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棄妃:王爺又被和離了!
神醫棄妃:王爺又被和離了! 連載中

神醫棄妃:王爺又被和離了!

來源:google 作者:蘇木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北宮宸 現代言情 穆玥璃

她,現代萬人敬仰的女元帥,一睜眼卻成了古代不受寵的安王妃?不僅浪蕩,還是個廢柴,眼裡只有那個冷傲俊美的夫君可偏偏,那男人卻只想休了她!笑話!她穆玥璃,可為國捐軀,斷不會為一個男人尋死覓活什麼?傲慢王爺愛的是綠茶表妹?沒關係,賞你一紙休書!可偏偏那狗男人卻纏上來,控訴:「穆玥璃,你讓本王念你,想你,死心塌地愛上你後,又瀟洒離身,這世上沒有比你更狠心絕情的女人了!」展開

《神醫棄妃:王爺又被和離了!》章節試讀:

第6章

「不吃葷腥哪來的力氣打仗?」穆玥璃下意識的回了句。

雖然在他們那個時代已經不需要靠這種低級的進食辦法來維持能量了,一顆能量丸就能夠維持一個月的能量消耗。

但她卻一直都保持着一日三餐的習慣,這些香噴噴的飯菜可比那些膠囊可口多了。

「打仗?小姐您說什麼胡話呢?打仗那都是男人的事,您怎麼需要去打仗呢?」蓮香不解。

「那個小孩怎麼樣了?」穆玥璃也沒跟她解釋,直接繞開的這個話題。

「小孩?您說的是小世子吧?聽說已經醒過來了。」蓮香思索了下回道。

「嗯。」穆玥璃點了點頭。

醒了就好,等她吃飽了再過去看看他手臂的恢復情況。

只不過穆玥璃才吃到一半,就來個不速之客。

「王妃姐姐。」人還未進屋,那柔媚的聲音就已經先到了。

蓮香一聽到這聲音立馬警覺了起來。

王爺的這個表妹可以說是蛇蠍心腸,卻偏偏裝的一手好柔弱,騙過了所有的人。

每次小姐和她對上總是要吃虧,如今小姐大病初癒,絕對不能再讓她接近小姐了!

蓮香說著就直接擋在了門口:「宋小姐,我家王妃……」

蓮香想要將宋柳柔主僕拒之門外,可話還沒說完,宋柳柔的婢女就直接把蓮香給撞開了。

「蓮香姑娘,你可要站好了。」之後還一臉虛偽的扶住了蓮香,其實只是想要限制她的動作而已。

而這時,宋柳柔已經款款走進了屋內。

「姐姐,你才剛醒,怎麼能吃這麼葷腥油膩的東西?而且還如此……粗魯,這要是讓其他人瞧見了,還會說姐姐您沒有禮儀教養呢,到時怕又要笑話王爺了。」看着正在啃豬蹄的穆玥璃,宋柳柔拿着手帕輕輕地遮住了嘴,眼底深處的那抹嫌棄一閃而過。

像這種毫無德行的女人如何能夠配得上宸哥哥!

不過就是仗着自己的出身,讓宸哥哥不得不強娶了她。

「你叫我什麼?」穆玥璃丟了手裡已經啃完的豬蹄,拿起一旁的帕子輕輕的擦拭着手指。

那動作再平常不過了,可如今的穆玥璃做起來,卻硬是多了幾分迫人的氣勢。

挑眉看向宋柳柔的眼神中也夾雜了幾分銳氣,讓她心口不由一顫。

穆玥璃這個廢物什麼時候有這樣的氣魄了?

「姐……姐姐啊。」宋柳柔努力的壓制住心底那股莫名湧上來的懼意,儘可能的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平穩一些。

「姐姐?我可不知道我母親什麼時候還給我生了一個妹妹。」穆玥璃的語氣里多了幾分嘲諷。

「我……」宋柳柔剛想要解釋,可話還沒說完穆玥璃又將話題重新奪了回去。

「你什麼你?你不過就是一介孤女,王爺憐你孤苦無依,好心收留你,你在我府上也不過就是個奴婢,遇見我本應該行禮跪拜,竟還在這裡同我講什麼禮儀教養?笑話。」穆玥璃厲聲。

「我父親……」聽到穆玥璃說自己不過是個奴婢,宋柳柔臉色白了幾分,下意識的想要反駁,可才說了三個字又被打斷了。

「就算你父親在世,也不過就是個無官無職的閑人。而我爺爺是三朝元老,身上戰功赫赫,聖上欽賜百年後可配享太廟。我爹爹是定北候,娘親是汝南王郡主,大哥是威遠大將軍,二哥是翰林院院士,像你這種出身還妄想同我姐妹相稱?你今天出門前沒有照照鏡子嗎?自己有幾斤幾兩都不清楚?」

穆玥璃一番話懟的宋柳柔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手裡的手帕都已經快要被她給絞爛了。

可她說的每一句都是她無法反駁的事實,出身是她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的。

「王妃,你怎可這般侮辱我家小姐?就不怕王爺知道了治你的罪嗎?」宋柳柔的婢女芙蓉看不下去了,衝出來想要替她家小姐做主。

「放肆,你一個婢女也敢在本王妃面前大聲嚷嚷?蓮香,掌嘴!」穆玥璃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她在掌心參了些許精神力,桌上的杯子應聲而碎。

芙蓉的身子一顫,眼裡多了幾分害怕。

不是說穆玥璃沒有武功的嗎?

「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掌嘴啊!」穆玥璃扭頭看了一眼一直都沒有行動的蓮香。

剛才他們這對主僕進屋的時候,這個丫鬟可是狠狠撞了蓮香一下,別以為她沒有看到。

「……是!」蓮香到這時才回過神來,挺着胸膛就朝着芙蓉走了過去。

「你……你要是敢打我,王爺不會放過你的!」芙蓉害怕的往後退了一步。

可蓮香卻機靈了一回,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狠狠賞了她一巴掌,芙蓉的半張臉都腫了起來。

「你不過就是個婢女,敢在王妃面前大呼小叫,賞你一巴掌還是輕的了,要真告到王爺那裡去,你怕是會直接被送去奴庫!」蓮香定聲。

奴庫是專門處理這種不尊主人,囂張跋扈,背信棄主的奴僕的機構。

基本上進去之後就再也出不來了。

蓮香之前一直都被這個芙蓉壓得死死的,如今她家小姐總算是硬氣一回了,她可不能給她丟臉。

不然他們還以為她們定北侯府出來的人好欺負呢。

芙蓉聽到奴庫也不敢再囂張了,只捂着那半邊紅腫的臉站在宋柳柔身旁。

宋柳柔緊緊的盯着面前的穆玥璃,這個蠢笨如豬的女人怎麼突然間好像是開了竅一樣?

竟然還知道用身份來壓她了?

明明之前在她的故意刺激下,穆玥璃賭氣和她公平競爭的。

如今竟端出王妃的架子,她也討不到便宜了。

就在宋柳柔在思索對策的時候,她卻聽到外面傳來一道沉穩的腳步聲。

宋柳柔眸光一頓,隨後換上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王妃姐姐,你就算對我有怨氣,也不需拿我的婢女出氣,我和宸哥哥自小青梅竹馬,他情深意重,又極其念舊,待我格外憐惜些,我知道這讓王妃姐姐不滿了。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和王妃姐姐你爭什麼,我只求能夠在王府有一席之位,能夠替王爺端茶倒水就已經足夠了。」

「今日我過來也不過是想要看望一下王妃姐姐,畢竟也是因為我,王爺才會傷了姐姐你,可你……」宋柳柔說到這裡就好像是說不下去了一樣,眼淚一顆一顆地往下掉。

那柔弱無辜的模樣還真是任誰看了都會生出幾分心疼來。

北宮宸一進屋就看到了這樣的場景,眉頭緊擰,上前直接擋在了宋柳柔的面前,寒聲質問穆玥璃。

「這是怎麼回事?!」

《神醫棄妃:王爺又被和離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