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中無聖
劍中無聖 連載中

劍中無聖

來源:google 作者:長風老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凡安 長風老鬼

李凡安,一位有着極瘦之驅的少年,童年孤癖常無人作伴,更有着世俗不知的身世,為了看遍世間和弄清自己的身世,不得不踏入名為江湖的一盤大棋之中,我名凡安,且聽劍鳴展開

《劍中無聖》章節試讀:

身居堂院那唯一華麗座椅的人,聞言沉默片刻,只見來人布衣瘦體,沒有一絲習武之人的樣子,可是自己的感覺一相不會錯···

「你叫李凡安?」沉呤許久王天館主終於是開口問道,李凡安聞言也是一抖,好雄厚的聲音!竟有不怒自威的感覺。

「小子正是叫李凡安」

看着下面那人渾身顫抖的樣子,不由得搖搖頭,此子心態也是不行,如何能夠···

習武呢···

罷了,自己還沒有後悔的舉動,留着便留着吧,免得被某些人看笑話。

「知道了,你且先下去吧,之後的安排會有人通知你」

「好,小子先退下了」

說著李凡安心中竊喜供着手退出了門外方才起直身子。

「你且隨着我走吧」

身旁不知何時有了一個丫鬟摸樣的人衝著李凡安平靜道。

「麻煩了」

大堂之中陷入一片寂靜,那看不清臉的館主此時重重的嘆息。

這麼多年來守在這裡,難道真的看走眼了嗎,可那種小子的氣質倒是有些別樣···

跟隨丫鬟一路離去,李凡安心中充滿了疑惑,心中儘是不解和疑惑。

這武館好生特別,從自己進入武館到現在從來沒說什麼收費的事情,而且那館主見到自己似乎並不是太滿意,隨意便打發自己了。

但更多的是心中的一份竊喜,沒想到這麼容易便能夠習武了,真是意外之喜。

十六年的隱秘生活讓自己養成了不屬於這個年紀的一份寂靜,同時也忍受着常人無法承受的孤獨,這份孤獨不同於別人,是特別的。

他人或有事亦消遣專研,自己···可真的就···

說的不好聽一點,廢物一個···

心中想着這些竟不知走到何地腳步沒停住撞上了前面的丫鬟。

那也是一副少女摸樣,雙眼似紅葉般謙細迷人,臉龐有些嬰兒肥,身高竟比李凡安要略高一些,其然也不怪李凡安,極瘦之體本就弱於常人,這是不可避免的事實。

看着一臉紅潤驚嚇着的人,李凡安不免有些無措,這些年自己可真就沒和這般姑娘交談過。

「抱歉了,姑娘」

只得拱手略顯尷尬道。

「哼!小子,我可不叫姑娘,我叫柳紅兒」

看着李凡安這瘦小的摸樣,名叫柳紅兒的人倒是生不起來氣,但還是裝作發怒。

「罷了,罷了,我可不是計較的人,進去吧,這就是你以後的住所」

丫鬟指着面前的一道房門說道,這裡雖說不上多華麗,但貴在質樸,房前有着幾顆松樹點綴,很明顯這是後院,不管這樣的李凡安就很滿足了,太好自己可能反而會不習慣。

「知道了,紅姑娘,在下李凡安」

說著連忙開門進入房間,不敢與紅兒多話了。

「本姑娘知道了,看你小子不錯,以後有事本姑娘就罩着你啊」

看着李凡安這慌張錯愕的摸樣,柳紅兒背着雙手眯眼一笑。

見那紅色身影慢慢離去,李凡安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自己可不擅長與這樣的交流。

望了望房間,有些無光灰暗,但是基本的設施都有,能夠滿足基礎生活就行了,自己不是挑剔的人。

放下包裹後靜靜收拾了一下房間,這裡應該挺久沒有人居住過了,灰塵許多,咳得李凡安一陣難受。

坐在床上休息良久後,李凡安終於是想起了瀾叔交付給自己的東西。

看着桌子上那充滿古老氣息,猶如一個衰老的老人,上面的紅絲彷彿說述說著它過往的輝煌事迹。

這便是那不曾見面的父親交予我的唯一一件東西了嗎?回想先前瀾叔說的一切心中不免有些殤遺。

他在哪裡?還在人世嗎?自己的母親又是何名何姓?又為何棄自己於不顧····

撫摸着上面的鐵鏽,心中難免有些悸動,曾幾何時,他也同樣撫摸過它——

沉寂許久,凡安拿起它來,消瘦的身影走出陳舊的大門,不料卻迎面撞見一人。

「你就是李凡安」

打量了一下凡安全身上下最後注意力集中在那把銹劍上,眼中盡有疑惑不解,似乎在問,你就用這樣的武器?

這人身着紅武服裝,一頭長髮飄逸,眼神凌厲,長得倒算是好看,更其那副沉穩的氣質讓人神往。

「在下正是李凡安」

凡安抬頭看了看這比自己大不了幾歲卻高了自己一個頭,身體健碩的青年,有着幾分羨慕。

撇了一眼李凡安,心中縱有不解,卻是開口道。

「我雖不知館主為何讓你進入我館,但進來了便好生安頓,我名秦三」

「三哥··

話未說完秦三便擺了擺手,不想要這些客套。

「我來也只是好奇看看你,武館內練武若有疑問便可來找我,對了,你就說找三便可以了」

說完把手中同樣的紅武服裝輕丟給凡安,邁着步伐帶着略顯疑惑的表情離去。

看着那道清明背影,李凡安不羨慕是假的,但對這武館也感到越來越奇怪,雖說自己對於武館的了解還是來自於瀾叔,可是這真是正經武館?

「秦三?在武館中處於什麼地位?」

不想這些,李凡安重新看向手中的劍,頓時有注意,逐步跑去找紅兒了。

遇人問清了路,便沿路跑去那地方。

「你真就想用這把廢劍?咱武館可大方的很,儘管能讓你免費挑一把材料不錯類型不同的武器的」

看着紅兒努力睜大眼直言不諱的詢問自己,凡安倒沒有什麼異樣的情緒,因為在自己看來它或許也已經半廢或者全廢了。

但···這是他留給自己唯一的東西。

「不用了,在下就先用這把武器吧」

李凡安沒有說什麼,輕言婉拒了。

看着那紅兒一直直盯盯的看着自己,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好吧,好吧,我給你去找一塊磨劍石吧」

見李凡安不準備解釋,柳紅兒裝模做樣的擺了擺手。

落日餘暉,紅紅沉陽,柳紅兒蹲着雙手舉着頭好似無聊的獃獃看着李凡安安靜的磨劍,寂靜十分,響起的只有一道道擦擦的聲音。

似乎兩者都不願打破這種寧靜,都沒有開口打破,而至於李凡安則是睜大雙眼看着眼前慢慢脫去銹跡的劍,似有光芒。

「那便多謝紅兒姑娘了」

柳紅兒似在館中地位特殊,作為丫鬟卻是見人不敗,武館中的唯一丫鬟,卻是無人不敬,蹲在凡安身旁看着凡安磨劍認真的樣子。

「那是,那你準備怎麼謝我」

初出茅廬的李凡安從未見過這般情況,最後只能說出改天有時間請紅兒姑娘飽餐一頓。

聞言柳紅兒眯起眼睛莞爾一笑,點頭達到,拍了拍李凡安的肩膀離去。

李凡安看的出來,紅兒姑娘見自身體弱又孤身一人這是把自己當成小弟弟了,但這也讓李凡安感到十分溫熙,倒是如此,那也好···

靜足許久再次看向手中那把已經恢復了些許往日光華的劍,不由得重重吸了一口氣。

「總感覺來臨了什麼」

心中一輯,總感覺了一股十分臨近又親切的奇異感覺。

——

「館主大人如何想的!竟讓那種人都能進我武館了」

《劍中無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