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抗戰兵王穿越成紈絝大少
抗戰兵王穿越成紈絝大少 連載中

抗戰兵王穿越成紈絝大少

來源:google 作者:散心靚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明宇 王遠山 都市小說

三日後中午,王府,張燈結綵,喜氣洋洋,上上下下許多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少東家要成親了,這是多麼大的一件事情啊,里里外外人.........展開

《抗戰兵王穿越成紈絝大少》章節試讀:

《抗戰兵王穿越成紈絝大少》是由散心靚意創作的關於愛情的火熱小說。
講述了:...「少爺,您玩的開心吧?
嘿嘿」眼前這個叫王介的青年男子一臉壞笑的看着王明宇說道「玩你個頭啊,你出的什麼餿主意啊?
以後別干這麼缺德的事情!
哼」王明宇一臉怒氣的對着這個跟班,眼神好似要把王介吃了一樣。
王介心下慌了,以為少爺事情辦砸了,沒處發泄呢,要是得罪了少爺那以後可沒有好日子過了,於是趕忙說道:「少爺少爺,是小的錯了,下次小的再也不出這種主意了,嘿嘿嘿,少爺,那咱先回家?」
「恩,回吧,你前面帶路!」
王明宇也不糾纏這事,反正他也知道以前這個王明宇是多麼的混蛋了,這個王介也沒少出餿主意,自己以後多一定要樹立一個光輝的形象,也算對得起已經去了的王明宇。
說著,王介就帶着王明宇一路搖搖晃晃的回家了,一路上王介還不時的看了看自己的少爺,發現好像少爺和以前有點不同,至於什麼地方不同,自己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為啥呢?
不懂?
這就是感覺!
可惜路上的人看見王明宇過來都紛紛讓路,好似王明宇得了瘟病一樣,避之不及!
王明宇只得無奈的搖搖頭,誰叫以前的名聲太臭呢?
這一時半會肯定是沒辦法彌補了!
寧波王家。
王明宇的父親王遠山坐在大廳里用茶,西湖的雨前龍井,彷彿有着無窮的味道,讓王遠山沉醉其中,王遠山表字:齊名。
浙商的代表人物之一,寧波商會的副會長,由於江浙財閥是國民**財政的根本之所在,所以王家在寧波的地位可謂如日中天,同時也造就了王明宇紈絝的性子。
看着遠處王明宇朝大廳走來,王遠山不住的搖着頭,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誰不想自己的兒子是個人才啊,想想自己百年之後,王家的基業沒有人傳承,王遠山又搖了搖頭,自己縱容他太過了啊!
這時的王明宇也懷着一種莫名的感覺緩緩的走向王遠山,上一世自己沒有父母,是國家培養了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名優秀的戰士,一名優秀的緝毒武警!
再世為人,居然活生生的多了一個父親,雖然和自己沒多大關係,但是終究佔著人家兒子的身體,換句話說,體內流着的就是王遠山的血,這是改變不了的。
「爹,我回來了!」
王明宇站在大廳上向著王遠山說道,不知道緊張還是什麼原因,反正表情有點不自然,但就是這嚴肅的表情,讓王遠山心下大驚,王遠山可是了解自己的兒子的,除非犯了大錯,不然不可能對自己這樣,還給自己打招呼,要在平時,那是不可能的!
「漢寧,是不是又出了什麼事了?」
王遠山表面淡定的說道,也難怪,王家勢力在寧波可以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只要不是刺殺**要員啥的,一般的就是失手打死個把人,也是可以擺平的!
王遠山心想自己的兒子也不可能做出那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但是王父驚的是這個兒子老是這樣惹禍,一次比一次嚴重,沒準有一天就能把天給捅破了。
王明宇一聽這話,就知道王遠山誤會了,趕忙道:「沒有沒有,爹,我怎麼可能出事呢?
我這不是好好的嘛!」
「那好,不要老跟着你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廝混,記得有空跟着我多學學生意,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要整天惹是生非,記得你是馬上都要成家的人了,這個家將來還是要靠你撐着的!」
王遠山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兒子,雖然知道兒子肯定會說不願意做生意云云,但是每次問出來也還是懷着期待的深情,這就是一個父親的期望吧。
「是,爹,孩兒以後一定盡心儘力的學習!」
王明宇對着王遠山恭敬的說道,不為啥,就為這個老爹關心自己,沒有享受過父愛母愛的人,突然享受到了,那種感覺是說不出來的。
王遠山下意識的「恩」了一下之後,又覺得不對,「漢寧,你說什麼?
你再說一遍」「爹,我說我以後一定撐起這個家,不讓您老人家丟人!」
王明宇目光堅定的說道「好,好,好!」
王遠山哈哈大笑,對着天上說道:「六娘,你聽見了嗎?
你聽見了嗎?
我們的兒子終於長大了!」
看着老淚縱橫的王遠山,王明宇心中難以平復,是啊,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讓這個老父親滿足,自己一定不能讓這個老父親失望,權當是替以前的王明宇敬一份孝心了!
「漢寧啊,過幾天你就要大婚了,準備的怎麼樣了啊?」
王遠山見自己失態,也趕忙換一個話題「爹,孩兒還不想成親,你看能不能過兩年再說?」
王明宇雖然看着那個聶思思漂亮,但是作為一個現代人,這種包辦婚姻還是很抵觸的,再說人家姑娘也不願意,何必自己找罪受呢?
「混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訂好的事情,你說反悔就反悔得了的?
剛爹還誇你懂事了,這才多大會功夫,你怎麼又犯渾呢?
再說了,聶家小姐,乃是大家閨秀,門當戶對!
你以前還口口聲聲說非她不娶?
現在怎麼回事啊?
你倒是給我說說」王遠山氣鼓鼓的說道,「感情這小子剛才那麼乖是有目的的?
難不成又看上哪家的閨女了?
造孽啊!」
「那個爹,是這樣的,今年我去聶家看了聶思思,她不是很情願啊,你看這樣勉強來的,是不會幸福的,你也不想兒子成婚以後不幸福,是吧?」
王明宇無奈之下,只好把聶思思給拉下水,其實也不能算拉下水,聶思思是求之不得的!
「她說不想就不想?
把我們長輩的話當耳旁風?
我告訴你們,這婚是我和聶老闆早就定下來的,三天後你必須把人家姑娘娶回來!
哼」王遠山把茶杯「砰」的一聲,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後扭頭就去自己的書房去了「爹,爹。


。」
王明宇還帶追上去在解釋解釋,後面王介一把拉住他說道:「少爺,別去了,老爺生氣了,再說了,這麼好的媳婦咋能不要呢?」
「你懂什麼?
啊,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得得得,我這是說的啥啊,說了你也不懂,反正我就是不想成這個親!」
王明宇也是氣鼓鼓的說道主僕二人一個勸,一個急,兩個人索性一人倒了一杯茶在客廳里做下來吵了,兩個時代的人,溝通起來可是很麻煩的。
王介為什麼想王明宇娶聶思思呢?
第一嘛,王明宇娶了老婆之後,以後自己也不用跟着少爺出去鬼混了。
說實在的王介其實是一個挺正義的人,就是跟着王明宇之後,慢慢的變的邪惡起來了,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這個道理。
這第二嘛,王介尋思以後少爺出了什麼事,自然有人管的住他,那被老爺懲罰的機會就小了!
王介是被王明宇的老爹所救,原來是個江洋大盜,後來山東混不下去了,留下幾個弟兄就來南方闖蕩了(以後就知道了,呵呵)。
晚上,王家客廳飯桌上。
「爹,您是不是在考慮一下我的建議?」
王明宇仍然不死心的問道「不用考慮了,三天後大婚!」
王遠山可不這麼想,要是貿然悔婚面子上過不去,沒法和自己的老友交代,而且這個不成器的兒子以後上哪裡在去找這麼好的媳婦啊「那好,爹,這個婚,我同意結,但是你也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王明宇表情嚴肅的說道「什麼要求,你說,只要爹做得到的,爹就能滿足你!」
王遠山滿不在乎的說道「爹,孩兒想去報考**軍校!」
王明宇一句話,讓王遠山呆立當場,過了許久,王遠山才回過神來,望着自己的兒子,默不作聲。
「爹,你倒是說句話啊?」
王明宇急了,同不同意不也得說句話嘛,這不說話是啥意思,誰能知道「我兒有意參軍,為父倍感欣慰」這兩句說的王明宇直接就高興壞了,以為老爹肯定同意了,那成婚的事情馬上就可以找借口拖延了,誰知王遠山話鋒一轉:「但打仗不是兒戲,更不是做買賣,不是這個東西不喜歡可以退貨,就算生意失敗了你還可以從來,子彈可是不長眼睛的,現在正值多事之秋,漢寧啊,你何苦要是參軍呢?
你就捨得丟下為父一人?」
「這。



爹,孩兒是想,家國天下,沒有國哪裡還有家?
以前我不學好,讓你*碎了心,但是我現在想明白了,男兒身逢亂世,當為國家,為民族建功立業,孩兒不能在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下去了!」
王明宇半真半假的說道,為了配合,還特地給老爺子下了跪。
「我兒這是幹什麼,快快起來」王遠山一看王明宇跪下來了,趕忙說道「爹不答應孩兒,孩兒願長跪不起!」
王明宇繼續說道「漢寧,你真的決定了?」
「爹,孩兒決定了!」
「不後悔?」
「不後悔!」
「好,好,好,漢寧,不愧是我王家的子孫,亂世之中,男兒理當馳騁沙場,建功立業!
為父為你這個決定感到驕傲,感到自豪!
我兒能有此想法,不枉身為男兒,不枉身在亂世,不愧是我王家的好男兒!
爹答應你就是了!」
王遠山說這話的時候,看上去有點激動,老臉漲紅,心中卻是想到:「如果讓漢寧一直這麼渾渾噩噩的活下去,還不如去軍中鍛煉他幾年,回來的性子也好改改,要是在軍校表現的好,我也可以找人幫襯幫襯,給他謀個文職!」
「謝謝爹,謝謝爹!」
王明宇可不知道王遠山的想法,望着王遠山慷慨激昂的話,王明宇心中,王遠山的形象立刻高大了起來,一個愛國的實業家,一個愛國的父親,這也是以後王父多次被自己兒子「勒索」的重要原因了,要是王父知道今天這番話造成,估計死也不會說的。
和父親商量好了參軍之事之後,王明宇整個人就輕鬆了下來,因為他做了決定了,雖然有點逃婚的意思,但是也是決定了,王明宇覺得自己天身就是個軍人,無論是和平年代還是戰爭年代,自己心中一直嚮往的就是軍人這個職業,現在當然也不例外!
時間很快就到了,三天之後,王明宇也迎來了自己的大婚之日,卻不曾想。



《抗戰兵王穿越成紈絝大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