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姜知意陸辰安小說名
姜知意陸辰安小說名 連載中

姜知意陸辰安小說名

來源:google 作者:姜知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知意 陸辰安

「嗯?我……」她從未見過銀狐,但看它通體雪白,比尋常狐狸可愛許多,確實有些想要看她的樣子定然是想要的,陸辰安沒過多思考,便從馬背上拿下弓箭對準了遠處的靈狐「小心些,別傷着它」姜知意瞧他這架勢,應當是會錯了她的意思聽到她的話,陸辰安這才調整了角度...展開

《姜知意陸辰安小說名》章節試讀:

這一幕剛好被姜知意看到,但轉瞬即逝,她只以為自己是眼花了。
他從來沒對她笑過,向來都是冷着一張臉。
陸辰安也有些驚訝,自己為何會產生那樣的想法。
姜知意與他本就不是一路人,如何能一同前行。
他向來善於隱藏情緒,剛剛那抹笑意好像從未存在過。
過了一會兒,姜知意率先打破了沉默:「陸大人,不知我姜府一案可有進展?」
「已經有些眉目了,再有三日,便可有結果了。」
陸辰安回頭看她,「還有一事,上次忘了說,臣之前已經命人安葬了姜恆夫婦,有機會臣帶公主前去拜祭。」
原來是他,怪不得自己怎麼也尋不到他們的屍首。
姜知意一時不知該不該恨他,說到底陸辰安也只是奉旨辦事罷了:「勞陸大人費心了。」
見她如此生分,陸辰安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你當時在姜府,是如何逃過的?」
陸辰安看向她,比之前好像又清瘦了不少。
「許是我中箭太多,他們以為我死了吧。」
姜知意的聲音沒有什麼起伏,「幸而遇見姜大哥救了我。」
「姜大哥?」
陸辰安第一次從她的口中聽到別的男人的名字,心中有些不悅。
「嗯。」
姜知意並未聽出他話里的意味,也不想多說什麼。
忽然一道白色的身影略過。
「那是什麼?」
姜知意驚呼。
「是銀狐。」
陸辰安很快認出了它。
「銀狐不就是父皇要尋的彩頭嗎?」
居然這麼巧地讓他們給遇上了。
但見陸辰安沒有絲毫要捕它的意思,姜知意忍不住問道:「陸大人不去捉它嗎?」
「臣的職責是保護公主殿下。」
陸辰安不以為然。
聽他如此說,姜知意並未多想,他也不過是公事公辦罷了,只是這銀狐當真有些可惜,應該很難遇到吧。
見她的神色,陸辰安開口:「你想要?」
「嗯?
我……」她從未見過銀狐,但看它通體雪白,比尋常狐狸可愛許多,確實有些想要。
看她的樣子定然是想要的,陸辰安沒過多思考,便從馬背上拿下弓箭對準了遠處的靈狐。
「小心些,別傷着它。」
姜知意瞧他這架勢,應當是會錯了她的意思。
聽到她的話,陸辰安這才調整了角度。
銀狐很警惕,感受到危險的氣息,一直在左右躲閃。
它的速度很快,又不能傷到它,陸辰安一時也不敢輕易出箭。
兩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銀狐的身上,未曾發現有人正在慢慢靠近。
來人正是葉芷吟,自陸辰安帶着姜知意離開,她便一直悄悄跟在他們身後。
看着兩人的舉止,她的眼中燃起了一股殺意。
都是姜知意奪走了原本屬於她的一切。
她絕不會讓姜知意好過。
見陸辰安的注意力被銀狐吸引,葉芷吟悄悄扔了一記暗鏢在了馬的屁股上。
馬兒吃痛,揚起了前蹄,瘋狂地朝樹林深處狂奔。
坐在馬上的姜知意嚇得不輕,她從未騎過馬,不知如何是好,脫口而出:「辰安,救我!」
陸辰安聽見她的呼救,立時扔了手中的弓箭,向來百發百中的他,第一次脫了靶。
來不及管銀狐,陸辰安立時用輕功追去。
這馬可是有名的汗血寶馬,加上受傷,受了刺激,速度極快。
「不好,前面便是懸崖了。」
陸辰安踩着樹,奮力一躍跳上了馬背,他立刻抓緊了韁繩,向後勒去。
但為時已晚,馬兒已經越向了懸崖。
兩人一馬一同跌落了下去。
就在這千軍一發之際,陸辰安一把抱住了姜知意。

《姜知意陸辰安小說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