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上京春事
上京春事 連載中

上京春事

來源:google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朝陽 江亦川 現代言情

寧朝陽想當官就是為了有能力擺脫交易聯姻,可沒想到,自己一躍成為了四品女官,還是沒展開

《上京春事》章節試讀:

大盛朝繁榮昌盛,風氣開放,女子不但可以通過花試考取功名,更可以像男子一樣擁有多名眷屬。
寧朝陽倒不喜歡那三妻四妾的德性,她只需要一個外室。
一個符合她心意的、能替她擋婚的外室。
所以她立馬讓人去打聽了這位江大夫的情況。
普普通通的城北人戶,家中有一個病重的老母和一個哥哥,不經商不務農,都靠他一個人養活。
「真是辛苦。」
她唏噓。
於是這日,江亦川看完病人之後又看見了寧朝陽。
她換了一身桃花雲霧煙羅裙,明明媚媚地在他的桌前坐下,托腮就笑:「江大夫好呀。」
江亦川下意識地將身子後撤。
朝陽眉眼一垮,很是受傷:「我丑得讓人退避三舍?」
「……沒有。」
「那你躲什麼。」
他沒回答,只問:「可是那日開的葯吃得不對了?」
「自然不是。」
她又笑起來,「那日被您一看,回去癸水就洶湧而至,可算讓我鬆了口氣。
所以今日特地給您送謝禮來了。」
說著,就將一錠二兩的黃金放在了他的葯箋上。
江亦川怔了怔。
這東西能讓母親吃上一兩年的好藥材。
然而,抬頭看向對面,他的眼眸清清楚楚地映出了這人別有所圖的表情。
一個大夫是不值這麼多謝禮的,她看他的眼神,更像是長鷹捉兔,獵犬咬鹿,想將他掰開了揉碎了吃干抹凈。
不適地皺眉,江亦川沉着臉起身:「不必了。」
「哎。」
她意外地挑眉,「你不是缺錢么,這都不收?」
是缺錢不假,但他只賺自己該賺的錢。
背起藥箱,江亦川一言不發地走了。
寧朝陽托着下巴看着他的背影。
寬肩窄腰,行止如風,哪怕只一身白衣,這人也仍是上京里少見的俏色。
她忍不住輕輕嘖了一聲。
· 直接給錢是行不通了,寧朝陽決定換別的法子。
她買來江亦川最需要的幾樣珍貴藥材,繫上綵帶,從花明村門口的小攤一路擺到她的馬車車轅上,並在車廂里放了一支百年山參。
這樣的陷阱簡單、無恥、但好用。
江亦川果然就抱着滿懷的藥材坐在了她的面前。
「這位姑娘。」
他溫和地開口。
她眼眸亮起來,已經準備好了說「不用謝」、「要謝不如以身相許」云云。
結果這人卻道:「你東西掉了。」
寧朝陽:?
這怎麼就成掉的了?
她試圖暗示:「上頭還扎着綵帶呢。」
江亦川低頭看了一眼,眉心微皺:「扎着綵帶還能掉,姑娘不妨多吃些枸杞荸薺,有明目之效。」
寧朝陽:「……」 罵誰瞎呢。
深吸一口氣,她倏地抬袖掩面,帶着哭腔道:「江大夫,實不相瞞,這些藥材原本是買給我爹的,誰料他……他再也用不上了。」
語罷,哽咽聲起。
江亦川都想下車了,被她這話硬生生地止住了動作。
身為大夫,最常見的就是生老病死,他本不該動容。
但想起自己家裡病重的母親,他還是坐了回來。
「世事無常。」
他道,「你要好好保重。」
這話一出,面前這人頓時哭得更大聲了,上氣不接下氣的,很快就頭昏眼花,身子猛地往前一栽。
江亦川被迫將她接住。
原是想將人扶回去坐好,但這人似是沒有力氣,就這麼偎在他懷裡。
「天不憐我。」
她痛苦地嗚咽,「何以降我厄難至此。」
「往後我該如何是好……」 越說越傷心,傷心得他不好意思再將人推開。
江亦川只能任由她抱着,時不時還安慰她兩句。
等懷裡的人稍稍平靜了些,他才低聲詢問:「令尊得的是什麼病?」
寧朝陽抽噎地答:「齲齒。」
哦,齲齒。
他沉痛地想。
等等。
齲齒?

黑着臉起身,他一把將她掀開,惱怒地問:「齲齒什麼時候要人命了?」
寧朝陽正享受着溫香軟玉呢,冷不防被推回軟墊上,袖子一落就露出那雙壓根沒有淚痕的明眸。
「哎呀。」
她道,「我什麼時候說他沒命了?」
「你方才明明——」 「我說他用不上這些藥材了,因為他好了呀。」
寧朝陽無辜地眨眼,「他好了我就倒霉了,往後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江亦川:「……」 不但不誠,還不孝。
氣得頭疼,他掀簾就下車。
寧朝陽倚在窗邊笑眯眯地道:「江大夫這般貌美心慈,一定會有好報的。」
見鬼的好報。
他想。
能不再遇見她就是最大的好報了。

《上京春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