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今日很想你
今日很想你 連載中

今日很想你

來源:google 作者:檐上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漣宿 風亦卿

時至今日,慕漣宿仍記得她意識昏沉,迷迷糊糊醒來時抬頭對風亦卿問道:「你是誰?」「我是你爹」他義正言辭道「???」你沒事吧?「你叫王翠花,我是你爹王瑾澤」他繼續面不改色道「......」呵呵男主語錄:即使你是太監,我也願意(•‿•)女主:你願意個毛啊!!!!Ps:1.女主當然不是太監啦2.架空古言3.沙雕小甜文展開

《今日很想你》章節試讀:

慕漣宿低頭看了看抱着自己大腿的那位小公子,無奈地嘆了口氣。

沒想到這位小公子還挺敏感,就她才停頓了一小會便猜到了她不會救,也挺敏捷的,當即就給爬過來抱大腿了,還連帶着把他的侍衛也拖過來了。

「這位玉樹臨風,英俊瀟洒,氣宇軒昂,驚才風逸,才貌雙全,風流倜儻的公子,求求你,你就大發慈悲,救救我吧!下輩子我給你做牛做馬一定報答你!」

他緊緊抱着慕漣宿大腿,桃花眼中含着點欲滴不滴的淚水,眼帶祈求,白皙修長的手小心翼翼地扯着慕漣宿的衣襟下擺。

像想要取得主人歡心的小貓咪,無辜而又楚楚可憐。

慕漣宿非常可恥地被美男計動搖了內心。

旁邊的那位侍衛也跟着求情,跪在地上,一下一下重重磕着頭:「是啊,這位公子,我求求您,您就救救我家少爺吧!我一定報答您的恩情!」

「哎呀這位公子,你可別被他哄騙了。」那為首黑衣人見勢不對,立即道,「況且這是我們老爺家的家事,您作為一個外人就不必多管閑事了吧?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找到出去的路,其他的事先放一放,不能幹在這耗着呀!」

「你說的對,不能幹耗着。」慕漣宿贊同地點點頭。

為首的黑衣人大喜,還未來得及有所動作,一把劍已抵在了他的脖頸。

他眸中寒光一閃,頓時跟着其餘黑衣人與慕漣宿撕打起來。

月辰本也打算去幫忙,還未等他邁出一步,那小公子叫住了他。

「這位壯士,別走啊」

月辰走到小公子身邊,頓時擋住大半光線,他停在小公子面前道:「公子有何貴幹?」

小公子暗暗比對了下他們之間的身高,道:「你看你家少爺對付那幾個黑衣人那是遊刃有餘,完全不需要你的幫忙,你上去反倒會打亂他的節奏,不如與我們一同在這坐坐,等你家少爺打完,我們就找出去的路,你看可好?」

月辰回頭看了看不遠處打的酣暢淋漓的慕漣宿,她正不費吹灰之力的將一個試圖偷襲她的黑衣人踹倒,踢下了旁邊的小土坑,小土坑中已經堆了兩個人倒地不起的黑衣人,他回過頭。

「當心!」那小公子一把將月辰拉到他身邊,躲過了後面傳來的一擊。

月辰猛地回頭,看見那為首的黑衣人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後,一手執劍,臉上是肉眼可見的憤怒。

月辰拔劍,迅速與為首黑衣人撕打起來。

這黑衣人不似其他黑衣人好對付,在與月辰打鬥中漸落下風。他乾脆扔掉佩劍,彷彿劍是他身上的一個累贅,赤手空拳向月辰襲來。

月辰打的很穩,依舊見招拆招。黑衣人扔掉劍後便像脫離了桎梏的枷鎖,好幾次狠辣靈活的手將要抓到月辰的臉,都被月辰險險躲過。

突然!

趁着月辰以劍向黑衣人腰部刺去,黑衣人錯身一扭,藉著力道一腳狠狠踢月辰執劍的手腕!

月辰疼得悶哼一聲也沒松握劍的力道,而是繼續執劍刺去,將黑衣人打倒在地,並將其踹下小土坑。

月辰捂着右手手腕站定,手腕上紅青紫交錯一片,腫了一大塊。

這一踢當真是狠絕。

月辰正要轉過身感謝小公子的相救。

未及轉身,後頸一痛,他直挺挺倒下去,被風源吃力地接住。

正巧慕漣宿打到最後一個黑衣人,發覺不對,她瞬息結束戰鬥,只見小侍衛將月辰細緻地放在地上。

不對!!!

那位小公子呢?

不好!!!

未及轉身,慕漣宿後頸被一粒小石子狠狠打中!

沒有任何風吹草動!沒有風聲!沒有氣流!悄無聲息!

本小姐的一世英名啊!

慕漣宿留下昏倒前最後一絲想法。

「走吧」,風亦卿扶着慕漣宿倒下的身體,輕輕將她放在地上。

「少爺,我們就這樣走了嗎,他們剛剛還救了我們...」風源猶豫道。

風亦卿低頭看了地上兩人一眼,抬頭指着前方道:「把他們並排放在那裡吧,那裡樹多,隱蔽」

風源小心翼翼將月辰扛起來,和風亦卿共同將救他們的那兩人放在樹叢後。

忽然,風亦卿一頓,眼角餘光掃過月辰袖口不易察覺的蓮花花紋。

「把他們一起帶出去吧。」風亦卿道。

「啊?」風源迷茫地看了風亦卿一眼,下一刻點頭道:「好!」

風亦卿低頭看了看大高個月辰,果斷選擇了月辰旁邊看起來身量較為輕巧的慕漣宿,一把將她扛起來。

「我扛他,你扛另一個。」

風源趕緊再次略顯吃力地扛起月辰,跟上風亦卿。

「少爺,我們該怎麼走出去啊?」

「剛才跑了這麼多圈,你還沒看出該怎麼走?算了,跟着我走就對了。」

「好的,少爺。少爺果然智勇雙全,剛才就用兩顆小石子就把他們倆都放倒了,好厲害!」

「雖然我的武功被廢了,但我們風仞拳的要領我還是牢牢記在心中的。剛才那不過是借用了風力這個外力,再加上他們對我們的一絲鬆懈,才達到這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步。」

「哈哈還是姓風好,連風都幫着我們。」

「你的額頭還疼嗎,剛才磕了那麼久,回去找點藥草擦擦。」

「多謝少爺關心,屬下沒事,你看我現在還活蹦亂跳的!」

......

......

.

「我真的真的真的不可以先去洗漱一下嗎?」月辰苦惱地撐着下巴,望着對面那倆人第三次道。

「你真的真的真的不怕我們對你家少爺做什麼嗎?」風源一臉無可奈何地撐着太陽穴道。

月辰望了望躺在床上的慕漣宿一眼,道:「我覺得你們不是那樣的人。」

風源露出一個邪笑,陰沉沉道:「你怎麼就確定我們不是那樣的人?」

月辰靜靜看着他眨巴眨巴眼,道:「如果你們真是這樣的人的話就不會把我們救回來了,剛剛你家公子還救了我呢。」

「你看你」,風源神色激動地站起來戳着月辰的額頭。

「如果現在躺床上的是我家少爺!我肯定不會像你這樣一點戒備心沒有就離開!」

「只是短暫離開」,月辰插嘴道。

「閉嘴!」風源繼續表忠心,「我對我家少爺那可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哪像你區區在這裡等一會就忍不住了,就算讓我等我家少爺一輩子,我也願意等!」

月辰實在忍不了,道「其實我想去洗漱一下是因為剛才額頭上沾了點鳥屎...」越說聲音越小,「我也不是要離開,就叫小二把洗漱用品送上來洗一下就好了...」

足足靜了三秒。

風源終於暴跳起來:「什麼!!!!」

他抬着右手,咬牙切齒地看着月辰,下一秒抓着月辰衣服使勁擦蹭。

月辰想要扯回自己的衣服卻被風源死死拉住。

他抬頭剛好和惡向膽邊生的風源對視。

月辰:「......」

「行了,」一直沉默不語的風亦卿按了按太陽穴,「風源去找小二準備洗漱用品」

風源依舊惡狠狠地看着月辰答道「是」。

風源甩了甩手,輕手輕腳地從樓梯上走下,雖然已經很注意了,但樓梯還是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彷彿下一秒樓梯就要斷掉。

他叫醒昏昏欲睡的客棧小二。

這客棧小二是個半大的孩子,看着瘦條條的,他一睜眼又看着很精神,約莫十一二歲。

風源不禁感嘆這麼小就出來打童工了,吩咐完事情,又輕手輕腳地走了上去。

昏暗的樓道里再次響起嘎吱嘎吱的聲音。

風源回到房間,看着依舊躺在床上的慕漣宿道:「少爺,他怎麼還不醒?」

風亦卿看了看風源,不動聲色地移了移凳子,神情正經道:「對他下手的力道重了點,估計要醒了。」

少頃,風亦卿走到慕漣宿床邊。

慕漣宿安靜地躺在床上。

面若冠玉,眉眼如畫。

風亦卿捏着張絲帕子緩緩抬手靠近。

「小公子,你要幹什麼?」

月辰一個箭步衝上來,擋在慕漣宿身前。

風亦卿看了看擋在面前的月辰,道:「他半天不起來,我怕他已經睡著了,準備採取點外在手段,以幫他快速清醒。」

月辰狐疑地盯着他,只見他將帕子覆在慕漣宿臉上。

然後......隔着帕子捏住了她的鼻子。

月辰:「......?」還能這樣叫醒人?

.

慕漣宿站在清蓮峰上。

她與峰上的人一個個擦肩而過,向他們招手打招呼,可嘴裏無論如何說不出話來,一張嘴便覺沉悶痛苦得緊,完全發不出聲。

她着急得手舞足蹈,可他們一個個漠然地從她身邊走過,彷彿陌生人。

慕浮月在人群中面無表情地從她身邊走過。

她再次開心地招手,可下一秒,天旋地轉,她看見阿姐執着劍向她撲來。

周圍的人似被線牽着一般也跟着向她打來,他們一個個面無表情,獃滯木然。

慕漣宿只能不斷朝着漫無天際的黑暗跑去,她大口大口艱難地喘着氣,卻發現呼吸越來越困難......

然後慕漣宿就從床上彈了起來。

隨着她的這一起身,木板床發出年老沉重的聲音,面上的絲帕從眼前划過,她還沒反應過來,獃獃望着身邊那位俊俏公子道:

「你是誰?」

「我是你爹。」

風亦卿慢條斯理地將絲帕從慕漣宿身上取下。

「......!!!???」呵呵。

「?????!!!」月辰瞪大雙眼。

「......」風源也目瞪口呆。

風亦卿將帕子扔給風源,面不改色道:

「你叫王翠花,我是你爹王瑾澤。」

慕漣宿:「......」王翠花?你怎麼不叫王鐵柱????!!!!!

《今日很想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