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門寵妻:腹黑相公來種田
農門寵妻:腹黑相公來種田 連載中

農門寵妻:腹黑相公來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小半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三 現代言情 舒春蘭

舒春蘭做夢都沒有想到,她辛苦五年,終於扶持丈夫考中秀才,到頭來卻被扣上一個不存在的名號浸了豬籠!多虧村裡的傻子鐵匠出手相救,她才保住一條命但從今往後,他們倆的人生就徹底糾纏在了一起他傻?沒關係有她在,誰也不能再欺負他他醉心打鐵不問世事?無所謂他主內,她主外,一家人的日子依然和和美美因緣際會下結成的小夫妻,攜手同行,同進同退斗極品、攢家業,生兒育女……兩個人漸漸打出一片大天地可是……為什麼,她越來越覺得她這個傻相公似乎出身很不一般?展開

《農門寵妻:腹黑相公來種田》章節試讀:

第1章 浸豬籠

傍晚,一輪紅日漸漸落下山去,絢爛的光線染紅了天際,也映照得整個坡子河都紅通通的。

咯吱,咯吱

低啞的聲音從正沿着河邊小道上行走的一支隊伍里傳出來。定睛一看,就見兩個壯漢抬着一隻胳膊粗的棍子,棍子上掛着一個臟污的豬籠。那聲音就是從搖擺的豬籠里傳來的。

路邊上也都站滿了人,他們正對着豬籠里那縮一團的小小人形指指點點。

「這個小蹄子,我早說她不是個好東西!上次我還看到她和村頭的李三眉來眼去來着!」

「就是就是。我們兩家住隔壁,她還去我家借過幾次鋤頭,可每次都要趁我不在,跟我男人借,我就說我怎麼一直覺得不對勁哩,現在我可算是明白了!」

「還有啊,我跟你們說,你們知道當初她是怎麼嫁到文家去的嗎?本來一開始文家定的是她二叔家的妹妹,結果到頭來去的卻是她,你們猜怎麼一回事?」

「肯定是她偷偷勾引文家小子!這個不要臉的小蹄子!」

一群女人越說越激動,有人忍不住抓起一把爛菜葉子突然扔向籠子那邊。

也不知道漚了多少天的爛菜葉子落在臉上,腐臭的氣息劈頭蓋臉的砸過來,坐在籠子里的舒春蘭猛地睜開了雙眼。

兩道冰冷的目光從她眼睛裏發射出去,落在路邊一個女人身上,嚇得那個女人剛剛扔出爛菜葉子的胳膊都像是被凍住了一樣,僵在半空動都不敢動一下。

與此同時,還有一股冷意鑽進她的腳底板,轉瞬的功夫就傳遍了全身上下。

明明是熱騰騰的夏天,這時候了他們都還穿着單衣哩,可是這個女人卻覺得自己跟落入了冬天裏的水潭裡一樣,她冷得兩排牙齒都開始咯吱咯吱磨得直響。

但舒春蘭卻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停!」

這時候,只聽前面的族長大喊一聲,隊伍停下了。

「把那個小蹄子給我抬過來!」

於是,豬籠被兩個壯漢給抬到了最前頭。

年紀六十開外的老族長坐在寬大的扶手椅上,他眼看着那個細弱的少女被裝在骯髒的豬籠裡頭。就算豬籠又臟又臭,但破爛的衣服卻也遮擋不住她已經冒出玲瓏曲線的身體。

哎,真是可惜了。

老族長心裏感嘆了一聲,他馬上板起臉:「舒春蘭,你身為文家兒媳婦,卻趁着自己男人去城裡辦事的時候勾引自己的公公,你不知廉恥,壞了文家的名聲、還差點拖累我們坡子村的名聲,我們村裡不能容你了!」

「我沒有勾引公公。是他三更半夜跑進我房間去的,他想占我便宜被我反抗,然後他就反咬一口說我勾引他。」舒春蘭已經第不知道多少次說出這句話。

「哼,你覺得這種鬼話我們會信嗎?」老族長冷笑,「文秀才可是我們坡子村的教書先生,他最懂禮義廉恥了,村子裏多少黃花大閨女想嫁給他他都不同意哩,他會看上你這個黃毛丫頭?你可還是他的兒媳婦!」

「就是就是!」

村民們紛紛附和,看着她的眼神更帶上幾分鄙夷。

舒春蘭艱難扯扯嘴角:「你們坡子村就出了這麼兩個秀才,你們當然護着他們。不過我說的都是實話,信不信隨便你們……哦,不對,你們明明已經信了。看,現在你們不是就打算把我給抓起來沉潭嗎?不過你放心,就算我死了,你外孫女也不可能嫁給文城,他早瞧不上咱們村子裏的女孩子了。而我……我不怕告訴你們。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一定會回來報復你們!」

她說話的時候,雙眼死死盯着族長,又看得族長心裏一個激靈。

「趕緊把她給我扔下去!扔下去!」他連忙揮舞着雙手大喊。

撲通一聲,當豬籠被扔下水去,紅通通的河水立刻從四面八方奔涌過來,就像是一隻張開的血盆大口,把豬籠連同籠子里的人給吞噬了進去。

舒春蘭纖弱的身體也立馬被籠子帶着往下沉去。

她雙手緊緊抓着豬籠,卻沒有掙扎一下。只任由豬籠帶着她朝河底沉去。

在往下落去的時候,她的雙眼依然死死盯着岸上的人,似乎要把這些人的面孔都記個清楚。

村民們也都被她的眼神給看得渾身直發涼,一個個動都不敢動一下。

眼看她的身體連同豬籠都徹底被河水所吞噬,那懾人的目光也終於不見了,所有人才不約而同的長舒了口氣。

「好了,都散了吧!」老族長慢慢站起身往回走,「我還得去文家看看哩!可憐的成小子,他辛辛苦苦在外頭讀書考功名想光耀門楣,結果誰知道他媳婦卻背着他……哎,這事一出,他爹病了,他又要照顧爹,又要被別人指指點點,人都瘦了兩圈了!這個可憐的孩子啊!」

村裡人聽到這話,大家又紛紛嘆息個不停。

至於臭不要臉勾引公公的舒春蘭?當然又被他們給罵了一遍又一遍。

說話間,大家看看已經恢復了平靜的河面,也都慢慢的散了。

就在村民們都離開後,一個高大的身影慢慢出現在河堤上。

他肩上挑着一個沉甸甸的擔子,扁擔都被兩頭的擔子給壓彎了。可是他的身形卻一點都不受影響,腳下的步子也跨得輕鬆隨意,就好像身上什麼負擔都沒有一般,走起路來也沒有一點聲響。

他原本是目不斜視的朝前走的。

但是走着走着,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大黑狗突然停下腳步,然後衝著河面汪汪大叫個不停。

男人立馬也扭頭看向河面。

就見坡子河的正**,一連串水泡從裡頭冒了出來。

男人眉頭一皺,他深沉的目光又盯着河面看了看,就馬上丟下擔子,然後一頭扎進了河裡。

他矯健的身影迅速被河水所吞沒,河面上因為他的動作而盪開了層層漣漪。

嘩!

再過上一會,河面上又出現了動靜。這個男人又從河裡探出頭來,但這次出現在河面上的不止他一個人,還有他懷裡的少女。

他把少女給抱到河岸上,雙手立刻按壓在少女的胸腹上給她催吐。

按壓幾下之後,少女嘴裏吐出來一灘水,可是人卻依然昏迷不醒。

男人見狀,他眉頭一皺,又雙手慢慢捧起她的臉。

但就在他慢慢把臉往少女臉那邊送過去的時候,原本雙眼緊閉的少女倏地掙開了雙眼。

四目相對,相顧無言。

男人臉上卻不見尷尬,他只將頭一點:「你醒了。」

但馬上,他察覺到有一股力道正在不停的推搡着他。低下頭,他看到一隻濕淋淋的蒼白小手正推着他的胳膊。

舒春蘭仰視着他,干啞的嗓子里艱難吐出這兩個字——「快走!」

男人眉頭一皺,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身高喊:「我就說哩,這個**肯定還有姦夫!現在這個人終於出現了,咱們快上,把他們都給抓起來!」

《農門寵妻:腹黑相公來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