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眼少年
神眼少年 連載中

神眼少年

來源:google 作者:趙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小璐 奇幻玄幻 趙斌

一個高三差等生趙斌,莫名地被個老神棍傳給他一套乾坤神眼,美名曰:可遠觀,可透視,能看穿越未來,還能知曉過去趙斌沒有想到,乾坤眼竟然真像老神棍說的一般神奇無比,於是乎,趙斌迎來了他美妙生活,開啟了他彪悍的人生,泡警花,追玉女,斗惡少,踩巨頭……展開

《神眼少年》章節試讀:

「趙斌,恭喜你!高中三年,最後一次的年級月考,你的英語成績,依舊是全班第一!你真是太厲害了!」趙斌正準備收拾書包回家,耳邊就聽到一個甜美的女聲,抬頭一看,原來是本班的英語課代表葉小璐,正把一張英語試卷,輕放在趙斌的課桌上。

望着得分欄上那個鮮紅的62分,趙斌抬起頭來,滿臉堆笑,道:「野小鹿,你就行行好,別再往我的傷口上撒鹽了,這全班英語倒數第一的寶座,我已經坐了三年了。」

趙斌口中的野小鹿,正是高三1班、也就是趙斌所在班級的英語課代表,集班花、級花、校花三個頭銜於一身的葉小璐同學。

身為班級的英語課代表,葉小璐的的學習成績是很彪悍的,在強手如林的武川第一中學,從初中到高中,每次考試,葉小璐的總成績,從沒出過年級前五,尤其是小妮子的英語成績,更是恐怖,六年來一直都是年級第一,那一口字正腔圓的英吉利鳥語,說的比全校資格最老的英語老師還要順溜。

面對這樣彪悍的英語課代表,三年來一直穩坐英語成績倒數第一的趙斌,心中的鴨梨一直非常大。

葉小璐正笑眯眯的看着趙斌,長長的睫毛緩緩抖動着,忽閃忽閃的眼帘里充盈着笑意,微微翹起的眼角已經有了幾分撩人的風情,秀氣高挺的鼻子,紅潤的唇角微翹,也不知為什麼,葉小璐就是喜歡捉弄英語成績弱的一塌糊塗、數理化成績強的一塌糊塗的趙斌。

「今天的晚自習,你又想逃課嗎?」葉小璐冷言問道。

「嘿嘿,廖老師早就已經放棄我這個英吉利鳥語白痴了,你就不用再為我浪費你寶貴的複習時間了。再見。」趙斌背起了書包,陪着笑臉自嘲道。

「可惡!我都已經免費給你補習英語三年了,你怎麼一點進步都沒有啊!150分的卷子,你只得了62分,氣死我了!我估計我老爸養的八哥,會說的英語詞彙都比你多!」

葉小璐一時的氣話,引起全班同學鬨笑,趙斌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哼了一聲,低着頭就往門外走。

趙斌一個人在街上慢悠悠的走着,天還沒黑,趙旭不想那麼早回家,因為只要看着父親那日漸佝僂的背影,還有母親那期望的眼神,趙斌的內心就會充滿歉疚。

誰家的父母,不望子成龍?趙父和趙母也知道,趙斌嚴重偏科,英語成績慘不忍睹,上一本鐵定沒希望,只希望他高考超常發揮,順順利利上二本就行了。

面對葉小璐和同學們的嘲笑,趙斌表面上不在乎,其實隨着高考一天天臨近,他的鴨梨非常大。

一定要考上二本線,若是落榜,我就去打工,死也不花冤枉錢,去讀什麼破三本!趙斌在心裏暗下決心。

「麻衣神相,你真的這麼牛?居然以一敵三,同時和我們三人下棋?」

「就是,麻衣神相你太狂了!以一敵三,我們要是還輸給你,我們的**館也別開了!都歸你這個街頭棋王了!」

一陣喝罵聲傳來。趙斌皺了皺眉頭,只見前面不遠處,一個老頭正同時和三個穿着長袍馬褂的中年人下棋,看熱鬧的路人把他們層層圍住。

趙斌本來不是愛多管閑事的人,只不過那個老頭,是他們家的房客,六七十歲了,剛來武川幾個月的外地人,沒低保,前些時在街頭擺攤,靠幫人看相算命糊口。

老頭自稱麻衣神相,名頭不小,可惜本事不濟。先前他給好幾個街坊看相算命,結果,好的不靈壞的靈。

趙斌家的鄰居老王叔,是個資深彩民。只可惜玩了十年的**,連個五元錢的安慰獎都沒中過。兩個月前,老王叔不信邪,找麻衣神相算算自己的的財運,老頭掐掐摸摸,神神叨叨說了幾句誰也不明白的打油詩,最後斷言:老王你財運當頭!再堅持一個月,每天喝三碗我賣給你的神仙茶,一定能中五百萬!

老王叔將信將疑,堅持一組號碼,連買三期,沒想到,果然中了一注大**!五百萬啊!這下子可把老王叔喜翻了!街坊們也傻眼了!

這麻衣神相,果然還有些道行!誰知道樂極生悲,老王叔去**中心兌獎那天,在公交車上,皮夾子被個扒手給扒了,五百萬沒撈着,倒破財了三百四十塊私房錢。

還有李哥李嫂,結婚五年,李嫂沒下一個蛋,李哥愛面子不敢去醫院檢查,偷偷找麻衣神算,問自己能不能生兒子。

麻衣神相把偉哥混在送子茶里,賣給李哥,李哥喝了送子茶,日夜神勇,整天與李嫂操練造子神功,最後李嫂實在受不了,不僅跟李哥離了婚,還告李哥婚內強姦。

麻衣神相往送子茶里加偉哥的事情曝光後,所有的街坊,都知道這老頭是個裝神弄鬼的騙子,算命的勾當幹不了,麻衣神相搖身一變,開起了**室,與人賽象棋,若別人輸他一局,只給他十塊錢,若有人能贏他一局,他倒賠一百塊!

一比十的賠率啊!**室自然生意興隆,你還別說,麻衣神相算命的本事不行,賽棋的本事卻是超一流的。兩個月來,麻衣神相下了六百盤棋,愣是沒輸過一局!漸漸的,麻衣神相又有了一個新外號——街頭棋王!

**室的生意越來越好,街頭棋王的名聲越來越響,周邊的一些象棋高手,自然打上門來踢館。

趙斌跳下單車,就一把推開人群,衝到老神棍身邊。

「我靠!三個壯漢聯手欺負一個老頭,你們不覺得丟人嗎?」趙斌可不是一時熱血上頭,想替老神棍打抱不平,他只是擔心,老神棍如果下棋輸了,可能就血本無歸了,說不定還要欠一屁股的債。那樣的話,老神棍就沒錢交房租給趙母了。

只見麻衣神相這個老神棍,周旋於三個大棋盤之間,悠哉悠哉,同時挑戰三個中年棋手。

「我說,這三個傢伙是誰呀?以三敵一,真不要臉。」趙斌大聲問旁邊賣西瓜的李伯。

「可不是!這三個人,都是我們這一片的象棋高手,棋聖休閑館,就是他們三個開的。今天下午,三人就跑來找老神棍踢館,三人與老神棍展開車輪大戰,統統敗下陣來,嘖嘖,一百塊一局棋,老神棍一下午,就贏了整整abc !」

李伯羨慕的直吞口水,不少觀棋者也跟着小聲驚呼。

「老神棍也太牛了吧?不到一個下午,贏了這麼多錢!」

「就是,換做是我,早就見好就收了。這下子,老神棍可把同行得罪死了。」

「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王叔嘆了口氣,接着話頭道:「那三個老闆輸紅了眼,非要跟老神棍再賭一局棋,三英戰呂布!如果老神棍贏了,他就是棋聖休閑館的老闆!如果老神棍輸了,就得滾出武川,一輩子不能下棋!」

觀眾們又是一陣驚呼。趙斌也暗自為老神棍捏了把汗。棋聖休閑館,是本市一家名頭很響的正規休閑會所,可以說是日進斗金。老神棍要是贏了這局棋,那他可就發了!

不過老神棍要是輸了,在武川他也混不下去了!

幾十手棋之後,那三個象棋高手,人人腦門冒汗,緊張的拿起手巾,不停地擦汗。而老神棍依然悠哉悠哉,落子的速度越來越快,三個棋盤上,老神棍都大佔優勢。

終於,左邊那個戴眼鏡的中年棋手,長嘆一聲:「街頭棋王,名不虛傳,我輸了!」他無奈的投子認輸。

「好!」眾人大聲喝采!

僅僅又過了十幾手,右邊那個體型微胖的高手,死死地盯着**,雙馬連環,他的老帥已經被將死。『撲哧』!胖子狂噴一口鮮血,暈死在棋盤上了。

「快打120,胖子高血壓犯了!」人群中一陣混亂。趙斌搖搖頭,太誇張了吧,一盤棋而已,居然吐血而亡?

救護車還沒趕到,最吸引眼球的最後一盤棋,也分出了勝負。

「媽的!你這老神棍到底是何方妖孽?為何我覺得,我走的每一步棋,都好像被你提前看穿了似的!太邪門了!」

這個獲得過全市業餘象棋比賽冠軍的高手,居然掀翻了棋盤,破口大罵,在觀眾們的嘲笑聲中,三個高手灰溜溜的滾蛋了。

賭局以鬧劇收場,觀眾作鳥獸散。趙斌平息了緊張的情緒,回頭對老頭說:「老神棍,天黑以後早收攤,免得你的那三個同行會報復你,你小心有命賺錢,沒命花錢。」

「我這就關門,跟你一道回去。」老頭聽了也不生氣,笑眯眯的看着趙斌,道:「娃兒,瞧不出你嘴巴雖臭,心眼卻正。也罷,看在剛才你幫我仗義執言,你們一家子平日里對老頭子也多有關照,我就免費給你算上一卦,如何?」

「你給我算命?」趙斌先是一愣,然後笑着揮了揮手,道:「算了吧,誰不知道你算卦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兩人回到趙家,巧的很,趙斌的父母都還沒回家,趙家是兩層樓的小私房,一摟的三間房租給了老神棍和一戶三口之家,見趙斌的父母還沒回來。老神棍就讓趙斌去他那兒坐坐。

「你不相信我的相面之術是吧?那好,老頭我就露兩手給你瞧瞧!」老神棍摘下了自己的墨鏡,盯着趙斌的臉猛瞧。

「好吧好吧,老神棍你就瞎吹吧,反正我聽着也解悶。」趙斌本不在意,瞟了老神棍一眼,猛然間,瞧見老神棍右眼的瞳孔,居然漸漸變成了淡藍色!

「老頭,老頭你的右眼怎麼變色了!哦,我知道了,你用了有色的眼藥水,哼!你就會裝神弄鬼,蒙不了我的!」

「閉嘴!小子你瞎猜什麼!這可是我麻衣神相的絕技——乾坤神眼!右眼看透你的過去,左眼洞悉你的未來!我能成為街頭棋王,全靠這絕技!嗯,你不信?前天下午,你逃課和一個叫大炮的胖子,躲在他家看三級古裝片,那片子名叫《玉蒲團之玉女心經》,我算得准還是不準?」

老神棍右眼的瞳孔又漸漸變成了黑色,笑眯眯的看着趙斌。「好啊,快高考了還逃課看**,我得和你爸媽說說。」

「胡說!胡說!」趙斌死也不承認自己看**,「我怎麼會跟同學逃課去看那種片子!」他雖然嘴硬,但卻心虛的很,因為老神棍說的全是事實。

他怎麼知道前天下午,我逃課去了張大炮的家裡看**?莫非他跟蹤我?不對呀,老神棍整天跟別人賭棋賺錢,應該不會這麼無聊吧?難道是張大炮這個笨蛋還片子的時候,讓老神棍撞見了?

「呵呵,還嘴硬!你和那個張大炮,還說了不少葷話,要不要我幫你回憶一下?」老神棍低聲說了幾句,全都涉及到趙斌和張大炮的**,而且一字不差。這下子可把趙斌嚇傻了。

「老神棍,哦不,麻衣神算,你、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秘密的?」趙斌結結巴巴的小聲問道,這些都是他和張大炮的**,因為趙斌和張大炮是鐵哥們,昨天兩人一起看**解悶,就互相吹噓了一下,兩人誰也不會亂說,連他們的父母都不知道,老神棍卻一字不差的說了出來,難道他真的是什麼麻衣神算?

「左眼洞悉我的未來?右眼看透我的過去?什麼乾坤神眼,真的有這麼神?」趙斌心裏面直打鼓。

「你還不相信?」老神棍彷彿能看透趙斌的內心,搖搖頭,嘆了口氣,「有眼無珠的娃兒啊,還真把老夫當成了江湖騙子了。」

說著,老神棍的雙眼,盯着趙斌,突然,他右眼的瞳孔,又迅速變成了淡藍色。「你、、你!」人高馬大的趙斌,見了鬼似的倒退兩步。這時,老神棍右眼的瞳孔,迅速變成了正常的黑色。

「我是人,不是鬼!你別怕,你是不是喜歡一個叫葉小璐的女娃,你昨天給她寫好了一封情書,打算高考後送給她,那封情書還在你的英語課本里夾着呢,是不是?」說著,老神棍把情書的開頭背了出來。

還是一字不差!趙斌當然記得自己寫給葉小璐的情書。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趙斌一愣,老神棍說對一次,有可能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次次都說的那麼准,就很有點邪門了!難道,他真的是混跡市井的世外高人?

「老頭,你真的是什麼麻衣神相?」趙斌現在是半信半疑,老神棍卻很裝逼的揮揮手,「你不相信就算了,沒事兒我先做飯去了。」

老神棍關了門窗,趙斌被裝逼的老神棍給唬住了,湊到老神棍身邊,試探他道:「那你給我算一卦,看我高考能考多少分?能不能上二本線?」

老神棍還想繼續裝逼,趙斌軟硬兼施,又塞給老神棍二十塊錢,「好吧,既然你誠心找我幫忙,我就幫你看看你的前程。」

老神棍笑呵呵的收了錢,再次發功,這一次,他左眼的瞳孔,變成了淡紫色。「如果不出意外,你的高考總成績將是505分,真可惜,你的總成績只比二本線低五分。」

趙斌一聽,心就涼了,不耐煩的罵道:「什麼狗屁神算,都是騙人的,我才不相信呢!」他這也是自我安慰,其實老神棍說的分數,和他平時的總成績相差不大。

「呵呵,你不信?走着瞧,我和你有緣,才給你發功算命,等你高考成績出來以後,你就知道我算的準不準了?唉,本來我可以幫你的,不過你根本就不相信我,我也不用白費力氣幫你改命了!」

老神棍滿不在乎,撇下趙斌朝前走,趙斌其實也不願意相信老神棍的鬼話,但是此前老神棍居然能看穿他的諸多**,實在太過神奇,這讓趙斌不敢不信。

「老、、老前輩,請你幫幫我!我一定要考上二本,我不能讓我爸媽失望!」趙斌攔住老神棍,作勢就要給老神棍下跪磕頭!

「你這是做什麼,這麼大的禮我可承受不起。」老神棍雙手虛托,趙斌被一股巨力扶了起來,趙斌又驚又喜:這老神棍果真是高人!

「這裡有三道靈符,睡覺之前,你將符籙分別貼在額頭、胸口和肚臍眼上,一個晚上之後,你就能成功改命了。」

趙斌將三張符籙小心收好,「謝謝了。」趙斌轉身就出門,快步上樓,也不知道這三道鬼畫符靈不靈,趙斌求個心安而已。

「喂,小子你也太不厚道了,還沒給錢呢!」老神棍追着前面的臭小子大喊大叫。

「嘿嘿,誰知道你這鬼畫符靈不靈,等我真考上了二本線,我一定重金酬謝你!」跑上樓的趙斌,得意洋洋的回應道。

「臭小子,倒也不笨啊,白白得了我麻衣神算的三張靈符。」老神棍摸着下巴下幾根稀稀落落的鬍子,倒有幾分資深神棍的派頭。

趙斌回到家,老爸老媽很晚才回來,知道他又沒上晚自習,老趙把小趙狠狠訓了一通。吃過飯後,趙斌把自己鎖在房中,看書看不進去,就鬼使神差的拿出三張鬼畫符,貼在自己的額頭、胸口和肚臍眼上,稀里糊塗的睡著了。

這天晚上,趙斌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中,老神棍給他開了乾坤神眼,教會了他乾坤神眼的使用法門,並且把自己近百年的功力都傳給了他。

第二天一早,趙斌就發現身下的床單全**,聞了聞,還好全是汗水,不然老媽以為自己尿床,那可丟死人了。而那三張靈符,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起床後,洗漱完畢,趙斌對着鏡子,死盯着自己的眼睛,按照夢中學會的法門,一股氣流從小肚子里往上涌,直衝他的右眼。

「哎呀,真的變紅了!變紅了!」

「一大早就神神叨叨的,欠揍啊臭小子!」老趙氣呼呼的在洗浴間的門外大罵他生的小兔崽子。

趙斌趕緊閉嘴,剛才他右眼的瞳孔,居然變成了淡淡的紅色,老神棍在夢裡頭教他的功夫,在現實里居然也能用啊!

一激動,趙斌就沒頭沒尾的大叫,被他老爸罵了一頓,很快就淡定了。這個秘密不能讓別人知道啊,要不然老頭老娘會送我上精神病醫院的。

胡亂吃了一根油條,喝了一碗稀飯,趙斌找老媽要零用錢買複習資料。趙母叫王素珍,是個勤儉持家的賢惠主婦,在一家小公司里做會計,工資不高,一看兒子伸手要錢,就愁雲上臉,「唉,樓下的老神棍結了這個月房租就退房了,以後每個月又少了七百塊的收入,現在菜價又漲的這麼快,日子真是越來越不好過。」

「老神棍真走了?」

王素珍點點頭,「娃兒,好好讀書,考不上大學,沒個正經工作,你以後說不定還不如老神棍呢。」

趙斌忘記接過王素珍手裡的錢,轉身就出門了。昨晚,老神棍在趙斌的夢裡,說他們之間的師徒緣分已盡,原來趙斌睡着之後,他就搬走了。

那個夢是真的,這也太神奇了!

短暫的傷感之後,趙斌就無比的興奮。他戴上一副茶色的遮陽眼鏡,一股氣流衝上右眼,瞳孔變成了淡紅色,幸虧趙斌戴了一副茶色眼鏡,旁人看不到趙斌淡紅色的眼瞳。

「前面穿紫色超短裙,紅色細高跟的美女!有扒手在扒你的包啊!」

趙斌的右眼,居然能清楚地看到,前方二百五十米外的公交車站前,兩個小平頭,一左一右,站在一個長腿細高跟的時尚美女身後,一個用刀片劃破了美女的LV手袋,另一個用細細的鐵絲鉤,飛快的把手袋裡的錢包掏了出來。。

而長腿美女正在開心的煲電話粥,絲毫沒有察覺,旁邊幾個等車的上班族,也默不作聲。賣報紙的老頭好心的咳嗽一聲,玩刀片的小平頭,扭頭惡狠狠的瞪了小老頭一眼,賣報老頭的咳嗽奇蹟般就好了!

趙斌的一聲大喊,猶如清晨的一聲驚雷!長腿細高跟猛然回頭,下意識的搶回自己的錢包,接着小嘴裏發出一陣尖叫,驚心動魄,就像她被兩個小流氓給輪了一樣。

「抓小偷啊!」

「亂叫個屁!再叫老子殺了你!」玩刀片的小扒手惡狠狠的罵道,被人發現了,小扒手還敢耍橫,只不過那長腿細高跟的靚妞也不是好惹的,長腿一抬,沖刀片男的褲襠就是一腳!

「我入你娘!」刀片男慘哼一聲,弓着腰直抽搐,他的同伴本來還想打人,結果周圍越來越多的人圍了上來,兩個小扒手終究不敢犯眾怒,叫罵了幾聲臭表子,灰溜溜的跑了。

「你好,我是孫曼,剛才真是謝謝你,你的視力可真好,隔這麼遠,就發現了這兩個小偷。」孫曼鳳眼如煙,裊裊邁前兩步,朝趙斌伸出芊芊玉手,性感的嘴唇一張一合,禮貌的道謝。

堅挺的胸脯,勻稱的小蠻腰,走路就像模特兒的貓步,每走一步,都把她身材最美妙的腰臀線條完美的展示出來。

真挺翹啊,趙斌甩了甩頭,把這些齷齪的思想拋在了腦後,其實,他以前的視力只有0.8,勉強不用戴眼鏡而已,可是現在他的右眼就像是高倍數望遠鏡,將250米外的兩個扒手行竊的每一個動作,看得清清楚楚,就連刀片男手腕上的三個針眼,都沒有逃過趙斌的右眼。

沒錯,當趙斌的右眼瞳孔變成紅色,他就擁有了遠視的能力,他的右眼就相當於高倍數望遠鏡,能看清楚一千米以內的任何事物。

「你好,我叫趙斌,你的包包破了。」趙斌的瞳孔又變成了正常的黑色,指着女人的LV手袋上,那條被刀片劃破的口子,天,趙斌看見了一包粉色的護舒寶!趕緊低頭。

孫曼很快就察覺到了這個尷尬,趕緊把護舒寶藏好,掏出錢包,抽出一張百元大鈔,遞給趙斌,「一點心意,請收下。」

趙斌搖搖頭,這時候正好有一輛76路公交車靠站,「車來了,我先走了。」開什麼玩笑,我堂堂男子漢,不能拿女人的錢,當然,我老媽的錢除外!

趙斌上了車,買票時才發覺沒拿買複習資料的錢,這下子又要被班主任教訓一頓了。沒想到那個孫曼會跟他擠同一輛公交車。孫曼一看趙斌的穿着,就知道他是個高中生,對趙斌的印象還不錯。

「哎喲!」一個急剎車,前邊的以為中年婦女把孫曼撞了一下,趙斌好心的問了一句,「你沒事吧?」看她好像掉了什麼東西似的,很着急。

「我的隱形眼鏡被她撞掉了。」孫曼今年大二,趁着暑假到了,想去打短工,今天去面試,沒有隱形眼鏡很不方便。

「喂,小姐你那隻眼睛看見是我把你的隱形眼鏡撞掉了,那是司機的責任!」中年大媽以為孫曼會讓她賠錢,立刻抵賴道。

沒想到她長得這麼嬌艷,居然是個隱形四眼妹,穿的這麼時髦性感,也不知道她是做那一行的。

見孫曼被那個中年大媽擠兌的臉紅耳赤,趙斌看不過眼,對孫曼道:「我幫你找找,你別急。」隱形鏡片非常微小,不仔細,一般人很難找到。趙斌想了想,只能再次使用昨天夢裡學會的異能了。

小肚子里一股熱氣向上沖,湧上趙斌的左眼。這一次,趙斌左眼的瞳孔變成了橙色。「哇,原來她的隱形眼鏡,掉到她的胸口上了!」

趙斌的左眼,此刻就相當於高倍數的顯微鏡,他死盯着人家孫曼高聳的胸口,隱形眼鏡就躺在孫曼的短袖緊身T恤上,孫曼竟然沒有發覺。

而趙斌也忘記開口說話,因為他被自己奇妙的特異功能驚呆了。孫曼胸口的皮膚比葉小璐還要白皙水嫩,趙斌的左眼居然能夠看清楚她胸口的每一根毛孔,每一根細細的汗毛。

「洗的真乾淨,皮膚真好,一點黑頭都沒有。」趙斌心裏YY道,真好啊,右眼是放大鏡,左眼是顯微鏡,以後偷看美女太方便了。

本來趙斌還想試試乾坤神眼的透視異能,看看孫曼穿多大尺寸的胸罩。

但是趙斌看見孫曼惶急無助的神色,趙斌突然覺得自己的邪念很齷齪無恥。

「你別急,也別亂動,我找到你的隱形眼鏡了,就在你的胸口上,誰借我一條面巾紙,把隱形眼鏡拿下了。」很快,有個西裝筆挺的眼鏡哥,遞了一包面巾紙給趙斌。

「小老弟,你可真有艷福啊,把老哥我的機會給搶了。」

太奇妙了。趙斌居然能看穿眼鏡哥齷齪的心思。原來剛才趙斌想偷看孫曼穿什麼顏色、多大尺寸的胸罩,於是他運起乾坤真氣,他右眼的眼瞳變成了淡淡的綠色。這時候他的右眼就變成了透視眼,還能透視眼鏡哥齷齪的內心。

幸好趙斌今天戴了一副茶色眼鏡,眼鏡哥沒看到趙斌的瞳孔已經變色。

趙斌將隱形眼鏡用乾淨的面巾紙包起來,還給孫曼,手指難免碰了幾下孫曼圓滿挺聳的胸口,惹起麗人臉頰微紅。車上有個好心的OL,把自己的座位讓給了孫曼。

重新戴上隱形眼鏡的孫曼,恢復了靚麗和自信,對兩次幫助她的趙斌,非常感激。好感大增之下,長腿美女就主動跟趙斌聊天。

原來她是華工大的學生啊!今天是去一家大型女子會所應聘做兼職健身教練。怪不得穿的這麼清涼性感。

趙斌高考的目標是考上二本線,得知孫曼只比自己大一歲,還是華工大的學生,他心裏就挺羨慕的。

要是老子也能考上華工大就好了,那裡的女生資質真不錯。

公車艷遇非常的短暫,好在下車前,孫曼把自己的QQ號給了趙斌,還一個勁慫恿趙斌報考她們華工大。

趙斌也有了一絲心動,暗想老子的眼睛也得了幾種異能,要是能在高考中發揮作用,考上華工大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他昨晚得了麻衣神算近百年的功力,眼睛已經被麻衣神算改造成無數江湖術士求之而不得的乾坤神眼。

當右眼的眼瞳,變化成紅、綠、蘭三種顏色,趙斌的右眼就具備遠視、透視、看透別人過去的異能,而當左眼的眼瞳,變化成橙、青、紫三種顏色,趙斌的左眼就具備了顯微、後視、洞悉別人未來的異能。

趙斌使用乾坤神眼的基礎,就是老神棍輸送給他的乾坤內氣。只可惜趙斌的體質一般,又錯過了學藝的最佳年齡,老神棍輸送給他近百年的功力,大部分都用來改善趙斌的體質了。

所以,趙斌的乾坤神眼,每次使用,異能持續的時間都不會太長。為了延長每次使用異能的時間,趙斌必須勤加修鍊乾坤內氣。

當乾坤內氣修鍊到最高境界,趙斌就能達到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的神棍最高境界!

不過現在的趙斌的水平還差得遠,他也不想當什麼神棍,他只打算把乾坤神眼,當成高考的作弊工具。

今天的晚自習,趙斌破天荒的沒有逃課,搞得葉小璐不可思議的偷看了他好幾次,她還以為是自己三年來對趙斌的免費指導,讓趙斌浪子回頭了,於是小丫頭心裏偷着樂,盤算着找個機會再好好與他談談。

其實趙斌是因為早上受了孫曼的刺激,真想考美女如雲的華工大,於是趙斌耐着性子補習英吉利鳥語。無奈他聽了鳥語老師說半天,還是一句鳥語都沒聽進去,除了記得ABCD,那些鳥語詞彙、語法、常用句型,對他來說都像是天書一般,就算硬着頭皮去聽,也是左耳進,右耳出。

趙斌開始有些泄氣,自己以前落下的實在是太多了,如今死記硬背鳥語詞彙、句型,也沒有多大的效果。想到這裡,趙斌懶散的趴在了桌上,早知道如此,還不如練習下異能,等老子把乾坤神眼的異能練牛逼了,還不是想搞多少錢就搞多少錢,那還高考個鳥啊。

想到了,就要做到。其實,在乾坤神眼的六種異能當中,趙斌最心動的,還是右眼洞悉過去,左眼看透未來這兩種最變態的異能。

就先練練這兩種異能吧?那麼找誰做實驗對象呢?趙斌正齷齪呢,忽然聽到前邊有人叫自己:「趙斌,你來翻譯一下這段話?」說話的是英語老師廖潔,一個才二十四歲,剛生完女兒的女英語老師。

他喵的,明明知道我英語成績全班墊底,還讓我起來翻譯鳥語,我翻譯個屁啊。

趙斌在心中把十分漂亮有些風騷的女英語老師問候了好幾遍,很光棍的說,「我不會。」連老師兩個字都省了。

「不會?你這個樣子,高考英語能靠多少分?雖然你的理科成績很不錯,但我真的很擔心你連二本線都上不了啊。」廖潔年紀輕輕,這是她第一次帶畢業班,剛畢業就是趙斌的班主任,家裡肯定有路子。趙斌在她的眼裡,就是個拖後腿的差生。

不管廖潔怎麼嘲笑,趙斌就是不吭聲,他心想:忍忍吧,這娘們對我指手畫腳的日子已經不長了。

看着趙斌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吊樣,廖潔暗自不爽,不過在課堂上她很注重為人師表,就懶得再管趙斌了。

他喵的,居然詛咒我連二本線都考不上!趙斌表面上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其實他的自尊心比誰都強!

這三年來廖潔為了逼走趙斌,對他冷嘲熱諷不下百次,誰讓趙斌一直霸佔着英語成績倒數第一的『寶座』,而廖潔卻是趙斌的班主任兼英語老師呢。

這三年來趙斌對廖潔積累了不小的怨念。如今趙斌得了異能,膽子大了。心想:我正好找不到試驗對象,就用你來試驗一下我的幾種異能吧!我就看看你私底下是不是也這麼正經?

趙斌上個星期六剛過十八歲,為了慶祝他的成年,死黨張大炮為他舉行了別開生面的成人儀式。拉着趙斌窩在家裡看了一下午的港台三J片,本來還想看小鬼子的AV片,不過碟子的封面太暴露、太熱血了,震撼了趙斌還很淳樸的心靈,於是趙斌和張大炮死活不敢看那種片子。

經過那一下午的熏陶,趙斌也開始變壞了。

他開始跟絕大多數正常的男人一樣,有了深度偷看美女的衝動。在練習異能的前提下,偷看性感的女老師,趙斌覺得很熱血。

趙斌首先使用了透視眼的異能。運行乾坤內氣,直衝右眼,右眼瞳孔像餓狼一樣泛着淡淡的綠光。好在趙斌今天戴上了茶色眼鏡,不然讓廖潔看到趙斌這副模樣,一定會大罵趙斌一聲:小色狼!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表面上一本正經的廖潔,居然下邊穿了一條紅色蕾絲T字褲,上邊是黑色半杯罩的胸衣。

趙斌睜大了眼睛,感覺有什麼東西,差點從鼻孔里噴出來,一團熱氣直往下涌,趙斌趕緊倒吸一口涼氣,同時微微閉攏了雙腿。

再看下去,就有點缺德了。練習完透視眼,趙斌還想試驗一下,右眼是否真的能看透廖潔老師的過去。

他再次行功,右眼的瞳孔又變成了淡藍色。只見廖潔此時正趴在辦公室里的辦公桌上,認真做課件。

我靠,真神奇,剛才廖潔明明在我們班的教室里講課,怎麼我才一眨眼的功夫,就看到她正在辦公室里做課件?難道,這是幾個小時前發生過的事情?

趙斌看了看掛在牆上的石英鐘,咦,怎麼才五點半?

晚自習一般都是六點開課,八點鐘下課。趙斌剛才發功的時候,晚自習都上了半個小時了,也就是說,趙斌發功前,時間是六點半,發功後,卻看到了一個小時前,廖潔正在辦公室里認真備課的情形。

趙斌心頭狂跳,天啊!我的右眼,真的能看透別人的過去!

「趙斌!你在發什麼呆啊!還不趕快努力複習!」廖潔老師走下講台,來到趙斌這裡,趙斌還傻愣愣的站着,盯着她的臉,嘿嘿傻笑,嘴邊掛着噁心的口水。

「呃!」趙斌被嚇了一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苦着臉對廖潔說道:「廖老師,我走神了,我不是在偷看你!」

「撲哧!」聽了趙斌的搞怪言論,葉小璐不禁一笑,趙斌你太壞了,居然偷看廖老師!小妮子在心裏罵完趙斌,又羨慕廖潔的身材,唉,我的好像沒有廖老師的大呢。

全班同學也都在偷笑,等着看看趙斌的笑話,尤其是班上的幾個平時很野的男生,紛紛對趙斌投來帶着幾分YD的眼神。

趙斌你小子牛啊,敢這麼赤LL的偷看人家廖潔老師!小心他老公把你拷到派出所去!

不得不承認,廖潔是一個女人味十足的小少婦,標準的鵝卵石臉型,很有東方古典美人的范兒,柔順的長髮帶着點自然的彎曲,哺乳期格外豐滿的肉彈鼓鼓蕩蕩,剛生完小孩,略顯粗了一點的腰肢,充滿了柔美,卻並沒有什麼贅肉,反而更加透着誘人的風韻,碩大的骨盆,更是讓臀線誇張的向後翹挺,一百六十八公分的身高,穿上高跟鞋,襯托着修長的雙腿,讓班上這幫正逢青春期的牲口們,內心躁動。

聽了趙斌的狡辯,廖潔暗暗惱怒,她剛才有一剎那的錯覺,這個孩子打量自己的眼光,和某種神態,像極了學校里那些對着暗吞口水的男同事們,雖然趙斌的眼神還帶着幾分少年人的清澈,沒有成年男人明目張胆的貪婪,但這種眼神,也已經讓廖潔有些心驚肉跳。

不過學生們還在上課,廖潔不能在課堂上對趙斌發火,只能忍了。

「有沒有搞錯,離高考沒幾天了,還發這麼多複習資料?學校擺明了想亂收錢。」

趙斌大大咧咧的罵了一句,班上的同學都被他嚇了一跳,平時像個悶嘴葫蘆的趙斌,今天怎麼這麼大膽!

有趙斌當出頭傻鳥,同學們都開始小聲抱怨起來。

「這是年級教研組精心編寫的高考模擬習題冊,對大家的衝刺備考很有幫助!」廖潔瞪了趙斌一眼,微笑着對其他的學生解釋道。雖然她並不比這幫高三學生大了多少,但當了三年的任課老師兼班主任,在學生中很有威信。

「唉!」所有人都不再多嘴了,繼續做習題。

趙斌拿着書本,腦中卻在捉摸着,怎麼用乾坤神眼,在高考中作弊,把英語分數弄高點兒,考上二本線,甚至超水平發揮,衝上一本,讓父母看了開心。

趙斌想得挺美。但他看着帶有油墨香味的習題冊,真是無從下手。第一個選擇題就不會,一個英語句子,他就有四五個詞彙看不懂,這還怎麼選擇正確的答案?

以前做英語卷子,趙斌只有兩個辦法。

要麼憑直覺,靠猜答案,四個選項,瞧着哪一個順眼,就選哪個。

要麼就靠抄襲!

趙斌因為嚴重偏科,在班級里是個典型的『後進生』,屬於『拖後腿』的主力,廖潔老師為了不讓他影響別人,特別是不讓趙斌影響了尖子生葉小璐,就把他安排在了教室最後面,靠近後門的一張獨桌上。

趙斌前排的張勇,其實學習成績也不怎麼樣,但是張勇的英語成績,比起趙斌卻是強了太多,至少人家每次能混到120分左右,趙斌也就六七十分的水平。滿分可是150分啊。

不過趙斌的理科成績卻比張勇強大太多。以前考試的時候,趙斌抄張勇的英語,張勇則抄趙斌的數理化。趙斌抄張勇一門,張勇抄趙斌三門,算起來還是趙斌有點吃虧。

現在趙斌有了乾坤神眼,自然是想抄誰的答案,就能把誰的答案抄到手裡。

全班英語最強者,當然是當了三年英語課代表的葉小璐了。趙斌就拿葉小璐做實驗對象,練習怎麼利用乾坤神眼,在高考中作弊。

只不過葉小璐坐在趙斌的正前方,他門之間還隔着兩個人。想要抄到葉小璐的答案,趙斌必須使用透視眼的功能。

趙斌努力的朝前看,他開始發功,右眼的瞳孔變成了綠色。奇蹟又發生了,趙斌只覺得自己的眼睛像X光一樣,能穿透一切,他看到坐在他正前方的兩個男同學,屁股上的內褲,一個是紅色,一個是紫色。趙斌差點噁心的吐了。

然後趙斌的視線,穿過兩個男同學的肉體,投射在葉小璐的背上。哇!葉小璐的玉背可真白,趙斌還看清了她胸罩上的掛鈎!

趙斌興奮得差點兒叫出聲來!只覺的有水從鼻孔里往下流,趙斌趕緊深吸口氣。努力讓視線穿過葉小璐的身體,投在葉小璐的試卷上。那捲子上的字跡又開始清晰了起來。

嘿嘿,這樣作弊簡直太安全、太神奇了。趙斌開始在腦中YY他高考超水平發揮,考上一本後的情形。

一堂複習課下來,趙斌通過不停的摸索和實踐,他已經基本熟練掌握了透視、後視、遠視、顯微這四種異能。

這時候,在操場另一側的廁所門口,有一個男生正在偷偷摸摸的抽煙,他手中捲煙的商標和品牌名稱,趙斌用遠視眼,看得是一清二楚。

使用後視眼時,趙斌不用回頭,就能看到身後黑板上的粉筆字。

這讓趙斌興奮不已,看來這個乾坤神眼,還真是萬能神眼呀!

如此一來,高考時,不論趙斌坐哪個座位,只要在同一個考場內,他想抄襲誰的答案,就能抄襲誰的答案了。

不過趙斌還沒高興多久,就再次皺起了眉頭,他剛剛想到了最關鍵的一點。

高考時,同一個考場內,趙斌應該不會碰到相熟的同學。就算趙斌能用乾坤神眼偷看別人的試卷,但是又怎麼能保證,趙斌看到的答案都是正確的呢?

如果碰到一個比趙斌的英語成績還差的主兒,而趙斌碰巧就抄了這個人的英語答案,那趙斌可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苦惱了片刻,趙斌又喜笑顏開。怕什麼,老子的左眼,不是還能洞悉別人的未來嗎?

只要在英語高考的前一天,我用未來眼,看到葉小璐第二天做完的英語考卷,暗中把答案背下來,那不就成了嗎?

趙斌越想越興奮,盯着葉小璐,一股乾坤內氣直衝左眼,左眼的眼瞳居然變成了淡紫色。天哪,晚自習還有半個小時才結束,怎麼這麼快就下課放學了。

趙斌居然看到了,半個小時後,將會發生的事情。晚自習結束後,張勇會請客,和他一起打網絡遊戲。

接着趙斌的左眼球一陣劇痛。原來,他只能看到未來半個小時內,發生的一切。

為了驗證剛才看到的未來是真是假,下晚自習後,趙斌磨磨蹭蹭,一直盯着好友張勇。

「嘿,快走啊!今天我請客,咱們一起去聖經網吧,挑魔獸!老子要報仇,把你殺個落花流水!」張勇走過來,勾着趙斌的肩膀,低聲道。

趙斌鎮住了!半個小時前看到的未來,現在變成了真實事件,一絲差錯也沒有。

「我今天有事,不想去,你先走吧。」趙斌心裏很不平靜,沒心思泡網吧,婉拒了張勇。

「切!你今天怎麼怪怪的,那我先走了。」張勇離開之後,趙斌才鬆了口氣,原來現在自己只能洞悉別人半個小時之內的未來,超過半個小時,他的未來眼就不靈了。

才半個小時,時間太短了。要在高考中成功作弊,還需努力修鍊。

趙斌心中暗道。收拾了一下課桌上的紙筆,忽然坐在自己前桌的李佳扔給自己一個紙條。趙斌一愣,接了過來。難道這紙條,是李佳寫給老子的情書?

「哇塞!你們的保密工作做的可真好,我跟你們同學三年,直到今天,才知道你們兩個之間有**!」等李佳走遠了,還未走遠張勇才跑過來,低聲笑道。

「你放屁!你跟三班的劉婷才有**!」居然有女生給自己傳紙條,這讓趙斌很是驚訝!

當他看見折好的紙條上面,寫着「趙斌」兩個字時,就知道傳紙條的女生是葉小璐了。這一手漂亮的柳體,全班上下,也只有葉小璐能寫出來。

「嘿嘿,你也別揭我的老底啊,難道是李佳一直在暗戀你?嘖嘖,沒看出來你在女生的眼裡,魅力值還挺高的。」

「別像個小八婆一樣,快滾快滾!」

打發走張勇,趙斌拿起紙條,四下左右無人,索性拆開來,只見上面漂亮的小字寫道:「放學後我把昨天老師發的各科目的習題卷給你,你想要的話,就在大門外的小賣部處等我。」

不用繼續看下去了,趙斌直接把視線掃到最後一行的落款:葉小璐。

哈哈,趙斌大喜,這還是葉小璐第一次主動跟他約會呢,雖然不是談情說愛,只是送他備考習題,但是趙斌依然很高興。

拿着那張還帶着點兒少女體香的紙條,如獲至寶的將它放進了自己的上衣兜里,他不禁又做夢起來,這可是葉小璐主動找他約會啊,一般人還沒這待遇呢!雖然趙斌一見到那些備考習題就兩眼發昏,但葉小璐對他的好,趙斌不能不知好歹。他腦子裡不禁又浮現出葉小璐俏生生的模樣來。

趙斌正準備赴約,卻被廖潔老師半途攔下來,她找我幹什麼呢?准沒好事。趙斌跟在廖潔老師的後面你,邊走邊想。

在後邊偷看廖潔老師那比葉小璐更加成熟誘人的身體,那水蛇腰扭起來,真有女人味,那屁股真大、真圓、真翹。趙斌的口水直往肚子里吞咽。可不可以用透視眼偷看一下呢?搖搖頭,這個想法很快就被他否決掉了。

她比我大五六歲,剛剛做了母親,又是我的老師,對她起了不純潔的念頭,我還真是個混蛋!

進了辦公室,廖潔把馬天成晾在一邊,自己去泡即食麵,「你要不要?」馬天成擺擺手,「免了,閑話就不說了,小廖老師,您找我有什麼事兒?」馬天成邊說邊控制着自己的眼神,盡量不去掃視廖潔的胸脯,他可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起歪心思。

廖潔找趙斌當然有事,剛才李佳給趙斌扔紙條的時候,廖潔正好瞧見了。

「好,那我就長話短說,你是不是和女孩子早戀了?」廖潔終於被趙斌弔兒郎當的態度給激怒了,她從來沒有見過像趙斌這樣不尊重老師,對她的身份視若無睹的學生。

「啥?你說我早戀?」趙斌被嚇住了!他可不是重生男,他是真真切切的十八歲純情少男,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摸過。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早戀了?」趙斌搖了搖頭,吼了一句,便不再搭理廖潔,雖然她是趙斌的英語老師,也是趙斌的班主任,得罪了廖潔,趙斌肯定要倒霉。不過,還有一個月就高考了,廖潔就算宰怎麼討厭趙斌,也不可能在這時候把事情鬧大。

所以趙斌也不怕廖潔。

「哼!還不承認?」廖潔翹起一條長腿,兩條好看的**長腿,交疊在一起,盡顯優雅女人的儀態。「剛才李佳是不是給你傳紙條了?」

原來剛才傳紙條的整個過程,她都看到了?這女人以為我跟李佳有一腿呢!

趙斌啞火了。他要是承認了,那豈不是太虧了?他跟李佳清清白白,他連李佳的小手都沒摸過,這算什麼早戀啊!

可趙斌要是否認,那紙條還在他的上衣兜里呢,廖潔肯定知道。要是讓她看了葉小璐寫給趙斌的紙條,那廖潔還不把趙斌給閹了?葉小璐可是廖潔的頭牌尖子生,心頭肉啊!

《神眼少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