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帕瑪什病毒
帕瑪什病毒 連載中

帕瑪什病毒

來源:google 作者:還有起風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楓寒 還有起風了

2132年由於科技的快速發展,現代城市越來越多的機器來代替人類工作,但快速發展的同事發生了一件令人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有幾座城市發生了幾起機械人殺人事件,這令每個人感到恐懼主角楓寒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變異人,由於出色的領導力成為了人類防線的一位統領者人類又該何去何從呢,沒有人能夠知道全人類的結局………展開

《帕瑪什病毒》章節試讀:

2132年6月1日下午6點30,此時某高中學校同學們正在食堂就餐。

「哎楓寒,你看這個」這時楓寒的鐵哥們米瑞拿着手機給楓寒看了個外網視頻。

只見一個類似機械人又不像機械人的東西,為什麼這麼稱呼因為那機械人應該不是現代產物。

而視頻內容則十分血腥,那機械人用手臂一擊打中一位中年白毛男子的肚子上,只見那肚子直接被擊穿隨後機械人抽開手臂那男子直接死亡,機械人手臂上沾滿了鮮血仔細觀察還能看到類似人類器官的痕迹。

就當我們兩個在學校廁所里看着看着視頻,廁所門外傳來一聲十分洪亮的聲音。

這聲音楓寒和米瑞太熟悉了

「你們兩個小子又在這偷懶,等再過了高二這一年就來不及你後悔了,快點去訓練別看手機了。」

之後楓寒和他的鐵哥們老老實實的繼續跟着教練去訓練了

「高二訓練不努力等你到了高三隻剩下那麼點時間你們就知道要後悔了」

「特別是楓寒,雖然說你的天賦確實不錯我也很看好你,但你這種偷懶的習慣天賦就一點用都沒有了。」老田一臉嚴肅的說著

「還有你不是喜歡你班上的那個誰誰來着」

「韓小涵老田」此時楓寒的鐵哥們插了句

「啊對,人家可算是個學霸等高三畢業了,人家去了名牌大學而你去了個不知名的大學就知道自己配不上人家了。」

「不要覺得的我在說什麼雞湯,你們教練算是過來人,今天加訓楓寒和米瑞兩個人單獨速耐跑。」

跑完速耐後楓寒和米瑞已經快站不起來了,楓寒還稍微好一點而米瑞已經抱頭痛哭了。

真沒想到今天速耐跑了20×200,休息拉伸了近10分鐘,楓寒和米瑞終於在8點左右吃上了晚飯,別人吃完都快消化了。

「走吧,還有30分鐘才下晚自習趕緊去上晚自習。」

「我看你不是急着去上晚自習,是想去看看你的女神吧。」

「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

「哎哎,好好好等下我還有這一點就吃完了。」

「哎,楓寒你還記得中午看到的那個視頻嗎?」

「國外做的特效確實細節」

「哎,說不定那是真的我剛剛看了那個網站結果打不開了,顯示網站被封了」

「行了,你覺得是真的就是真的」

「我有預感這個應該是真的」

「你哪次遇到稀奇古怪的事不都預感錯了」

「好了,不和你bb了」

在快走到自己班級的時候楓寒特意整理了一下衣服

這被楓寒鐵哥們看在眼裡,楓寒太喜歡她了但米瑞為此感到不值。因為人家眼裡根本沒有他,她眼裡只有錢除了錢就還是錢聽說有謠言她的第一次給了學校的一個富豪,那次那個富豪直接給了韓小涵1萬帕斯幣。雖然說是謠言,但有謠言就說明應該還是有一點點關係。

而聽楓寒自己說韓小涵才不是那樣的人,她家裡雖然說有些經濟困難但她的為人根本不像那樣的人,這也是韓小涵一直努力學習的原因。

「報告」

「嗯你們兩個怎麼回事,今天這麼晚才來上晚自習,雖然說你們是在訓練但文化成績也是很重要的。」

「好了,張老師知道了」此時米瑞說了句

「行了你們回座位吧,記得把今天的試卷答案對一下」

而此時的楓寒正盯着韓小涵看,但韓小涵一直低着頭學習,對此楓寒已經見怪不怪了,因為她一直都是這樣。

突然此時韓小涵抬起頭看見了楓寒,他們就這樣一直對視了近十秒還是楓寒的鐵哥們戳了戳他才回過神來走到了座位上。

9月夏天的風格外溫柔

楓寒回到座位上還時不時飄眼看着韓小涵,微風吹過韓小涵的劉海此時的她更加美麗。

而韓小涵不知是不是無意間往楓寒所在的位置偷瞟了一眼,剛好楓寒也往韓小涵那瞟了眼此時他們又對視了。

此刻韓小涵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而楓寒臉皮厚的還在趴着看。

在這個學校基本很多人都知道楓寒喜歡韓小涵,但他們兩個一直沒有結果。

接着下課鈴響了起來,所有人都疲憊的準備收拾書包離開教室回家,楓寒也不例外,但他今天準備送韓小涵回家當然不是明目張胆的送而是慢慢跟着她。

只見韓小涵起身準備離開,而楓寒也在不遠處跟着韓小涵。就這樣他們離開了學校,一路上韓小涵也發現了楓寒在後面跟着自己,但她並不害怕因為她知道楓寒不會傷害自己。

而就在韓小涵經過一個小拐口時一群人將韓小涵圍了起來

這是他們學校有名的小混混,仗着自己父母有錢有勢到處惹事。

「呦這不是韓小涵嘛,怎麼這副表情是嫌棄我們了,當初你跟我們老大在床上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嫌棄我們啊,是不是啊兄弟們。」此時他們老大碧池的小弟二筆開口道

看到這一幕的楓寒憤怒的捏緊拳頭

韓小涵像是做了虧心事的緊張的看了看周圍,而此時楓寒避開了他們的視線。

「碧池你們不要再來威脅我了,等我以後有錢了還給你們就是了。」

「還,你能拿什麼還,靠你喜歡的那個臭小子嗎,就憑他怎麼還的清你母親欠下的醫療費,老實的跟着哥混哥又不會虧待你。」碧池一臉邪笑的看着韓小涵道

此時不知是怎麼了韓小涵多麼希望能有一個人來救救自己,但她很清楚的知道就算楓寒看到這一幕也不會來救自己了,因為自己已經被玷污了,雖然這是被逼的沒有辦法了,但還是改變不了事實,韓小涵最恨的不是母親疾病住院而是父親整天酗酒,不然也不會有今天這麼一幕。韓小涵多麼希望自己出身在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這樣就不會有這麼多不快樂的事情發生了。

「你們把她帶走到約定好的地方去,還有把她弄暈別招惹來其他人」此時碧池對着4個小弟說道

「好的老大」說著其中一位小弟便拿着一個小瓶子往韓小涵噴了一下過了沒一會韓小涵就不在掙扎了

「走吧小美人」另一個小弟趁着噴迷藥的功夫往韓小涵屁股上猥瑣的摸了摸露出一副猥瑣的表情

楓寒猶豫了一會,但他不能容忍別人這麼對待韓小涵,雖然到現在他還不怎麼接受韓小涵竟然真的做出了這種事,但想到她的家庭情況楓寒不能不去幫忙而且畢竟那麼喜歡她,雖然不知道自己一個人有沒有作用但現在到哪了去找幫手,乾脆見機行事。

於是楓寒決定跟了上去,在附近尋找到了一個棒子便謹慎的跟着。

走了約2公里左右前面的幾人就停了下來,往四周看了看還好楓寒反應快不然就被看到了。

他們進入了一個非常狹小的空間大約只能容納兩個人同時走過。

「真不知道老大每次做這種事都要帶到這裡來」

「嗨,還不是這裡荒廢了不然到這裡來幹什麼,在其他地方處處都是監控要是被別人找到證據了就算老大也難以擺平。」

「聽說這裡原本是一家新型智能機械人研究所但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了,聽說事還挺大要不然**也不會警告我們最好不要到這裡來。」

「你又在製造恐怖氣氛了,今天老大可是說了今天大家都有份。」說著他們不約而同的看了看被背着的韓小涵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此時的韓小涵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樣,但還是掩蓋不住她的驚艷,不少小弟已經迫不及待想讓自己的小弟弟大展身手。

快點走吧老大應該早就在裏面等我們了

又過來5分鐘左右幾個小弟終於把韓小涵背到了這裡的一間房間

「哎,這美人的小咪咪可把我頂的受不了了」

這話一出眾小弟皆是笑了起來

「老大來了」

「嗯這小騷貨這副模樣才乖嘛,哼哼哼」

此時在外面的楓寒聽到這裡已經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你們把她的衣服都脫了吧,今天哥幾個就輪流享受一番。」

「好嘞老大」

聽到這楓寒終於忍不住了就在準備衝上去時發現另外一處有動靜,而屋內的人顯然也是聽到了。

這時楓寒沒有一股腦的衝進去而是繼續觀察

「老大好像有人」

「你當我是聾子啊,走帶上傢伙出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是哪個不要命的。」

此時動靜越來越大眾人明顯感覺的出來這不可能是人類發出的聲音

「老大,這不會有什麼怪東西吧」

「你小子能不能不要天天這樣嚇唬人」

「走不管是什麼我倒要看看是什麼鬼東西」

嘰嘰嘰……

一副鋼鐵機甲高約2米但這副機甲到處破爛

「應該是誰不要了的智能機械人跑出來了,行了把他毀掉別耽誤了大事。」

「好嘞,大哥」

眾小弟拿着五花八門的武器對着那副鋼鐵機甲揮舞過去但打在機甲上毫無作用

突然那機甲一拳轟擊過來直接把一個小弟打出好幾米遠,落在地上直吐鮮血不知是否會死。

這一幕驚到了眾人,要知道城市中的智能機械人是不能出現傷害人類的行為。

「不好,這應該是這所研究里的產物用來投入軍事戰爭的機甲,難怪會有這副機甲。」

「老大那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快撤吧」還沒等他說完就已經開始逃跑了

但當機甲看到有人準備逃跑時突然狂暴起來,直接飛速一拳轟擊而去打在碧池的身軀上傳來了一陣碎裂聲,

顯然那碧池被打斷了骨頭,傳來大聲的慘叫聲。此時一個個小弟破門而出迅速的跑了出去,但沒有一個人去幫碧池可見患難見真情,但最終只有一個人所幸逃了出來。

當那個小弟跑出門看到了楓寒楞了楞但很快就繼續逃跑了

剩下的人都已經受了重傷,就在這時傳來了一絲韓小涵的聲音。

接着機甲就往那間房走了過去,而楓寒也在這時走了進去,就在機甲準備對迷迷糊糊的韓小涵下手的時候,楓寒直接用盡全力一棍而去打在機甲破損的腦袋上但只是把腦袋打偏了點。緊接着機甲轉身一拳打在楓寒的腹部上,楓寒直接被打倒在地噴出一大口鮮血,而此時的韓小涵終於清醒過來看到這一幕尖叫起來。

機甲接着又轉身準備繼續對韓小涵下手,但楓寒此刻忍着巨大疼痛站了起來繼續拿起脫落的棒子,用盡全身力氣對準機甲的腦袋揮擊而去,這次那機甲的腦袋明顯被打歪了但好像還沒有起作用。

這時楓寒覺得自己可能今天會交代在這裡了

只看見那機甲緩緩轉過身子正要用另一隻斷了的鋒利手臂擊打過來時,機甲腦袋就掉了下來而機甲的身軀也在此刻撲倒在楓寒的身軀前,而那對準了楓寒的斷臂直接刺穿了楓寒的肩膀,這讓楓寒痛的幾乎快暈了過去。此時那機甲斷了腦袋的地方噴出了一攤綠色液體,好巧不巧滲透進了楓寒的傷口處。

「楓寒,楓寒你怎麼樣了你不要嚇我啊!」韓小涵帶着哭腔的聲音說道

她不知道該怎麼把那巨大的機甲推開,一但推開必然會讓楓寒的傷口擴大,於是她連忙起身走到外面就在碧池正準備打電話求救前搶過手機撥打了報警求助電話。

而碧池看到這一幕氣的快吐血,但韓小涵看都沒看他一眼便轉身回到楓寒所在的位置,看到楓寒肩膀流着新鮮的血液韓小涵感到愧疚,她知道楓寒是為了保護她而受的傷,而且在學校韓小涵也受到過楓寒的關心和幫助。一想到這她便覺得自己是個禍害,自己母親疾病住院不知還能活多久現在只能靠着藥物續命,而對自己那麼好的男孩子也為了救自己面臨生命危險,想起這一幕幕韓小涵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當楓寒看到韓小涵在流淚知道了她心中所想,楓寒忍着劇痛用另一隻手臂擦了擦韓小涵的臉龐。

「楓寒,楓寒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對我的好對不起你對我的喜歡。」韓小涵帶着哭腔說道

「沒事,我從來沒有怪過你我知道你不可能是那樣的人,要怪應該怪那些流氓。」

聽到這話韓小涵把想說的話咽在肚子里,韓小涵充滿了委屈靠在這個喜歡了自己好幾年的男孩子,而自己也不知道對於楓寒的感情是友情還是愛情,但她覺得這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她此時想開了,她現在唯一希望的是眼前這個男孩能夠好好活着,不然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原諒自己。

此時的兩個人好似兩個受傷的心靈突破了種種阻礙互相治癒

他們兩人的故事還要從他們上初二開始

初二的一次大考因為這次分班考試是不按成績排班的,所以一個教室里的學生成績有好有壞。

而就是那次考試讓楓寒看到了令他難忘的女孩,這和楓寒以前遇到過的女生氣質一點都不一樣,不知是一見鍾情還是見色起意,但楓寒就是被那個女孩深深的所吸引住了。

將近兩天的考試以往對於楓寒來說無疑是最難熬的時光,但這次對於楓寒來說過得十分短暫。

通過打聽楓寒得知了那個女孩的名字「韓小涵」

通過對韓小涵的觀察楓寒發現她性感活潑可愛陽光,而且她對待很多事情都很細心。

之後的每天楓寒一有空就會去假裝偶遇,這也讓韓小涵察覺到了,但她並沒有對楓寒表現出討厭的表情,而是對着他尷尬的笑了笑。

之後楓寒也覺得自己的方式太不好了,他便請教了學校有名的海王教他如何追女孩,海王只說了一句有心則成。

楓寒在新中想了想當然楓寒從來沒有追過女孩子(當真是一語點破夢中人,難怪自己以前追不到女孩。)

後來海王教了他一招多和她聊她感興趣的東西或者愛好

可楓寒該以什麼理由和她聊天呢,此時海王真覺得楓寒是個獃子。現在網絡那麼發達韓小涵肯定也會使用網絡社交軟件,然後吸引韓小涵直到有話題可聊就算成功了。

之後的楓寒以一個偽裝好的身份和韓小涵在社交軟件上聊天

於是慢慢的楓寒和韓小涵也越來越了解彼此了,聯繫也變得更加緊密起來關係也好似變得很好。

突然有一天韓小涵對偽裝的楓寒問道「你知道自己努力的意義是什麼嗎?」

「努力的意義?」

「對於我來說努力的意義是為了以後更好的自己」

「那你呢」

「對於我來說也和你差不多吧」

之後韓小涵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網絡社交軟件上

而韓小涵在學校中也像突然換了個人變得優柔寡斷不沾紅塵,只是專心學習知識成績也是肉眼可見的提高。

面對這種情況楓寒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思來想去楓寒用偽裝的身份在網絡社交軟件上對韓小涵發了一大段信息,內容表達了自己對韓小涵的關心和好奇為什麼這麼久沒有回自己信息,但那之後的她在網絡上就像淪落深海無跡可尋。

後來他們在網絡上的交集就基本沒有了,在學校楓寒也在時刻關注着韓小涵。

有一次學校籃球比賽楓寒看到韓小涵對球場的好感,之後楓寒訓練完就去打球想通過籃球去接近韓小涵。

很不幸初三一次大型全年級籃球比賽中,楓寒因為太想急於表現自己比賽過程中把腳崴傷,最終確實吸引到了韓小涵但付出了自己的體育前程。

之後的好一段時間楓寒一直頹廢下去,楓寒特別慶幸自己初中遇到了一個好老師他鼓勵楓寒幫助他重新拾起了自己的信心。

在後來的訓練康復中他的教練告訴他恢復是很難的,難在克服心中的心魔很多巨星在成為萬眾矚目的過程中不知道會遇到多少困難,如果連着都沒有信心克服下去,我建議你還是早早退出訓練告別自己的體育生涯。

之後楓寒選擇了繼續訓練但迫於有傷成績還是沒有多大好轉

後來楓寒很少去關注韓小涵了,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快完了不趕緊做出改變將來連面對自己喜歡的女孩都會不好意思。

楓寒之後每天訓練更加的刻苦常常自己一個人加訓,楓寒也變的比以前更加自律很多耽誤自己前程的誘惑楓寒一樣沒沾,每天除了學習就是訓練還有偶爾打籃球,日復一日初三很快就結束了楓寒也如願以償和韓小涵考上了同一所高中,這所高中算是這個地區最好的。

之後上天好像是眷戀着這個努力的男孩,他和韓小涵分到了同一個班級這可讓楓寒開心極了。

可是過了幾個月學校分班考試就把他們分到了不同的教室,雖然楓寒不甘心但他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學習成績是楓寒最頭痛的,在學校楓寒的學習成績只能排在中下水平,這還是他認真學習的成績其他和他一樣的體育生成績更差。而楓寒的體育成績也好似卡在了一個關卡始終過不去,後來檢查發現楓寒以前腳受過傷導致成績難以突破,他的教練告訴楓寒要想走的更遠就要接受系統治療但這個費用很昂貴,整個治療過程可能需要20w到30w帕斯幣,這對於楓寒這個不怎麼富裕的家庭無疑是難以承受的壓力。

一如往常楓寒站在100米跑道上奮力奔跑,但結果也是沒有變化甚至比以往還要差了。

他的教練看出來楓寒急於表現出好成績,便勸導楓寒要慢慢來正如初中那次挫折一樣,但顯然這一次是真正的困難。楓寒看着顯示器上的13秒28不甘的用拳頭錘向塑膠跑道,像是宣洩自己的不甘。

之後楓寒就只知道訓練訓練就還是訓練,但並沒有太大功效他教練看到了他的努力。

在起跑前教練對着楓寒大聲哄道「不要太在意成績放下心中所以的一切,只管向前沖就對了少想多干。」

這次楓寒沒有辜負教練對他的期望終於再次跑進12秒內,比以往的成績好了一些,這也沒什麼畢竟楓寒的天賦擺在那,當時初三176cm的身高算是亞洲人跑步的完美身高了還有自身的身體素質也很強,曾經楓寒在初三最好的成績也跑到過11秒8以內,那時楓寒算是在學校萬眾矚目的存在。

之後楓寒更加努力訓練自己,這一幕一幕都被自己的家人看在眼中。後來經過商量楓寒父母同意楓寒去系統治療腿傷,以取的更好的成績這將近30w帕斯幣對於楓寒這個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但楓寒的父母選擇了支持下去而楓寒也沒有辜負期望經過近3個月的治療,當年腿受的傷徹底治療好了。

又過了3個月

一次省比賽楓寒獲得了一次機會參加比賽

站在與以往訓練不同的跑道上楓寒感到了一絲緊張,畢竟這裡的選手一個個都是各地區的天才,但想到自己的目標和前程還有自己喜歡的女孩,楓寒知道這是他翻身最好的機會。

100米說短不短說長不長100米太短了100米太長了長到4年楓寒還沒取到很好的成績

楓寒思想放空站到起跑器前默念道這次進11秒內就向你表白等我

隨着槍聲響起

楓寒眼中只有那100米跑道,經過起跑,加速,途中跑,衝刺楓寒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居然跑到第一,楓寒撲倒在跑道上奮力捶打着跑道最後大吼一聲,這一刻楓寒心情前所未有的興奮。

最後成績出來了楓寒小組第一10秒68,這一刻他的教練為他鼓起了掌。

第二名被楓寒足足拉了0.2秒

在後面的晉級比賽中雖然楓寒沒有獲得第一但也取到了非常不錯的成績

後來楓寒不出意外的獲得了前往省隊進行更加專業系統的訓練,但楓寒沒有當場答應不知後來的楓寒會不會後悔這個決定因為他想和韓小涵待在學校。

省隊教練說以後想來這裡訓練隨時歡迎

回到學校後楓寒再一次在學校名聲大起,為此學校也非常重視楓寒曾經學校校長問過楓寒為什麼不選擇去省隊訓練,楓寒開了個玩笑說自己捨不得離開學校,這把校長搞笑了當時心中想到這馬屁拍的,校長知道楓寒喜歡自己班的一個女孩子所以後來來校長和很多校領導也沒有過多過問,只是默默的把學校體育器材換的更加專業了。

楓寒一度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但楓寒並沒有驕傲他知道自己的對手更加厲害

就在楓寒準備向韓小涵告白的時候,他得知了一個消息那就是韓小涵被校霸碧池要挾最終被迫無奈和校霸上床,楓寒一直都沒有相信過只覺得是謠言但又對韓小涵的表現感到有些可疑,最終他選擇相信韓小涵他不覺得她是這種人。

但後來楓寒還是沒能對韓小涵告白誰知道偏偏是今天要告白的時候突然出現這麼多事。

楓寒忍着痛對身旁哭泣的韓小涵輕聲說道「韓小涵,我喜歡你。」

當韓小涵聽到後明顯楞了一下但很快便回答道「我也喜歡你,我早就知道起風了是你了(楓寒在和韓小涵聊天時隨便取的網名),也就只有你才會聊那麼幼稚和無聊話題,不過我很喜歡你說那些無聊的話。」韓小涵真誠可愛的笑了笑,此時楓寒嘴角也輕微笑起來。

接着**和醫護人員陸續而來

楓寒和校霸還有他的小弟們都被抬走了,之後韓小涵也被**帶去錄口供韓小涵如實回答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都說出來。

奇怪的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楓寒和校霸還有小弟都了無音訊,這讓韓小涵很是着急有天她通過渠道知道楓寒家的地址後,連忙去楓寒家拜訪以感謝楓寒的幫助。

按了許久的門鈴終於有人來開門了,是一個女生看樣子應該25歲左右一時韓小涵不知怎麼稱呼。

「請問楓寒在家嗎,我叫韓小涵是他的同班同學我是來感謝楓寒的救命之恩。」

楓寒姐姐看了看眼前這個女孩,直到聽到名字韓小涵便沒了好臉色,溫柔的語氣中明顯帶着一點氣憤道「楓寒都去世了你還要怎樣」

說完便把門關上了

韓小涵楞了很久直到味覺傳來鹹味才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流下了眼淚,韓小涵不相信繼續按門鈴想要問清楚。

緊接着門又打開了楓寒姐姐明顯生氣了「你還想幹什麼」

韓小涵充滿淚水的眼神問道「楓寒到底怎麼了」

楓寒姐姐不知道她是裝懂還是假裝的,但還是說出了繼那天之後的事。

「首先我是楓寒姐姐,楓小伊」

那天楓寒一家在醫院門口焦急的徘徊着

而急救室內醫生遲遲沒有動手術因為他們還在等待上級的命令,一群看起來權利很大的幾個人一起商討了一下便叫醫生不用進行手術了,直接宣告病人死亡其他的責任不用他們承擔。接着這個不好的消息讓楓寒一家一時不可接受。

後來楓寒的屍體也沒能被楓寒一家親手安葬,醫院給出的答案是有傳染病而且也不能被家人知道屍體安葬在哪裡,這讓楓寒一家不能接受但即使他們告上法院也沒能解決,最後給出的結果是這個病毒是可能導致全人類毀滅的病毒,這也打消了楓寒一家的念頭後來**給了楓寒一家50w帕斯幣作為安撫金。

而沒有人知道這件事真正的秘密是什麼而那病毒也沒有人清楚到底是什麼,這種事之後在各地陸續出現但普通人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甚至一些**高層也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是機密不可以泄露。

直到現如今這件事才徹底壓不下去了各地區爆發了不小的帕瑪什病毒

而過了近3年韓小涵終於知道了當初發生的事是什麼原因了,這3年可把韓小涵折磨死了。

這一天韓小涵如往常一樣在花店經營,突然看到一個消息正是那件事被楓寒一家爆料出來,韓小涵看到這一幕眼淚又再一次流了下來,她記不清這是第幾次為了他流淚了,她自從得知楓寒去世的消息後便得的嚴重的抑鬱症,還不等她從楓寒的痛苦中走出來,又一件壞事傳了過來那就是韓小涵母親已經沒多久可活了,韓小涵急忙跑到醫院看着被疾病折磨的母親,這幾天韓小涵很少來陪母親這也讓母親知道了韓小涵發生的事情,母親忍着病痛輕輕撫摸着韓小涵的臉頰,猶如第一次撫摸剛出生的韓小涵。

醫生告訴韓小涵母親還有幾小時可活讓韓小涵好好和母親告別

韓小涵在來的一路上忍住了眼淚可聽到這話的時候淚水忍不住地流了下來。

韓小涵看着被病痛折磨的母親想起了很多和媽媽的回憶,在韓小涵14歲生日時母親送給韓小涵一把吉他,這把吉他是母親攢了很久才省出來的。收到禮物的韓小涵高興的像個78歲的小孩子,這是韓小涵收到母親的第一個生日禮物也是最後一個,之後沒過多久母親便得了疾病,也是在那之後韓小涵奮力學習只為能夠好好照顧母親。

韓小涵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學會用吉他彈的mom,這時好似響起了熟悉的旋律。

(媽媽說寶貝我沒給你個完美的家,我告訴她有你在就是我最幸福的啊,18歲生日你送給我第一把吉他,學會了第一首歌我彈你說滴答滴答。)

韓小涵回憶起了很多很多關於母親的事,那一天韓小涵哭的撕心裂肺母親像是感受到了韓小涵的哭聲,緩緩的對韓小涵說道「寶貝你是最棒的,媽媽為你感到驕傲,以後的生活可要好好吃飯睡覺,不然媽媽可是會從天兒降來教訓你的,還有媽媽愛你。」

還沒等母親說完便又和病痛作鬥爭,韓小涵看着媽媽痛不欲生的樣子心裏難受極了,還有大概2小時韓小涵看着母親被折磨的樣子心裏像是炸開一樣。那天夜裡韓小涵把母親的氧氣罩拿了下來,她不想母親再被病痛折磨近2小時。

那晚夜裡我看見母親很痛苦,我不想她再痛苦下去了,於是親手把氧氣罩拿了下來,這個氧氣罩好重,好像比她的愛還重。——唐斯

韓小涵摸着母親的臉頰感受這母親生命剩下的餘溫,哭泣的說著「媽媽我也愛你」

韓小涵哭了許久直到哭不出眼淚,她就那麼靜靜地坐在母親病床下那一晚韓小涵一直在病床下坐了一夜,她一直回憶起自己與母親的一幕一幕,有事回想起哭的撕心裂肺有時回想起高興的事韓小涵又笑的像個孩子,但又沒笑多久便又哭的不省人事。

韓小涵就這麼在地板上坐了一夜也想了一夜

《帕瑪什病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