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龍御九州
龍御九州 連載中

龍御九州

來源:google 作者:李家獨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汶翰 郭詩文

李汶翰穿越到西晉末年五胡亂華時代,用自己的知識和現代技術,打造漢人榮耀!機緣巧合,偶遇仙人指路,既能修仙又能終結亂世,開疆拓土,環球航行,我華夏民族終將在這裡完成世界一統!歐洲的多瑙河,埃及的金字塔,美洲的亞馬遜河,都將臣服在我們腳下!展開

《龍御九州》章節試讀:

他們四人一行,跋山涉水,經過了大約一周的時間,來到了一處小山村,

一路上遇到的全是逃難的難民,雖然歷經千辛萬苦,最終逃離了戰亂,

這處小山村住着老伯的一家遠房親戚姓李名寬,和李汶翰是本家。

因為遠離市區,地處偏僻除了本鄉人之外很少有人知道這個村子。

也是戰亂中難得的一處容身之地,此地民風淳樸,風景秀麗,進出村子只有一條路,背靠大山,邊上就是小河,流的是山泉水,清冽可口。

可謂是世外桃源了,李汶翰也沒想到因禍得福,穿越了大難不死,還有佳人美景相伴,人生一大幸事也。

李寬一看來親戚了便熱情的迎接,說道「早就想派人去接你們來的,

這年頭到處都是流民亂兵,實在是出不去,沒想到你們自己來了,抓緊屋裡請屋裡請。」

郭七說道「這不是實在是沒法子了嗎,這連年戰亂,

家裡四個兒子都去當兵去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老家的房子也被人燒了,哎實在是沒辦法這不是一路從山東逃難來到這裡了。」

李寬回到「都是自家人,有什麼難處就跟我說,能幫的我一定幫,

先在我這裡安頓下,等有合適的去處了再走也不遲,誰讓您是我大舅呢。」

老伯道「嗯,還好有你這個外甥,要不是當年你出來了,現在我們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李寬道「敢問這位公子是誰啊,看着怪模怪樣的,不像是老家人啊。」

老伯道「這是我路過成都的時候遇到的一個外族人來做生意的,

正好碰上這兵荒馬亂的,沒處去,跟我一塊來了,啊哦對了,這個小夥子也姓李,說起來你們還是一家子呢。」

李寬道「敢問兄弟叫什麼名啊」我回到「汶瀚,李汶翰,咱倆五百年前是一家啊。」

李寬立馬上來寒暄到,「好兄弟啊,我家也是就剩我自己了,

不如你們就住在在這裡,地方雖然不大,咱們五個人一人一間房的話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原來李寬從小就跟着父母出來闖蕩,一路從青州闖過來的,攢了不少本錢,就在這人傑地靈的地方安了家,置辦了幾間大瓦房,在當地也算是個小地主了,種着幾十畝地。

可以說是吃穿不愁了。就這樣李寬給我們各自安排了房間,我住在北屋,詩文住在南屋,老漢住在西屋,李寬則住在東屋。

李寬家裡還有幾個僕人,一個負責打掃衛生的,一個做飯,另外一個則負責餵養牲畜。

農忙時節就僱人去地里種地,從一進門李汶翰就感受到了,這家人頗有家資。

進到房間里,李汶翰仔細打量着房間,最邊上擺放着一張木床,木床上鋪好了被子,枕頭全部收拾的井井有條,邊上是一個木製的洗澡桶,牆上掛着各種各樣的擺設,有弓箭,箭袋,等。

還有虎皮,鹿皮之類的東西,原來李寬也是打獵出身的。

其實這裡的環境打獵也沒有什麼奇怪的,邊上全是原始森林與原始森林接壤的是土地和小河,這裡的人平時應該以打獵種地為生的,李汶翰心想。

來房間里休息洗漱了一會兒,便到了午飯時間。

李寬喊道「都來吃飯了,看你們今天剛到我,我吩咐後廚給你們做了很多好吃的,抓緊來吃飯。」

李汶翰一聽好久沒吃過一頓像樣的飯了,一路從成都來到這個偏僻的小山村,路上不是喝水就是啃樹皮,要麼就是要飯,這要是在現代社會還用的着受這種苦嗎。

一聽吃飯,李文翰換上了李寬的衣服,別說還正好合身,就這樣李寬便開門出去了,因為正好和郭詩文是對門,一拉門正好看見她也出來了。

只見,郭詩文穿的一身漢服,全身洗乾淨了,頭髮也綁起來了,越看越有女人味,李汶翰眼睛都直了。

郭詩文道「瞎看什麼呢?還不快去吃飯去?

」李汶翰這才回過神來「連忙說道,走走,一塊去。真沒想到你一打扮原來這麼漂亮啊,我還以為你是個臭小子呢。」

郭詩文道「少給我臭貧,再亂說我可要動手了啊」

李汶翰道「姑娘莫急嗎,開個玩笑而已不至於生氣。」

兩個人邊說邊來到了飯桌前。李汶翰一看桌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有鯉魚,螃蟹,芹菜,河豚等等。好久沒吃飯的李汶翰看着都流口水。

李寬看見他們兩個進來連忙說「快坐下,沒想到李兄穿我的衣服也正好合身,我那裡還有很多閑置的,不嫌棄李兄可以拿去穿。」

李汶翰道「那就多謝了。」兩人便分別坐下了。

飯桌上李汶翰問李寬「這個村子叫什麼名字?為什麼你的房間里還有弓和虎皮之類的東西,難道這個村子是以打獵為生嗎?」

李寬道「這個村子名叫富旺村,起這個名字的原因就是想讓村子富裕。

這條河離着都江堰不遠,既能種地,也能打獵,村民本來是以種地為生的,因為最近外面連年戰亂,

村民不得不製作弓箭,刀具之類的東西防身,順便上山去打獵,練練自身的武功,防止外人來擾。」

李汶翰道:原來如此。來來我敬寬兄一杯,感謝寬兄的收留。

老漢和郭詩文一起舉起了酒杯,幾個人便喝了起來,一直到晚上才停下,喝的差不多了,便各自回屋睡覺去了。

李汶翰回去之後根本睡不着,心裏想着到底是想辦法回到現在呢,還是繼續留在這裡,通過自己的知識幫助漢人重新站起來,越想越睡不着。

就在這個時候,快要睡着的時候,李汶翰腦海里突然閃現郭以往學過的東西,原先記得不清楚的東西,

現在記得一清二楚,包括什麼電影里看到的像什麼諸葛連弩,攻城車,制酒,製鹽,部隊訓練,如何指揮打仗什麼的,原先只要接觸過得東西現在全部出現在了腦子裡而且是信手拈來。

李汶翰心想既然有這些技術,何不在這個時代建功立業,青史留名呢?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李汶翰一晚上基本沒有怎麼睡覺,都在規划下一步的走向。

要想在這亂世生存下去:必須先搞到第一桶金,然後招兵買馬一步步的往下走,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龍御九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