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
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 連載中

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

來源:google 作者:粟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薛瑤 陸霖淵

萌寵甜文沙雕霸道總裁愛上我薛瑤因為見義勇為重生了,成為一隻毛茸茸軟乎乎的小貓咪,還是個金漸層,得了,這輩子可以享福咯,開心與她想像的一樣,這輩子她的確可以享福,山間別墅,大花園,無邊泳池,每天一睜眼就有帥到天怒人怨的霸總在旁邊,這日子不自在?然而薛瑤的日子可沒有現象中舒坦,只因這位眼角眉梢彷彿透着永不融化冰棱的男人,真的很不好伺候!「小肥貓——」「喵!」狗男人管你是什麼霸總,看我不一套貓爪撓的你滿臉花!本喵哪裡肥了!只是圓而已!「這貓有點傻」「喵!」啊啊啊看本喵跳起來給你一套南拳北腿!可以變成人的小貓咪,超甜日常展開

《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章節試讀:

一開口就是不夠塞牙縫的男人,你怎麼會覺得我不怕你呢?

誰知道你說的真話還是假話,有些人別看長得人五人六的,搞起變態的事情可比普通人還要可怕。

薛瑤正胡思亂想呢,輕握着她的男人兀自說了一句。

「難道是想被抱抱?」陸霖淵說完把小貓放在臂彎里,慢條斯理地順它的皮毛,不錯,挺軟,「這麼軟,給你起個名字叫軟軟吧。」漫不經心的語調,讓這個名字顯得特別隨意。

薛瑤皺起眉頭,有沒有搞錯,我這麼可愛,這麼毛茸茸,隨隨便便一個名字給我打發了,不得多想幾個再決定?像話嗎?

「喵嗚!」抗議!強烈抗議!

這一刻她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仰頭望着男人,舉起一隻爪子喵嗚。

企圖用一聲一聲的小奶音表達自己對這個名字的不滿意。

她想凶一點的叫,但這小奶音落在誰的耳里那也是在撒嬌賣萌。

「就這麼定了。」

「喵——」舉起一隻爪子不好使,薛瑤舉起兩隻毛茸茸的爪子抗議,表演「張牙舞爪」,實則這個姿態,有點站不穩,險些要仰過去。

「這麼激動……看來你挺喜歡。」陸霖淵伸着手護着她的後腦勺。

「?」

這人長得挺聰明,眼神是真的不咋樣,竟然都看不出來我這隻超凶小貓咪是在抗議,哪兒喜歡了!

是我眉頭皺的不夠深嗎?!

薛瑤努力瞪圓眼睛,當場表演一個不畏強權,小貓咪超凶的表情包。

然後聽到男人說了一句,「你在跟我賣萌?」

「……」

得,一句話讓薛瑤歇菜,軟成一團泥攤在陸霖淵的懷裡。

隨便吧,這個男人是她的主人,主人想叫她什麼就叫她什麼,她哪裡有什麼話語權,其實聽幾次,感覺軟軟這個名字其實也挺好的。

很溫柔,很符合她淑女的氣質,薛瑤腦海里的縮小版自己托着下巴,慢慢地說服了自己。

現在我的名字就是軟軟,既然開始新生活,那就不要留戀上一輩子的一切,名字也隨風散去吧,軟軟的小下巴放在自己的爪子上這樣想。

其實當貓真的挺好的,人類為之奔波的所有事都不需要愁。

陸霖淵看小貓咪在自己懷裡變得十分安靜,滿意地轉身抱着它走向書房。

旁邊的傭人詢問道:「需要把貓窩拿過去嗎?」

「嗯。」

沒過一會兒,傭人就拿了個小一半的貓窩到書房,陸霖淵讓她放在書桌上,傭人離開後,陸霖淵將軟軟放在桌面貓窩內,手指揉了揉她的腦袋,雖然一句話沒說,但看他揉軟軟腦袋那神情,顯然軟軟的皮毛太好rua了。

軟軟想,主人喜歡,自己也算是有點用,不被主人喜歡的小貓咪超可憐好嗎?

正美滋滋地想着未來的美好生活,就聽到對面這男人無情地說了一句。

「沒想到貓的皮毛摸着也能這麼舒服……」陸霖淵隨口一句話,卻讓小貓咪開始胡思亂想。

總覺得這個神情冷峻的男人下一秒就能來一句,直接剝了皮做成皮草吧。

這是什麼恐怖片劇情!

自己嚇自己的軟軟默默地往貓窩的另一側挪挪,你別摸了別摸了,別真給我拎過去做成皮草,有錢人想做什麼事還不是手拿把掐,隨隨便便。

陸霖淵並不是沒事做,摸了一會兒軟軟後,收回手,開始在電腦前辦公。

只是……

剛工作了幾分鐘,就聽到一陣詭異的,帶着點古怪的聲音。

這聲音嚇得小貓咪猝不及防,一個鯉魚打挺,沒挺起來,但還是翻滾了一下。

軟軟看到陸霖淵停下動作,一臉謹慎地看着他,他肯定也聽到了古怪的聲音。

到底是什麼聲音,難道這個書房有什麼隱秘?

她轉動着腦袋,眼神亂飄,四處查看,這大書房,大書櫃,暗紅色的實木書桌,處處透着古怪。

陸霖淵看着似乎不知道聲音是從哪兒發出來,甚至還被自己的腸鳴嚇了一跳的小貓咪,捏了捏眉心。

這貓看着似乎不是一般的呆。

陸霖淵拿起座機給管家陳叔打電話。

「叫個人上來,去貓房拿點幼貓可以吃的食物送到書房。」

「是。」

陸霖淵言簡意賅地交代後掛上電話。

聽到這話的軟軟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拿東西幹什麼?

接着腸鳴聲再起,還伴隨着一股輕微的震動,她的貓爪子就放在肚皮上,瞬間明白過來。

軟軟頗為不好意思,原來是自己肚子叫,她剛剛完全沒發現……

是哦,好像睡了好久,起來一直沒吃東西,難怪肚子會叫……

平時寵物店都是定時定點給小奶貓們餵食,肚子沒叫就吃的飽飽的,不怪她自己沒聽出來,因為她都沒聽過自己的腸鳴……竟然這麼大的聲音,大到她下意識想不到是自己肚子在叫。

尷尬了尷尬了,軟軟把小圓臉埋在爪子里,假裝無事發生。

陸霖淵怎麼都沒想到有一天會在一隻貓的臉上看到「尷尬」,看來這小奶貓除了呆一點,小表情也不少。

「你還知道尷尬?」不過話說回來,看到小貓咪被自己的肚子叫聲嚇得東看西看,挺有趣。

沒過一會兒,傭人用一個托盤端來調配好的幼貓食物,當傭人準備把小奶貓放到地上去喂東西時,陸霖淵掃了一眼說:「不用放地上,就放桌子上。」

這張實木書桌足夠大,別說容納一隻小奶貓吃東西,就是五六隻,七八隻都寬敞的很。

「好的。」傭人把托盤裡的淺口小碟子放到桌子上。

「可以了,我來。」讓傭人離開。

幼貓食物里加了奶製品,所以不用再另外補充水分,陸霖淵伸手將貓窩裡眼巴巴盯着小碟子的軟軟拎出來,她真餓了,遠遠地就聞到香味了,身子還算鎮定,沒有着急的要衝過去吃,可甩來甩去的尾巴已經透露出她對食物的急切。

「喵——」搞快點!

陸霖淵將軟軟放到小碟子面前,卻發現小貓並沒有立即低頭狂吃,而是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彷彿在等待他的准許。

「好了,別這麼看我,吃吧。」

「喵——」兩聲喵叫,可以清晰地分辨出語調的不一樣。

第一聲喵叫是焦急,彷彿在催促,第二聲喵叫明顯帶了些歡快和開心。

這小傢伙,戲還挺多。

這般想着,陸霖淵忽然看到了那悠閑地甩來甩去的蓬鬆貓尾,這尾巴甩的……看得人心痒痒。

軟軟吧唧吧唧用舌頭卷食物吃的時候,尾巴忽然被握住了。

「!」怎麼可以握住人家的尾巴!

她敏感地想要把尾巴抽出來,扭頭看向陸霖淵。

嘴巴上沾着幾滴奶液,用小舌頭舔一下兩下,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看着陸霖淵,彷彿在說:你搞毛線啊,沒看到老子在吃飯?

陸霖淵握着尾巴一下又一下的順,看到小貓看過來,眼尾輕掃。

明明一句話沒說,但軟軟小心臟抖了抖,慫慫地收回視線,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繼續低頭瘋狂吸入。

好啦好啦,主人要玩她的尾巴,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人在屋檐下該低頭時就低頭,要吃飯嘛,不寒磣。

《是霸總的獨寵小貓咪沒錯了》章節目錄: