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前妻乖巧人設崩了
前妻乖巧人設崩了 連載中

前妻乖巧人設崩了

來源:外網 作者:南頌喻晉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南頌喻晉文 都市言情

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也沒能讓喻晉文愛上她,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算了算了,離就離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迹,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然後華麗轉身,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南頌冷眼睥睨着前夫,「想跟我合作?你哪位?」要男人有什麼用,姐要獨自美麗。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黑客大佬是她;超級大廚是她;國際名醫是她;玉雕大師是她;地下車神是她……都是她!眼看追妻...展開

《前妻乖巧人設崩了》章節試讀:

她想要把賬一筆一筆地跟他們清算,但如果他們想一次性還清,那她也不介意。

南寧柏瞳孔眯了眯,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些年在商圈浸淫的直覺告訴他,在沒把對手的底牌完全摸清楚之前,先不要輕舉妄動。

這次南頌「死而復生」地回來,總讓他覺得她跟以前不一樣了,彷彿變了個人似的,渾身都透着一股陰沉,跟他那個心狠手辣的大哥一樣。

他僵硬地笑起來,「小頌啊,我們可以搬,但好歹也給我們一點時間啊,你看我們……這麼多東西呢。」

南頌看着二叔又恢復了以前面對她父親時的二皮臉,心中冷冷一笑。

他是算準了他們父女倆心軟,捨不得對自己的家人趕盡殺絕。

「好啊,我給你們時間。」

南頌沒有再趕他們,反正她已經回來了,他們若能踏踏實實地住下去才算他們的本事。

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一個花瓶突然倒地,擋住了她的去路,南頌彎腰撿起來,眸光在花瓶上淡淡一掃,南寧柏逮着機會過來獻殷勤。

「大侄女,這可是個好瓶子,我花了大價錢搞到的,據說是順治爺的寵妃董鄂氏用來插花的,你要是喜歡,二叔忍痛割愛,送給你。」

南頌紅唇譏誚地挑起,隨手一扔,花瓶掉落於地一聲脆響,碎的四零八落。

南寧柏正心如刀割,就聽到耳邊淡淡一句,「仿的。」

……

夜深人靜,嗡嗡了一天的南家莊也終於暫時平靜下來。

南頌洗完澡擦乾頭髮,就換了一身素凈的衣服,去了父母的房間,桌上擺着他們的遺像,父親俊朗又帥氣,母親漂亮典雅中不失英氣。

她眼圈濕潤,上前摸着父母的遺像,語帶哽咽,「爸爸媽媽,女兒回來了。」

南頌跪在父母面前,整個人空空落落,孤孤單單。

父母是在三年前去世的。

三年前,真的發生了很多事。

彼時她還是待在玫瑰園裡無憂無慮的小公主,每天除了學習各種知識,參加各種考試,最大的樂趣就是在網上瀏覽關於喻晉文的消息。

那年她二十一歲,距離她被綁架已經過去了七年,可她還是對救她的男神英雄念念不忘,父親疼她,終於被她打動,說服母親準備去北城「提親」,走的時候她還粘在父母身上撒嬌,等着他們的好消息,萬萬沒想到,傳回來的竟是他們的死訊,他們在高速上出了車禍,整個車廂都爆炸了。

車子爆炸,他們的屍體也被燒得體無完膚,幾乎辨認不出原來的模樣,她不信父母真的就這麼死了,可法醫鑒定的結果,死去的就是她的父母。

天塌下來,應該就是那樣了。

如果不是因為她,或許爸爸媽媽不會死……可她不敢自責,哪怕為了父母,她也要好好地活下去。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南頌撐起跪得酸軟麻木的膝蓋,接起電話,「喂……」

電話那頭是那天的茶色墨鏡男,也是她的小哥兼死黨,白家七少白鹿予,「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南頌不耐煩,「說。」

白七:「你的前夫公布婚訊了,四日後迎娶卓萱。」

南頌握着手機的手被電麻似的一僵,心臟像是被人狠狠攥了一下,徹骨的疼。

四日後,是他們離婚流程走完的日子……他就這麼迫不及待要迎娶他的心上人嗎

《前妻乖巧人設崩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