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墨凌淵楚雲瑤
墨凌淵楚雲瑤 連載中

墨凌淵楚雲瑤

來源:google 作者:墨凌淵楚雲瑤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凌淵 楚雲瑤

《墨凌淵楚雲瑤》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墨凌淵楚雲瑤》主要講述了墨凌淵楚雲瑤的故事,同時,墨凌淵楚雲瑤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展開

《墨凌淵楚雲瑤》章節試讀:

白夫人母子平安,果然是她的功勞。
否則,白啟帆不會給她這麼多的診金。
這些錢,足夠普通人衣食無憂過一輩子了。
難怪在馬車上談到要給南煙姑娘贖身,這丫頭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不會以為,這兩個金元寶就能買到南煙的自由身吧?
天真!
墨凌淵將金元寶重重的扔回桌面上,打斷容嬤嬤的話,轉眸盯着楚雲瑤,嗓音寡淡的問:「你有什麼要說的?
不打算解釋一下,這兩塊金元寶的來歷嗎?」
容嬤嬤好似揪到了楚雲瑤的把柄,「這錢來的不明不白,還請少帥明察,萬一被人知道少帥府的少夫人是個賊,那可不好了。
少帥一世英名,都要被少夫人給毀了,督軍知道後一定會很生氣的。」
來之前,她就已經打聽清楚了,楚家除了那身嫁衣,可是一分錢都沒有陪過來的,想必墨凌淵比她更清楚這件事。
更何況,她還借故看了新房裡的禮單,所有衣服鞋子布匹都登記在冊,可沒聽說還有金元寶的。
管家眼觀鼻鼻觀心,默默的看着容嬤嬤不惜一切代價繼續作死。
暫且不提少帥最厭惡被人威脅,哪怕少夫人真的拿了金元寶,那也是少帥府的東西,干卿何事?
楚雲瑤掀了掀眼皮:「容嬤嬤一大把年紀,怕是白活了,你難道沒聽說過新娘子出嫁,娘家人會給一些壓箱底的錢嗎?
楚家在錦城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富裕人家,給我兩個金元寶作為私房錢,礙着你了?」
容嬤嬤豎著一雙吊梢眼,「怎麼可能......」「怎麼不可能?」
楚雲瑤厲目瞪向她:「你仗着是督軍夫人派過來的,在我這裡狗仗欺人,剪掉了我所有的衣服和鞋子,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現在還覬覦我的金元寶了,難不成這些金元寶是你的不成?
整個錦城,有幾個人是拿得出這麼大兩個金元寶的?
你說我裝神弄鬼,可有證據?
我今天可是一整天都在娘家,管家送我離開之前可以作證,一切都好好的,等我回來,房間里亂成一團糟了。
你心腸歹毒就算了,搬弄是非的本事倒也不小。」
管家適時開口:「確實如此,老奴早晨在柜子里幫少夫人挑這身衣裳的時候,柜子里的衣服布匹都還好好的,少夫人一回來,這些衣服全部都被剪壞了。
容嬤嬤,整個新房也只有你能隨意出入了。
這些衣服可都是督軍夫人準備的,現在全都被你糟蹋了,莫不也是督軍夫人的意思?」
「不是,不是的......」容嬤嬤此刻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本想全都栽贓陷害給楚雲瑤,奈何棋差一招,弄得里外不是人。
墨凌淵冷哼一聲,視線如鷹隼一般釘在容嬤嬤身上,嗓音寒涼如冰:「你空口無憑就敢誣陷少夫人是賊,就憑這一點,我就能讓人打斷你的狗腿。
別說區區兩個金元寶,整個少帥府都是她的。
到底是誰給你的膽子,敢在少帥府胡作非為,敢在少夫人面前飛揚跋扈?」
容嬤嬤嚇的快要昏死過去。
墨凌淵嗓音寡淡涼薄,繼續道:「拖出去重重打三十大板,連夜送回督軍府,交給督軍夫人,讓督軍夫人務必給我一個交代,想必督軍夫人也並不想這件事鬧到父親那裡。」
容嬤嬤這一次是真的暈死過去了。
兩個年輕力壯的傭人拖着容嬤嬤出門,管家指揮着人將新房裡收拾乾淨,見墨凌淵依然無動於衷的坐在床沿邊,轉過身退出去了。
不一會,就傳來容嬤嬤被打的皮開肉裂後的鬼哭狼嚎聲。
楚雲瑤坐在矮榻上,皺着細長的眉,看着依然賴在新房裡的人:「你還不走?」
墨凌淵身子往後一仰,倒在錦被上,「走到哪裡去?
這可是我跟你成親的新房,我本就應該住在這裡。」
楚雲瑤堅定的否認:「我什麼時候跟你成親了?」
墨凌淵手臂撐着腦袋,支起身子,漆黑的眸灼灼的盯着她,調笑道:「沒成親,你是怎麼嫁進少帥府的?」
楚雲瑤輕嗤一聲:「你們這裡流傳一句話,叫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跟我拜堂的明明是一隻大公雞,怎麼就成你了?
就算不是嫁給雞了,抱着那隻雞跟我拜堂的人也不是你,我跟你成的哪門子的親?」
墨凌淵愣了片刻,直直的坐起來,「你的意思是,你看中那個抱着雞代替我跟你拜堂的人了?」
楚雲瑤輕撇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墨凌淵「騰」的一下從床沿上站起來,一腳踹開了門,一邊往儲星樓的方向走,一邊喊道:「管家呢?」
管家正守着被打板子的容嬤嬤,命人用抹布堵住了她的嘴。
聽聞叫自己,連滾帶爬的跑過去,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墨凌淵的臉色,問:「老奴在呢,有什麼事?」
墨凌淵倏的頓住腳步,轉頭盯住管家,沉思起來。
管家被盯的渾身發毛,硬着頭皮接住他的目光,圓圓的臉上浮出一抹討好的笑,「少帥,您是不是餓了?」
「嗯,確實餓了。」
墨凌淵此刻才突然想起來,他從軍營回來,還沒吃晚餐。
管家麻溜的開口:「老奴現在就讓人去給您做飯。」
「等等。」
墨凌淵收回視線,往望月閣的方向瞥了一眼,問:「代替我拜堂的那隻雞呢?」
「單獨關在籠子里好生養着呢,越長越威武了。」
管家的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墨凌淵楚雲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