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豪門神婿
豪門神婿 連載中

豪門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方夢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盧千惠 方夢龍 都市小說

【2019火爆贅婿,日更一萬,永久免費】曾經,丈母娘對他愛理不理現在卻痛哭流涕:「好女婿,求求你別離開我女兒!」交流君羊:83890380...展開

《豪門神婿》章節試讀:

  碰!

  衛生間門關上,盧千惠竟然理都沒有理他,徑直走進衛生間,開始洗漱。

  完美的身影,在朦朧的燈光下,顯得格外饞人。

  方夢龍呆住。

  他嘴角一抽,露出一絲邪魅的笑意:「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妞,給本仙師等着,有你哭的時候。」

  他早已經過了無腦熱血的年紀。

  明明不是對手,還去自取其辱,不叫勇敢,叫煞筆。

  有玉佩提供靈氣,自己很快就能徹底打通經脈,提升實力。

  到時候慢慢收拾她不遲。

  方夢龍感覺一股倦意襲來。

  被匪徒綁架三天,幾乎沒怎麼睡過。

  他脫掉衣服,哧溜鑽進被子,倒頭便睡。

  迷迷糊糊之中,他感覺自己身體飛了起來。

  然後重重摔倒在地,腦袋碰一聲撞擊在牆壁上,差點沒暈倒過去。

  「誰敢偷襲本仙師?」

  方夢龍大驚,雙手飛快掐動法訣,向前轟擊而出。

  但,沒有絲毫靈氣波動。

  他驀然呆住,意識清醒過來。

  「廢物,你今天吃錯藥了么?好大的膽子,連我的床都敢上?」

  盧千惠臉若寒霜,冰冷無情的眼眸在黑夜之中閃閃發亮,像是野獸之瞳。

  方夢龍掌心傳來一陣柔軟,不由呆住。

  地上鋪着涼席和毛毯。

  這,是自己的床?

  一陣莫名屈辱升起。

  原來自己在盧家,連睡床的資格也沒有。

  太過分了!

  「念你才從綁匪手中脫險,驚魂未定,這次就饒了你,下次再犯,打斷你的手腳。」

  盧千惠冷冷呵斥了一聲,蓋過被子,背對方夢龍躺下。

  方夢龍背靠冰涼牆壁,盤膝而坐。

  無論在那個世界,自身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一夜修鍊,玉佩印記之中釋放出大量的靈氣,不斷打通經脈。

  【大夢abc 】心法,是他縱橫修真界的資本。

  這是一套極為神奇的修鍊之法,可以神遊太虛,在夢中修鍊。

  而且,夢中的時間遠比現實緩慢。

  方夢龍看似只修鍊了一晚,其實,已經修鍊了十天。

  武者九段。

  這麼快就來到了武者第一道重要的關口,方夢龍對自己的速度很滿意。

  方夢龍很早就起床了。

  作為盧家的全能工人,他每天的工作量很大。

  洗衣做飯拖地,外加照顧一條大金毛。

  這鬼東西,在家裡的伙食比方夢龍好。

  地位也比方夢龍高多了。

  每天早上,方夢龍必須帶它出去溜一圈。

  要是以前,方夢龍只能認命,乖乖做這一切,賺取工資。

  但現在,他已經不甘心這樣下去了。

  連芙清看着方夢龍下來,眉頭一蹙:「這都幾點了,早餐還沒做好,你怎麼做事的?」

  方夢龍淡淡道:「小區門口就有小吃攤,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外面做的食物不衛生,我不放心。」

  「我做的你們就放心了?」方夢龍邪魅一笑:「你就不怕我在食物之中搞鬼么?」

  連芙清臉色一變,有些意外的看着方夢龍。

  這樣的話,換成以前,方夢龍是絕對不敢說出來的。

  「給你一百個膽子,你也不敢。」

  連芙清很自信。

  三年來,她已經看透方夢龍。

  錢,就是這小子的命脈。

  除非他不想幹了。

  方夢龍沒理她,徑直走出門去。

  「真是個懶惰的窮鬼,哼,看在你才死裡逃生,就饒你一次,記住,我不要豆漿油條,要腸粉。」

  連芙清果然和盧千惠是親生母女,連語氣都差不多。

  方夢龍擔心父親的安危,才沒閑心管什麼豆漿油條。

  他雖然只是九段修為,但他吸收的,可是近乎於仙氣的純凈靈氣。

  正是因為父親的病症成為心中的遺憾,在修真界,他花費了足足三百年鑽研醫術。

  父親的病,現代醫學治不了,修真界的手段未必就治不了。

  這也是方夢龍自信的地方。

  他打車來到市中心醫院,撥通妹妹的電話。

  方夢鳳語帶哭音:「哥,你來了沒有,他們已經撤掉了爸爸的醫療設備,爸現在很難受,這可怎麼辦啊!」

  「不急,我馬上過來。」

  方夢龍心中有些冒火。

  父親前前後後在這家醫院花費了一百多萬。

  現在不過是欠一兩千塊錢,他們居然罔顧人命,要撤走設備。

  病房內,醫院工作人員不顧方夢鳳的苦苦哀求,冷漠無情的收拾東西。

  「一群庸醫,治不了病,收錢的時候卻比誰都積極。」

  方夢龍看到這一幕,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你是誰,有什麼資格辱罵醫務人員?我們又不是公益組織,沒錢,來什麼醫院。」

  一名胖護士翻了個白眼說道。

  方夢龍懶得理她,一個箭步衝到了父親面前。

  方嘯虎明明才五十多歲,可看上去像七八十歲。

  滿臉皺褶,枯瘦如材。

  縱然方夢龍已經是鐵石心腸,也忍不住鼻子一酸,流下淚來。

  他一把抓住父親的手,靈氣輸送過去。

  方嘯虎頓時感覺胸口那一口淤氣通了,臉色也好了點。

  「夢龍,你來了,真好,我……我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

  方嘯虎看到方夢龍,眼中露出迴光返照般的精光。

  「爸,你先別說話,讓我幫你調理一下。」

  在自己親人面前,沒有什麼值得掩飾。

  純凈的靈氣源源不斷的輸入方嘯虎的身體之中。

  原本看起來只有一口氣的方嘯虎,氣息慢慢穩定下來。

  他數次欲張口說話,都被方夢龍用眼神阻止。

  「反正病人也沒幾天活頭了,趕緊弄出醫院,別死在這裡,又要我們打掃消毒。」

  胖護士不屑的譏諷。

  「你再嘰嘰歪歪一句,別怪我不客氣了。」

  方夢龍猛地轉身,猩紅的眼眸,狠狠瞪着胖護士。

  胖護士感覺呼吸一窒,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難受。

  她眼中露出驚恐之色,嚇得臉色發白,不敢再開口。

  「夢龍,告訴我,你的玉佩是不是不在身上了?」

  方嘯虎期待的看着方夢龍。

  方夢龍吃驚的看着父親:「你……怎麼知道的?」

  「哈哈哈,牧野居士沒有騙我,這都是真的,你的玉佩,果然不在了。」

  方嘯虎開心的笑了起來,不斷咳嗽,卻依然滿臉帶着笑容。

  方夢龍心中泛起驚濤駭浪。

  自己正是在牧野居士的撮合下,才入贅盧家,為父親掙到一百萬醫藥費。

  而盧千惠也是因為牧野居士的話,才堅守諾言,和自己當了三年夫妻。

  每一個人幾乎都對牧野居士感激涕零。

  但,經歷過abc 年修真後,方夢龍明白一個道理。

  天上不會拼餡餅,一夜暴富是陷阱。

  利己主義的人類,不可能無緣無故對陌生人付出。

  牧野居士,到底是什麼人?

  他,想從自己和父親這裡得到什麼?

  方夢龍感覺後背一股涼意升起。

  

《豪門神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