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和離後戰神悔死了
和離後戰神悔死了 連載中

和離後戰神悔死了

來源:google 作者:禾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南宮炎 顏玉兒

顏玉兒原本是異世大佬,一場穿越,她來到古代,成了弱不禁風的王府側妃既然不受寵,展開

《和離後戰神悔死了》章節試讀:

「本王征伐北境十餘日,你居然和這個傢伙做出如此不齒之事!」
寧王府梅苑廂房內,南宮炎怒視着眼前那對衣衫不整的男女,俊美絕倫的臉上陰雲密布,墨色深瞳內透着兩簇恐怖駭人的腥紅。
手中,鋒利的斬魔劍泛着冷白色寒光。
「王爺饒命,饒了小人吧!
是側妃娘娘,是她勾引小人,小人一時沒控制住才做了錯事……」男人害怕之餘不忘刺激着寧王的神經。
聽到這番毫無下限的污衊,顏玉兒狠狠瞪了男人一眼,一張俏臉因為羞憤漲得通紅,「你撒謊,不是這樣的,我根本不認識你,這一切分明是你設計的,你陷害我!」
「王爺,小人所說句句屬實!
對了,小人有玉妃娘娘送給我的信物,信物可以證明小人沒有說謊!」
南宮炎眯眼看向男人,下一秒,他舉劍挑開男人的外袍,一塊玲瓏剔透的血玉蝶佩從他身上掉了出來。
看到那東西,南宮炎面色更冷,他用劍尖挑起掛墜,在顏玉兒跟前晃了晃。
「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不是,王爺,不是這樣的,蝶佩早在半月前便不見了,至於他,玉兒真的不認識此人,更未曾,未曾與他……」顏玉兒羞於啟齒,星眸間水汽氤氳。
純美且欲的模樣,足以令男人們發狂。
「閉嘴,不知羞恥的賤人!」
南宮炎怒吼出聲,揮動了手中斬魔劍。
寒光閃過,溫熱的血液濺了顏玉兒一臉。
下一秒,男人血淋淋的頭顱滾到了顏玉兒的身旁。
顏玉兒身子猛地一抽,三魂七魄瞬間丟了一半,硬憋了許久的淚終於不受控地湧出了眼眶。
尚未回神,南宮炎提着那把滴血的劍靠近了顏玉兒。
下一秒,斬魔劍入鞘,南宮炎忽地捏住顏玉兒的下巴,猛地向上一抬,強迫她與自己對視。
「那個男人死了你就這麼傷心?」
南宮炎死死掐住顏玉兒靈秀的下巴,咬牙切齒地問。
頓了頓,他冷笑,「也是,本王差點忘了,你是春溪館的人,與那傢伙同屬一路,一樣的下賤無恥!」
話音落下,他用力推開顏玉兒,周身騰起濃濃的殺氣。
顏玉兒朝南宮炎撲了過去,緊緊拽住他蟒紋錦袍一角,用力搖了搖頭。
「不是,不是這樣的!
王爺分明知道,玉兒,玉兒心裏只有王爺一人,更不會做出對不起王爺的事!」
她極力解釋,梨花帶淚的模樣惹人心疼。
兩年了,她盡心儘力侍候王爺,尊王爺為天,用自己的身體替王爺壓制蠱母之毒,卻換來了王爺的猜忌和厭棄。
氣急攻心,顏玉兒胸口喉間一陣腥甜氣味翻湧,下一刻,她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瞥見這一幕,南宮炎嗤笑,猛一下抽離被顏玉兒拽在手裡的袍角,隨後拔劍指向顏玉兒的脖頸。
「春溪館的人果然很會做戲!
可惜,本王不會再信你。
本王這便成全你和那個虛族細作,送你們到陰間相會!」
他如修羅界的王,手持斬魔劍,居高臨下睥睨着卑微的顏玉兒,墨瞳中透出的森森寒意令人顫慄。
「王爺,你,你說什麼,虛族,虛族細作?」
顏玉兒腦袋一懵,鬆手跌坐地上,看向廂房內那個身首分離的男人。
星眸中尚存的希冀一點一點散去,光彩盡失。
難怪王爺暴戾如獸,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自己,原來是這樣。
那個男人是虛族人,作惡多端的虛族人!
顏玉兒呆偶般的表情令南宮炎更惱,他瞪着她,額頭上青筋隱隱跳動。
片刻後,他再剋制不住心中憤怒,舉劍刺向顏玉兒,「去死!」
南宮炎的劍貼近了顏玉兒的脖頸,正要運力,下腹之中,那種奇怪又難受的感覺再次襲來。
他痛苦地出吼一聲,劍尖一轉,劈開了置於廂房內的一張黑檀木圓幾,下一秒他將顏玉兒擄到身邊,狠狠推倒,粗暴地扯破了她身上衫裙……

《和離後戰神悔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