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橘子味軟糖
橘子味軟糖 連載中

橘子味軟糖

來源:google 作者:嘉月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諾 阮棠

【現言·久別重逢·青春校園·暗戀成真】高中時,理科學霸男神同桌成了理科學渣阮棠的緋聞男友,在她一次勇敢發聲中,謠言戛然而止時隔多年,阮棠怎麼也沒想到,去趟口腔醫院竟能再次與他相遇而她的牙醫程醫生,正是她的緋聞『前』男友,程諾阮棠:程醫生到底想怎樣?程諾:想你程諾:想讓你再靠近我一點【表裡不一禁慾系寡言牙醫x外冷內熱嬌軟網文作者】展開

《橘子味軟糖》章節試讀:

「我?」

阮棠不屑,指了指自己道,「我逃避什麼了?」

關掉手機,起身去廚房泡了杯咖啡,回到房間打開電腦,細白的指尖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打,一行接着一行,思如泉湧。

轉眼幾個小時過去,阮棠端起咖啡杯抿了抿,一滴不剩。

摘下鏡框看了眼時間,喃喃自語,「六點了?」

經過幾個小時的埋頭苦幹,新書大綱的初稿終於完成。

阮棠像只貓咪一樣伸了伸懶腰,習慣性地用手扶着脖子轉了轉,倒在椅子上,之前的疲勞全都不翼而飛,頓覺神清氣爽。

咕嚕咕嚕。

肚子恰合時宜地響了幾聲,阮棠保存好文件後發給了童䍃:

【你先看一下,我去吃個飯。】

催稿的小童學:【OK!】

阮棠一直緊繃的情緒終於鬆了下來,端着咖啡杯到廚房覓食。

拉開冰箱,裏面空空蕩蕩。

她無奈地嘆口氣,把冰箱門關上,「我還是點外賣吧。」

回到客廳,阮棠隨手從茶几上拿起遙控器將電視打開,看着裏面的綜藝節目,心情平靜。

從她大學畢業結束了實習後,便走上了寫作之路,她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有東西就隨便吃一點,沒有就點外賣。

她一邊喝水,一邊糾結晚飯吃什麼,二十分鐘過去,人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阮棠,你在逃避......」

「阮棠!你什麼也不是!」

「阮棠......阮棠......」

睡夢中夢魘不斷糾纏着她,耳邊縈繞着嘈雜地哭喊聲和責罵聲,那種恐懼和無助彷彿隨時都會將她吞噬,她就像是被人丟棄在荒野上的嬰兒,無人關心。

「媽媽......」

阮棠哭喊着,她想醒卻醒不來,眼淚順着臉頰流淌下去,落進無盡深淵,孤獨又無助。

「Can you still be there.Tell me youre with me there somewhere...」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阮棠眼皮動了動,猛地坐起來睜開雙眼,茫然地望着手機上的來電。

她愣了愣按下接聽鍵,聲音微顫道,「你好。」

電話里的男聲焦急,「阮小姐,你可算是接電話了,幫我按下電梯,您的外賣到了!」

「外賣?我沒......」

阮棠下意識看了眼手機,退出通話界面,看到外賣軟件上顯示着支付成功。她來不及顧及自己滿是冷汗的額頭,踩上拖鞋就去了電梯間幫忙按電梯。

她住的小區環境很好,電梯需要刷卡才能進,監控更是二十四小時全程無死角,全方位實時監控,相對而言很安全。

電梯門打開,一外賣小哥激動地把外賣交給她,「晚了好久,實在抱歉。」

阮棠抬頭微笑,「是我自己的問題,不好意思耽誤你這麼久,這水給你喝吧。」

「謝謝,阮小姐。」

外賣小哥沒有客氣,朝她笑了笑,接過水就進了電梯,趕着去接下一單。

電梯門要合上時,阮棠看到他身後那個熟悉的人,男人身形挺拔修長,墨眉星目,鼻樑高挺,唇線柔軟而又堅毅,一件白色寬鬆襯衫,一條黑色西裝休閑褲,襯得他愈發清冷矜貴。

他似乎在看她。

眼神里透露出一種無法忽視的溫柔,平和而驚喜。

阮棠愣了愣,難不成他也住這?

「叮」一聲,電梯門關上,阮棠回神,踱步回了家。

她坐在餐桌前,看着十寸的烤肉披薩輕扯一下嘴角,自己也是夠厲害的,睡覺也能點餐,還點了個這麼大個的披薩,這得吃多久啊。

阮棠摸出手機,隨手拍了張照片發給童䍃,「䍃䍃,我......」

她語音還沒發出去,童䍃回復:【等我!我馬上到。】

阮棠輕聲一笑,鬆開手重新發語音,「買點其他吃的過來吧,我家冰箱里什麼都沒有,只剩水了。」

童䍃回了個OK的表情包:【好,包在我身上。】

她知道,她家的冰箱又可以滿滿當當的了。

童䍃離阮棠家並不遠,只隔了兩條街,走路只需十多分鐘,但童䍃還是開車來的。

阮棠去接的時候,見童䍃提了兩大袋子的東西,什麼都有。

「怎麼買這麼多啊?」阮棠驚訝道。

「沒辦法,誰讓你那麼摳呢,就當扶貧了唄。」童䍃笑嘻嘻地打趣阮棠。

阮棠笑吟吟道,「童小姐果然財大氣粗!」

「那是!」

童䍃家庭條件優渥,一畢業就在當地一家有名的出版社當編輯,她父母對此也都很滿意。當然,阮棠也很滿意,說不定她的新書就能在童䍃的安排下能夠順利出版,某種意義上,算是「走後門」了吧。

回到家,將東西全部分類放好,阮棠給童䍃找了件寬鬆的睡衣給她穿。兩人就坐在客廳的毛毯上,支起了小桌。

「來,走一個。」童䍃舉杯,「預祝你的新書一切順利!」

「謝謝!」

阮棠抿了一口啤酒,許是太久沒喝,覺得味道有些奇怪。

她皺着眉,「這酒怎麼又苦又澀的,好難喝。」

「有嗎?」童䍃自然地從她手上拿走酒瓶,喝了口,「還好啊,可能是比較溫的原因吧,我放冰箱里涼一涼再喝。」

「好吧。」阮棠咬了一口披薩,「我的大綱你覺得怎麼樣?」

「挺好的。」童䍃坐回原位,「就按這版開始寫吧。」

阮棠輕笑,「終於可以了。」

「別說,你的寫作天賦可謂是天賦異稟,真希望你的書可以出版。」

「那就借你吉言吧。」

阮棠最新策劃的這本書是古言,一切準備就緒,只差書名。

兩人碰杯結束,童䍃咬了一口披薩問道,「對了。」

她抬眼看向阮棠,「你說你今天在口腔醫院遇見程諾了?」

阮棠點頭,嘴角抿成一條細線有些難為情,「嗯,他竟然還是我的牙醫。」

童䍃唇角一提,「那還不是你倆緣分頗深?」

「這也能算?「阮棠低聲道,「我倆這算哪門子的緣分?要算也只能算是......孽緣。」

「孽緣?」

童䍃睜大眼睛,「眼下明明是上天給你們創造機會,讓你們再續前緣,怎麼能說是孽緣呢?」

《橘子味軟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