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連載中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來源:google 作者:侍君彬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千宋書 現代言情 章伊芮

【章伊芮×千宋書】(雙強!)一次意外導致身為時間使者的章伊芮加入了刑警隊的特案組,剛入組就發生一件詭異的案件她層層深入,發現這並不是她想像的那麼簡單「芮芮,你看看這是我的屍檢報告」一位長相俊美的男子說到「嗯」她冷冷的回到……直到一天晚上為完成任務,章伊芮來到酒吧,卻沒想到那兇手是時間長廊的叛徒他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就在她以為自己快完了時,一隻手擋住了那人的攻擊「千……千宋書」她獃獃的看向他「我們時間長廊什麼時候收過像你這麼個……女子啊」「你說什麼!什麼像……等等……你是,你是……時間尊主」「芮芮……」「屬下在」「什麼屬下?你是尊主夫人!」別人都說章伊芮只會暴力審訊,可笑!那怎麼審,笑着談,黑子說章伊芮沒有身份,笑S,伊家小姐了解一下,張氏第一股東了解一下展開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章節試讀:

兩人做好防護工作起身越過警戒線。

此時,旁邊穿警服的幾個人已經拍完照片,取好了物證。

章伊芮看着旁邊的李局,「李局,報案人呢?」旁邊的李局指了指不遠處警戒線以外的一個平頭男人,男人身高大概一米七五左右。章伊芮走向男人,看了看他,他穿着雨衣,雨鞋上有一些泥土,Z市的初夏確實經常下雨。想到這,他注意到男人的指甲縫中有些泥土。

「你好,我是Z市公安局重案組的,剛才我們已經對你進行了簡單的問話筆錄。我能問一下,你叫什麼嗎?」章伊芮開口道。

男人有些拘謹,他的手在衣服上抹了抹,可能是經常做這種動作,他腰間的衣服也有些泥土。「哦,我叫劉文武。」

「哦,好吧」章伊芮看了看男人腰間的衣服,想了一會換身又走到案發現場。

她邊走邊向旁邊的上官旭招手,兩人悄悄說了什麼。

走到屍體旁邊,因為今天早上下過雨,屍體上有些線索已經被沖毀了。只能帶回局裡做更深一步的屍檢。

回到局裡,劉羽看了看四周,「哎,上官旭哪呢?」劉羽摸了摸頭。「哎,不管了,先辦案。」

「可是,我們從那一步開始,現在千法醫還在屍檢,我們只能等結果出來,確定受害人的身份。」李獨喧在一旁饒有興趣的轉着筆說著。

「朱警官,你把剛才那個警官給你的報警人的口供拿給我。」章伊芮看向朱白霽說道。

「在這裡,諾,給你。」說著朱百霽把手邊那小本本給了章伊芮。

奇怪,報警人的口供有什麼好看的。朱百霽心想着。

正在這時,玻璃門被人拉開了。看見來人,劉羽站起來「上官旭,你去哪了?我們都忙的焦頭爛額了,你倒好人跑哪去了?」

看着劉羽這麼憤怒,上官旭徑直走到了章伊芮旁邊。

「章警官,你讓我盯着的那劉文武果然有問題,我剛剛跟蹤他到他的居所,他正着急收拾東西,嘴裏還念叨着,希望別來找我麻煩。剛剛我把他帶來警局了,現在他在審訊室。」

說著,上官旭打開了手機,點開一個視頻。視頻中,一個男人正在慌張的收拾自己的東西,時不時還在喃喃自語。但依舊可以聽清他在說的話。

「你們先留下,我和上官旭去審訊室。」說著她看向其他三個人。

劉羽反應了過來,「可以啊,上官旭。」

走到玻璃門門口的上官旭對着劉羽比了個國際手勢。

兩人剛走出去沒多久,千宋書和任聽嘉就從停屍間出來了。任聽嘉看了看周圍,問到「章伊芮呢?」

旁邊的朱百霽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她。

千宋書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他將屍檢報告遞給劉羽,轉身去了審訊室。

旁邊的任聽嘉看了看他離開的背影,又收回了目光,看見劉羽那獃滯的小眼神。「我們這次事件說是有收穫吧,但收穫又沒有價值。死者面部已經腐爛,而且因為雨水原因,其他皮膚都已經浮腫,但是我們死亡時間可以判斷,就是昨天晚上。」

「面部腐爛嚴重,但是死亡時間卻是昨天晚上。是有些奇怪。」朱百霽坐在旁邊椅子上右手拖着下巴。

「現在,我們只能等技術部的DNA的檢測結果了。」李獨喧看着剛剛朱百霽給章伊芮的口供,悠悠的說著。

這人的口供也太簡單了吧,說什麼【來找人】,誰信啊!那穿得那衣服一看就是整夜在森林裏,想到這裡李獨喧自嘲的笑了笑,等她想到了,那劉文武早都跑路了。

這邊審訊室。章伊芮打開手邊的檯燈,對準劉文武照了過去。

「姓名」「劉文武」

「職業」「一工人」

「家居?」「Z市,×鎮×村」

一直都是上官旭在問話,旁邊的章伊芮一直盯着這個劉文武,看得出來他似乎還有一點喜悅。

「昨天晚上九點到今天凌晨五點,你在幹什麼?」「我在家睡覺」

「撒謊」「警官,我真的在睡覺。」

「那好,有沒有人能證明?」「沒有」

說著,上官旭點開了視頻。看了視頻原本喜悅的劉文武臉瞬間掉了下來,他攥緊了拳頭。

「警官,那死的是我的老闆,但是他該死!」劉文武說著,他攢緊的手已經泛白了。

這時章伊芮開口了。「好了,現在可以重新回答我們的問題了吧!」

「姓名」「劉文武」

「職業」「工人」

「老闆姓名」「常春興」

「昨天晚上九點到今天凌晨五點,你在幹什麼?」

「晚上九點到凌晨一點我都在睡覺,老闆說今天凌晨兩點讓我去紅林找他,所以我就在凌晨一點半時就出門了。」

「你撒謊!再給你一次機會」

「不是,警官,我沒有撒謊,真的。」

「我給了你機會,你沒好好用。」章伊芮愣愣的看向劉文武,大概是光線的問題劉文武看不清章伊芮的臉,他只感覺到室內的溫度在急劇下降。

章伊芮起身準備出去,門就被打開了,門外,千宋書穿着白大褂,裏面是白襯衫,還有一條黑色的領帶。還沒等千宋書開口,裏面的劉文武就喊到「警官,我說的是事實,沒有撒謊啊?你憑什麼覺得我在撒謊」劉文武認定章伊芮找不出來自己的bug,心裏一陣冷笑。

章伊芮轉頭看着男人嘚瑟的樣子,嘲諷到「劉文武,紅林旅遊開發工人對的,外省戶籍,膝下有一兒一女,死者生前拖欠你的工資,而且,昨天晚上你根本沒有在家,你的寫上的泥土都已經凝固了,但是昨天晚上你說你沒有出門啊,更何況下雨了,你別忘了,紅林旁邊通往你們鎮的公路上有監控,我們看了監控就知道,你打底有沒有撒謊。」

劉文武震驚的看着章伊芮,緩緩開口「好,我說。」

「我們已經掌握了一些信息,從你口中說出來的話已經沒有價值了,一個撒謊成性的人張不張嘴已經毫無意義了,我只相信科技,何況你已經沒有機會了。」說完章伊芮邁開腿就離開了。

審訊室里的上官旭看了看手裡的口供,又看了看劉文武「呵,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嘞,就慢慢在裏面待着吧!」站起身來轉頭看向千宋書。

「千法醫,我們走吧。」說完兩人關上了審訊室的門。劉文武后悔的抱着自己的頭,這時審訊室的燈打開了。廣播里傳出來一陣男聲。

「劉文武,在證據沒找到之前,我們只能關你24小時,但是不要竊喜,你和案件脫不了干係。」

三人來到辦公室,「技術部送來了DNA檢測報告,死者常春興,一個施工隊隊長。」朱百霽念着手中的報告。

「嗯,我們知道,剛剛那報案人說了」上官旭看了看章伊芮,又看了看朱百霽。

「我跟你們說,這章警官是真的牛,直接拆穿了劉文武的謊言,那劉文武想要試圖狡辯,我們直接走人,但是確實他如果再說話,我都不相信他的真假了。」上官旭看着一眾人說著剛才審訊室里的情況。

「千法醫,可以帶我再去檢驗一次屍體嗎?」章伊芮看向千宋書,以祈求的目光。

千宋書看了看女人笑了笑,「可以,但是你要想清楚,這次可能沒有你想要的結果。」

章伊芮嗯了一聲,然後轉頭看向劉羽,「劉警官,你去掉一下G25大道的靠近紅林的監控,等一會我們在會議室集合。

「哦,放心」劉羽起身離開辦公室

其他人也被安排了任務,章伊芮讓朱百霽跟着劉羽,李獨喧,任聽嘉還有上官旭再次去了案發現場。

章伊芮跟着千宋書,進門兩人穿上防護服,戴上防輻射眼鏡,消完毒,進去。入目便是一具屍體。

「你說你剛才第一遍屍檢的結果。」章伊芮走到屍體旁邊,看了一眼千宋書,轉身又盯着屍體。

「死者面部潰爛面積過大,屍斑正在慢慢浮現,外部沒有致命傷痕,但是鼻腔內有迷藥成分,判斷死亡時間大概是凌晨12點左右。很奇怪的一點,死者身上有大部分的淤青,這與屍斑有些像,但是不難判斷。說明死者生前有逃跑的跡象。」千宋書看着面前看着屍體入迷的女人。他笑了笑「不知,章警官,有何疑問

「我是來確定死者是不是昨天晚上在H小區求救的人。」章伊芮轉頭看向旁邊被剪下的衣服,戴着皮手套的手撥弄了一下衣服。

千宋書目光柔和的看向女孩,「那,你確認了嗎?

「確認,是他」依舊那麼冷。

兩人出了審訊室,看見上官旭急匆匆的走來,他大喘着氣「伊芮,你讓我們去案發現場,我們在現場不遠處發現一個行李箱,裏面是另一具屍體,但是他已經有了巨人觀現象,現在正往我們這裡運。」

聽着上官旭的話,章伊芮並不震驚,冷靜的讓人詫異。章伊芮感受到了一道目光,她看向千宋書。「千萬別崇拜姐。呵~」章伊芮笑了笑,收回目光。坐到自己座位上。千宋書也坐到自己座位上

上官旭有些疑惑「章警官,你怎麼知道還有第二具屍體?」

章伊芮將帶有滑輪的椅子轉過來,看向他,「啊?我不知道啊,我只是想讓你們再看看案發現場,是你們自己聰明。」說完她又轉了回去。

上官旭笑了笑,看向千宋書。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