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魅相天成
魅相天成 連載中

魅相天成

來源:google 作者:偷白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尹櫟 花玥

尹櫟,背負血海深仇,想愛又不敢愛!花玥,容貌傾城,性格嬌憨卻惹人憐!趙熠,天龍之子,愛江山更愛美人!展開

《魅相天成》章節試讀:

第二章:

天朝五十一年,天晴!

今日是大皇孫趙熠二十歲的生辰,身為慶元帝最受寵愛的嫡長孫,自然是要大操大辦的了,因此這天太子府是門庭若市,好不熱鬧!

太子太子妃一早就攜着兩子盛裝進了皇宮面見聖上,這府內只有李總管在招待來賓,哪怕主人不在,來賓還是絡繹不絕。

因此府里所有人員都被調度到前廳忙活,人人忙的腳不佔地,要說每逢府里有宴會或者要招待重要來賓之時最閑的人是誰,莫過於下面這兩人了……

「櫟哥哥,趁大哥哥不在,要不你現在帶我出去花街看看好不好?」十五歲,正是對風流韻事一知半解的年紀,因此此話一出,尹櫟只當沒聽見。

「櫟哥哥,你就帶玥兒去嘛。」花玥還是不死心,反正從小到大眼前這人都是這副面具臉,他也習慣了,他有的是耐性,磨久了這人總會應了他的。

「不行!」尹櫟這次是直截了當的拒絕了,這可是逛花街,又不是去逛街那麼簡單。

「為什麼不行?」花玥一聽就委屈上了,「我只是去看看而已,聽說那裡有很多美人大姐姐。」

「誰跟你說的這些?」尹櫟蹙着眉峰,看着眼前這個半大的孩子,不知在聽來的,「你小小年紀怎盡聽這些胡言亂語。」

花玥自然不會承認自己偷聽來的,他心虛的錯開目光,「我不是小孩子了,書上可是說了十五歲就可以去那裡了。」

「哪本書?」尹櫟這下連眼皮都氣皺了,他每天把人盯那麼緊,這孩子到底是從哪找來的這種不三不四的書來看的,平日讀書識字不見他這麼上心。

「就,就……我忘記哪本書了!」花玥只恨自己嘴太快,說錯話,現在只能裝糊塗了。

「等晚點大殿下就會回來了,你如果堅持要去的話到時候讓他帶你去可好?」尹櫟覺得這事沒得商量,於是來了個殺手鐧。

殺手鐧果然挺奏效的,某人一聽立刻慫了,但是氣勢不能輸,「哼!不去就不去嘛,我才不稀罕呢!」

然後花某人就氣嘟嘟的開始製造各種擾人心神的聲響,「哐哐鐺鐺,」「叮叮咚咚,」「淅淅瀝瀝……」就是不停下。

如此一個時辰後。

「夠了!」

被吵的忍無可忍的尹櫟最後實在招架不住,要是這孩子能把這耐心用在讀書上多好,「你真那麼想去?」

「嗯嗯!」花某人點頭如搗蒜,「櫟哥哥你要帶我去了嗎?」

「你想去做什麼?」尹櫟還是想不通他為什麼那麼想去那種地方。

「去玩呀,聽說那裡可好玩了!」花玥天真的說到。

「那裡根本沒啥好玩的,不僅不好玩,還無聊的很!」尹櫟無奈的看着他,這孩子不知道玩的什麼還在那興奮啥。

「你少騙我了,我知道那裡有會唱歌的,會奏樂的,還有很多文人墨客在那裡理論人生呢,還有很多漂亮的大姐姐會穿得很漂亮很美麗,身上還香香的,還會對你笑呢!」花玥說完得意洋洋的看着尹櫟。

尹櫟眼皮一挑,「哦,你從哪來聽來的這些呀?」

「我從李大哥那聽來的呀!」遭了,花玥意識到自己又嘴快說錯了話了,但他現在捂住自己嘴巴都沒有用了。

聽到是李成那傢伙,尹櫟心中更不悅了,「哦!原來是李主管的兒子說的呀,他那人就一無賴,你不止沒有聽我的話遠離他,還跟他混一起了呀?」

「我才沒有跟他混一起呢,我是那天溜出去玩的時候偷聽到的!」花玥連忙否認,以示清白,然而又一次自爆了,等他再次意識到說錯話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收回剛剛的話了。

「你這兩天給我好好待在房裡,哪來也不準去!」尹櫟留下這話後就徑直出了房門,然後不顧身後那哀怨的目光,在院子練起劍來。

「我不要,我沒有錯,櫟哥哥你欺負人!」花玥單薄的身子趴在門邊可憐兮兮的控訴着。

尹櫟收起劍來,走到花玥身前冷麵道:「那行,那我等大殿下回來了就跟他請調去別處吧,反正我的話你也不聽,還是換個人來比較合適。」

花玥一聽尹櫟要走,心慌了,豆大的淚珠直落,「我知道錯了,櫟哥哥你不要離開,我乖乖待在這就是了嘛!」

花玥在這府里沒有自由,他生**熱鬧,但是每次府里有什麼熱鬧的事都不讓他參加,他只是想出去看看別人口中那更熱鬧的地方都不行,便越想越委屈,又開始在那吧嗒吧嗒的掉眼淚了。

尹櫟練了一會劍後便停下進到房內去看看花玥,誰料一進去就看見小祖宗正縮在床上掉眼淚,哭的鼻子紅紅的,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

見此情景饒是再硬心腸都不好再冷臉了,尹櫟無奈的拿過一旁的絲帕遞給已哭紅了雙眸的小祖宗,這人從小就好哭,一哭就停不下來,什麼男兒有淚不輕彈,在他身上屁用沒有。

「你就那麼想去?」尹櫟深知這小祖宗是越不讓他幹什麼就越要幹什麼的主,這事他既然已經開口了,自己要是不帶他去一趟怕是以後也會找機會偷偷去的。

罷了,還是帶他去一趟吧,有自己看着總歸放心些。

「玥兒也想去看看那好玩的地方,我知道你跟大哥哥都覺得我是累贅,每次府里有好玩的也不讓我參加,就是覺得我多餘了唄……」花某人委屈巴巴的控訴着自己被嫌棄的人生。

尹櫟頭疼的看着眼前人,有些事情他沒辦法明說,要不然會傷 了這孩子的心,他也沒想到這孩子平時看着大大咧咧的,心思卻還是這麼的敏感……

看來找個機會還是得跟大殿下說一說了,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大家都把花玥當孩子看待,其實他也已經到了知人事的年紀了!

「小少爺你現在還小,有些事情等你長大些會慢慢明白的!」尹櫟幫他把眼淚擦乾淨,嘆聲道:「既然你想去我便帶你去一就是。」

花玥聽到這話眼神瞬間就亮了,「真的?櫟哥哥你終於肯帶我去啦?」

看着他那雀躍的模樣,尹櫟深感無奈,看來自己還是太心軟了,只希望這小祖宗少趴牆角莫再聽那些烏煙八糟的事才好。

-------------------------------------

西城南巷,這裡是京城有名的花街柳巷,一條街下去幾乎大大小小的青樓好幾十家,此時又逢太平盛世,多的是達官貴族文人墨客來這裡尋花問柳,你要是在京城有點名氣的說你沒來過這裡都顯的不入流。

酉時,天空逐暗,明月高掛,花街最具盛名的聚美樓前!

老鴇剛要開門迎客做生意,就見着門口已站着一俊一美兩位客人。

俊的那位身高過八尺,腰掛一柄入鞘銀刀,挺拔的身形,站姿卓然,黑髮高束,膚色古銅,稜角分明的臉上是如刀刻般的立體五官,劍眉高鼻,一雙如潭的厲眸如雄鷹般,閃着凜然的鋒銳之光,厚薄適中的淡唇卻始終緊抿着,雖只着一藏藍素衣,卻難掩其身上那冷峻如霜的氣勢,讓人心生畏懼。

美的這位身材纖瘦高挑,膚白勝雪,身着一襲白底竹蘭暗紋錦緞長衫,細腰上纏着一條錦織藍帶,外罩一件滾邊的白底銀線紗衣,如瀑的烏髮直垂翹臀,光潔飽滿額頭下一對淡濃相宜的彎眉如畫般靈動,巴掌大的鵝蛋臉上一雙杏眼潤如秋水,雙瞳如琉璃波光流轉,鼻子挺而翹,粉如桃瓣的雙唇之間是那潔白如雪的貝齒,年歲雖小卻不會讓人混淆了性別,好一個明眸皓齒的絕色少年郎。

老鴇猶記得之前的天朝第一美人花艷琴,如今的太子妃已經是絕世傾城的容顏了,眼前這位更甚其美貌,老鴇可以肯定她這一生就沒見過比之更美的。

這通身的貴氣,又是這般容顏,想來應該是京城哪個有錢人家的小少爺出來見世面了才對,那麼這般看來,那位身形高大的俊爺有可能是這位小公子的兄長或保鏢才對。

回過神來的老鴇非常有眼力見的扭着粗腰手裡揮着濃煙香水的絲帕,走到兩人面前,聲音掐媚,「哎呦,兩位爺今日特意過來我們聚美樓,真是榮幸之至,兩位爺裏面請呀!」

花玥是第一次來這種場所,一時不妨,被老鴇手上的絲帕薰到忍不住連打了好幾個噴嚏,「阿嚏!阿嚏……」他平時沒有熏香的習慣,自然也聞不慣這種濃烈刺鼻的香味。

尹櫟見狀連忙拿出帕子幫他捂鼻檔了這香氣,然後用那雙如潭的厲眼掃了一眼還欲往兩人身邊湊的老鴇!

老鴇頓時被嚇的一頓,再不敢靠近,只能對着兩人訕訕的說到:「兩位客人快請進吧,這裡風大,要是吹壞了身子就不好了!」她怕失去兩個優質客戶,連忙先把人請進去了。

「開間上房。」尹櫟對老鴇說到,接着領着還在四處張望的花玥進了聚美樓。

花玥滿心好奇的跟在着尹櫟一同進去了,兩人跟在老鴇身後走上二樓的貴賓房內,期間花玥眼睛都捨得眨一下,生怕錯過什麼有趣的景色。

這一路走來,房間內幾乎十餘步就擺放着一盞銀質燈架,上面着一隻只粗直的白色蠟燭,每隻都點亮了,因使得整個聚美樓格外的通亮。

等進到房內,就見着那滿屋低垂的紗幔正隨着微風輕輕飄動着,配上那滿牆的大紅雕花木窗,竟營造出了一種書中描述的浪漫的氛圍感來。

尹櫟看着花玥那雙發亮的美目,眉頭微微蹙起,開始有些後悔帶他來了,這小祖宗該不會迷上這裡了吧?

「櫟哥哥,你還說這裡沒什麼呢,你看,這多好看呀!還亮堂堂的!」花玥已經開始期待接下來的節目了,一定跟書里描繪的一模一樣。

「兩位客官,您看看是要點我們這裡的哪位姑娘呀?您要是還未決定要點哪位,我可以為您介紹介紹!」一旁的老鴇見狀連忙將兩人引坐,然後便開始推銷自己這裡的姑娘!

花玥一聽連忙望向尹櫟,他第一次來還不知道怎麼點姑娘呢,想想就挺激動的。不知道等下來的大姐姐是不是如書中那般風情動人。

尹櫟慢頂着老鴇和花玥的目光,慢悠悠的拿起桌上剛端上來熱騰騰的茶水喝上一口,「先來幾個這裡的拿手菜吧!」

「啊?」

「啊?」

兩個失望的聲音同時響起,不用問都知道是哪兩位發出的了。

「櫟哥哥,」花玥輕輕的拉了拉尹櫟的袖邊,「我們先叫大姐姐嘛。」

「你還未用晚膳,還是先用完善再說!」尹櫟說完又一記冷眼掃向了老鴇,讓人不寒而慄。

「好好好,我這下去吩咐廚子給您做幾樣拿手菜端上來哈!」這眼神老鴇哪裡禁得住,離開麻溜的跑去上菜了。

老鴇一走,原本還在門口觀望的姑娘們都面面相覷,想毛遂自薦又怕那位長相俊朗的客人,但是這好不容易來了兩個容貌皆上等的客人,就這麼錯過了又挺可惜的。

花玥嘴上說著要找大姐姐,真的被那麼多雙眼睛盯着還是怪不好意思的,反而尹櫟倒是老神在在的一杯接着一杯的茶水入肚,那悠然自在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來這品茶的。

「櫟哥哥,我看書上都是邊吃飯邊叫那些姐姐來陪着的,我們是不是也要這樣呀?」花玥又想起了書中描述的情節,這記憶力要是用在背書上多好。

「不急,等你吃完飯再說!」尹櫟說到:「你忘記上次御醫是怎麼叮囑你的嗎?」

前不久才因腸胃不適吃了好些葯的花某人小聲的嘟囔着:「我知道,我又沒有說不吃飯,我是說可以讓姐姐們過來陪我們吃飯呀!」

「哦,你是不是還打算讓她們喂你吃呀?」尹櫟說完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輕抿一口茶,「你是不是還想說如果可以讓她們坐在你大腿上喂你會更好?」

《魅相天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