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姜知意陸辰安筆趣閣
姜知意陸辰安筆趣閣 連載中

姜知意陸辰安筆趣閣

來源:google 作者:姜知意陸辰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知意 現代言情 陸辰安

姜知意陸辰安只是小說裏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並不是這部小說的名字姜知意陸辰安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說,在此小說中,讀者將會體驗一個完整的故事姜知意陸辰安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姜知意攥了攥絲帕,走上前坐在她對面葉芷吟挑了挑眉:「不知,姑姑從未說過」她神情沒有半點心虛,姜知意緊抿着唇,視線慢慢落定在她腰間那熟悉的玉佩上...展開

《姜知意陸辰安筆趣閣》章節試讀:

「轟!」
明明是冬日,姜知意卻感覺如夏日雷鳴!
她大腦一片空白,怔怔看着軟榻上的男人,久久不能回神。
剛剛,陸辰安的語氣那般親昵,像極了寵溺!
可他喚的人,卻是葉芷吟!
「陸辰安,你睜開眼看清楚,我是誰!」
姜知意聲音有些尖銳,陸辰安緊閉的眼也慢慢睜開。
瞧見姜知意,他皺了下眉:「你喊什麼?」
姜知意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
她的夫君,在睡夢中,喚着其他女子的名字!
他究竟將自己置於何地?

姜知意只覺得眼眶一陣陣發燙,喉嚨里也哽着些嘶啞:「陸辰安,你就這般喜歡葉芷吟嗎?」
陸辰安眸色深邃:「與你無關。」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一點點撕扯啃咬着心,姜知意疼得臉色煞白!
沉默在兩人間蔓延。
片刻後,陸辰安坐起身,按了按眉心:「聽說你今日不僅回了姜府,還進了宮去覲見貴妃娘娘?
你同她說了什麼?」
「你希望我說什麼?」
姜知意聲音沙啞。
陸辰安久久看着她,最終開口:「此事我自有考量,你別做多餘的事。」
說完,他就要轉身就走。
掩在衣袖裡的手還在死死的攥着那把貴妃賜下的匕首。
姜知意不知怎麼想的,拉住了陸辰安的衣袖:「你有什麼考量?」
陸辰安回頭看來,沒有說話。
就聽姜知意又問:「與我和離,娶葉芷吟,這就是你的考量,對嗎?」
陸辰安將手抽回:「你不必知道。」
扔下這話,他大步離去,再沒給姜知意開口的機會。
門外,連日的大雪久違的停下了。
卻又要比下雪時,還凍人。
熱淚滾燙,氤氳在眼眶,許久未落。
姜知意邁着僵硬的腳步,緩緩走到妝台前,拿出那紙陸辰安早給了自己的放妻書。
她手指用力捏着,直到布滿褶皺,幾欲碎裂——姜知意才將將鬆開了力氣,轉身,出門,沒入了濃稠黑夜……古鳴寺。
大殿佛堂依舊是永剎的安詳。
香燭冉冉,木魚聲咚響,還有那鎏金佛像的滿目慈悲。
一切都和三年前成婚前,姜知意前來求願時一般無二。
卻也不一樣。
那時,她滿心期盼,盼着能與陸辰安日久生情,恩愛白首。
而現在,她只剩滿心愁苦與迷茫。
這時,一個小沙彌從殿後走來,瞧着跪在蒲團上的姜知意愣了下。
隨後上前:「施主,本寺要閉門陸客了,您早些回吧,山路崎嶇,再晚些該不好走了。」
聞言,姜知意眼睫顫了顫。
她沒有看小沙彌,只是望着佛像問:「回家?
我……有家嗎?」
生母認錯了人,養母心懷殺意,夫君不愛休棄……世間偌大,姜知意無處可去。
她咽下苦澀,回頭看不知如何回答的小沙彌,最終慢慢站起了身。
「你只當我胡言罷了,叨擾。」
話落,姜知意轉身朝大殿外走去。
馬車一路朝陸府而回,她全陸無話。
卻不想到了陸府門前,剛下馬車,就看到從中走出來的葉芷吟。
四目相對,她頭戴金釵,面容含笑:「剛剛阿安同我說已給了你放妻書,你打算何時離開,成全我們?」

《姜知意陸辰安筆趣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