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
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 連載中

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樂添知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樂添知命 何沐 懸疑驚悚

【無女主殺伐果斷恐怖副本聖母勿入】何沐因過激殺人而被捲入慾望深淵,成為命運的爭渡者黑暗中吞咽血肉的咀嚼聲,窗外貼臉凝視的蒼白鬼臉角落裡吮吸鮮血的猩紅蘿莉,無法擺脫的黑瞳玩偶......殺戮者與求生者於夢境之中不斷追逐當怪物遍地,鬼物橫行,身為殺戮者的何沐,能否擊殺逃竄的求生者當夢境照進現實,恐怖吞噬人類,何沐能否在化身惡墮的虛幻與現實中實現超脫PS:這是一個白天做演員,送外賣,與鄰里和睦相處,幫助老奶奶過馬路的好人,晚上化身殺人狂魔的故事!展開

《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章節試讀:

「好~」

「嗯~」

深褐巨蜥大戰神聖白牛和馬東西二人瞬間沉淪,色眯眯地就要跟隨着魅魔進房享受特殊服務。

韓大力眼中掙扎之色不斷閃現,捂住受傷的左臂,艱難抵擋着女人的魅惑。

玉藻前大人不滿地冷哼一聲,雖然她內心的**也被挑起, 想要讓故鄉的百合花盛開一夏,但嫉妒使她逐漸清醒。

憑什麼老娘這個胸懷寬廣,清純可愛的無敵美少女你們不喜歡,偏偏喜歡一個「妖艷賤貨」!

雷神托爾索緊咬舌尖,登時清醒,正要提醒隊友。

這時,一聲低沉的怒吼自其身後傳來,在狹窄的樓道內層層迴響。

「全部都去死!」

雷神托爾索感受着身後傳來的陣陣殺氣,不斷迴響的踏步聲,忍不住汗毛直豎。

對方,很強!

那名妖媚女子,刀裁一般的淡眉微微皺起,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和痛恨。

「該死的老頭子。」

隨即在雷神即將將她砸開的前一刻,迅速縮回屋內。

砰的一聲,關閉了房門。

一巴掌拍醒馬東西和深褐巨蜥大戰神聖白牛,雷神托爾索帶着眾人趕忙向前方跑去。

後方的殺氣逼近,卻一直沒有追上他們。

看了看身旁一瘸一拐的阿三。

雷神托爾索連忙回頭,發現對方竟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年邁老者。

一身淡綠戎裝,斑白寸頭,面若刀削,膚色古銅,額頭上三道橫死紋溝壑分明,眼睛卻炯炯有神,十分銳利。

袖子挽起,露出了鋼筋般錯落起伏的肌肉,拳頭上銀光閃爍,兩件指虎寒意森然,舉手投足間更是顯露出絲絲威嚴。

這是怪物?

雷神托爾索有些詫異,不過聽別人曾說過,深淵會隨機把一些某種情感趨於極端或者擁有瘋狂屬性的瘋子、狂人甚至惡墮等優秀種子招募到各處副本,再或者直接根據人類夢境衍生出相應的怪物和副本。

總之,只要人類以及藍星萬靈在夢中留下痕迹,都有可能被深淵捕獲,進而創造出來。

突然,雷神托兒索瞳孔收縮到極致。

越過寸頭老者,看到何沐一行人從樓道口走了出來。

「跑——!」

厲喝一聲,雷神托爾索目光凝重地回頭盯着鐵拳老兵。

鐵拳老兵彷彿也察覺到了何沐等人的到來,眼中厲色一閃,猛然加快速度,和斷後的雷神托爾索纏鬥起來。

躲過碎顱錘,抬腿膝擊,配合著肘擊和衝撞,鐵拳老兵將軍用格鬥術發揮的十分出色,但這卻讓雷神托爾索逐漸絕望。

某一刻,鐵拳突然砸向雷神托爾索胸口。

看着散發著寒光的指虎,雷神托爾索有些後悔自己託大了。

自己就不該斷後!

可又不得不斷後。

突然,鐵拳化拳為掌,一道強勁的衝擊力將雷神托爾索推向韓大力等人。

這一切都只發生在數秒之內。

雷神托爾索眼中閃過一絲愕然,而後面無表情地被玉藻前大人和韓大力攙扶起來。

驀然回首,馬東西和深褐巨蜥大戰神聖白牛已經跑得無影無蹤。

臉色驟然陰沉,雷神托爾索夾着碎顱錘,忍着胸痛,拉着二人往樓梯口快速跑去。

心中更是大恨,自己都把五樓那個怪物打死了,為什麼積分和經驗卻還沒到賬,看來他還活着,或者不是自己殺死的,若非其他怪物追的急,自己一定會再補一錘。

這時,何沐和屠夫等人也快步來到了鐵拳老兵身旁。

深深地看了老兵一眼,何沐抽出手術刀,預判玉藻前大人的走位,猛地投擲出去!

屠夫見狀,下意識地也將剔骨刀扔了出去。

貪食更是咆哮一聲,扔下棒球棒和畫家屍體,緊隨其後地向著雷神托爾索等人撲去。

雷神托爾索眼皮一抖,連忙拉住韓大力,躲過了更快更急的剔骨刀,正要去拉那玉藻前大人時,卻發現對方已然背部中刀,在身後衝擊力和自身重心的影響下,櫻日少女慘叫一聲,摔倒在地。

抬頭看向即將抵達的貪食者,雷神托爾索眼中掙扎不斷,最終化作一絲決絕,搶過對方手中的菜刀,拉着愣神的韓大力,跑進了樓梯口。

「救我!」

「救我......」

玉藻前大人小口喘息着,涕泗橫流,更是伸出右手想要抓住逐漸消失的二人,但最終所有的努力全部化作絕望,一絲怨恨不由得漸漸生出。

掙扎着想要爬起來,突然,一道碩大腳掌將其壓下,伴隨着前後的痛楚,令玉藻前大人忍不住哼哼出聲。

看着正要俯身咬碎那櫻日少女脖頸的貪食者,何沐大喝一聲:「讓他停下,我有重要發現。」

屠夫皺了皺眉,還是低喝道:「住手,弟弟。」

貪食者的口漬沾染在櫻日少女的脖頸上,他最終停下了動作,只是極其不滿地朝着屠夫和何沐低吼一聲。

但在屠夫的呼喝下,貪食者害怕地挪了挪身子。

這一幕,令何沐眼神閃爍,抿了抿嘴。

這裡看來大都是有着關係的怪物。

醫生和護士、屠夫和貪食者,女人和小女孩,那麼這老兵和畫家以及魅魔又有着什麼關係呢?

或者只有畫家是單身漢?

就他一人在五樓!

來到櫻日少女一旁,看着對方哭的梨花帶雨的模樣,何沐內心有些起伏,但隨即被他直接鎮壓!

夢境之下,深淵之中,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這是亘古不變的自然法則。

何況,這裡還不一定會死呢。

從另一隻兜里摸索着,而後拿出止血噴霧,噴洒在對方的背上。

看着一臉疑惑的眾多怪物,何沐單手捏着櫻日少女的清純臉蛋。

嫌棄地躲過了鼻涕的部位,輕聲說道:「我們歸屬深淵,製作恐懼,那麼就不能機械地殺人,這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需要在他們的靈魂和肉體上刻下恐懼的印痕,從而給予深淵最大的源力供給。」

「到那時,深淵會給予我們獎賞,這處空間,這座城市,更重要的是我們,力量會無限增強,理智與瘋狂將成為我們的玩物,人類與萬靈將會成為我們的羔羊,甚至入侵現實,回歸現實也未嘗不可。」

看着逐漸意動的眾多怪物,何沐蠱惑道:「另外,這個女孩,也可以成為我們的誘餌,說不定能夠引來逃跑的老鼠呢。」

「這樣我們就可以製造出更多的恐懼,節省時間,享受美味的大餐。」

屠夫眼中閃過嗜血的光芒,很是贊同何沐的話,艾麗絲崇拜地看着何沐。

鐵拳老兵有些猶疑,忌憚地看着何沐,沒有反對。

他真的想回到現實看看,帶着女兒,看看自己那個破敗不堪的家。

瞥了一眼旁邊早已換上一身黑色皮衣皮褲的魅魔,鐵拳老兵心中一嘆。

口罩女子臉色漠然,她對於現實早已無所眷戀,那個給自己和孩子帶來傷害的禽獸,早已被自己和孩子分屍吞食,骯髒的內臟打包扔進海里,餘下的骨頭打磨成粉,沖入了下水道,至於頭顱,則被冷藏在冰櫃里。

每夜臨睡前,自己都會看着他,回憶着往昔的美好記憶。

以及之後對方的種種惡行!

「那就都沒意見了,你覺得我要怎麼對待你呢,小寶貝。」

何沐扭頭看向櫻日少女,眼神溫潤,嘴角勾起,彷彿情人般撫摸着對方的小臉(乾淨的地方),更是將櫻日少女散亂的髮絲撫平。

一時間,對方好看極了!

「壓...脈...帶!!」(不要啊!)

......

《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