何厭惡和鄙夷,後來她坐在他的豪華轎車裡偷偷許下兩個願望,一個是去爸媽相識的大學讀書,另一個是能夠站在他身邊她本以為第二個是終其一生可能也做不到的,沒想到她只做到了第二個她曾經想,是她孤獨艱難的人生終於得到上天眷顧但現實是只不過掉進了另一個深淵看着曾經溫言軟語的男人在眾人面前站在另一個女人身邊,用極度不耐的眼神和語氣斥責她時,樓漪水記起來,那時凌琛不嫌棄她,也不喜歡她而當凌琛終於意識到樓漪水對他的重要性想要挽回時,她已經徹底清醒,剝皮抽骨也要離開一路撞得頭破血流,等她終於感到安心,回顧來時的泥濘,才發現原來身後一直有一個人,像個忠誠的騎士,執着地跟着她一句話簡介:明艷美貌大明星×專情傲嬌小狼狗展開

《寒江水漪漪》章節試讀:

可能是錢多了,整個劇組都更有幹勁了,之後的戲大家狀態都特別好,樓漪水作為小反派,每天戲也不多,但是最近也沒有其他事,她乾脆就一直呆在劇組。

今天拍完,她就要去大理了。

演到現在,基本的故事線已經出來了,蕭澈和霍雁本來是世代交好的兩家名門之後,卻被蕭澈的養父誣陷,兩家皆被滅門。

當時蕭澈才兩歲,被他養父收養也是為了他才能找到的武功秘籍。

而霍雁當時七歲,和母親一起被霍雁父親的好友背叛,在得到霍家百年積蓄之後,將兩人發賣給了一個荒村的農夫。

這個地方偏僻貧瘠,民風野蠻殘暴,霍雁母親為了保護女兒,自願做了農夫手下的花娘,以身侍人,為他賺錢。

在霍雁十三歲時,死在了一場多人荒淫的虐待之中,而霍雁看着他們將母親的屍體如同爛肉一般丟在院里,又被他們扯進屋中,在同一張床上,經歷了一樣的凌虐。

所以之後,才有她途經這個村落,屠盡村民的事。

而霍雁因為小時候抱過蕭澈,知道他眉毛里的小痣,所以一開始就知曉了他的身份。

今天的戲就是她派蕭澈去殺當年參與滅門之案的兇手之一,故意讓他知道自己身世的線索。

後面的劇情霍雁還沒拿到劇本,但是大概走向是知道的,不像駱巍聲,到現在還以為霍雁就是全劇最大的反派。

導演組瞞着他是顧慮他還年輕,對表演理解不深刻,要是他知道真相,難免把情緒帶進戲裏。

而樓漪水,純屬缺德,就想看他知道真相的反應。

這不,駱巍聲擰着眉頭走了過來,坐在她旁邊。

「姐,我能看看你的劇本嗎?」

「我放車裡了,怎麼了嗎?」

他撓頭,遲疑着開口:「我怎麼覺得,霍雁已經知道我是卧底了?我好幾次明明被其他人質疑過,但是她都不意外的樣子。」

樓漪水努力壓着快要揚起來的嘴角,清了清嗓子:「我們的劇本不都一樣嗎,你看我的也看不出來什麼。但我也覺得有點奇怪,可能導演埋了什麼伏筆吧,你別著急,等後面的劇本下來就知道了。」

「好,聽你的。哦,我聽說姐你不去劇組的聚餐啊?」

「嗯,要去大理。」

「啊?好吧。」他肩膀塌了下去,像只被主人扔在家裡的大金毛,顯而易見地委屈。

樓漪水眼眸微抬,情緒莫名。

「我這兩天會很忙,你就別問我演戲的事了,有問題就大膽問導演或者陳老師他們,大家都會幫你的。」

樓漪水到的時候大理正在下雨,演唱會的布置也延緩了,因為都是一群大老爺們,節目組也糙了起來,在得知樓漪水沒有什麼特殊的上鏡要求之後,就直接在幾個人吃飯的時候錄製了。

和她一同被邀請的嘉賓有四個,兩個是飛行屋成員的演員朋友,兩個知名度很高的老牌歌手,還有一個偶像女團,是海迅自家選秀節目出來的,來海迅的綜藝露露臉也很正常,不過據說檔期有衝突,還沒到。

樓漪水進房間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作為最年輕的後輩,她禮貌地跟各位老師打了招呼,兩位演員之前都有合作過,見她來了也是親切地寒暄着,簡單交談過後,她又跟兩個歌手打了招呼。

女歌手是琴子,尤其擅長流行音樂和搖滾,樓漪水從初中就喜歡聽她的歌,這下見到真人了,有種追星的感覺,整個人也有些局促起來。

「琴子姐好。」

「你好啊,你們現在這些年輕女演員是真漂亮啊!」琴子很洒脫豪爽,見到她不禁感嘆,樓漪水耳根都紅了,笑了笑,又跟坐在一旁閉着眼坐得端正的男歌手打招呼。

「孫雨哥好。」

孫雨是唱美聲的,在國內算是頂尖的歌唱家,雖然大眾普及度不高,但是重要的晚會都會邀請他,就像是拉高逼格的象徵。

他沒理樓漪水,依舊閉着眼,好像真睡著了,琴子走上去輕輕拍拍他肩膀:「孫老師?」

他這才像剛醒一般,看了看錶說:「要開始錄了嗎?」沒有給樓漪水半個眼神,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幸好工作人員這時候進來通知大家準備,樓漪水看着正襟危坐的孫雨,眼中多了些思索,但她掩飾得很好,沒有人看出。

本來節目組的安排是在常駐成員吃飯的時候他們順勢進來的,但是幾個人看多了五個座位,立刻猜到嘉賓到了,說什麼也堅持等嘉賓到了一起吃,趕巧樓漪水她們到的時候菜也全上齊了。

她穿着簡單的衛衣牛仔褲,和以往紅毯上光鮮亮麗的樣子完全反差,攝影師急忙聚焦在她身上。

當紅小花的紅毯多得是照片和視頻,但生活里這樣簡單慵懶的風格可是第一次被拍到。

嘉賓都坐在自己的搭檔旁邊聽節目組講着演唱會安排,首先開場是一個往期節目沒有放出來的彩蛋合集,調節觀眾氣氛,然後就是每個人和自己的嘉賓合作表演,合作表演之後幾個常駐分別也有表演,最後是成員的合體表演,順序由大家自行商議。因為是慈善性質,所以幾個嘉賓也要準備一些禮物。

琴子和孫雨作為專業歌手,自然是理所當然是由他們其中一組來當第一個,劉准也在問樓漪水:「漪水,你說我們唱什麼?」

「我也沒想好,你有想唱的嗎?」

「我聽的都是好老的歌了,觀眾朋友肯定不喜歡,你定吧,選那種抒情一點的。」

「好,那我想想。」

大家說著話也閑聊起來,說到樓漪水最近的新劇,孫雨的搭檔很感興趣,湊過來問了很多問題,越說越興奮,劉准趕緊打斷他:「得了得了老趙,你還問沒完了是吧?把咱孫老師晾在旁邊。」

趙樂嘿嘿笑了兩聲,隨意用手肘拐了拐旁邊的人。

「我們老孫才不介意這種事兒呢,再說漪水的電影這麼好玩,他肯定也想看是吧?」

「我老了,沒什麼興趣看商業片。」

場面再一次陷入尷尬,趙樂顯然沒想到孫雨突然說話這麼沖,有點不知所措,劉准臉色也嚴肅起來,正要說話,樓漪水笑着拉住他胳膊,還是琴子出來打圓場,大家從善如流帶過去了。

這明顯的不對付立刻引起了節目組的注意,恨不得放八個機位抓住樓漪水的表情變化,可惜她表情管理太好,就像根本沒聽見一樣。

不過之後氣氛顯然客氣了起來,大家都聊得很敷衍。

《寒江水漪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