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權傾萬界:在黑心美人撩寵中沉淪
權傾萬界:在黑心美人撩寵中沉淪 連載中

權傾萬界:在黑心美人撩寵中沉淪

來源:google 作者:走馬看燈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塵曜 星涅

【雙馬甲+雙強攜手+雙潔+互寵無虐+救贖(男主救贖女主)+絕對甜+無狗血誤會】女主:星涅男主:塵曜在上神界縱橫馳騁兩千年,星涅吸引了大批宿敵一個個都想除掉她,只可惜單獨行動要麼殘廢要麼死,因此,宿敵結成聯盟好傢夥,一群人來圍剿她!導致她落入空間亂流,半死不活掉落低等世界——嶙州大陸看不慣妖獸傷人,所以救了一個小姑娘,奈何小姑娘恩將仇報,星涅反手將其重新送進妖獸嘴裏……姐姐能救你,也能殺你,單看你什麼態度!行事風格極具原則性的星涅姑娘由於身外之物皆被空間亂流吃了,渾身上下分文不剩,轉去嶙州大陸上最末流的靈師學宮當導師…唔!這家學宮有位醫術賊好的少年!——初見時星涅:這個少年長得有點乖塵曜:這個姑娘多少帶點病在身上——多年以後星涅:「我家曜曜最軟最乖最漂亮不容反駁」一眾下屬:「……想反駁一下」星涅死亡凝視,下屬:「最軟最乖最漂亮!」——風寒小劇場塵曜發燒,星涅喂葯星:「啊,張嘴,吃藥」塵:「不吃藥葯,吃曜曜」星:「?」——總結一場雙向奔赴,從嶙州大陸到三千世界,互為彼此,信任亘古,權傾萬界展開

《權傾萬界:在黑心美人撩寵中沉淪》章節試讀:

「廚娘?」塵曜挑眉,「落日學宮又來新人了?」

院長「嘶」了一口氣,詫異問:「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半個月前,有個看起來很拮据的小姑娘摘了學宮貼出去的廚娘僱傭告示。

那小姑娘長得漂亮乖巧,討人喜歡,雖然話不多,但是外表安靜溫柔,學宮最近許多男弟子都把修鍊之地搬到了後廚周圍。

就塵曜整日閉關,消息閉塞。

塵曜無奈道:「院長,我在煉藥。」

院長大人神情嚴肅地盯着他,一本正經地教育道:「你說你,成天跟藥材為伍,白瞎了一副好容貌!」

塵曜扶額嘆道:「院長,這話您已經說了三百五十一次了。」

院長狐疑:「有嗎?還不是因為你不省心!」

塵曜是一年前來到邊境的,被院長大人坑蒙拐騙哄到落日學宮。

原本只想把他當個門面供着,但是這小子醫術高超,有涵養,懂禮貌,氣質不凡,耐性極好,簡直完美!

院長大人寶貝得不行,把他當親兒子養。

懷着一顆老父親心理的院長大人愁眉苦臉地道:「哎喲,小白菜熟了賣不出去啊。」

塵曜:「……」

塵曜無聲長嘆一口氣,偏眸瞧着身側躡手躡腳走過的紅毛幺雞,掌心向下一動,紅毛幺雞被他抓在手裡。

他對院長說道:「院長,紅毛最近又瘦了,可能是我照顧不當的緣故,您幫我照看它一段日子如何?」

紅毛幺雞:「???」

紅毛幺雞驚悚道:「啾!啾啾啾啾啾!!!!」要死啦!!要死啦!!

塵曜低頭看它。

紅毛幺雞頓時僵住身體,只剩爪子抽搐個不停。

塵曜溫柔地撫摸幺雞腦袋,低低笑道:「乖,要聽院長的話,好好跟着院長,保護他,陪他玩,知道嗎?」

紅毛幺雞淚流滿面,卻還得倔強地「啾」一聲。

塵曜將它塞給院長,院長高興得手舞足蹈,瞬間就忘了正和塵曜談及的話題,捧着幺雞哈哈大笑。

「小乖乖,終於落到你院長爺爺手裡了!」

紅毛幺雞生無可戀。

哄走了院長大人,塵曜笑容斂去。

他抬頭遙望後廚的方向。

此時的後廚很安靜,其他廚娘和掌勺的大廚都各自去休息了,唯有星涅坐在游廊里的靠椅上,神色慵懶地細數錢錢。

嶙州大陸上的通用貨幣是靈石,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面額。

紫色靈石最珍貴。一千塊赤色靈石兌換一塊黃色靈石,以此類推,一千塊藍色靈石才能兌換一塊紫色靈石。

星涅目前數來數去只有二十塊赤色靈石。

嗐。

窮啊。

星涅一臉麻木。

千破守在她身邊,盡職盡責地做着懸浮台,任由星涅將一塊一塊赤色靈石擺在它的劍刃上。

「千破,有人來了。」星涅忽然抬頭。

塵曜從外面一路走來,沒有察覺到妖獸的氣息。

正打算進後廚看看,視線一瞥,隔着幾丈遠的距離,同游廊里的姑娘目光交匯。

星涅覺得這個少年長得有點乖。

塵曜瞧出這個姑娘多少帶點病在身上。

星涅問:「來找東西吃嗎?」

塵曜道:「還有嗎?」

「有的吧。」星涅從游廊里走出來,拐進隔壁後廚。

塵曜低頭看自己的掌心,掌心裏金色的靈力沒有變黑。

這姑娘不是妖獸變的。

塵曜撤去靈力,跟着走進後廚。

星涅給他拿了幾個白面饅頭。

塵曜笑着接過,並道:「謝謝。」

然後離開後廚。

星涅倚靠着門框看他,千破道:「主人,他身上有一股很清淡的葯香。」

星涅道:「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他。」

千破默然片刻,道:「主人,這種搭訕方式已經不流行了。」

星涅:「…叫你在上神界時少看些話本,你不聽,現在好了,腦子都傻了。」

千破:「……」

那頭塵曜走出後廚領域,一路上看到許多學宮男弟子目光或明或暗地窺視後廚。

又在見到他時,一個個笑容滿面地道:「塵曜師兄好!」

塵曜手裡還端着白面饅頭,聽到這一聲聲問候,他隨口問:「都圍在這裡做什麼?」

其中一個弟子道:「啊,是這樣的,這裡環境好,靈氣新鮮,有助於修鍊!」

塵曜道:「是挺好。」

又道:「還剩半個月就是你們的修為等級測試,不合格者,歡迎去重壓室里報到。」

一群弟子安靜如雞:「……」

幾秒後,紛紛作鳥獸散!

另一頭,星涅從後廚里出來,迎面遇到一位黃衣女弟子。

對方容色中等偏上,鵝蛋臉,眼神睥睨驕傲,明艷艷地站在前方,雙手環抱,腰間別了一把軟劍。

看到星涅走過來,她領着幾個小跟班氣勢洶洶地衝上去。

「小廚娘!」葉泠衣喊一聲,語氣很兇,「我剛剛看到,塵曜師兄去了後廚!」

星涅瞧這姑娘兩眼,道:「他叫塵曜?」

「哪個塵?哪個曜?」

葉泠衣皺眉道:「就是塵曜的塵,塵曜的曜啊。」

「……」

星涅轉了話茬問:「他的確去了後廚,不過他剛才又走了,你找他有事?」

葉泠衣道:「那個…我方才瞧見,他端了幾個饅頭離開。」

說話間,葉泠衣巴巴望着星涅,「我、我也餓了。」

星涅微默。

半個時辰後。

葉泠衣放下筷子,又喝了一大口麵湯。

抬起頭看星涅時,她眼底目光灼灼:「味道…嗝~味道真好!」

星涅倚着門框提醒她:「嘴。」

葉泠衣胡亂擦乾淨嘴巴上的殘留痕迹,繼續兩眼放光地盯着星涅,問:「你叫什麼名字啊?」

「星涅。」

「我叫葉泠衣!葉泠衣的葉,葉泠衣的泠,葉泠衣的衣!」

「我們做朋友吧!」說這話的時候,葉泠衣咂了咂嘴,一副意猶未盡的表情。

星涅掃視身前這位傻姑娘。

她就是饞她廚藝。

星涅無情拒絕:「不做。」

「啊?」葉泠衣兩眼茫然。

星涅瞥見她的碗道:「記得洗了。」

「哦。」葉泠衣奄耷耷地去洗碗。

星涅唇角一勾。

覺得這傻姑娘還挺可愛。

忽然心口一疼,牽動肺腑內部的諸多傷痕。

星涅掩下眸子,對那姑娘道:「若是再餓可以拿饅頭吃,我先走了。」

「誒!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是哪個星哪個涅呢!」

葉泠衣急得跳腳,追出去一看,發現小廚娘已經不見了。

落日學宮對廚娘的待遇不錯,每個人都有一處獨立的房間。

星涅回到房裡,關上門,背部抵着門,眼帘垂下,悶聲咳嗽。

千破很着急,聲音里憂慮重重。

「那該死的空間亂流!沒有千年墨蓮子,任何藥物都只是杯水車薪。您這傷勢再耽擱,是會越來越嚴重的!」

暮川給星涅的千年玄冰靈參只是修復了她的冰靈根。

那黑色流液一日不清理乾淨,就會貪婪地吞噬星涅的修為。

星涅拭去嘴角咳出來的血跡道:「沒事,暫時死不了。」

千破還要再說,星涅道:「安靜,我調息一下。」

《權傾萬界:在黑心美人撩寵中沉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