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 連載中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

來源:google 作者:飛翔的小鳥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唐紫菱 白軒宇

千年孤獨誰能懂?我懂,因為我亦苦;千年寂寞誰能填?我能填,因為我亦愛;他與她的緣分,起源於一場意外的賭約,他與她的緣分,開始了就無法結束「你若不離,我必生死相依」「不信,因為你不配!」「沒有試過,怎知不配?」高傲的他想愛不敢愛,一再拒愛,錯過數次機緣當彼此的路途分岔,當心愛的她轉身投入他人懷抱,高傲天神的淚又該墜入何方?那個牽絆了千年的夙緣,又該何去何從?若愛只是分別,情願不曾相識心痛決絕,到最後剩下的只是無比惆悵展開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章節試讀:

通過電視上的報道知道唐紫菱出事的白軒宇匆忙的趕到了唐家,看到唐紫菱跪在靈堂前守孝,他的心底湧起了一絲複雜的情緒:提出分手的是我,現在我怎麼著都要給她一些關懷,這樣也算彌補一下她的心靈吧。

慢慢的彎下腰,白軒宇輕輕的拍了拍唐紫菱的肩膀,有些心痛的把她摟在了懷裡:「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到你的身邊的,讓你一個女孩子承受那麼多痛苦,是我不夠好!」

唐紫菱原本以為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人關心自己了,可是當她看到白軒宇竟然趕回來關心自己的時候,她的委屈和傷心一下子全部都爆發了出來,一下子撲到了白軒宇的懷裡,小手緊緊的拉着他的衣服大哭起來。

此刻的唐紫菱已經顧不上會被瞧不起了,她想要做的只是和白軒宇好好的在一起,開始另一份幸福。

「表姐,你還好嗎?」就在唐紫菱和白軒宇擁抱的同時,唐秀秀火急火燎的趕到了靈堂,望着白軒宇和唐紫菱在一起,她的臉頰微微紅了紅:「呃。我好像來的不是時候。」

唐紫菱和白軒宇忙有些不好意思的鬆開了彼此,然後才站了起來。紫菱走到秀秀的面前握住了她的手,詢問她怎麼不去上學。

秀秀伸手抱了抱紫菱,表示她家都出了那麼大的事情,自己怎麼有心思好好的上學呢?來之前自己已經請了一個禮拜的假了。

一個禮拜?唐紫菱微微皺了皺眉:「怎麼請那麼長的假啊?你會和書本知識脫節的。」唐秀秀擺了擺手,表示書本知識脫節還是可以補回來的,但是親情是無價的,自己當然要回來和紫菱一起共度難關了。

紫菱感動的握住了秀秀的手,哽咽的說不出話來:一直以為你和你爸爸一樣,都是為了公司的股權才接近我,可是沒想到你對我如此的真心,是我的心胸太狹窄了。

一邊的白軒宇有些獃獃的看着唐秀秀,心口微微一顫:好漂亮啊,雖然紫菱已經很美了,但是和她比起來,真的差了一點。而且,這女孩兒的性格也好的太多了,跟紫菱簡直不是一個檔次的!

似乎注意到白軒宇在盯着自己看,唐秀秀的臉頰有點發燙,輕輕的拍了拍唐紫菱的肩膀:「這位是?」

唐紫菱擦了擦眼淚,笑着挽住了白軒宇的手臂:「瞧我這記性差的,光顧着和你說話了,怎麼忘了介紹他了?這是白軒宇,是我男朋友!」

聽到唐紫菱這麼說,唐秀秀的心底略微有些失落。但是她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笑着拍手:「哇哦,你們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嘛,祝福你們哦!」

閑聊了一陣後,唐秀秀站起來準備離開了,可是此時外面的天氣有些不太好,好像要下雨了。

唐紫菱想了想,輕拍了下白軒宇的肩膀:「反正你也要回去的,乾脆幫我送表妹回家吧,有你在,我也放心點。」

唐秀秀臉頰微微一紅,擺了擺手:「還,還是我打車回去吧,不用那麼麻煩了。」「跟我客氣什麼,表妹,軒宇雖然看起來很桀驁不馴,但是他人挺好的,你放心!」

「喂,你少說我的壞話行不?」白軒宇受不了每次唐紫菱都吐槽自己,不滿的撅了撅嘴。

紫菱呵呵笑了笑,伸手摟住了白軒宇的脖子,湊上去吻了一下:「好了,我知道你很出色的,跟你開個玩笑不是?去吧,別太晚回家,你爸媽會擔心的!」

在和白軒宇叮囑了幾句話後,唐紫菱轉身進了屋子。白軒宇上前為唐秀秀打開了車門,然後用手掌擋在了車頂上,防止她的頭碰到車頂。

這樣的舉動讓唐秀秀的心底很感動,衝著他甜甜的笑了之後慢慢的進了車裡。白軒宇這才轉身來到了駕駛座上,迅速的發動車子離開了唐紫菱的別墅。在送唐秀秀回去的時候,白軒宇的心底想了很多很多,覺得自己不能再勉強和紫菱在一起了,應該為自己好好的打算打算。

突然將車子停在了一邊的綠化帶上,白軒宇一把拉住了唐秀秀的手,輕輕的吻了她的手掌:「知道嗎?當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了,跟我交往好不好?我保證會對你一輩子好的!」

原本對白軒宇的好印象一下子蕩然無存,唐秀秀用力的甩開了白軒宇的手,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住口!你不配當紫菱的男朋友。像你這樣花心的人,一定找不到真愛的!」

說完,唐秀秀轉身就要去掰車門。白軒宇一把將唐秀秀轉了過來,告訴她自己已經和唐紫菱分手了,就算追求別人也沒有關係了。

「分,分手了?」唐秀秀有些詫異的瞪大了眼,有些不相信這句話。白軒宇知道她肯定懷疑自己,微微嘆了口氣:「是,紫菱心底還是認為我愛她,還願意交往下去。可事實上,我是因為擔心她承受不了這些打擊才回到她身邊的。」

「所以,你只是為了補償她?」雖然唐秀秀還是覺得白軒宇有點花心,但是她也覺得白軒宇做人上還是很講道義的,至少在他和唐紫菱交往的過程中他沒有做出傷害紫菱的事情。

望着唐秀秀猶豫的樣子,白軒宇趁機握住了她的手,表示既然自己已經是自由之身,那麼和她交往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需要有任何的遲疑。

唐秀秀還是拒絕了白軒宇,告訴他就算沒有了男女朋友的關係,可是既然他現在是補償紫菱,那麼就不該在這個時候胡思亂想。

深呼了口氣,唐秀秀慢慢的開了口:「我不會把今天的事情告訴紫菱的,希望你忘記這件事情!」

因為這個插曲,唐秀秀和白軒宇一路上都沒有說話,一直到車子停在唐秀秀的家門附近時,白軒宇才淡淡的開了口:「對不起,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希望沒有給你造成過多的困擾。」

唐秀秀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打開車門走了下去。望着唐秀秀自顧自的走進別墅,白軒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輕哼着拍了拍方向盤:我喜歡的人,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唐秀秀,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心甘情願愛上我的,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撐到什麼時候!

在和白軒宇通過電話確認秀秀到家之後,唐紫菱才算是放心了。其實,她大可打電話給唐正凱的,但因為這幾次和唐正凱通電話時他的態度都很差,所以唐紫菱情願自己一個人辛苦,也不要打擾別人。

靜靜的看着擺在客廳正中間的父母遺像,唐紫菱的鼻子又有些發酸了,雙手捧住了自己的臉,眼淚再度肆意的滑落下來:我不是個孝順的孩子,給你們造成了過多的傷害。在你們離開的時候,我甚至連見你們最後一面的機會也沒有,只捧到你們冰冷的骨灰盒。

慢慢的站了起來,紫菱傷感的上前撫摸了父母慈祥的遺照,嘴角勾起了一絲苦笑:「失去的時候才懂得珍惜,又有什麼用呢?」

一個人在父親的書房裡坐着,望着書桌上擺放的那些自己曾經看過的書籍,她的心口一陣陣的抽痛起來:父親到底翻閱過多少次了,竟然連書的封面都已經有些模糊了。

輕輕的翻動書本,唐紫菱徹底的被震撼了:裏面的每一章節,父親都有用紅筆寫上備註,並且給自己所畫上的地方寫了評語:別活在虛幻的世界裏,你不是一個人,你是有家人的。爸爸真的好想告訴你自己有多在乎你,可是我不能。商場如戰場,我一旦有任何的不小心,公司就會遭別人覬覦。寶貝紫菱,爸爸唯一能做的,就是為你掃除人生的障礙啊!

一頁一頁的翻過去,唐紫菱愈發的覺得自己很混蛋,竟然看不透父親對自己的用心。想到自己為了氣父母所做的事情,紫菱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眼眸里閃過濃濃的自責:該死!我真的很該死!爸媽都已經那麼愛我了,我還要奢求什麼?為了所謂的自由,我竟然讓他們付出了這樣的代價!

退出書房的時候,紫菱的心在顫抖,她似乎明白了為什麼父親總是板着一張臉,總是用不冷不熱的語氣跟自己說話。

因為太在意女兒,所以會害怕任何不確定因素讓女兒受傷。作為父親的唐斯寒,除了用嚴厲的語氣來對自己之外,還能怎麼樣呢?

緊緊的抱着手裡的書,紫菱的眼眶紅紅的,憐愛的撫摸着書本,彷彿這樣可以更加貼近自己那個高大威嚴的父親。

靜靜的站在遺像門口,紫菱把書放在了上面,重重的跪在了父母的面前:「你們放心,女兒現在已經長大了,會學着保護自己的。所以,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都不是一個人,我的心,與你們同在,永遠同在!

連續磕了幾個頭後,唐紫菱開始聯絡公司的各個股東,準備把自己的大權給拿回來。雖然是嫡親的叔父,但是唐紫菱還是無法把公司給他,因為這是父母的心血,不容許任何人佔據!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