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快穿:白蓮宿主他又純又欲
快穿:白蓮宿主他又純又欲 連載中

快穿:白蓮宿主他又純又欲

來源:google 作者:君生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君生生 宋江時 都市小說

【預警和避雷都在第一章哦,寫着玩的一篇小說,脾氣很好,要是可以的話多留點評論跟我聊聊天噠】宋江時親眼看見心上人死在了自己的懷裡,那一句「我喜歡你」還是沒有說出口臨死之際,耳畔突兀的響起一道聲音【叮咚,檢測到您對一個人的執念過深,達到快穿攻略局的宿主要求,已為您的性格匹配合適的系統,接下來,為了心中人,努力完成任務吧!】「……什麼?」宋江時有些遲鈍的眨了眨眼,下一刻腦海里就出現了一團數據亂碼,並且自稱系統,能幫自己實現內心最深處的慾望反正也沒有什麼可以牽掛的了,宋江時沒過多猶豫就接受了莫名其妙冒出的系統——真假反正都無所謂了結果進入任務世界後,他驚愕的發現任務對象竟然是他心上人的樣貌——雖然性格不太相同就是了本來任務積極性不太高病懨懨的宋江時瞬間精神起來,一番操作下來簡直不把系統當外人原本因為宿主性格分配的統直接甘拜下風:「你能再不要臉一點嗎?」青年眉眼彎彎,毫不在意的輕笑了一聲,隨意的翹起二郎腿,對着沉默無語的系統眨了眨眼「追老公要什麼臉呢?對吧?」展開

《快穿:白蓮宿主他又純又欲》章節試讀:

【注意,本文世界觀與現實不太一樣,請不要按照現實標準來看】

「不行」

秦墨下意識就直接拒絕了宋江時的要求,下一刻就看見小少爺的情緒明顯低落了下去,淡粉色的唇被牙齒咬得泛紅充血,眼神有些可憐。

秦墨莫名的喉嚨有些發緊,沉默了下來,張了張嘴什麼也沒說出口。

好奇怪。

就在秦墨以為這小少爺要發脾氣的時候,下一刻就看見他放下了碗筷,也不再去看他,徑直走了出去。

中間還差點被地毯絆了一跤。

他哭了?為什麼哭?我做了什麼嗎??

這位年輕的總裁第一次產生了疑問。

思考良久沒有得到回答後,直接判定為這小少爺又鬧少爺脾氣了,過不了多久就好了。

23:15

秦墨猶豫的站在房門前,他今天其實是打算回家一天的,畢竟先前已經連續兩周沒回來了。

但是一想到宋江時泛紅的眼角,頭一次退縮了。

他不擅長哄人,尤其是這種任性的小孩,並且他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讓這位少爺性情大變。

畢竟之前生氣這小少爺可以一個人把瓦都掀翻出去。

房間里沒有動靜,秦墨猶豫了半晌,最終去了書房。

之後還是少回來吧,這種情況他實在是無法應對。

「你呀,多回家去陪陪月初,他身體不太好,你就不要再彆扭了」

「我會的,媽,先掛了」

秦墨掛斷了電話,視線再次回到平板電腦上面,接着處理文件。

「少爺」

管家恭恭敬敬的站在秦墨的面前。

「剛剛去叫宋少爺並沒有回話,給宋少爺準備的飯菜已經涼了大半」

秦墨按了按眉心,不知道為什麼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是否需要開門看看宋少爺的情況呢?」

「…嗯,你去看看吧,叫廚師把飯菜再熱一熱」

「是」

管家再次來到房前敲門,三聲之後依舊沒有什麼動靜。

「少夫人,得罪了」

說完,管家直接拿鑰匙開了門,沒有宋江時的身影。

床上鼓鼓囊囊的一團,似乎還沒有睡醒。

管家站在原地沒有踏進門,提高聲音再次喊了一聲少夫人。

——畢竟也有幾次睡過頭的時候。

但是床上的人依舊沒有什麼動靜。

管家心裏頓時警鈴大作,也不顧會不會弄髒地毯了,快步走進了房間掀開了床上人的被子。

黑髮的少年穿着睡衣乖巧的躺在床上,沒有動靜,臉上一如往常一般蒼白,就像是單純睡著了一樣。

「少夫人?少夫人!!」管家音量加大,不敢用力搖晃少年的身體,手指顫抖的探了探宋江時的鼻息——還有有些微弱的氣流。

「少爺!少夫人心臟病發了!」管家這時候也不再保持什麼距離,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昨天晚上就發生了,肯定都有些時間了。

沒有多少猶豫,直接彎腰把少年抱了起來,裹了一條毛絨毯就快速跑下了樓。

秦墨聽見管家聲音時楞了楞,直到看見管家把宋江時抱了下來才反應過來,大步上前接過少年,他這才發現少年比看上去還要單薄一些,心跳微弱到幾乎聽不見。

心中燃起了一陣莫名的情緒。

是他疏忽了,相處了兩個月看多了少年生龍活虎到處亂跳的樣子,忘記了他本身就帶有心臟病,忘記了他身體不好。

忘記了他也就剛剛成年半年而已。

昨天晚上。

宋江時回到房間後剛剛準備洗個澡,系統卻在這時候突然開口。

【注意,原主心臟病將在五分鐘後強行發作】

去往浴室的腳步停住了,宋江時站在原地沒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宿,宿主?你沒事吧?五分鐘後就是強制情節了,要不,呃,我有一個跳過的機會……】

「不用了」還是那個漫不經心的語氣「挺好的,正合我意,我還愁怎麼找機會呢」

【啊?】

宋江時脫力的倒在床上,嘴唇疼的發白,冷汗頻頻,無意識的縮進了被子里,抱住雙腿,大口大口的呼吸。

好……好難受

意識開始模糊,嘴巴無意識的張開,眼神潰散開來,疼的整個人都在顫抖,小小的一團縮在床上,不受控制的發出陣陣嗚咽。

【宿,宿主,要不要我用一次特權開無痛啊?】006看着宋江時疼的六神無主的模樣,忍不住開口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被窩裡傳來宋江時虛弱沙啞的聲音。

「…不,不用」已經疼的意識模糊了,在暈過去的前一刻,宋江時突然咧開嘴笑了出來。

006被嚇了一跳,差點以為宿主是疼瘋了意識不清了,急急忙忙跑去要去開無痛,下一秒宋江時就直接暈了過去,留下了楞楞的006。

【嗚嗚嗚,宿主,好敬業啊嗚嗚嗚】

再次醒來,入眼便是一片白茫茫,等大腦反應過來後直接睜開了眼睛。

「少夫人?您醒了?」

耳邊是一個陌生的聲音,宋江時眨巴了下眼睛,看向發聲的人。

是一個金色頭髮的男人,帶着單片眼睛,一身白西裝,嘴角帶着一絲笑,淺藍色的眼睛微微眯起。

「我是秦少的特助蘇寧,委託來照顧您,您想要吃些什麼嗎?」

病床上的少年微微低下頭,隱約可以看到有些泛紅的眼眶,似乎是不想讓面前人發現,等了好一會才開口,帶着一絲絲哭腔隱忍道

「不用了,阿墨……不,秦先生呢?你,你可以叫他過來嗎?」

說完後眼淚不受控制的滾落,又被少年慌慌張張的抹去,身體有些顫抖。

蘇寧楞了楞,趕忙上前穩住少年的身體,扶住肩膀讓他靠在枕頭上,對上少年含着淚的眼睛,沉默了一瞬還是拿出了手機。

「那少夫人,我去問問秦少吧,您先等等,可以嗎?」

宋江時乖巧的點點頭,蘇寧深吸一口氣走出了病房,似乎是去打電話了。

宋江時吸了吸鼻子,又用衣袖擦了擦眼淚,像只沒有主人的落水小狗狗一樣抱緊了自己的雙腿,把臉埋了進去,肩膀發顫。

【宿主,秦墨在攝像頭那邊看着你呢】

在攝像頭看不見的地方,宋江時笑的雙肩發顫,絲毫看不出剛剛還哭了一場。

小樣,跟我斗。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病房的門被再次打開,身穿一身正裝的秦墨提着一碗粥站在了病房門前,對上了少年委屈的眼神。

秦墨動作有些僵硬的走到宋江時病床前坐下來,對上宋江時的眼神敗下了陣,連語氣也放軟了下來。

「要不要喝粥?」

宋江時張了張嘴,眼眶又紅了起來,抿了抿唇,眼前泛起了水霧,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

「秦…先生,你討厭我,是不是?」

秦墨沉默了下來,乾巴巴的說了句「沒有」就不再出聲。

誰知道少年竟然笑了起來,下一刻就劇烈咳嗽了起來,秦墨嚇的瞬間站起來有些不熟練的給少年順氣。

「我知道了,秦先生」

知道什麼?秦墨沒回答,他看着眼前的少年,似乎感覺到有什麼不一樣了。

為什麼這麼叫我?之前不是,叫我阿墨?哦,想起來了,兩周前我讓他不要叫我阿墨了。

秦墨欲言又止,沉默的坐回了椅子上,少年單薄的身體套在病號服里顯得更加小巧,臉色白的嚇人,他已經安靜下來了。

但是無端的感覺有些難受。

對,我應該討厭他的,他就是一個蠻橫無理,無法無天,已經被寵壞的了小少爺,誰不喜歡他都很正常,誰會喜歡他。

對啊……誰會喜歡他,秦墨的心猛的咯噔了一下,對啊,貌似沒人喜歡他,他除了父母愛他,還有誰愛他?

出生就得了先天性的心臟病,從小體弱多病,跑不得跳不得,什麼都做不好,整天只能在家裡,他身邊也只有爸爸媽媽。

……心臟病

——阿月那孩子,如果找不到匹配的心臟,大概活不過20歲。

——宋月初?一個被寵壞的壞小孩,命這麼短,看來也是老天有眼啊。

——阿墨啊,答應媽媽,對阿月好點,好不好呀?

——阿墨,對月初好一點,他從小就沒喜歡過誰。

——阿墨……

——宋月初……

眼前一受控制的回放起一幕幕被他忽略的記憶片段。

「宋月初?那個磕不得碰不到的小少爺?叫他幹嘛,來掃興嗎」

「脾氣這麼大,搞的我很稀罕跟你玩似的一個心臟病而已」

「喲,小金絲雀也來啦?怎麼不繼續躲在你爸媽的懷抱里啊」

「哈哈哈……」

「……」

他看到過很多次,但他一次也沒有阻止,也可以說是不在意。

…要是昨天晚上我回了房間,要是我沒去書房,要是我不一個月就回來兩三次,要是……要是我昨天去哄哄他就好了。

秦墨看着面前低頭沉默的宋江時,突然感覺很陌生,很害怕。

他還是想要之前脾氣暴躁的小少爺,想要少年叫他阿墨,想要答應他的要求去親親他。

他們結婚的時候連婚禮都沒辦,領完了結婚證他就因為一通電話直接回去了公司,然後隔了好幾天才回來。

然後……然後那個小少爺發了一通脾氣,之後他就減少了回家的次數……啊。

他依稀記得初次見面的時候,那時候少年才16歲,旁若無人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那時候他眼睛也是一樣的乾淨,儘管脾氣不怎麼好。

他記得那天小少爺拉着他到了後院,給了他一枚精緻的胸針,上面雕了一塊小巧的玫瑰。

粥最後還是沒有吃,秦墨之後再也沒有開口,護士要來帶他去檢查身體,秦墨說了聲再見後就走了出來。

「秦先生,我過幾天會回家,這兩個月麻煩你了」

身後傳來宋江時沙啞的聲音。

秦墨離開的腳步頓住了,隨後逃也似的離開了。

【宿主,你這是……】

宋江時百般聊賴的玩弄着指甲,指頭圓潤,指甲經常修理,沒幹過重活的手又細又白,指尖泛着粉紅,忍不住撮了一口。

【……】

「嗯?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要這個時候回去?秦墨已經動了心,繼續待在他家刷好感比較好?」宋江時漫不經心道

【是】

「他現在頂多就是有了好感,再加上愧疚心,自己挺會腦補的,自我攻略嘛」宋江時眨了眨眼,笑開「至於為什麼……你會知道的,看着我來就行,好好學好好看」

【好的!】

宋江時睡在病床上蒙住臉,眼裡是一片狡黠。

他的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握住一個印着玫瑰的胸針。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快穿:白蓮宿主他又純又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