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我和我的1000個男主
快穿之我和我的1000個男主 連載中

快穿之我和我的1000個男主

來源:google 作者:農夫泉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農夫泉山 古代言情 花木

人物設定:花木(生性涼薄,有情感障礙身穿/魂穿,不固定,每一個世界的結局都是BE)系統設定:類似於平行世界,在不同的世界裏,花木會觸發異能(讀心術、易容術、不死身等等)忽然有一日,花木驚恐地發現自己進入了快穿系統,然而系統告訴她,除非攻略男主,否則就會被困在系統里永遠出不去攻略男主嘛,區區小意思等等——什麼!1000個男主?展開

《快穿之我和我的1000個男主》章節試讀:

過了一個月。

婚期是定下來了。

平日安安靜靜的小院子掛滿了紅燈籠,鞭炮燃起,亦是熱鬧非凡。四周的鄰居站在院子外,都想瞧瞧。

花木穿好紅嫁衣,頭戴沉甸甸的金質花冠,塗脂抹粉便是傾城色。

「等等!」

在眾人的目光中,一位穿着青色長衣的男子領着孩子匆匆趕到。

「姑姑,你別走!」

孩子跌跌撞撞奔向花木,死死抱住了花木的腳邊。

花木掀開霞帔,望着小孩稚嫩的臉龐,以及青衣男子。這不就是李生和他的兒子,李不為嗎?他們來幹嘛?

在魂穿之前,花草一死,「花木」就眼巴巴上趕着照顧李生父子。那時候,李生可是相當嫌棄「花木」。而且,李生從未鬆口,說要娶「花木」為繼室。恐怕,李生打的算盤就是拿「花木」當個不要錢的老媽子。

李生就站在五步之遙。

連芳這個做母親的心揪在一起,生怕女兒一心軟,就走了花草的老路。

花木彎下腰,拉住李不為的小手,「不為,姑姑要嫁人了。你乖乖的,陪着外婆,好不好啊?」

李不為哭着不依不饒,「不行,姑姑,我要你。你不許嫁給別人。你答應過,會照顧我和爹爹的。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花木抱起李不為,慢慢走向李生。

「照顧好,這是你兒子,不是我兒子,我不欠你們父子的。」

說罷。

花木將李不為放在地上。

李不為還想吵鬧。

花木嚴肅地警告道:「不為,你要是不聽話,姑姑以後就再也不喜歡你了。」

李不為這才閉上嘴巴,揪着李生的衣角。

花木邁着堅定的步伐,坐進花轎。

連芳終於放下心,目送女兒出嫁,心裏是說不出的開心。花草沒有嫁個好人家,是她一生的遺憾,她斷斷不能讓花木也跳進李生的火坑。

坐在花轎上,花木聽着耳畔的鞭炮聲,煩躁地把霞帔揉成一團。

不是說在這個世界裏,她有讀心術嗎?

這都多久了。

別說讀心術了,她頓頓吃素,人都餓瘦了。

系統:【讀心術只能對白光使用。】

花木:······

就知道。

金手指也不是隨便開的。

不過,好總比沒有好。

天黑的時候,花轎終於是到了白家。

花木是明媒正娶,八抬大轎娶進來的夫人,闔府上下沒有人敢怠慢。所有人見到花木,都是恭恭敬敬行了禮,唯有梅姨是不情不願。

花木懶得計較,老實在新房等着。

白家氣派歸氣派,少了份人氣,冰冷的古董瓷器比比皆是,放眼的傢具大多是名貴的樹木鍛造而成。月光紗幔長長,拖到地上,微風一吹,紗幔就飄起來。柔軟的毛毯上綉了百花齊放的圖案,奢華中不失低調。

偌大的白家,只有白光一人,其餘的都是隨從丫鬟等。他入朝為官,僅僅幾年,就做到宰相的位置,實屬不容易。白氏一族,就只剩下白光而已。人丁稀薄,一直以來,都是白家的頭等問題。白光的父親,不是沒有想過,納了十幾個小妾,還是沒有生下個一兒半女。白光也是等到父親一死,才立刻遣散父親的小妾們。

花木慵懶地躺在床榻上。

嘎吱一聲。

門被打開。

再一聲。

門被關上。

花木嗅到了一股酒味。

她順着視線上移,就瞧見了一雙極為漂亮的丹鳳眼。

白光整張臉,最出色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竟然比女子還要好看。只是,那樣好看的眼睛,搭配一張極為嚴肅的臉,實屬不稱。白光不愛說話,也不愛笑,沉默時很威嚴,一股生人勿近的樣子。

「初次見面,你好,我叫花木。」

「白光。」

花木熱情拉着白光的手,就要坐在一起。

白光頭一次見到如此主動的女子,臉漲得通紅,像個木偶般隨花木擺弄。他心想,這就是入洞房?

花木一下子就聽到他的心聲,連忙擺手:「不是,這不是入洞房。我就是想着,你在外面應酬一天,應該是累了,想讓你坐會兒休息休息。」

被察覺到心中所想。

白光的臉紅得更厲害了,尤其是耳垂又紅又燙。

「嗯。那接下來做什麼?」

「不早了,洗洗睡吧。」

白光不僅僅是臉紅,心跳得異常快。

花木瞧着他不對勁的樣子,強行拉過手,想看看怎麼了,熟料自己沒站穩,直直跌進白光的懷中。

白光的四肢似僵硬了般,絲毫不動,心想,我該怎麼親?

花木愣住:不是怎麼把我扶起來嗎,親什麼親。

最終。

花木咽下口水,自己緩緩站起來。隨即反應過來,她是在做攻略任務,早點攻克男主的心房,不就能早點離開了?

想到此處。

花木百年難得一見,主動湊上去。

就在她快要親到白光的臉時,門外不合時宜響起僕人的話:「啟稟相爺,夫人,不好了,有人來報信,李生的兒子,李不為丟了。」

花木坐回去,扶着額頭,怎麼回事啊。

早不丟,晚不丟,趕在自己成親的當晚丟。

花木的臉色沉下來。

白光察覺到花木不開心,馬上接話,「沒事,我願意陪夫人一起找。」

花木一門心思,只想早點結束任務,「你喜歡我嗎?」

白光萬萬沒有想到她會如此直白,羞澀地垂下眸子,「喜歡。」

花木笑了,任務結束。

這個世界的攻略,也太簡單了。

誰知。

系統:【男主要在所有人面前證明,他的心意,才算攻略成功。】

花木看着面板上的字,心想,要他當眾表白我?

系統:【是的。】

花木:多少人算是當眾?

系統:【一千人。】

花木看完後,面板消失。

白光這邊,還在盯着花木看。

「相爺,夫人現在怎麼辦?」

門外的聲音又響起。

花木大聲問道:「是誰來說此事的?」

門外的僕人回復:「是一個穿着青衣的年輕男人,長得眉清目秀,怪好看的。」隨即,他立馬補充道,「但是他沒有相爺好看。」

青衣,年輕人。

總不能是李生吧。

花木還沒開口問是誰。

外面就吵嚷起來。

「花木,你在嗎,不為他丟了。」

——是李生的聲音。

偏偏,是在花木成親的當夜。李生來鬧事,還用自己兒子的名號。

「夫君,把手給我。」

「嗯好。」

花木牽着白光,打開了門。

外面。

李生迎風而立,一副文弱書生的模樣,眼睛一個勁兒打量花木。

今日的花木,不同往日,妝容濃艷,塗了胭脂抹了口脂,髮髻上戴着珠花流蘇,一身鮮紅的嫁衣尚且未來得及脫下。

美人如玉無暇。

李生瞧着心裏痒痒。

先前,李生篤定花木會不要名分,跟在自己身後。孰料,花木會轉了性子。一扭頭,花木嫁給當朝的宰相。

「花木,不為他不見了。」

「不見了,你去找啊。來找我幹嘛?」

「你與我一起找,好不好?」

「姐夫,你沒事吧?今日是什麼日子你不會不知道吧。你一個人找不到,多找幾個人幫你找啊。難道世界上,你就只認識我一個人嗎?」

李生硬要向前湊。

門口的僕人攔住他,迫使他立在原地。

他張口就來,「不為他最喜歡你了,你一定知道他跑去哪裡。」

花木話不多說,上去就給了他一個響亮的巴掌,「不為丟了,你應該馬上去找,而不是跑來我家鬧事。我和不為關係再好,能好得過你和不為嗎?他叫我一聲姑姑,可叫你卻是父親。你是不為的父親,你才是不為最親的人。你有來我家鬧事的時間,都夠你找到不為了。」

李生萬萬沒有想到,花木竟然會反駁自己。

他惱羞成怒,「你今日不和我去找不為,不為要是找不回來,我恨你一輩子,都怪你無情冷血,拋下不為,一心要幫着外人。」

花木忍無可忍懟他,「什麼叫外人,白光是我夫君,是我這輩子最親的人。這裡是我的家。說到底,你才是外人。要麼,你現在離開,我找幾個人幫你去找不為。要麼,我讓人把你打一頓,你自己去找不為。」

對於李生。

花木是一眼都不想看。

白光明白花木意思,接話呵斥兩邊的下人,「來人,給我打,打完了丟出府。」

「遵命,相爺!」

相爺都發話。

下人不敢不聽,擼起袖子,就準備揍李生。

李生哪裡見過這個場面,他是個讀書人,周遭的環境都是眾人捧着他。他就像溫室的花朵,經不起任何暴風雨的摧殘。

李生後退半步,顫聲:「你們敢!」

那群下人是真的敢,一個兩個拖拽李生的手腳,其他的抽起手邊的木棍或者荊條,上去就是一頓猛揍。李生從沒有挨揍。不一會兒的功夫,李生就被打得鼻青臉腫。

停了手。

下人們按住李生。

花木緩緩開口,「怎麼樣,還要繼續鬧事?」

李生不敢搭話。

花木冷着臉,「把他丟出去。」

「遵命,夫人。」

瞧見花木的雷霆手段,白家的下人們對花木的敬畏是又多了三分。

待到李生被抬走。

花木吩咐道:「幫我安排幾個人,去找不為吧。偷偷地,別讓李生知道。要是找到不為,也偷偷送到李家。我不想和李生再有糾葛。」

「遵命,夫人。」

《快穿之我和我的1000個男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