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逆襲人生之浪子回頭
逆襲人生之浪子回頭 連載中

逆襲人生之浪子回頭

來源:google 作者:路文良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路文良 陳榮西

小混混路文良,在某天清晨,回到了那個曾經毀掉他一生的家……別誤會,這其實這只是個不苦大仇深的年輕人改變命運的故事——展開

《逆襲人生之浪子回頭》章節試讀:

路文良從黑暗中驚醒過來,稍一動作,就是嘩啦啦的鐵鏈聲。

他左右扭着頭,這裡是關着他的地牢,沒有窗戶、沒有燈,隱約還能聽到牆的那一邊傳來的嘶啞罵聲。

抽動了一下手腳,鐐銬綁縛的很牢固,他只能小範圍的活動一下骨關節,剛剛一直這樣掛着站睡,脊椎很累。

他這輩子沒料到自己會落到如今這個地步。

黑暗中,路文良渙散着目光垂頭盯着地面看了許久,終於幽幽的嘆息了一聲。

海川市有兩大黑幫,一直是那群帶官帽子的人最頭痛的存在,路文良所在的盤龍會盤踞在海川市的東南角,老大鄭潘雲是個書都沒讀過多少的粗漢子,而另邊管理着城西北的幫派西建幫的頭目陳榮西,卻截然相反,年紀很大,老佛爺似的,和人說話的時候都輕聲慢氣,一點看不出來是個涉黑的角色,倒像是個教書匠。

路文良從前還真沒把陳榮西這個佛爺放在眼裡過,但哪知道咬人的狗不叫,這傢伙乍一發瘋,就鬧出個魚死網破的下場。

自己也是該!
偏要貪年底那麼點工資,否則早該在半個月前就金盆洗手了的。

路文良被抓進來兩天了,除了水,一點能填肚子的東西都沒看着,進來給他灌水的這些西建幫小嘍啰,每回看他就好像恨不能咬一口似地,大概如果上面沒有發話要留活的讓陳榮西自己折磨,他們盤龍會被擄的這幫人早被折磨死了。

路文良其實蠻冤的,這次的事情說關係那是和他八竿子打不着一邊,鄭潘雲想着獨霸海川市已經很久了,但一直也沒真的成功過,暗地裡損招不知道使了多少,沒料到他這一次居然會去綁架陳榮西的寶貝獨生女陳秋實!
路文良雖然算是幫里的狗頭軍師,但這段時間,是真的在請病假,大概又因為他信奉江湖人打拚禍不及妻兒,陳榮西就沒把這件事情告訴他,等到他被人從公寓里揍了一頓拉出來的時候,事情差不都就已經塵埃落定了。

那個嬌滴滴的陳家獨女莫名其妙就死在了盤龍會押人的倉庫里,鄭潘雲說不是他下的命令,但陳榮西怎麼可能相信?
他快七十了,這輩子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關在家裡連嫁都捨不得嫁的,就這麼死了。

於是陳榮西就變成了一條瘋狗,逮誰咬誰。

路文良心想,現在要是那群烏泱泱的**開輛車堵到地牢門口,那困擾了海川十多年的黑幫危機說不定也就解決了,陳榮西這回是真的發了狠,昨兒晚上開着亮堂堂的燈當著盤龍會被擄來的自己這群人的面,堵着鄭潘雲的嘴巴就活生生的給剮了!
鄭潘雲疼的快要掉出來的大眼珠子嚇了路文良一整夜,背後是冰涼涼的水泥牆,路文良被強制綁着吊站在那兒,發了一晚上的噩夢,現在也不知道天亮了沒亮。

腳步聲逐漸的近了,在小隔間的門口停下,一陣嘩啦啦的開鎖聲,門吱呀一下推開來,露出一條帶着微微亮光的縫隙。

路文良感動的快要哭了,他都多久沒見光了!!

外頭那人先是拿手電筒照了一下屋裡,確定沒什麼特殊情況了,才進屋來,五個人一起粗暴的把路文良從牆上卸下來,押着出門,路文良腰都不能直,屁股上被踢了好幾腳,還得聽後面的人罵罵咧咧說他走的像鴨子。

這能怪他么?
幾天沒吃飯啦?
腳都是軟的。

外頭的光線也不亮,路文良被押到那個點了燈的大場子里,鄭潘雲就是在這兒被剮了的,現在場子**被七七八八的丟着綁成蟲子的人,他眯着眼睛辨認了一下,都是之前幫里那群不可一世的二流子。

那個一夜之間老了十歲的發瘋老頭陳榮西就縮在場子**那個大椅子里,眼睛裏泛着密密麻麻的血絲,神情憔悴又瘋狂,看到有新的人被押過來,眼神就跟尖刀似地朝着路文良拋,他大概也不知道路文良具體是誰,幹了什麼壞事兒,但盤龍會的人落在他手裡,只怕最後都得去給他那個慘死的女兒陪葬。

屁股後面又挨了一腳,路文良直接從場外被踹了進去,他長得像個書生,也不像那幾個被捆成蟲子似地滿身肌肉,所以也沒捆多厲害,手上戴了個手銬腳上有個腳鐐,反正兩天沒吃飯了他也不大可能有力氣,眾人連防備都不屑防備他。

路文良趴在地上,頭磕到了,感受到溫溫的血順着臉頰流了下來,他還有時間想這到底是應該驕傲自己受優待還是遺憾自己弱雞被人看不起。

他倒是搞清楚了,這回的事情沒法兒善了,也只能求這個陳榮西能發發善心,給他一槍痛快,要是跟鄭潘雲那樣一刀一刀的來,還不如現在就讓他死了。

陳榮西縮在凳子上,低頭陰陰的掃視着他們,也不說話,看樣子是在等什麼人。
他一頭黑髮幾天就花白了,除了身上那股濃郁的血腥氣息,他這模樣倒是更接近正常的老頭兒。

路文良頭磕在地上,縮成一團,慢慢蹭着,爬到了陳榮西架椅子的那個水泥高台腳下,但也沒人多給他一眼。

寂靜的空間中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皮鞋「噠-噠-噠-」的響聲,來了一群男人。

場子里的大鐵門吱呀一聲被推開,腳步聲漸漸近了。

就看到陳榮西從他那個大木椅子里慢悠悠的爬起來,顫顫巍巍的站着,對着來的人挺尊敬的問好:「唐先生。」

路文良猶豫了一下,緩緩地扭過頭去看了一眼,來人是一大群西裝壯男,看着像保鏢,中間一個木着臉的高個子,有點壯,沒戴墨鏡,但背着光,看不太清楚模樣。

可那雙眼睛,在黑暗裡,卻如同覓食的狼一樣閃着冰冷的光!

路文良禁不住打了個寒戰。

唐開瀚掃了一眼場內,皺起眉頭,問陳榮西道:「這群人你要拿來幹嘛?
事情不要鬧太大。」

陳榮西慢慢的呼吸着,老頭兒聲音有點啞,不緊不慢的說:「這事我自己頂下來,唐先生有情有義,願意出漢樓人馬替我報仇,以後西建幫還要託付唐先生照顧……但這群人渣,害死了秋實,我絕對一個都不能放過!!」

唐開瀚不甚在意的點點頭,陳榮西這話的意思就是殺了這群人之後他自己就和西建幫沒關係了,陳榮西自己會去自首找槍斃,那麼西建幫連帶着被剿滅的盤龍會就都成了給漢樓的謝禮。

唐開瀚這一手幫忙一舉兩得,來的倒是不費力氣。

至於盤龍會的這群俘虜死不死,跟他倒沒什麼關係了。

揮揮手,他因此也沒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陳榮西等他走了,頹然的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重新低頭盯着地上的這一堆待死的人,眼神又熱烈起來。

路文良縮在地上,清楚的聽到陳榮西的呼吸聲一下子急促了。

他搖搖頭,消化了剛剛聽到的那些字面上的消息,不由得輕輕嘆了口氣。

他說呢,怎麼一夜之間盤龍會就跟丟盔棄甲了似的,西建幫再怎麼牛也只能算是和盤龍會平分秋色的組織,鄭潘雲怎麼就能給一個差不多火候的人給活脫脫折磨死了呢?

原來這背後添柴火的居然是漢樓!
那可是華中地區的第一黑幫!
如今要把觸手伸到海川了,就拿盤龍會來開了第一刀。

既然是落在漢樓的手裡,那這回盤龍會,被滅的倒是不冤。

路文良嘆了口氣,知道自己今天估計就要見證啥叫「不得好死」了。

陳榮西手一揮,有人在人群中隨便拉了個男人拽到正中心活剮了鄭潘雲的那個胖柱子上,三兩下綁好,被迫中獎的那個人撕心裂肺的慘嚎着,鄭潘雲的死成為了所有人心中的夢魘。

陳榮西喘着粗氣,興奮的大聲喊:「把他皮剝下來!
有賞!!
腸子掏出來勒死他!!!」

那漢子嚎叫中立馬帶上了顫抖的哭腔,路文良打了個哆嗦,覺得自己後背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真狠……真狠……

他小心的抬起頭來,想要朝着上面看一眼,看看陳榮西是在開玩笑還是來真的。

抬起頭的瞬間,耳邊已經聽到了尖刀捅到肉里的撲哧聲,血一下濺在了地上。

嚎叫聲慢慢的輕了下去,最後終於聽不見了

路文良心如死灰。

他忽然發了狠,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強迫自己清醒過來,鐵鏈一陣嘩啦。

陳榮西注意到他的動靜,低下頭來,在看到他的瞬間,眉頭忽然跳了一下,似乎想要做些什麼。

然而下一秒,路文良動了,他毫不猶豫的支撐着身子爬起一半,然後卯足了勁兒,狠狠地把自己的額頭砸在了水泥檯子上。

劇烈的疼痛只是一瞬間,眼前一黑。

路文良無恥的想,與其被這樣折磨致死,不如他自己動手,還能痛快一點解脫。

他聽到耳邊陳榮西發怒的聲音,在罵那群場子里的看守沒有拉住自己,又少了一個可以狠狠折磨的人渣。

但這又有什麼關係?

身體越來越輕,路文良緩緩的滑倒在地上,後腦勺又聽到一聲悶響。

疼得他縮了一下,腦子昏昏沉沉的發脹,好像是撞過之後的後遺症。

路文良這輩子沒覺得自己那麼勇敢過,這唯一一次的勇敢倒讓他不至於身首異處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發現自己大概是輕鬆的太早了。

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由小腿到膝蓋一陣劇烈的疼痛傳來。

假如這一下沒死利索,那之後等待他的,可就是慘無人道的煉獄了!

路文良一個哆嗦,睜開眼睛——

「……」

亮的?

居然有太陽?

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不是他被帶到的那個地下廣場,那裡不可能那麼亮,也沒有窗戶,更不可能那麼狹窄。

一種陌生的熟悉湧上心頭。

破舊骯髒的木桌子擺在窗戶下面,窗戶上的紙破破爛爛的,身下是一床餿臭的被單。

路文良掙扎着爬了起來,難以置信的環視了周圍一圈……

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再見,但這一秒,他卻忽然間一絲不漏的回憶了起來。

這裡是束海省海川市周口鎮16號!

他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

這床快要餿爛掉的臭床單、牡丹圖案又臟又黑,還有破爛的桌子和木窗!

路文良哆哆嗦嗦的伸出手,盯着自己烏黑的掌心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隨後挪到了還在持續疼痛的腿上。

一個巨大的水泡從腳腕處綿延到膝蓋上面,有一些地方已經破掉了,水泡蔫蔫的癱軟在那裡,整條腿又臟又可怖!

這片跟隨了他十餘年的猙獰疤痕,此刻才正在新生——

——他路文良,居然回來了!!

《逆襲人生之浪子回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