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山野小村夫
山野小村夫 連載中

山野小村夫

來源:google 作者:夙洛煙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富貴 徐卿裴 現代言情

富貴是一個小啞巴,一次進山採藥意外救了一個男人,男人蘇醒後竟然失去了記憶,富貴見他可憐便收留了這個「可憐」的男人,有一天富貴在城裡的廣告看着男人的照片,數月後,男人搖身一變成了全國首富,記者採訪道:「聽聞徐先生遭難是被一小啞巴救下,不知徐先生打算如何報答?」徐卿裴只是輕輕一笑青山下一間瓦房升起聊聊炊煙,那位全國首富正坐在土灶前,熟練的添着柴火展開

《山野小村夫》章節試讀:

徐卿裴看着沿路的血跡,心裏不斷加緊,手中的鐵棍也越捏越緊。

「旺……旺……」

旺財嗅着前方,連連吠叫起來,身上的狗毛也都全部立起,做好大戰的準備。

兩頭野狼聽見狗叫也瞬間警惕起來,兩雙目光時刻注視着周圍。

徐卿裴爬上一棵大樹,居高而下的看着下方,只見兩頭狼死死的圍在一個被石頭堵住的山洞前。

野狼不僅凶性大,其唾液也含着大量的寄生病毒,若是不慎被咬傷,必然不是什麼好事情。

但此刻的徐卿裴也顧上這些了,跳下樹撿了塊石頭,朝着所在的反方向扔去,那兩聽見動靜,跑了一隻去查看。

徐卿裴對於這野狼的智慧也十分的稱讚,但是現在可不是感嘆之時,現在他應該做的就是趁着另一頭還沒回來,解決這頭狼。

手中鐵棍緊,徐卿裴猛的朝着野狼衝去,一棍直接打野狼的後腿,疼的野狼嗷嗷直叫,很快便引回了另外一頭野狼。

徐卿裴面臨一人對戰兩頭野狼,雖然有鐵棍在手,但架不住腹背受敵,旺財見狀也加入到對戰之中。

野狼忌憚徐卿裴的鐵棍,不敢輕易上前,旺財在一旁吠叫,兩頭野狼面面相覷之後,竟然跑了。

徐卿裴擦去頭頂冷汗,趕忙用鐵棍撬開封口的石頭,只見富貴清瘦的身體癱躺在地上,渾身上下的衣物沒有一處是完整。

徐卿裴將其背起,返回到木屋之中。

富貴睡了許久,突然感到嘴上一陣溫熱,這溫熱蔓延到心懷,讓才有了氣力睜開雙眼。

只見徐卿裴一口一口吹着湯勺,將熱水弄涼餵給自己。

「你醒了?我也不會做飯,只能給你喝點熱水。」

對於此富貴已經很感激了,從他父親去世之後,只有村裡扶貧的過來看過他,其他人不是想騙自己,就欺負自己。

「咕咕……」

兩人的肚子不約而同的叫了起來。

富貴挺起身,穿上布鞋,準備去廚房做飯,一打開被子,才發現自己全身赤條。

清秀的臉龐瞬間紅的像玫瑰一般,趕緊從衣櫃里拿出衣服穿上。

對此徐卿裴沒感到有什麼,畢竟兩人都是男人,對方有的物件自己也全都有,只是自己更大一些。

富貴穿好衣服便跑到廚房去忙活起來。

本想着今天山下徐卿裴幫助自己,所以想給徐卿裴打只野雞給徐卿裴補一補,卻不想弄成這樣。

心裏十分愧疚,便將自己養來下蛋的母雞給殺了,配上留下的品相不好的山參,燉了一鍋老母雞湯。

山中天氣說變就變,富貴的雞湯剛上桌,一場大雨便下了起來,周邊的樹葉被雨滴打得沙沙作響,屋頂上的雨水順着屋檐滴下。

屋下富貴與徐卿裴喝着熱騰騰的雞湯,旺財趴在桌子底下,等待着他們吃剩的骨頭,儼然一片歲月靜好。

經歷這一天,富貴和徐卿裴兩人都是累的不行,躺在床上電視都沒關,就睡著了過去。

老母雞加上野山參這些大補之物混在一起,對於兩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富貴睡到半夜,被自身的燥熱弄醒,喝了兩大瓢山泉水才好過一些,剛剛躺下,一隻大手就將自己拽了過去,一米多的長腿,搭在他的身上,腰間還有一個硬東西,頓時讓富貴氣血上涌,不知該如何,只能保持不動。

好在徐卿裴睡的很死,並沒有什麼其他動作,富貴困意上頭也睡了過去,睡着之後除了嘴巴上貼了東西,其他一切正常,什麼都沒有發生,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

次日,富貴難得睡了一個懶覺,被陣冷風吹醒,睜眼才發現自己的半邊身子露在外面,打了一個冷勁,趕忙往裏面縮一縮,這不縮還好一縮就直接把自己送到徐卿裴懷裡。

徐卿裴還在睡夢中,摸到富貴就當成暖物抱在懷裡,順勢往前拱了拱,那立個一夜物件此刻還在堅守崗位。

富貴瞬間困意全無,小心從徐卿裴的懷裡下移,雖有一陣溫熱貼臉,但並沒弄醒徐卿裴。

徐卿裴懷中一空,翻身躺下繼續睡,忽而眉頭緊鎖起來,好似是在做什麼噩夢。

夢中,一群黑衣人圍着自己,將自己逼到一處懸崖瀑布邊,那些黑衣人中出來一人,說道:「徐卿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徐卿裴雙手亂動,夢中他十分用力,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樣,但無論他怎麼努力,那人的模樣還是一直處在一個模糊的情況。

黑衣人步步緊逼,徐卿裴縱身跳從崖上跳了下去。

以往夢到於此徐卿裴便會被驚醒,但今天不同,徐卿裴跳崖的一瞬夢境流轉,換到另外一個富麗堂皇的房間之中,聽見很多人喊他「總裁」,迎面還有一位穿着華麗的婦人,將他抱在懷裡,喊他寶貝,突然一股香味傳來,徐卿裴聞着看了過去,赫然是富貴端着雞湯,夢境中富貴穿着一身粉兔裝,徐卿裴喉結過滾動。

而富貴則越來越近,就在富貴要貼到徐卿裴身上之時,被一陣外力打斷。

原來是富貴把飯做好了,喊他起來吃飯,因為那個夢,吃飯時,徐卿裴的眼睛都不敢在富貴身上停留半秒。

富貴想起早上碰到的東西,也不敢看着徐卿裴,就這樣兩人吃了最奇怪的一頓飯。

「旺…旺……」

旺財突然朝着門口叫了起來,只見一個中年男人朝着這邊走來。

沒有任何的動作,直接走進木屋,看着桌上的飯菜,十分不客氣的拿了碗筷,坐下吃了起來。

富貴見狀沒有阻止,反倒是移了移椅子,向徐卿裴這邊靠近。

徐卿裴不是富貴,一把抓住那人的筷子,「你誰呀?誰讓你在這吃飯了。」

那中年男人看着徐卿裴,一臉不悅道:「我是誰,我是他舅舅,舅舅在外甥家吃頓飯怎麼了,說起來你是什麼東西,怎麼在我外甥家。」

徐卿裴聞言,皺起眉頭看向富貴,向他尋求答案。

《山野小村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