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神城之下
神城之下 連載中

神城之下

來源:google 作者:群山聽懂我悲歡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余長天 其他小說 沈思懿

【無系統】【無後宮】【無敵爽文】你們說,這一到九城是你們的牧場,說聖城與天城是你們的傀儡,你們神城自有你們的驕傲可如今,我余長天在神城之下,便可揮手斬神別說是你們這些所謂的神,就算是天道,我也要一劍斬之我要斬開你們醜惡的嘴臉,讓底城人可呼吸,讓萬千族類自由,讓這世間再無任何不公!從今以後既沒有神,也沒有天道,或者說,我就是這世間唯一的天展開

《神城之下》章節試讀:

次日,鬱悶的余長天找到了余穆,向他訴說自己靈氣不足修鍊受阻的事。余穆也覺得這件事很難解決,吞天獸太特殊,他也不知道如何讓它提升靈氣吸收能力,至於紫色靈氣,這輩子能不能見到都不好說。但是他不能表現出來,至少現在他還是余長天的頂樑柱。

「長天,你說的事我會留意,找找辦法。但是你的當務之急,是繼續磨練自身。現在吞天獸也不會被人發現了,你帶着他去斗獸場繼續戰鬥吧。」

余穆早就跟人打好了招呼,這斗獸場余長天隨時都可以進去,至於危險?余長天成長的很快,他不覺得筋骨境內有人可以殺掉余長天。

在余長天臨走之前,余穆又囑咐一句,

「當然,斗獸場內生死我不再過問,如果你不再想殺人,那就想辦法讓對手認輸吧。」

看着余長天走了出去,余穆開始頭疼。去找什麼勞什子解決方法,找個鎚子,這都是高級玩意兒,自己根本接觸不到啊。

盯着自己的影子,思慮良久,余穆開了口:

「影,你出來吧。」

說完,余長天的影子淡了許多,而之前的影子緩緩地變成了一個人,全身披着黑色的斗篷,臉都是矇著的。余穆心情複雜,為了自己的兒子,不得不召喚出影來。

「影,我們的對話你也聽到了,你知道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影抬起了頭,只是注視着余穆,沉默不語。

「影,我知道,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被困在這貧瘠的一城內,但是我也沒有辦法。我的資質太差,不足以回去,如果你真的想回去,你大可以把我殺了。」

「少主,屬下不敢,屬下只是替少主感到悲哀。在這一城內渡過百年,主家都未曾來尋找。「

影終於開口了,聲音有些嘶啞,好像多年未曾說話一般,情緒中還夾雜着一絲難過。

」少主,我們都被放棄了,如果上次那個老頭說的沒錯,可能到死您都無法得到答案了,而我雖不會死,卻也不想回去了。「

是啊,當初為什麼一覺醒來自己就到了一城,自己實力不足又回不去,想要問也沒地方問。而自己不死,影就永遠只能綁定在自己身上,說到底,兩個人算是苦命兄弟了。

「影,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意義了,我是回不去了,但是你會替我得到答案的。」

影心中一沉,余穆好像一心赴死,趕緊勸道:

「人生還長,少主何必說這些喪氣話?少主雖然把生靈丹換了出去,但還有天羽衣可保一命,不必如此悲觀。」

「影,天羽衣我會留給天兒,如果我和他必須要死一個,那一定會是我死。」

余穆的聲音十分堅決,卻充滿了悲壯,彷彿自己已經要面臨生死訣別。余穆的話讓影又陷入了沉默,他無兒無女,不理解這樣的感情。

「好了,影,你既然沒有辦法那就算了,等我死了,你回到家族記得幫我問問,為什麼不來找我。」

余穆的眼睛已經濕潤,卻強忍着沒有流下淚來,他已經不是當初被拋棄的孩子了。

「影,我還想拜託你一件事。」

影知道,這次是余穆赴死之前最後一次呼喚自己了,躬身答道:

「少主請講,屬下必萬死不辭。」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余穆仰天長笑,直到笑的氣息不均,才停了下來。

「影,謝謝你,如果我真的死了,我希望你幫我看着天兒長大,不用那麼久,等他成年即可。如果遇到了什麼不可阻擋的危機,你也可自行離去,那都是命。」

影早已猜到余穆的交代會與余長天有關,沒有出乎他的意料,直接就應了下來,回到了影子中。

斗獸場內,余長天並不知道這些事,還在努力的戰鬥,當然,是在第三層。因為他一來就把二層積分第一輕鬆打敗了,現在很多人都在看他的戰鬥,看他能在第三層走到哪一步。

觀眾門都發現了一件事,余長天和其他人的區別,就是他好像恢復的特別快,一場打完接一場,都不帶休息的。他們當然不知道,這可是用神靈氣修鍊的,境界還是完美境界,豈是一般的修鍊者能夠比的。

臨近傍晚,余長天結束了今天的最後一場戰鬥,一場不敗,但是他的積分卻連前十都沒進去。足以想像,這第三層排行前列的人都是什麼樣的怪物,不過余長天有着充足的信心,那就是臟腑境之下我無敵。

回到皇宮,余長天沒來的及吃飯就被余穆叫了過去。

「父皇,我今天真的好累,有什麼事可以吃完飯再說嘛。」

余穆看着不高興的余長天,眼神充滿了溺愛,也不管那麼多,開始詢問起余長天今天的戰況如何。

余長天表示你說這個,那我就不餓了,開始沒完沒了的說自己的戰鬥,而余穆也認認真真的聽着。聽余長天說完,余穆開口了:

「長天,你今天表現的很不錯,為父決定賞賜你一件東西。」

說著,余穆拿出了一片羽毛,這羽毛十分白皙,上面有一百零八道紋理,每一道紋理都彷彿是鳳凰在遊動,正是天羽衣。這天羽衣別說是在一城,就是九城的普通人見到,也得搶瘋了,當然這裡只有三個人,不會被搶。

「父皇,這是什麼?好漂亮啊。」

余長天從未見過如此精美的物品,這麼美的東西似乎只存在於夢裡。

「這是一件保命的寶物,你把它穿在身上吧。」

「父皇,既然能保命,那您自己穿着不是更好嘛?有您在我可不用擔心保命的事。」

余長天一開口就彷彿擊中了余穆的心臟,余穆緩了下神趕緊說道:

「長天,這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你父皇我修為比你高多了,用不上這個,何況我又不是只有一件。」

余穆摸了摸余長天的頭,語重心長的說道:

「而且,你終歸是要出去歷練的,為父又不能一直跟着你,這衣服你還是收下吧。」

說著,就把天羽衣遞到了余長天的手裡,讓他趕緊去吃飯休息。余長天白天在斗獸場一直在連勝,不但穩固了自己的境界,晚上回來還獲得了父皇賞賜的寶物,十分高興。所以他也沒注意到余穆之前的表情不正常,更沒注意到,余穆把天羽衣遞給他的時候,余穆的影子輕微的晃動了一下。

余穆交代了余長天,覺得自己還是要布置些什麼,思考良久,出宮前往余國國都附近的青城山去了。

青城山海拔高達萬米,山上面長滿了有毒的樹木花草,而且傳聞上面有吃人的凶獸,所以雖然靠近余國的國都,卻人跡罕至。余穆來到這裡,未有動作,山上便開出一條路來任由他上去了。到了次日凌晨,余長天才從這裡離開,十分狼狽,眼睛都腫了,卻滿臉高興。

在這山不遠處的村莊,有人說晚上看到了山上凶獸吃人了,也有人說看到了凶獸下山了,當然不管怎麼傳,有一條是大家都確定的,有人上山了,不過那晚具體發生了什麼就沒人知道了。

《神城之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