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婚約不接受,我變心找師姐你哭啥
婚約不接受,我變心找師姐你哭啥 連載中

婚約不接受,我變心找師姐你哭啥

來源:google 作者:霜月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軒 都市小說 霜月落

【無敵流+師姐+都市爽文】葉軒回歸都市,履行婚約,卻遭婚約對象劉藝提條件刁難!要求:上億身家!為其弟準備婚房別墅!入贅劉家.......葉軒聽着劉藝的話,留下一句神經病和滿地紙屑,轉而去找師姐!之後葉軒的身份浮出水面!當年十五!醫術無雙,被譽為回春妙手,達官顯貴求見者如過江之鯽!十六!下山入北境,一人一刀,屠滅來犯疆土千餘敵!十七!統領北境軍,國線為界,插刀為碑,退敵千里!無人敢犯!十八.......看着絕美師姐相伴,達官顯貴恭迎的葉軒劉藝:「我錯了,我們馬上結婚,好不好?」劉母:「是我們當初狗眼看人低,求你要了我家劉藝吧,我給你端茶倒水」葉軒看着劉家人,當初婚約不接受,現在知道哭了?展開

《婚約不接受,我變心找師姐你哭啥》章節試讀:

啊!

柳雪驚呼一聲,她猛地卷上浴巾,猛地撲倒在沙發上。

葉軒在旁邊看着,只覺得一陣熱血沸騰。

好傢夥,直接看飽了!

柳雪的俏臉一片粉紅,她瞪了葉軒一眼,小聲嘀咕道:

「你這個小色狼,還看上癮了?去去去,給我上一邊去!你給我把頭轉過去,不準偷看!」

「哦——」

葉軒哦了一聲,這才不情不願的走到一邊,不再欣賞春光無限。

柳雪看着葉軒走開,這才鬆了一口氣,趕緊抱着浴巾朝着房間跑去。

不一會,她已經換上新的衣服走了出來。

柳雪只要想到之前的畫面,小臉頓時一片粉紅,一時倒是另一片好風光。

「你們兩個收拾收拾,也該要睡覺了。」

葉軒點點頭,隨後就看到七師姐打開行李箱,像是變魔術似的,從裏面掏出來一個小木罐。

唐夢曦熟練的掏出一些草藥,準備自己調製一些香。

葉軒站在原地提鼻子聞了聞,又看了看唐夢曦的鵝蛋臉。

雖然還如往日一般明艷甜美,但是臉上難掩一絲疲憊。

「七師姐,怎麼,最近沒睡好?」

葉軒坐在她身邊,關切的詢問道。

旁邊的四師姐聽到葉軒的問話先是一愣,好奇的追問道:

「啊?你怎麼突然這麼說?」

老七明明什麼都沒說,小師弟是怎麼看出來的?

唐夢曦聞言一笑,手下的動作並沒有停下,柔聲細語的回答道:

「小師弟這醫術還是這麼高超,一聞就聞出來,我這就是安眠的香。」

解答了四師姐的疑惑,唐夢曦停頓了片刻,繼續說道: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壓力有點大,我睡得不是太好,晚上需要一點安眠香,才能勉強睡着。

就算是有安眠香存在,也會醒的比較早。」

看着唐夢曦調完香,柳雪朝着她勾勾手指,笑眯眯招呼道:

「走吧,我們一起去洗漱!」

兩位師姐一起去了衛生間,留在這裡的葉軒在四師姐別墅看了看,見有虎尾蘭,便拿起工具直接碾碎,添加了一些放進七師姐的香裏面。

有了這樣的搭配,助眠效果會直接翻倍!

一會之後,兩位師姐有說有笑從衛生間走了出來。

四師姐還在開着玩笑,忽然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掃了一眼上面的來電顯示,便接起了電話。

柳雪只是和對方簡單的說了幾句後,就掛斷了電話。

她回到客廳里的時候,秀美的眉頭微蹙,臉色有些沉重,不知道在擔憂什麼。

「怎麼了,四師姐,有事?」

葉軒看出她臉色不好,趕緊開口關切的詢問了一句。

柳雪輕輕搖搖頭,將電話的內容簡單說了一下:

「明天早上有人約我一聚,我明早要去看看。」

葉軒想了想,溫和的說道:

「這樣啊,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去,正好我也沒事。」

柳雪聽到葉軒的話,心裏感覺一甜,沒想到小師弟這麼關心自己。

不過甜蜜過後,她就開始催促葉軒:

「行了,趕緊去睡覺吧!」

說完,直接上手來拉葉軒,帶着他一起去了二樓。

「四師姐,七師姐,晚安。」

葉軒招呼一聲,走進了自己房間。

第二天早上。

葉軒早早的起了床,收拾一番後,換上已經洗好的衣服,來到了客廳里。

一走進客廳里,就聽到悠揚舒緩的音樂聲響起。

原來是四師姐已經起床,正在落地窗前做着瑜伽。

柳雪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瑜伽服,露臍的短款設計,將纖纖細腰暴露在外。

在不盈一握的小腰對比下,更顯得胸前波濤洶湧。

柳雪粉白的小臉上未施粉黛,但是絲毫不影響她的絕美和氣質。

她的每一個動作都非常標準,柔軟的身體完全舒展開來,那畫面十分吸睛。

葉軒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驚艷,他大方的欣賞着美麗的師姐,一邊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柳雪也感覺到葉軒火辣辣的目光,那麼炙熱的視線,她甚至有點做不下去動作。

「小混蛋,你打算盯到什麼時候?」

柳雪做不下去,乾脆蹲坐在瑜伽墊上,惡狠狠的瞪向葉軒。

可惜這麼嬌美的容顏,看着不僅不害怕,還讓人忍不住想要逗一逗她。

葉軒聞言咧嘴一笑,笑眯眯的回答道:

「我這是有善於發現美的眼睛。」

柳雪一聽,直接翻了一個白眼,這話她都有點聽不下去。

葉軒被柳雪一瞪,倒是識趣的轉身走開了。

柳雪看着葉軒的背影,滿意的發出一聲輕哼,這小混蛋還挺識趣!

看來自己和幾位姐妹,把他教育的很好嘛!

柳雪還沒有得意多久,幾秒鐘之後。

葉軒從廚房裡端着早餐走了出來,他徑直回到客廳里,直接席地而坐,一邊看一邊吃。

柳雪:「……」

她氣得不行,停下動作之後惡狠狠瞪着葉軒,咬牙切齒的說道:

「臭小子,你怎麼還直接坐下了!」

葉軒面不改色心不跳,慢條斯理的吃着東西:

「下飯。」

柳雪:「…….」

好傢夥,你倒是把秀色可餐玩明白了!

柳雪翻了個白眼,乾脆不去看葉軒,認真的繼續做着瑜伽。

一會之後,音樂停了下來,柳雪的瑜伽也做完了。

她起身收起瑜伽墊,招呼着葉軒一起去吃早餐。

兩個人坐在餐桌前吃了東西,柳雪朝着樓梯的方向看去,有些疑惑的說道:

「奇怪,今天老七是怎麼了,這個時候還沒有起來?一般她早早就起來了,這麼遲還是第一次!」

葉軒起身收拾着桌上的餐具,聽到四師姐的話,很隨意的回答道:

「不用管她,現在七師姐肯定睡得可香了!我昨晚給她的香里加了些藥材,咱們先去忙就好。」

按照藥量來說,七師姐應該快要醒了,不過她之前比較缺覺,這種情況下肯定會睡得久一點。

他們先出去忙,等回來之後,七師姐睡得也應該差不多了。

柳雪聽着葉軒漫不經心的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看來小師弟的醫術,比在山上的時候更加高超了!

就連老七這位醫學聖手被下了葯,都是一點沒有發現。

想到這裡,柳雪偷眼打量着葉軒,狹長的丹鳳眼裡閃過一絲擔憂。

之前老七有一次喝醉之後,突發奇想研製出來一款藥粉。

號稱是無色無味,但是服用之後對於男女都有神奇的力量。

她那晚覺得有意思,就偷偷收藏起來。

第二天老七酒醒後,因為前一天晚上喝斷片,也完全忘記有這麼一回事。

柳雪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她現在就擔心,要是把這葯給小師弟服下之後……

會不會被發現啊?

可是想想昨晚小師弟那腹肌,她實在是饞的不行。

饞完又擔心自己一個天天坐辦公室,又不愛鍛煉的人,能遭受的住這麼大的運動量衝擊?

要不幹脆給老七也喂一點好了,反正她肯定吃不出來!

柳雪不由得一陣胡思亂想,享受着這種煎熬,她在心裏暗暗嘆息一聲,這可真是甜蜜的糾結呢!

不知不覺之間,柳雪整個人如同沐浴在初春的瀲灧桃花之中,臉頰都被染上一抹粉紅。

這邊,葉軒看着四師姐臉紅嬌羞的模樣,關心的詢問道:

「怎麼了,四師姐?」

「哦,沒事沒事!時間差不多了,要是老七不起來,我們就先出發吧!」

柳雪猛地聽到葉軒問話,好似小心思被當場拆穿一般,連忙出聲敷衍着說了一句。

她趕緊回房間換了衣服,這才帶上包包走了出來。

葉軒瞧着師姐修身西裝勾勒出的火熱曲線,不由得眉頭一挑,趕緊起身跟上。

兩個人坐上柳雪的法拉利,朝着約好的地方趕去。

一會之後。

法拉利開到半山腰的一處茶苑之外,緩緩停了下來。

茶苑大門被設立在高處,客人需要將車子停在山腰的平台處,然後自己徒步而上。

踩着打磨平整的石磚,一步一步登高而上,倒是挺有意境。

葉軒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這裡環境幽靜,而且藏於山中密林,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柳雪輕輕挽住葉軒手臂,打量着四周環境,不禁喃喃自語似的評價一句:

「是個有意思的地方。」

而此時茶苑門口,已經站着一道身影,站在那裡等待着。

那是一個中年男人,身上穿着高級定製西服,臉上帶着一絲焦急的神色,時不時看看腕上的時間。

他看到走上來的柳雪和葉軒,頓時一喜,趕緊迎上來說道:

「柳總,您可算是來了!」

柳雪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對着他輕點臻首,算是打過招呼。

這一位也是她經常合作的老總,她微微一笑,很有禮貌的詢問道:

「不知道是誰要見我?」

老總頓了一下,故意賣了個關子:

「柳總,您上來就知道了!」

柳雪倒是沒有繼續追問,她挽住葉軒手臂,兩個人一起跟在老總身後,朝着茶苑裏面走去。

兩人被帶到茶苑二樓,徑直走進其中一間包廂。

一走進包廂里,就看到裏面已經有不少人。

不過最為醒目的,就是坐在圓桌前的一個女生。

女生看起來年紀不大,但是卻一身貴氣,嬌嫩漂亮的面龐仿若千年寒冰一般,帶着凜冽寒氣,讓人望而生畏。

她身後站着不少人,都唯她馬首是瞻,應該是她帶來的手下。

看到有人進來,女生緩緩放下手中的茶杯,朝着柳雪望來。

柳雪看着對面的女生,當即一愣,語氣中帶着驚訝:

「孫小姐?!」

《婚約不接受,我變心找師姐你哭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