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
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 連載中

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

來源:google 作者:月亮上的李子樹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月亮上的李子樹 湛書雲

生在紅旗下長在新時代的湛書雲莫名其妙的被一個快穿系統綁定了湛書雲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異常,作為一個雙商不高的自己是絕對沒辦法掩蓋的既然如此,不如把自己上交國家了吧湛書雲愉快地在一個一個不同異世界遊歷的同時,也給自己的祖國帶回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看着自己的祖國腳蹬風火輪似的飛速的發展,湛書雲笑了……第一個世界:古代嫡長女的悠閑生活第二個世界:拯救陽耀大陸……展開

《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章節試讀:

居然聽到消息深感對手的膽大包天,雖不知對方會用何手段來對付自己,但能肯定的是對手準備利用居琴的庶女身份。自己和大舅兄之前的猜測是對的,目前應對的路子也是對的。

他十分慶幸給琴兒請了老師,沒有任由琴兒變成「無德」之人。如果放任琴兒在她姨娘的教養中長大,可能會長成只會盯着井口之天見識狹小之人。他又十分欣慰芊兒的敏銳,如果芊兒沒有發現此事,且此事在無知無覺中發生的話,不敢想像居家會得到怎樣的惡果。

「他們想要摁死居家的話無非就那麼幾個方法,造反、通敵?造反的話不太可能,琴兒就算再笨也不至於將造反的東西帶回家中。除開造反的話,就只有通敵了。」居然猜測。

「是的。如果想給父親安上通敵的罪名的話,他們必然會製造通敵的證據,目前推測書信是最好的辦法。我猜他們會利用琴兒將書信帶回居家。不可能讓她放在自己院子中,誰會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放在一個庶女院子中。」居芊補充道。

「也不會是主院,一個庶女沒有那麼大的能耐把手伸到主母院子中。沈家沒那麼傻。最有可能的就是書房了。」居芊繼續補充。

居然想到女兒居芊的話,回想了下自己的書房。平日自己從不將公文帶回家裡,也不在書房放什麼重要之物。稍微重要的東西都放在主院夫人的書房之中。可是別人不知道啊。

在別家十分重要、嚴防死守的書房,在居家真的就只是讀書練字之處而已。所以,對孩子們從不設防,就連媳婦們,也可以派人來借幾本書觀看。沒想到這一點倒是巧合地成了被利用的弱點。

居然親自趕到莊子將近幾日的發現和之後的安排告知父親,又和父親商量片刻一人獨自回到家裡。

回家後,居然將妻子、兩個嫡子叫到書房,想到兩個女兒也是當事者,芊兒更是對此事出謀劃策,又把女兒請到書房。

清退周圍的僕人,囑咐心腹守在四周,才細細地將此事告知了孩子們。居溫氏和居芊之前已經被告知此事,所以表情沒什麼變化,兩位哥哥和居琴則是目瞪口呆。

「我還以為,父親和母親……」大哥居期僵直着脖子,呆了半響才驚訝地說到「本來還想找時間規勸父親。」

聽到兄長的話,二哥居封也將瞪得差點掉出來的眼珠收回,回過神來說到「我真的以為父親為了……」說著看了一眼居琴,嘟囔道「……才吵架的。沒想到是這樣。看來事物果然不能看表面。我說怎麼那麼莫名其妙呢。」

居溫氏對着兩個兒子笑了笑,覺得心裏很是溫暖,妥帖得很。

「對父親的信任呢?」居然則沒好氣地橫了一眼兩個鬧心的兒子,又回過眼摸摸鬍子道:「你們都相信了,那旁人肯定也相信。此事事關重大。居期居封,此事萬不可告知你們媳婦,但凡有一點泄露都可能是傾家之禍,或者給居家埋下很大的隱根。」

之後居溫氏補充道:「不是厚此薄彼拿兩位媳婦當外人,實在是事關重大,萬一露一點怯便糟了。況且不知道才是對她們最好的保護。」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你們兩個妹妹如果不是當事人,也不會告訴她們的。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即便溫家,除了你舅父舅母,其他人都不知道。」

「是,父親、母親。」居期居封拱手道。

這時,目瞪口呆的居琴終於反應過來:「沒想到是這樣,果然是陰謀、果然是陰謀。之前還給長姐說沈清遠對我笑得不懷疑好意,看來我猜對了。此人太過惡毒,如果成功會造成居家覆滅,他沈家得利;如果不成功,他是男子,對他來說也只是花邊小事而已,無傷大雅,對我卻是名節大事,說不定只能青燈古佛、以死謝罪。」

說著驟然起身站在書房**,表情肅穆、眼光凜然,認真對着居然屈膝行禮:「父親,此事不處理必是隱患。現今我們沒有證據,便把證據遞給他們。兒無能,願成為這遞刀之人。」

居然心裏有些複雜,將計就計固然是最好的辦法,可是利用自己的女兒達到目的,他卻有些不願意。虎毒尚不食子呢,何況居然自認是好父親。這事如果稍不注意,便會毀了琴兒的一生。

居琴見父親沒有說話,轉頭求助地看着居溫氏、兩位嫡兄和居芊。居溫氏擺擺手:「此事你父親決定,我不便插手。」她又看向嫡兄,兩位嫡兄連忙身子後仰、擺手道:「雖然這樣是最好的辦法,但是居家不會犧牲女兒成就家族。還是父親決定吧。」

居琴沒法,將目光對準居芊,可憐巴巴地望着:「長姐,相信我,會把握好的。要是隱患不解決,我即使出嫁,也會受到影響。況且他沈家以我為引子,不捏死他們我豈能甘心?!」說完轉身面向居然,再次屈膝道:「父親,琴兒是自願的。」

居芊看着居琴決然的面龐,心裏問小九:「此事成功率是多少?」今日作小狗狀小九呆萌的狗眼中閃過一串串數據,半響後答道:「根據計算,成功率九成五以上。」九成五?蠻高的,那還不錯。

居芊心裏是贊成的。女子本就是家族的一部分,出嫁前享受娘家的養育,出嫁後背靠娘家才能在夫家直起身子。

不管是男子還是女子,享受了家族的福利,都要有在家族需要時勇敢上前做出犧牲的覺悟。換成自己也一樣。況且此事進行到此地步,成功率相當高,是可行的,並不是風蕭蕭地赴死一般。

想到這裡,居芊身子前傾道:「父親,芊兒贊成琴兒的說法,如果隱患不除,終成禍害。沈家如此惡毒,必須被摁入泥里才能保證居家的長治久安,否則這頭惡狼會一直虎視眈眈。」

「芊兒是女子,是琴兒的長姐,且與她年齡相仿,可以陪在她身邊。在外時,芊兒再表現得刁蠻一點,成功的幾率更大。」

「這……」居然仍然十分猶豫。

見居然仍然下不了決心,居芊繼續道:「如果他們成功,居家直系旁系三代、以及姻親、親朋舊故都會受到連坐。血流成河啊!」

居然驟然回過神,作為熟知律法的刑部尚書,作為知道今上心裏傷疤的臣子,他太知道「通敵」如果成功,會給居家一眾帶來怎樣毀滅性的打擊了。事到如此也只能這樣:「琴兒,務必小心。」

「戒巧」居然喚道。

「在」一個不起眼的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眼前。

「這段時間在二小姐身邊伺候,務必以兩位小姐為重。」居然囑咐道。

「是」之後這個身影又飄然而去。

「琴兒。父親無能,只能讓你小小年紀陷入官場旋渦之中。沈清遠心思重,又素有才名,與之周旋請務必小心。」居然無奈地拍拍居琴的肩膀,紅了紅眼。

居溫氏看了眼居然,對居琴囑咐道:「你本就是惹人憐的容貌,在無法應對時,可以利用你的容貌。」

「對。母親的意思應對不了就羞澀低頭。沈清遠自然會腦補。他那種成天算計之人,整天都在頭腦風暴,你不說太多話更好。作羞澀狀就是最好的武器。」居芊補充道。

「是。」居琴認真傾聽,一一應下。

說著,幾人又商量了在外怎樣應對。居然夫妻仍然保持不和諧的狀態。居期居封在別人問到父母時不要作答,略作為難狀,如果被問到居琴,可以表現出絲絲的憤怒,但不要太明顯。居芊則在居琴外出時陪在居琴身邊,隨時應對。

商量完便各自散去。

《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