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
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 連載中

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

來源:google 作者:喵心壯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元黎 喵心壯志 都市小說

元黎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全真掌門,不通道法的他被以發展經濟向少林看齊的理由,打發到了五道口職業技術學院學院進修經濟管理縱使遠離權力中心的他還是被人下了降頭,從六樓一躍而下原本已經是死翹翹了,卻被同名同姓的老六穿越附體,開局獲得上古奇術厭勝,順帶拯救校花,俘獲芳心過上了夢寐以求的老六生活展開

《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章節試讀:

一晚上花了幾萬塊錢對於元黎來說問題不大,柳無辯在讓他下山進修的時候給他的錢還不算少。

翻牆進入到宿舍以後,四人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

第二天,天剛亮,宿舍三人邀請元黎一起去上課,

四個人算是臭味相投了,一路上對校園裡的美女指指點點,評頭論足,

引得一眾美女紛紛側目馬上一兩句吊絲傻叉。

四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笑的更加肆無忌憚。

輕鬆的大學生活讓元黎緊繃的精神放鬆了下來,連帶着心態也年輕了不少。

每天都是上課,食堂,宿舍,網吧,四點一線。

這天清晨,正收拾東西準備上課去的元黎電話響了起來:

「元小友,我是樂老頭啊。」

「樂老你好,什麼事?」

「還記得之前那個你扎針的小姑娘么?」

「嗯?怎麼了?」

「我這來了一個比那個小姑娘更嚴重的,她們情況類似,在醫院拍的CT也是顯示腦幹中樞有淤血,那個地方你也知道,根本沒法動刀引血,

西醫那邊只是說靜養,等待血塊自我吸收,可是昨天晚上小姑娘的體征突然全面下降,

不知道他們通過什麼渠道打聽到了小胡,小胡雖然是同仁堂的主治醫師,但是你也知道他的水平還欠缺,

就帶着他們找到我這來了,可這個姑娘情況有些特殊,家長呢也不願意放棄,所以,我就腆着個老臉來找你了。」

「我明白了,樂老,我現在就打車過去。」

「別,請你來,我肯定得表達點誠意,你說你的位置,我派車去接你。」

「不必了,你派車來,不還得耽誤時間么,我出了校門就能打上車。」

「好好好,那就麻煩元小友了。」

一點也不麻煩,別說救條人命,單單為了那股盤亘在腦幹中樞的陰氣元黎也願意跑這一趟。

打上車到了樂老頭的小別墅,就看到小胡站在門口東張西望。

「哎喲喲,這不是那個誰么?」

「嘿,元師您來了,之前對您不禮貌,樂老師已經教訓過我了。快快,裏面請。」

小胡一臉憨笑,摸着後腦勺不好意思的說道。

進了別墅,元黎也並沒有做什麼寒暄,說什麼廢話,直接到了診室搭上小姑娘的手腕。

幾秒鐘過後,元黎的臉黑了下來,將樂老頭拉到一旁:

「樂老,這人還有必要救么……」

樂老頭一聲輕嘆,看着旁邊站着的病人父母:

「如果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說,確實沒有必要了。可,總要試一試的。女孩是昨天晚上測出腦電波停止活動的,如果能及時送過來,可能情況還好一點……

小胡那孩子雖然軸了點,傻了點,但是有一顆仁心。他就想讓我這個狗屁聖手老師努努力。

我嘗試過了,下針女孩也沒什麼特別反應。可小胡那孩子就是非讓我給你打電話,讓你用深針刺探一下她的神經反應……」

「好吧,我懂了。沒想到小胡還是個高義人士。」

元黎轉過身來,走到女孩父母面前說道:

「兩位,女孩的情況我已經大概清楚了,但是有些話還是要說在前面的。

在西醫來說,這種陷入重度昏迷的都會被判定為腦死亡。」

看着女孩母親張口想要反駁,元黎立馬打斷:

「我知道,你們會說女孩還有心跳,可那只是一直在靠呼吸機維持的假象罷了。那只是機體最後的掙扎,你們或許會覺得腦死亡和植物人差不多,

但事實卻區別很大,舉個簡單的例子植物人是電腦死機,還有重啟的可能,腦死亡是CPU燒了,沒有再次開啟的可能。

人一旦腦死亡,他就會失去對體溫體感的控制,體內的微生物就會開始變質從內部將身體分解。

所以,我就算出手施針,並不能百分百保證她能蘇醒。而且,她這種情況,我需要她**。

需要刺激的穴位太多,穿衣服是會影響我下針的。」

女孩母親眼神中還是透露着些許不信任:「胡醫師,這位小哥,行么?」

小胡臉色一沉:「什麼話,這叫什麼話?他可是我的老師請來的高人!」

女孩父親重重一嘆:「孩他娘都這節骨眼上了,你就別添亂了。就按這個醫生說的來吧!只要醫生竭盡全力,結果如何,就聽天由命吧。」

「那好,那你們二位就去診室將你們女兒的衣服全部褪下吧。」

樂老頭見狀走上前:「有幾分把握?」

元黎搖了搖頭:「一分都不到……」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你的銀針再給我拿幾盒過來。」

女孩父母手腳麻利的將自己女兒的衣服褪去以後,走到元黎面前:

「醫生,已經準備好了。」

元黎抱着一大堆銀針走到診室,嘭的一聲關上了門。

女孩母親一驚,趕忙走上前要打開診室的房門:「他怎麼把門給關了,他不會對我女兒做什麼吧?」

女孩父親一把拉住了她:「你能不能別添亂了。早些就讓你找個好大夫,你偏說中醫都是騙人的,人家樂大師都說了,如果早幾天情況會完全不一樣,你非拖拖拖!

現在人家樂大師把人請來,你怎麼還懷疑這那的!」

元黎看着眼前的女孩,眼神中不曾有一絲邪光,摒氣凝神,銀針在手上翻飛,女孩周身七百一十九個穴道,全**進了銀針。

最後一針,百會穴。

成與不成,就看這一針下去,女孩的反應了。

從丹田處度出一點靈氣附着在手中十多厘米的銀針上,緩緩推入女孩的身體。

腦幹中樞的那股邪氣隨着銀針上升,被銅錢吞噬。

隨着元黎手指輕輕捻動,女孩會陰處噴出一股濁氣,這是體內微生物發酵變質後的污穢之氣。

邪氣與穢氣盡除,女孩的臉色竟然恢復了一點血色。

「成了。」

兩個時辰全神貫注的連下七百二十針,元黎精神有些虛脫,一屁股坐到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粗氣。

「樂老,來幫個忙。」

聽到元黎虛弱的聲音,樂老頭連忙推開診室的大門,看見癱坐在地上的元黎連忙將他扶了起來。

「怎麼了?你沒事吧?」

「沒事,有些脫力了。歇會就好了。這女孩的身上的針,再過一個小時取下來就行,從督脈開始取,取完再取任脈,最後取陰交和湧泉。」

交代完,元黎頭一歪睡了過去。

樂老頭趕緊喊小胡將他背回自己的卧室。

然後將手搭在女孩的脈搏上,隨即兩眼放光,驚呼不止:「神了!醫學的奇蹟啊!!!」

女孩脈象已經平穩,氣息平和,雖然有些虛弱,但是跟常人已經無疑。

「老夫行醫七十載!這等醫白骨,活死人的醫術第一次見啊!」

女孩的父母聽到這個消息後,抱頭痛哭起來,要不是小胡攔着,非要去給元黎磕頭致謝。

《OK了家人們,經俘獲校花芳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